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4章 密集 调整!

第八百三十四章 密集调整!

时间继续往前推移。

转眼已经是年底了!

邻角的那场干部任命不合规范的风波,也悄无声息的渐渐淡了。

陈京后来利用自己的关系在省城找人打听过此事。

原来干监处的展一飞和粤西矿业的陆涛关系非常紧密,莞城戚金民的事情就和陆涛是有关系的。

戚金民因为和陆涛的矛盾,在莞城打压粤西矿业入莞,陆涛便利用自己在省城的关系给戚金民下套子。

戚金民终于还是疏忽了。

陆涛让人一封举报信捅到纪委,上面一调查,戚金民的问题就逐一暴露,最后被组织双规。

戚金民倒台,引发了一场全省的组织系统的大整肃。

邻角的举报信在这个时候递送到了省委组织部干监处。

展一飞带队过来,他深谙陈京和陆涛矛盾,他自以为手上握了监督权,免不了要找点茬子。

可是陈京的强硬出乎他的意料,陈京回邻角硬是硬生生让他给滚蛋了。

展一飞咽不下这口气,下了狠心要让陈京好看。

可是等他回头再去确认那些问题的时候,不管跟谁谈话,事情已经和他掌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写举报的信的人消失,先前主动向他反应问题的几个人,现在也都收紧了口风,说什么都是“好”字当先,他发现他所查的所谓十几宗问题,有一多半已经不成立了!

这个发现让展一飞大惊失色。

此时他才意识到,陈京敢于冲撞他,敢于不给他面子,人家是有所依仗的。

现在邻角上下铁板一块,他根本没办法切入。

而在海山层面上,海山的几个主要领导对邻角和陈京都是宠爱有加,他更加找不到什么突破口。

被陈京扫地出门,几天辛苦的调查成果付诸东流。

展一飞还企图就陈京的不正确的态度向上面汇报。

可是很快,他就收到了别人的警告。

那位领导说话很委婉,只是告诉他,陆涛和陈京之间存在芥蒂的事情,那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其他的人想在里面搀和,弄得不好是要搬着石头砸自己脚的。

展一飞一听这个警告,心中凛然。

这个警告包含的内容很丰富。

他和陆涛之间的关系鲜少有人知道,领导既然提到了这一点,那分明就是在暗示陈京是知道这些情况的。

如果展一飞真要撕破脸,说不定这事最后纠缠不清,还会误伤自己。

这段时间他对陈京也有了一些了解,他深知此人背景很深,和省里几个重要领导关系都不错,展一飞真要拉开架势和陈京唱反调,力量还显单薄了一些。

他斟酌再三,不敢把这事儿闹大,只要暂时把事情压了下来。

年底临近。

全省各市各区县经济综合审计数据出炉。

海山市在全省各市排名中上升了三位,虽然还是居于中流,但是以前是中偏下,现在却是中偏上了。

而邻角区的排名却是节节飙升,在全省区县的排名中上升三十七位,一下跃进了全省十强县。

海山有两个全省十强区县,蓝河区比邻角区的排名堪堪高了一位。

因此邻角在海山排名第二,在全省排名第十。

这个成绩可以说是相当的耀眼。

排名一出来,邻角社会各界隆重庆祝,宣传部杨丽群亲自部署宣传庆祝活动,整个邻角一片喜气洋洋。

而海山能够在去年的基础上排名再往上走,海山市委市政府对这个成绩也相当的满意。

而就在这一片喜庆的气氛中。

中央开始对各省的党政班子开始调整了。

岭南最先调整的领导是胡俊中。

胡俊中被调滇南任担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并提名为省长候选人。

省委秘书长贺军接替胡俊中的位置,被中央任命担任岭南省省委副书记职务。

岭南省省委组织部长秦云松调中央工作,岭南新任组织部长人选由原常务副部长宁岚担任。

省重要领导调整,也掀起了各市班子调整的风波。

南港市市长陈强调通门市担任市委书记,海山市市委书记黄宏远被调省里工作,目前具体职位待定。

而李清香接替海山市委书记的位置。

海山市委副书记江铸担任副市长、代市长,并被提名为市长人选。

海山市常务副市长冯仁国调通门市担任副书记。

海山市市委秘书长周国华调莞城担任组织部长。

海山市纪委书记白少文因为年龄到站退休。

海山市政法委书记廖祖辉调靖远市担任市委常委,副书记。

海山市宣传部长鲁志文调省委宣传部担任排名最后的副部长。

这一连串的市重要干部的调动,让人眼花缭乱,海山市整个班子除保留少数几个领导外,其余全部被调走。

海山班子基本被打散。

新的海山班子将以李清香为核心重新打造,目前具体人选问题还没有一一到位。

省市两级班子密集调整,在整个岭南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苗奇留在岭南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个任务,就这样徐徐的拉开了帷幕。

