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7章 履新省城!

第八百三十七章 履新省城!

陈京刚刚赶回邻角便接到了乔正清亲自打来的电话。

乔正清在电话里面说得很简短,只让陈京立刻到粤州,关于他的去向问题,有领导要代表组织和他谈话。

陈京一愣,还准备问个详细,乔正清卖了一个关子将电话挂断了!

陈京无奈,只能让秘书驾车重回粤州,这来回一趟三百多公里车程,赶得他够呛。

他一路心中犯嘀咕。

因为组织考察和谈话已经在几个月前就进行了,省委组织部对陈京的考察整个海山皆知,在这个时候谁又代表组织和陈京谈话?

陈京在路上想给李清香去个电话,但是他犹豫了一下,电话还是没打。

他又给欧剑村打电话,欧剑村在香港,并没有主动提起这事儿,料想他也不知道。

陈京再想找人打电话,却发现无人可找了。

他这时才发现,省市两级班子大调整,一切都已经洗牌了。

以后他在省城的关系又得重新开始找头绪了。

这年头,最难的就是关系和人情。

尤其是在体制内打滚的人,奋斗一辈子中心工作就是建立自己的人脉和关系网。

陈京在岭南根基毕竟浅,关系网还很薄弱,以前有胡书记那条线,另外乔正清这条线也比较熟悉。

他在邻角打拼基本就是依靠这两条线在搞公关。

可是现在胡俊中外调了,乔正清的位置目前还不明朗。

政治有时候就是这样富有戏剧性,本来乔正清是有望进常委的。

可是因为西北系内部出了问题,乔正清被迫为此做了牺牲。

虽然看上去这个牺牲并不大,但是落后一步,很多时候就是咫尺天涯。

现在岭南班子大调整,一切都是中央在后面布局,全国想进岭南班子的人不计其数,乔正清和这些人争明显资历还浅了一些,这一次大换届进常委的可能性应该是微乎其微了。

作为一个没有进常委班子的副省长,即使手上有实权,影响力都有限。

陈京以前在邻角的时候,因为那个池子小,乔正清倒也能够常常帮衬到。

但是,陈京现在在往上走,单凭乔正清这条线,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陈京脑子里面思绪纷飞,他赶到粤州再给乔正清打电话,乔正清让他直接到省政府他的办公室去。

陈京和乔正清打交道次数很多,但是真正工作拜访他的次数没有,这还是第一次。

乔正清办公室相比省委领导的办公室明显低调内敛了很多。

里面布置普普通通,省里现在有八个副省长,估计办公室都是一个标准的,乔正清即使排名靠前,恐怕也只能按照统一的标准来。

毕竟,在这座院子里的核心中枢还是省委办公楼旁边的常委楼,跟常委楼比起来,乔正清这边的气象就弱很多了。

乔正清穿着白衬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正在看平铺在办公桌上的一副地图。

陈京进来他感觉到了,他抬头丢下手中的攻击笑吟吟的过来道:“陈京,你一路车马劳顿,待会儿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私人请客!”

陈京忙道:“乔叔,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句实在话,我现在肚子还真饿了!”

乔正清哈哈大笑,指着沙发道:“先坐,咱们谈谈!现在饿了想吃饭也没有,你得忍着!”

乔正清最大的特点就是工作积极性高,人很有**,陈京每一次和他接触,都能感受到他的那股子劲头和气势。

照说,一般的干部在仕途上遇到了挫折都会有些心灰意冷。

可是乔正清却从来没有给人这样的感觉。

他什么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谈到工作的时候,很认真很投入,那份专注和**,让陈京很为欣赏,同时也很为敬佩!

分宾主坐下,乔正清让秘书给陈京冲了一杯茶,他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淡去。

他盯着陈京道:“陈京,今天我找你来,就是代表组织找你谈话的!”

陈京一怔,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乔正清嘴唇弯起一个弧度,道:“可能你还不知道,在常委会上,领导们对你的去向问题有分歧。最后海山和南港两市都没占到便宜,苗书记把你的安排给了政府!”

他顿了顿,道:“我现在跟你的谈话是省长给我安排的工作,我们省政府省长碰头会讨论了你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你有搞经济合作方面的专长。所以拟定让你去经合办,今天我就代表组织正式和你谈这个事情!”

