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8章 夹道欢送!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夹道欢送!

陈京的正式任命下来了。

省委组织部任命原海山市邻角区区委书记陈京担任省商务厅副厅长兼省经济合作办公室主任。

这个任命在岭南省引起不小的轰动。

虽然说经合办是什么单位,体制内很多人都清楚。

但是陈京从区委书记一把提到经合办主任,这样的提拔绝对是破格的。

不管怎么说,经合办是省一级单位,经合办的一把手也算是省一级单位一把手,分量是很重的,陈京能够占据这个位置,这充分说明省领导对陈京在邻角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

与陈京的任命相对应的,邻角区委和政府班子也做了相应的调整。

邻角区区委书记由李国伟接人,区长由姜伟担任,童小离依然担任副书记。

邻角区三个主要领导留任,其他大部分常委都外调。

常务副区长刘绕堂调蓝田区担任区长,组织部长罗燕调任古明区副书记,宣传部长杨丽群调市宣传部担任副部长,纪委书记邓申明调坂园区担任副书记。

邻角区区委班子几乎全部提拔,原地踏步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童小离,另外一个是刘曲风。

童小离在班子里面不安分,陈京对他有看法。

而这一次邻角区班子调整,市里充分征求了陈京的意见,陈京对童小离有意见,任他后台关系硬,主管领导评价不高,往上行也是相当困难的。

区委办主任刘曲风资历还浅。

当然,刘曲风在最后的时刻犯了错误,这在陈京那里也是不可原谅的。

陈京不喜欢那些小家子气遮遮掩掩的人。

班子里面谁对陈京不满,两人就拉开架势角力一场,谁胜谁负事情过后陈京也不会往心里去。

可是对那些面子上笑嘻嘻,暗地里捅刀子的人,他几乎是零容忍的。

刘曲风是陈京一手提拔的干部。可是他器小,不堪大用,所以陈京对他也不看好。

金星宾馆,今天这里披上了节日的盛装,欢送陈京的宴会在这里举行。

全区科以上的干部几乎都过来给陈京送行,另外,工商联,人大、政协。部分老干部,自发而来的企业家,还有一些普通老百姓都往这边涌。

欢送宴会结束,金星宾馆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陈京和一帮常委被围堵在包房里。根本都不敢出去。

而在包房中,大家气氛也比较凝重,宣传部长杨丽群这次调动了,她是个很感性的人。

陈京让每个人都发言表一下将要去的新工作岗位上的决心,杨丽群说着说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颇为动情的道:“我今年参加工作已经整整十二个年头了,我觉得这么多年,也就近两年,我感觉自己成长了,充实了。自信了!说句实在话,我感谢陈书记。

是陈书记领导我们开辟了邻角的大好局面,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个人也成长了!”

她举起酒杯,道:“同志们,我们共同举杯再敬书记一杯酒!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我肯定。今天咱们班子最后一次碰头,大家在心中一定都会铭记!”

陈京和所有人碰杯,他今天喝得已经够多了,但是却没有丝毫的醉意。

又是一杯酒下肚,陈京道:“各位,我们这一次大部分人都调任新的工作岗位了,这是组织对大家几年以来工作的肯定。说句实在话,咱们这个班子放眼整个海山市都是相当成功的。

我有幸做了这个班子的班长。我感到很欣慰。

我离开海山了,离开邻角了。但是海山的发展、邻角的发展我一直都会保持高度关注!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出成绩,我拭目以待!”

班子所有人自发鼓掌。

两个女同志罗燕和杨丽群眼泪盈眶,甚为激动。

整个班子具体提拔,这在海山政坛简直是个奇迹。

可是现在,邻角班子基本就完成了这个奇迹。

而领导这一届邻角班子的就是陈京。一个极其年轻的领导。

今天,班子要散了,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摘掉了平日的面具,流露出了真性情。

李国伟今天喝得也不少,他指了指外面道:“书记,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你的离开我已经逐级通知下去了。下面很多老百姓自发的要给您送行,有嚷嚷的要送锦旗的,有嚷嚷要送纪念品的。

最后,我让文硕去协调,最后大家一致共识,就送你一把伞。”

他顿了顿,有些动情的道:“书记,您这次从海山进省城,可以说是一跃如龙门。从此以后,您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以后你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已经跟不上你的步伐了,甚至邻角人民也跟不上您的步伐了。

所以只能聊表心意送一把伞,希望这把伞能够为您一路上遮风挡雨,就这点意思!”

