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39章 苗强的心思!

第八百三十九章 苗强的心思!

粤州,傍晚时分,红霞满天。

粤州常委别墅区笼罩在一片红霞之中,景色美到了极点。

唐玉驾车进别墅区,直奔苗强家。

今天她突然接到苗强的电话,让她晚上去家里吃饭。

她心中犯嘀咕,最近这段时间省市区三极班子调整的高峰期,岭南上下官场洗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作为党内主要媒体的记者,唐玉最近很忙,忙着报道新闻,忙着采访领导。

苗伯这个时候打电话让她去家里吃饭,莫非又有什么重大新闻?

对唐玉来说,岭南最重大的新闻恐怕就是苗书记调中央工作,岭南新书记到任的新闻了。

照说,新书记应该没有这么快确定。

马上就是党代会,党代会确认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然后才是各省一把手的调整。

莫非这一次情况又有另外的变化?

来苗强家唐玉轻车熟路,家里的勤务人员都认识她,她一路畅通无阻。

她赶到的时候,苗强正在客厅看电视,而薛姨正在亲自下厨房做饭。

苗强见到唐玉,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他用手指了指沙发道:“小玉啊,过来坐!我看你最近一天忙活得鸡飞狗跳的,工作压力大吧?今天你薛姨特意给你炖了一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

唐玉斜坐在苗强的对面,将手提包放好,不紧不慢的道:“苗伯,工作的事情不能放松,这可是您常常教导我的,我一直谨记您的话呢!”

苗强盯着唐玉和蔼的点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和唐玉毕竟是父女。

对唐玉的事业,他非常的关心,一有时候,他都会给唐玉提点提点。

而唐玉也很懂事,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在岭南很有影响力。

而这也是苗强感到很欣慰骄傲的事情。

“对了,小玉啊,最近你采访的官员不少吧!说说你的采访感受,我也听听!”苗强饶有兴致的道。

唐玉咳了咳,清了清嗓子道:“苗伯,这一次省市干部调整幅度比较大,涉及到的人挺多的。我采访了很多人,大家普遍都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肩上担子重,应该说这一次新上任的很多领导,责任心都很强。”

苗强点头道:“应该说你这个观察是比较到位的。现在我们不缺少有能力的干部,缺少的是能干事,会干事,有责任心,敢于承受压力的干部。这一次我们省市干部的调整,重点就是要提拔一批优秀干部上来。

另外,中央下放了一批生力军,我们还留一部分有经验的老干部,大体来说,我们省的干部结构还是要多元化,这就是我的思路!”

唐玉点点头,下意识的就从口袋里掏出本子纪录。

苗强笑道:“行了,行了。丫头,在家里你这么郑重其事干什么?真当是在采访?轻松一些,轻松一些,我们不谈工作的话题了,不然待会儿你薛姨又要批评我了!”

唐玉不好意思的笑笑,收起了本子。

苗强忽然话锋一转,道:“对了,小玉,你以前一直关注的海山市邻角区陈京,他的履新你知道吗?”

唐玉微微愕然,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她调整了一下,才道:“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议论此事呢!好像分了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说陈京破格提拔,受到了省领导的赏识。另一个阵营是说陈京现在去当商务厅老干局长去了,负责老干工作呢!”

苗强微微皱眉道:“商务厅老干局?商务厅有老干局?”

旋即他释然了,道:“经合办省里搭这个架子的初衷是希望能够把经济合作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可最终事与愿违,经合办基本没有发挥作用!”

他顿了顿道:“陈京去经合办好啊,他不是挺有能力吗?经合办在他手上可以搞起来嘛!”

唐玉沉吟不说话。

她心中想,陈京再有能力,可是机关不比下面。

陈京的个性强势,在基层工作的时候,屡屡有惊人之举,一上任就免职乡镇党委书记,手段很硬。

而陈京在海山贯彻意志的时候,表现也是相当强硬的,有些工作没有条件,他就硬赶鸭子上下。

在班子里面有人调皮,他也一一采用强烈的手段打压,完全就是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邻角在他的大刀阔斧之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可是在机关,在省城,他的那一套能管用吗?