陈京心中一惊,脸色一变数变。

经合办?

陈京脑子里一个个的过着省政府直属单位,没有经合办这个单位啊?省政府组成单位中更没有这个单位。

他怔怔好久,终于想到这个单位了。

经合办不是省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吗?严格的说应该属于商务厅管理的副厅事业单位,专门负责经济合作工作的。

这个单位楚江省是没有的,岭南好像也是近一两年才新成立的这个单位,陈京以前不怎么了解这个单位,自己要去经合办上班?

乔正清盯着陈京道:“怎么了?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你去经合办肯定担任一把手,而且还兼任商务厅副厅长,从干部升迁来说,你算是破格提拔了!南港姚书记和海山清香书记两人都大赞你的善于推动经济合作。

省长的意思就是要发挥你的专长,要你把经合办这个摊子给撑起来。你有没有这个信心把这个担子给挑起来?”

陈京深吸一口气,沉吟不语。

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会拍着胸脯说保证挑起担子。

可是这些年他经历了政坛的起伏历练,也渐渐变得成熟了。

他很清楚,有些工作不是靠**和干劲就能做好的。

经合办这个单位他脑子里渐渐回忆,好像曾经听蒋恒云说起过。

这个单位成立以后,最早的初衷是给商务厅安置干部用的。

商务厅前几年搞了一次大改革,要与时俱进,要发挥外贸推动、促进、协调等方面的工作,省里给商务厅动了大手术。

商务部大改革之后,一帮子安置有困难。

当时省政府就设了一个经济合作办公室,把一部分安置困难的干部放在这个办公室,具体工作是负责省内区域经济合作。

陈京一腔热血,脑子里想着履新以后要大干一场,他理想之地无论是在海山还是在南港,他都觉得不错。

只要能进市委班子,分管两市合作的工作,他干起来就轻车熟路。

可是现在让他一头扎进省经合办,他哪里有能力去协调省内的经济合作?

下面的地市会听他一毛头小子的招呼?

说句实在话,陈京心中疑虑很多,不敢轻易表态。

他不说话,乔正清也不催他,他自顾静静的品茶,一时房间里面特别的安静。

过了很久,陈京心中渐渐的明白,既然乔正清已经把话说明了,自己的去向问题恐怕已经确定了。

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去经合办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道:“乔省长,我愿意承担这份工作,我会竭尽所能把经合办的工作做好!”

乔正清微微皱皱眉头,嘴唇掀动了一下没有做声。

他当然清楚经合办是什么地方,其实这个办公室一直就比较尴尬。

经济合作方面,省里有多个部门在管,经合办的存在反而让有些工作变成了多头管理,一度省政府内部有提议要把这个办公室撤掉。

可是苗书记最后没批准这个提议,这个单位就留下来了。

陈京现在去这个单位,他能够有大作为?

乔正清对此有些存疑!

其实对陈京的安排问题,周省长是想安排陈京去人事厅的。

但是乔正清怀疑可能是苗书记在其中有过什么暗示,最终周省长才想到把陈京放到经合办。

不得不说,这样的安排让陈京面临极其困难的局面,级别是升了,而且兼任商务厅副厅长,说出去也很体面。

但是对陈京这样的年轻干部来说,把他安排到一帮老弱病残的老油条扎堆死气沉沉的经合办,这明显有压一压他的意思。

乔正清想不明白,苗书记究竟是出于什么考量,难不成是陈京在某些方面的表现,引起了他的不满?

当然,这些话乔正清只能在心里装着。

陈京有了表态,他接下来也是大大的勉励了一番。

这个时代事在人为,陈京在经合办这也是个平台。

只要有平台,就有机会,究竟有多大的机会,究竟能够干出多大的名堂,这一切就要靠自身的努力了!

晚上,乔正清没有食言,他做东请陈京吃饭。

吃饭的地点就在省政府门口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川菜馆。

点的菜都是麻辣川菜,在饭桌上,乔正清对陈京道:“陈京,你的任命不出意外一个星期之内会下来。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在哪里工作都是工作,你在经合办,工作思路就要从以前的那个模式走出来。

不得不说,你现在是咱们岭南省最年轻的省级单位一把手,这是一种荣誉,你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