官策

第832章 打蛇掐七寸!

第八百三十二章 打蛇掐七寸!

今天天气晴朗,初冬的邻角天高气爽,不冷不热,蓝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让人从内心深处就觉得舒服!

李国伟今天上班精神抖擞,神色一改前几天的阴翳,早上进区委院子,脸上挂着自信从容的微笑。

来来往往有人跟他打招呼,他都报以微笑,看上去就心情大好。

他的心情一好,整个政府和区委工作人员似乎心情都好起来了,很多人都窃窃私语的议论,问为什么李区昨天还板着脸,神色阴翳,今天就换了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难不成有什么喜事?

有人问这个问题,自然就会有人把目光投向区委一号车的位置。

然后所有人都明白陈书记回来了。

陈书记回来这五个字似乎让所有人心中都吃了定心丸。

省调查组过邻角的事情这几天实在是闹得区委的气氛很紧张。

李县固然是疲于应付,下面的人也战战兢兢,生怕领导一不高兴,自己就会倒霉。

现在陈书记回来,还有什么事情搞不定摆不平?

这几年陈京在邻角建立了崇高的威望,在一般干部心中,邻角就没有陈书记解决不了的困难。

关于李国伟为什么心情大好的原因,有“陈书记回来了”这六个字就足以让人信服。

当然,李国伟高兴不止于此。

他高高兴兴的上班,然后亲自给自己冲了一杯龙井茶。

办公室茶香幽幽,他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悠闲的看着外面的初生的朝阳,微眯双眼,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他的右手边上放着一个木色的文件袋,他拿起文件袋在手上掂量掂量,然后放下,自顾又笑了起来。

这个文件袋对他来说就是宝贝。

就如同西游记里面孙悟空被菩萨赐予了法宝一般。

李国伟吃了亏,有了陈京赐给他这个法宝,一切的困难都将消除,他最大的心腹大患将会解决,如果他的前路也像孙猴子一样有九九八十一难的话,这一难有了这宗法宝,已然不在话下了!

说起来李国伟也是区委副书记,可是在区委有两个副书记的情况下,他这个副书记实在是有些委屈。

区委的事儿以前他是沾不上边。

区委他伸不过来手,两个副书记自然也就不太把他当回事。

政府的事儿李国伟说了算,那又怎么样?

李国伟牛哄哄,那是陈书记给你平台,给你表现机会。

对姜伟和童小离还不是一样?

大家都是为陈书记排忧解难,谁又比谁高明?

但是现在,邻角马上要进入后陈京时代,李国伟就不得不冲在最前线了。

而挡在他前面的两块绊脚石,还真得想办法解决好。

而今天,他就迎来了这样的契机。

上午十点钟,李国伟正在批阅文件,秘书过来告诉他,童副书记过来了。

他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笑容,童小离恰在这时候进来了。

他连忙迎上去道:“哎呀,老童,辛苦辛苦!昨天你一口气视察了五个乡镇,我们现在最后冲刺,有你亲自下去督导,我相信这个冲刺一定搞得好。今年年底,我们邻角必然要给全市人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童小离盯着李国伟愣了愣,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颇为不自然。

他也是在政治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

事情反常必有妖他比谁都清楚。

李国伟前几天还一副死人样,今天就变得如此意气风发,像被人打了鸡血似的,不正常啊!

童小离沉吟了一下,道:“区长,有什么喜事啊,我看您今天气色不错哦!”

李国伟摊摊手道:“书记终于回来了!我肩上的担子也卸下了大部分,如释重负啊!”

童小离脸色变了变。

李国伟这是什么回答?

陈京回来了就是大喜事吗?这个回答太个人崇拜了吧!

李国伟似乎没注意童小离的神情,他指了指沙发道:“老童,你坐!咱们聊聊!我可跟你讲,书记这一次在粤州省委贺秘书长和苗书记都接见了他,你看看陈书记现在的名气多大,你我可是难以望其项背哦!”

童小离不自然的道:“那是当然,书记年轻有为,青年才俊,是全省优秀年轻干部,前途无量,岂是我们这些老朽能比的?”

李国伟笑笑道:“哈哈,我们比不了,但是看见书记前途无量,我是发自内心高兴啊!咱们邻角的书记露了脸,我们邻角班子和人民也该感到自豪不是?