这几天聚集在粤州的官员不计其数,现在区县班子还没动,市一级班子调整才刚刚开始。

在这个时候,各级官员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各自的人脉运用到了极致,开始四处奔波,找路子找关系,希望再最后任命下来之前,自己能够进入组织的视线。

……

陈京这几天很忙。

周国华调走了,陈京需要给他送行。

省委胡书记高升了,陈京来岭南也感谢他的提携,这次也要赶过去给他送行。

周国华从秘书长调任莞城市组织部长,倒是让陈京吃了一惊。

莞城是大市,比海山强很多。

莞城市组织部长是实权职位,周国华能够为自己谋得这个位子,也是下了大功夫的。

周国华在海山班子中平常不显山露水,其实也是深藏不露,在省城的关系很深,要不然莞城组织部长竞争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偏偏能够轮到他?

在周国华欢送宴会上,陈京给他敬酒。

他微醺醉意的拍着陈京的肩膀道:“陈老弟,说句实在话,我一直挺羡慕你!你年轻,有才华,做事情风格硬朗,对目标执着专注。像你这样的干部,到哪里都是宝。

我可是听说了,海山和南港两地都争你,现在我去莞城了,真希望你也能去莞城。

那样我们平时搞娱乐也就多了一个伙伴!”

周国华说得随意,但是言辞之间感情真挚,没有丝毫作伪。

陈京淡淡的笑道:“秘书长,我来海山工作,我自豪的就是干了两件事,一件事是通过努力,我终于给邻角找到了一条路子。另外一件事就是结识了你,良师益友难得,人生之中朋友难觅啊!”

周国华点点头道:“朋友!对,对!你我是朋友,以后我们各自一方,可万万不能疏于联系,把咱们这份感情淡去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周国华走了,陈京很清楚自己不久也要走,自己在这块土地上工作生活了两年,终究还是要离去,自己的下一站又在何方?

送走周国华,陈京赶到粤州给胡俊中送行。

相对于周国华的低调,胡俊中这一次欢送宴会搞得很隆重。

胡俊中去滇南是去担任政府正职一把手的,此去他也是踌躇满志。

所以在欢送宴会上让人感受不到太多离别的惆怅,所有人都是祝福恭喜的话,唯一有些心神不定的恐怕就要数蒋恒云了。

蒋恒云在岭南最大的依仗就是胡俊中。

胡俊中现在拍屁股走了,他心里难免适应不了。

陈京和蒋恒云一起过去向胡俊中敬酒,他举着酒杯眼泪都出来了。

胡俊中微微蹙眉,指了指陈京道:“小蒋,你该向小陈学习。小陈单枪匹马从楚江到岭南,最终还是把肩上的担子挑起来了。而且工作亮点突出,现在全省闻名,几年的功夫,他在岭南就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你呀,性格方面就是弱了一些,这是你的弊端,以后要克服!”

胡俊中盯着陈京,眼神深邃,道:

“小陈,我离开岭南了,但是我永远都会关注岭南。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你在岭南大放异彩的那一天,你是有那个能力的,我坚信会有那么一天!”

陈京认真的道:“感谢胡书记的鼓励,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胡俊中离开岭南原因是复杂的。

深层次的原因可能也和他这几年和省主要领导配合不够默契有关。

陈京进岭南时候的那一次干部公选,就是胡俊中一力推动的。

后来事实证明那一次公选不成功,胡俊中在副书记任上推动了好多改革和改变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亮点。

这恐怕也为他最终离开岭南埋下了伏笔。

相比岭南的富裕,滇南省是全国著名的贫困省。

胡俊中此去也是困难重重,挑战极大。

他临行前鼓励陈京,何尝又不是在自我鼓励?

陈京单枪匹马到岭南,他单枪匹马去滇南。

陈京能够干出一番名堂来,能够大放异彩,胡俊中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