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6章 当成了礼物!

第八百三十六章 当成了礼物!

显然,南港和海山两市争夺陈京只是表象。

关键还是两个市一直都暗中较劲呢!

用苗书记的说法,南港和海山是两个老大难的地方。

一个是特区,可是特区的发展比人家不享受特区待遇的几个市还差,而海山地大物博,坐拥岭南最丰富的资源和地理位置,在发展上面却就是磕磕绊绊,跟不上岭南三角地区其他市的步伐。

两个落后者的较劲让人啼笑皆非。

可是双方却一直乐此不疲。

本市的发展怎么样,在全省排名如何都不关心,只要能在某一方面压对方一头,就觉得自己是胜利者。

近两年来,两市面临省里给的很大的压力。

他们不可不考虑合作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陈京恰好出现了,作为一个外来干部,陈京在海山搞出了名堂。

两市合作方面,陈京也是倡导者和践行者,海山希望陈京能够继续拓宽合作路子,把两市合作推向更宽广的领域。

而南港方面也恰恰是这种心思。

陈京有才华,对海山熟悉,在海山人脉广,有根基。

如果陈京能在南港工作,专门负责这一块工作,南港是不是能够在合作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彼此都有这样的心思,所以,两市领导对陈京的最终去向问题都异常的关心。

岭南省委常委大院,刚刚晋升为副书记的贺军家灯火通明。

在客厅,贺军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一语不发。

在他的侧面沙发上,端坐着海山市的李清香书记。

李清香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正眼也不瞅贺军一下。

在极端的沉默中,贺军先说话了,他道:“这么晚了,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该干啥干啥去!”

李清香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谁愿意到你这里来,如果不是看女儿的面子,你拿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来!”

她顿了顿,道:“贺军,你别以为你的那些手段我不知道。我知道,你就把我当成了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一门心思的就像把我整下来。可是结果怎么样?嘿嘿,你能耐再大,我还不是好好的工作?

我跟你讲贺军,岭南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地方,苗书记走了,还有新书记来,你注定了就是配角陪衬的角色,所以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摆你副书记的派头!”

贺军皱皱眉头,心情很糟糕。

他觉得自己前半辈子犯的最大的糊涂就是娶了李清香这样的女人,这个女人是极其不安分,根本就和贤妻良母相隔很远。

人家的老婆都是贤内助,可是李清香对贺军来说就是一个惹事精。

争强好胜,权利欲望重,尽知道给他惹乱子。

这些年为了李清香仕途的事情,两口子不知争吵了多少。

现在离婚了,她更了不得了,根本就不把贺军这个领导放在眼里。

有什么事情,她直接绕过贺军和苗书记沟通,贺军是恨得牙痒痒,却没有一点办法。

贺军深吸一口气,渐渐的平定情绪,道:“你不走,我就走!”

他站起身来就要出们,李清香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你要走,你心里就念着那个开馆子的寡妇,你去,你去,我也眼不见心不烦!”

贺军怫然变色道:“李清香,你不要把话都说尽了!你我现在已经正式离婚了,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少管闲事!”

李清香乐了,道:“对啊,我经常也这样想啊,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好啊!你以为我还想跟你沾点什么关系啊!”

李清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道:“可是贺军,你别忘了,每次都是你给我挑事。就以最近的事情来说,你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的想把我们海山的陈京调南港去。

你和南港姚书记两人密谋了好多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明确跟你讲,陈京在我海山留定了,他姚军辉想在我手上抢人,他还欠点火候!”

贺军脸色一阴,心念电转。

他和李清香是多年夫妻,对李清香他了解得可谓是非常清楚。

李清香要强又喜欢显摆,她做什么事情占了上风或者占了便宜,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

今天她誓言旦旦的说这话,难不成这个事儿已经定了?

他不动声色的道:“真是笑话,刚刚姚军辉还给我打了电话,说陈京那边已经完全确定没问题了!明天常委会就定呢!”

贺军语气放缓,变得似乎是语重心长:“李清香,陈京的去向问题,我看还是在南港挺好。这个年轻人我见过,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的确是能干事,但是用不好,问题会很多。

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啊,一把手情节很重,这样的干部不好驾驭!”