他说完这些话,忙补充道:“书记,这都是自发的,我们没有做任何动员,所以你也不要责怪我们!”

陈京平静的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来和李国伟紧握了一下,道:“邻角交给你了,把邻角搞得更好一些,这是我对你的嘱咐!”

……

很晚了,陈京才回家。

用钥匙打开门,他一愣,客厅里灯亮着,殷婷婷坐在沙发上仰躺着,俨然是已经睡着了。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殷婷婷倏然惊醒,她一下做沙发上站起来,顾不得揉眼睛,便道:“陈书记,您回来了!”

陈京微微蹙眉,道:“小殷,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在这里干什么?”

殷婷婷揉揉眼睛道:“陈书记,我专门等您回来呢!我昨天看新闻看到您调动了,去省城当大官去了!我估摸着你应该这几天就要搬家,我想问问有什么我能够帮上忙的呢!”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没看出来啊,你消息挺灵通啊!我调动的事儿你都知道,怎么?是不是马上要失去一份工作了,你心情很糟糕!”

殷婷婷脸色变了变,抿嘴不说话。

按照她的性格,没了工作一月少两千块钱她自然很在意。

可是不知为什么,得知陈京调进省城,她想得更多的却不是钱的问题。

她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昨天知道这个消息后,她整晚都没睡着觉。

每天下班回家去买菜,然后做一顿丰盛的楚江菜,静静的等陈京回来吃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了。

现在陈京说调动就调动,她以后的生活节奏必然会改变。

她心里酸酸涩涩,好像什么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一般,很是难受。

可是难受却又不能写在脸上,她只能傻傻的等着陈京,哪怕能够说上一句告别的话,她心中都觉得舒服一些。

她是农村长大的孩子。

从小吃过苦,人情冷暖,聚聚散散经历得也比较多。

以前很多次,她都觉得自己足够坚强。

可是这一次,她真觉得心里不舒服,那种感觉不好怎么说。

说她喜欢上陈京,那压根就不是那样。

别说是陈京有了老婆,就是陈京没有老婆,陈京能看上她这个农村女孩?

再说了,殷婷婷自己也有小算盘,她只希望找个老实可靠的老公,并不一定要多么优秀。

这些年她在外面见过大世面了,外面的这些成功男人的生活她多少了解一些。

家里有老婆,在外面却又包二奶、三奶,这些男人整天只记得在外面应酬,哪里有多少心思去顾及家里面?

殷婷婷不希望自己嫁给这类男人。

当然,陈京不一定是那样的男人,但是他现在年纪轻轻就如此有作为,将来前途更是无可限量,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这个世界还是应该龙配龙,狗配狗,贵人配贵人,俗人配俗人。

陈书记这样的男人,也真只有方小姐那样出身样貌都俱佳的人才能配得上。

殷婷婷确信自己不是喜欢陈京,她觉得自己就喜欢那种伺候陈京的感觉。

每当自己做的饭菜陈京吃得津津有味,她心中就觉得欢喜。

然后,偶尔陈京会跟她谈谈话,了解一下她工作的情况,然后还会给予她一些指点和帮助,她就觉得温馨。

她从小到大,基本都是靠自己接触知识和外面的世界。

她住在楚江偏远山村,父母农村人,大字不识一个。这一辈子最远只到过县城。

殷婷婷又哪里得到过父母的辅导和帮助?

陈京给她一些指点,每每都让她大有启发,领导视野开阔,看问题入木三分,对人情世故更是了解非常透彻。

有时候,殷婷婷在工作上有困扰,她也会找机会主动向陈京请教。

陈京轻描淡写的给她一些建议,她一尝试往往都会得到验证。

还有,她跟陈京接触,学会了养盆景。

现在她一共伺候五盆盆景,她从门外汉,渐渐受陈京的影响,开始对此有了兴趣。

不得不说,这一些点点滴滴,都是她不能忘怀,很珍惜的东西。

可是现在,陈京就要离开了,她内心又哪里能没有疙瘩?

陈京却没有多和她说话,他回屋后,径直推开了窗户,趁着微醺的醉意,静静的欣赏着这海山妖娆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