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0章 粤州风云!

第八百四十章 粤州风云!

陈京先到省委组织部报道,然后组织部安排领导带他去经合办上班。

经合办的位置在河田区,毗邻粤州大学,这里环境优美,街道宽阔,在粤州算是新兴发展起来的地方。

这里是以前省商务厅的旧址。

后来省政府搬迁到新城之后,省政府组成单位一律在新城重新建办公区,经合办就占据了现在这个位置。

经合办有个院子,院子门口大门颇为气派,门口有两尊丈余高的青石狮子,大门右侧挂着岭南省经济合作办公室的牌子。

从大门进去,院子里面苍松翠柏高耸,很有气象。

以前商务部一共有三栋楼。

但现在经合办由于人员不多,只用主楼,另外两幢楼都空着。

陈京的车进到院子里面,门口守门的保安无精打采的开门,然后又去津津有味的去看电视去了,丝毫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一把手上任。

陈京和组织部干部二处的肖清华副处长进办公楼主楼。

主楼一片清净,十门九闭,唯一一处开门的地方,不是三五成群的喝茶摆龙门阵,就是在玩扑克下象棋的。

肖副处长担心陈京会有情绪,他呵呵笑道:“陈处长,你看看咱们经合办是真的需要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了。这里的风气可不好啊!”

陈京笑笑道:“肖处,现在有人说我进了商务厅老干局工作吗?我看差不多,要让这些老同志满意,要带领这些老同志干出成绩,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啊!”

肖清华笑笑不做声,径直上了二楼。

经合办现在有三个副主任,三个副主任都是老同志。

管事的副主任叫王权重,是个老同志,以前在商务厅干处长多年,现在调经管办享受副厅的待遇。

另外两个副主任施建国和廖耀阳都是正处级干部。

经合办最早设立的时候,省里还是用了一番心思。

经合办下面设有综合处、办公处、政策法规处、加工贸易处,财务处,这些处室一把手都是副处级。

在陈京履新经合办之前,老主任黄勇发刚刚退休。

黄勇发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作为的人。

为了把经合办搞起来,他也想了很多办法。

其中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把下面各处室的一把手都换成了年轻干部。

他是想年轻人有上进心,让年轻人干事,发挥经合办的作用。

可是他这个想法最终效果却并不好。

单位里面全是商务厅下来的老同志,有一部分是边缘人物,一帮老油条让年轻人去率领,怎么能行?

最后,经合办工作还是没抓起来。

反而单位没有生财之路,待遇比以前更差了。

待遇一差,单位人心更不稳,别说是工作,就是天天坐班有些人都不愿意了。

有个别老同志还跑到商务厅去反应情况,告年轻领导的状。

商务厅的领导对黄主任就有意见了,觉得黄勇发太多事,好好的一个单位让他弄得到处都是问题,还给商务厅添了麻烦。

最后黄主任迫于压力,也只能听之任之,加上他年龄也到岗了,也再也没有雄性壮志搞大改革,这才导致经合办的情况每况日下。

陈京和肖清华两人到王权重的办公室。

王权重正在沙发上打盹。

肖清华过去拍拍茶几,他猛然醒过来。

肖清华好像认识他,笑道:“王主任,今年陈主任上任,气氛好像有些不对!”

王权重好似还没回过神来,他揉揉眼睛道:“陈主任……”

他浑身一激灵,道:“陈主任?陈主任来了吗?”

肖清华指了指陈京道:“这就是经合办新任的陈京主任,你们认识一下吧?”

王权重瞅了陈京一眼,心中吃了一惊。

显然,陈京的年轻让他颇为意外,不过他城府很深,旋即,神色便恢复了正常。

他伸出手来道:“陈主任,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给盼来了!你好,你好!”

陈京伸手两人双手紧握,陈京笑道:“王主任,以后可要多关照我。我以前一直在下面工作,机关工作没有经验,您是老机关,没您的提点,我工作寸步难行啊!”

王权重哈哈一笑,神态有些敷衍。

他年轻干部见得多了,哪个年轻人不是上来三板斧,想干一番事业?

可是再有雄心壮志的干部,到了经合办都得碰一鼻子灰,然后才会改变姿态。

在这个时候,陈京说什么关照,那都是客气话,现在的年轻干部,有几个不是自以为是的?