李清香脸色变了变,心里有些打鼓。

贺军了解她,她也了解贺军。

贺军机智百出,诡计多端,在岭南地面上,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就鲜少做不成的。

他手段厉害是一方面,人脉则更是了不得。

整个岭南和他有关系,捧他的人太多太多了。

他气定神闲,就说明事情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一点李清香最是清楚,同时也是无奈的。

“一切都等常委会吧,明天常委会我和姚书记列席,主要就是讨论我们两个市的人事架构的问题,到时候一切会见分晓的!”李清香冷声道。

她仔细思前想后,觉得自己的工作确实是做到位了。

陈京个人也绝对是愿意留在海山工作的,既然如此,个人意愿和领导意愿高度统一,他的去向还有悬念?

……

岭南省委常委会,主要讨论南港和海山班子的人员架构问题。

出于充分尊重下一级领导班子意见的考虑,两市的市委书记姚军辉和李清香列席会议。

这一次无论是南港还是海山,班子调整幅度都比较大。

班子基本都是打散了重新组建,所以涉及的人事问题比较多。

不过在常委会之前,苗书记已经多次找班子成员碰了头,私下做了沟通,真正拿到常委会上的时候,很多人选问题大家都有了默契。

这一次苗强对两市班子的组建,搞了一个三三制的原则。

即本地干部留三分之一,从外市调进三分之一,冲省机关下放充实到两市班子占三分之一。

苗强用这个三三制,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让两市班子活力足一些,更多元化一些,最好是能够把两市之间一些传统的矛盾想办法中和掉,从而为将来两市大范围的合作创造条件。

由于事先花了框框,所以会议讨论比较顺利,各班子成员先后确定。

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最后。

海山和南港均向省委建议,提拔陈京到各自班子中担任常委、副市长。

会上各常委在陈京的去向方面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列席会议的姚军辉和李清香都发了言,各自阐述了立场。

双方均不退让,对陈京俨然是志在必得!

由于双方态度都强硬,李清香和姚军辉两人还生了口角,场面遽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苗强主持会议,他打断两方的争论,道:“今天会议倒有点意思啊!这个陈京何德何能,还老两位大书记如此看重,非得要争到自己一方去不可?”

他顿了顿,道:“如果他真是有大能耐,那我是不是不该把他放在你们那里,干脆提拔他到省委工作更合适?”

苗强这么一说,会场上鸦雀无声了。

冷场了一会儿,副书记贺军道:“书记,陈京的问题争论有些时日了,我看两市是接争人在争势,这个风气让人很担忧。同志们啊,我们现在提倡的是两地合作。

可是为什么两个市的领导就不能心态平和的坐在一起?

双方都像刺猬,见面就互相扎人,这是什么风气?”

李清香发言道:“各位领导,陈京是一个很善于合作的干部,我们两市合作他是先行者,目前邻角是试点,他如果留在海山,对合作是有利的!”

贺军皱皱眉头不再说话,姚军辉不甘落后,正要发言,苗强摆摆手道:“好了,好了!我是听明白了!你们的意思就是说陈京是实干人才嘛!实干人才哪里最需要?我看咱们的政府最需要!”

他眼睛一扫四周,看向省长周子兵,道:“老周,给你送给礼吧!这个陈京交给你,你把他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年轻干部,要能够给其平台,又不要忘记给他们适当的磨砺!我这个礼物你满意不满意?”

周子兵神色古井不波,微微颔首面无表情的道:“也好!这个人我们政府内部去考量吧!也省得他们去争!”

他眼睛一扫李清香和姚军辉道:“你们争得这么激烈,我看这个人干脆让他到粤州来工作,我看你们还争啥!有句俗话说得好,没有张屠夫,有要吃连毛的猪?

我还真不信你们的合作没有这个陈京就不行!

我奉劝二位一句,我们工作要以大局为重,多一些实质性的对话,少一些意气之争,这对你们是有好处的。现在你们都是新班子,新班子不要给我走老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