说句实在话我就感到很振奋,书记能够受到省领导接见,说明咱们邻角现在也受人关注不是?

你我二人都是邻角的老干部了,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默默无闻,现在终于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了!我们应该高兴!”

童小离笑了笑,内心却冷哼一声。

李国伟什么狗屁高兴,拍马屁拍得让人肉麻。

陈京前途无量关他什么事儿?

说李国伟惦记着书记的位子高兴还差不多,如果不是陈京拉李国伟一把,李国伟能够有今天这般意气风发?

李国伟亲自给童小离冲了一杯龙井茶,他自己端起茶杯忽然道:

“老童啊,最近省委组织部调查组的事儿你知道吧?查了我们好几天,查出了很多问题啊!”

童小离微微皱眉,面上不动声色道:“能有多少问题?我们的问题很严重吗?”

李国伟摊摊手道:“老童,这个问题我最是困扰。我以前没负责党群工作,这一块一直都是你抓的。我们是否有问题,你是最清楚的,是不是?”

童小离心中一震,道:“区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李国伟哈哈一笑,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说咱们邻角是个高速发展的地方,特殊地方有特殊的情况。我们陈书记又是一个雄才大略,既往开来的领导。

我们在人事问题上面又岂能都按照那些条条框框来?

有时候必然也是存在一些不合规矩的行为的,说句实在话,这一次组织部调查组没有冤枉我们!”

童小离眉头深皱成川字,眼睛盯着李国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两人彼此沉默了片刻,李国伟道:“昨天我连夜跟陈书记汇报了这件事,陈书记表态,说这件事他全权去处理,让我们其他人都不要插手。这次组织部调查组调查的那些问题他就一个人认了。

那些事就是他干的,有谁不服的,要告状的,或者上面要怎么处理的,都冲着他去。

他倒要看看那些王八羔子吃内扒外,他说他陈京在海山横冲直闯干了两年,还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他就不相信这一次有人能整倒他……”

童小离一听李国伟这话,屁股有些坐不住了。

他手不经意的动了一下,神色开始不自然了!

陈京!

童小离和陈京不是没对过手,陈京的那些手段他全都领教过,而且吃过大亏。

对陈京他心中有极大的心理阴影,李国伟说“吃内扒外”这四个字让他心惊肉跳,他敏锐的意识到,陈京应该是了解很多情况了!

最近童小离一直在拉拢刘曲风。

刘曲风这家伙,在其他人面前能够扛得住,在陈京面前恐怕就立刻成软脚虾了!

童小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镇定。

他是公检法出身的干部,长期身处斗争一线,有一根粗条的神经。

虽然他心中有些惊慌,但是还没乱,而且他骨子里面有股狠劲。

真要是谁把他逼急了,他也是敢于放手一搏,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角色。

“老童,从内心深处说,我很惭愧!书记给我发挥的空间,可是我工作做成这样,还要他给我擦屁股,我这脸没地方搁啊!”李国伟动情的道。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想必老童你也知道,书记马上要调动,他要走了,我们这帮长期跟在他身边工作的同志们他却没有忘记啊!邻角我们班子十几个人,他一一点了名。

对有些同志,他还做了一些安排!”

“当然,他更多的是嘱咐,他希望我们继续按照现在的路往前走,继续保证团结,保证稳定!为此,他是用心良苦啊!”

李国伟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到自己办公桌上面拿起一个木色的文件袋。

他重新回到沙发上手中掂量着文件袋道:“老童,这东西就是书记留给你的!”

李国伟把文件袋递给童小离。

童小离皱皱眉头,李国伟颇感兴趣的道:“老童,这是什么玩意儿,我还没看过呢?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童小离拆开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一叠卷宗,刚刚拉出一半,他身子像触电一样呆立当场,旋即脸若死灰,慢慢的将东西又装了进去!

过了很久,他艰难的道:“区长,书记还有什么叮嘱没有?”

李国伟摊手道:“没什么叮嘱啊?他就叮嘱我们,说组织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对那些犯过错误的干部,在恰当的时候要给予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犯错误的人?

老童啊,书记这话是金玉良言,你我要牢牢谨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