机关的老油条、老同志可不是下面的那些干部,商务厅的一帮老家伙在省城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什么世面没见过?

陈京过去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

唐玉心中这样想,可是嘴上却不敢说,可是苗强却又开口道:“怎么了?小玉,你对陈京还是那么关心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干脆就让他去老干局,省得他在商务厅的老干局施展不开手脚!”

唐玉心猛然一沉,脸色倏变。

她可是听明白了,敢情苗强把陈京安排在经合办,是已然对他有了看法。

而苗强对陈京的看法来源还是因为自己。

唐玉忙道:“苗叔,你别随意臆断了,陈京是有老婆的人,我怎么会有那种意思?你……”

苗强神色不变,道:“没有最好!如果有的话,你要迅速掐断这些念头,不要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象留在脑海里面,对你没有好处!”

他哼了哼,道:“陈京这个人我见过,年轻人中他算个人才,但是风头太盛了,外面的吹嘘太厉害了,看上去有些浮。一颗好苗子如果不善于保护,最终成长不成参天大树。

经合办这个地方是个磨砺人的地方,就算其是商务厅老干局,那又怎么样?

和老干部、老同志打交道,是最能磨砺人的。我们一直都强调要跟老同志学习,陈京现在就有现成的学习机会!”

唐玉还是不做声,闷头看着地板,心中的感受有些奇怪。

她脑子里就想,陈京这种性格的人,怎么在经合办开展工作,如果一旦开展工作困难,是不是意味着他前途受阻?

……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安排到经合办主持工作。

这几天他趁着最后工作交接的空闲时间,在闭门读书。

他读《曾国藩家书》,读《增广贤文》、《资治通鉴》、《大学》、《中庸》,读《人物志》、《滴天髓》,曾国藩说得好,这世上唯读书让人心静,让人充实。

陈京号称才子,博览群书。

可是这些年他每次读过去看过的书,都有新的体会和感受。

有些书真是常读常新。

就以四书《大学》为例,其开篇说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这一句话,陈京有时候常常体会,都有不同的味道。

为官之人,如果能够做到这…,其堪称完人。

如果真要努力去做到这三条,其需要付出的艰辛是不可估量的,陈京在很早以前就立志,觉得自己一定要做到这三条。

可是后来他再读这句话却发现,原来要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不止要付出艰辛,更需要智慧。

官场这个大染缸,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曲中求直。

没有一个独立特行的人能够在这个大染缸中存活,这就是生态。

要在这个环境中贯彻意志,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先学会的应该是圆融。

而明白圆融的道理是什么?不就是明德吗?

陈京现在马上要履新省城,他觉得自己第一步是要心静,静心让自己从过往的浮华中走出来,慢慢的融入到新的工作中。

陈京从来都是一个积极的人,深谙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经合办这个担子不要挑,可是既然自己挑了这幅担子,那就必须要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个年头事在人为,办法在人想。

陈京就是这个倔脾气。

他就不信自己在经合办就没办法生存,干不出成绩来!

昨天他接到了方路平的电话。

方路平在岭南干过省长,经合办就是在他的力挺之下成立的。

当时省里不同意见很多,可是方路平是下定了决心要成立这个单位,可是后来,经合办和他想象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甚至也无力让这个单位发挥应有的作用。

他听说陈京现在担任的经合办的主任,他硬是大大的鼓励了陈京一番。

当然,这种鼓励更多的应该算是勉励,对陈京工作的困难他估计也是很足的他后面的很多话陈京听起来更像是在安慰,方路平的意思是希望陈京在经合办老老实实的工作,没有发挥才华的空间就先韬光隐晦。

年轻人嘛,机会总是有的。

只要耐心等待,一定会等来机会。

陈京听方路平这话心里不是滋味。

按照方路平的意思,是陈京在岭南混几年,干脆调京城去镀镀金,在京城过度一下,再出来立马就不一样了!

陈京对“混”这个字很敏感,他不希望自己真就去“混”,他坚信自己的能力,坚信自己的意志,坚信自己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