和王权重寒暄了几句。

他忽然意识到,新领导上任,得开大会。

他忙道:“你看看咱们经合办这帮家伙,无组织无纪律,我早就通知下去说今天要开会,可是这时候了,没一个人去安排!”

他冲陈京歉意的一笑,道:“陈主任,实在是不好意思,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组织,十分钟之内我们正式开会!”

王权重大步出门。

然后,陈京就能听到从一楼到四楼的他的吼声,一帮人像赶鸭子一样被他赶到了会议室。

陈京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发现整个经合办人数凑起来还不少,有四十多号人。

所有的人都以一种审视好奇的目光在看着陈京。

经合办新主任走马上任,新主任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小伙?

王权重主持会议,他认真隆重的向大家介绍陈京,然后带头鼓掌。

会议室掌声如雷。

在座的都是一群老机关,为人最是圆融,鲜少有那种桀骜不驯的人。

鼓掌这么轻松又能赢得领导好感的事情,谁不乐意去做?

陈京含笑冲大家挥手,道:“各位同志们,以后我就和大家一起在经合办工作了。说句实在话,我来之前有人说我管了商务厅老干局。可我今天一过来看咱们这里的环境,挺不错的嘛!

外面是宽阔的大马路,旁边是粤州大学,交通方便,自然环境、人文环境都很好,我们经合办的办公场所也气派。

看来,我这个老干局长还是受领导重视的。”

陈京说话有些诙谐,下面偶有人笑。

但是大部分人神色都比较平静,初次见面戒心都比较重,在摸不准陈京的脾气之前,很多人都是相当谨慎的。

陈京顿了顿,又道:“其实老干局长也没什么不可以。咱们不就被人看不起吗!被别人说我们是在这里养老的。但是回过头来想,谁都有年老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辈子青春常驻的人。

和老同志一起工作,打交道,我是非常喜欢的。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都太狂傲,觉得自己本身通天。听不进不同的意见,看不起老同志,这就是天大的错误。

……”

陈京洋洋洒洒做了一通即兴发言,大约说了四五分钟,他顿了顿,道:

“好了,好了!我就不再长篇大作说什么了!今天这个会咱们就认识一下,混个面熟。以后在工作中我们再慢慢相互熟悉吧!”

他沉吟了一下,接着道:“顺便通知一下,今晚咱们聚餐,我私人请客!有好酒、有好菜,我唯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人人都得参加。请假我也不批准!地点在南越楼,待会儿会有车接我们!”

一个短会开完了,单位几个领导班子碰头。

办公处处长朱华带陈京去他的办公室。

朱华比较年轻,才三十多岁,生得面容姣好,穿着一套职业套裙,颇有气质。

她安排办公室的位置靠东方,日出东方,寓意不错。

办公室家具都是新的,环境很不错,看得出来她用了一番心思。

陈京表示很满意,道:“朱处长,晚上你负责总协调,待会儿老同志一起肯定要喝酒,我的酒量不行,万一喝醉了,一些协调上面的事情肯定做不好,你要多照应一下。”

朱华有些奇怪的瞟了陈京一眼,点头道:“主任您放心,我会照应!”

她第一次和陈京接触,但是觉得陈京这人好似特别挑似的,不像个干部,倒像个纨绔公子马大哈。

前两天,陈京让人送来了一副豪华的茶具还有茶几,另外运了好几盆盆景过来说是要放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有几幅字画都是陈京让人带过来的,很名贵的那种,他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似的,硬是将办公室搞得与众不同,这是什么做派?

陈京正和朱华说话间,院子里驶进两辆豪华中巴。

陈京指了指巴士道:“车来了,晚上吃饭就这两辆车,我们四十多个人刚好够了!南越楼我订了一间大包房,饭后可以去三楼唱歌,我初次和大家接触,气氛要搞好一点,热烈一些!”

朱华暗暗咋舌。

心中更笃定陈京是个马大哈。

南越楼是什么地方?

可是粤州现在最豪华的风情菜馆,一个大包房人均至少都得几百块,再加上车接送,算起来一顿饭得花上万块。

一般的干部哪里有这个手笔?

即使有钱的领导,谁有敢这么张扬?

也就只有那些有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的人才敢这样干,陈京如此年轻,他的钱怎么来?不是家里富有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