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1章 生财之道!

第八百四十一章 生财之道!

经合办的风气还是那样散漫。

新任主任陈京似乎没想要改变目前的局面。

不过这几天经合办大家三五成群的聚聚侃大山的时候,却多了一个话题。

而话题的中心人物自然就是陈京。

陈京一来经合办,就表现出不一样的气场。

好家伙,第一天请客两辆考斯特过来接人,在粤州最豪华的南越楼包了一间大包房。

吃的是顶级的菜,喝的是上千一瓶的茅台,吃了饭过后还请客去唱歌。

有好事的人算了一笔账,单单那一晚的花费,那就得几万块钱。

陈京花几万块钱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份气场,在经合办机关里面又有几个人有?

而陈京在经合办处处的表现也惹人议论,单位的车他不用,自己开豪华私家车上班。

办公室的布置里面尽是名贵家具和字画,都不是单位的东西,而是他自己掏钱买的。

陈京的这个做派,让经合办众人多了很多议论的话题。

有人津津乐道那天请客的排场,经合办这样的清水衙门不像其他的单位,经合办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疼,没人搭理。

在这里上班的人鲜少有机会出去大吃大喝,工资也就是财政的几个死工资。

所以,像这样的豪华聚餐,有些干部来经合办还是第一次,自然免不了要议论一番。

在很多观念上面,大家有分歧。

但是有一点都有共识,那就是新主任很有钱,而且他敢这般肆无忌惮的用,说明他钱来得干净。

这就陈京家境应该不一般,非富即贵,是个有钱的主儿。

而有些老同志却看不惯,说陈京在炫富,带动了腐化的风气。不过这类人是少数。一般都会被人机锋说那天酒没喝好,有几个自命清高的家伙,那天干脆没给陈京面子。

后面估计听别人说场面怎么了得,心里不平衡,才故意发的牢骚。

而陈京自从那次酒会过后,一直都不和大家交流了。

每天清早上班便关在办公室不知道干嘛。

有时候没下班就驾车出去了,一天忙忙碌碌,又神神秘秘。

刚开始单位上还担心陈京会管制内部风气。平常打牌下棋的事儿收敛了不少。

可是几天看下来,陈主任好似根本没心思管大家,于是大家又我行我素起来了。

其实大家内心就害怕陈京过来搞了上任三把火,让大家都很难受。现在陈京这种态度,正和大家的意思。

反而是平常大家聊天有话题说了,陈京不就是最好的话题吗?

而陈京在经合办上任三天后到商务厅点了一个卯。

商务厅厅长周维年龄四十出头一点,年轻有为,和陈京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话。

陈京兼任副厅长,却并不管事。

但是陈京能够感受得出来,周维对陈京最大的要求就是不要惹事,要把经合办的稳定搞好。

以前那帮老同志动辄就告状,搞得商务厅领导很被动。周维希望在陈京的领导下,经合办以后不要有这种事情发生。

面对周维的这个要求,陈京有些啼笑皆非。

他心中也进一步清楚,经合办是独立单位,这一块工作指望商务厅是指望不上的。

周维完全就是撒后不管,那里就是陈京的独立王国。

当然,所谓独立王国只是一个说法。陈京更像是一直领头的猴子,下面都是一些不安分的主儿。

一般野性难训的老油条,怎么才能够让他们走上正路,这个挑战别人靠不住,得自己想办法。

这一天陈京上班,中午吃了午饭,他忽然给王权重打电话,让他过来坐坐。

王权重来得很快。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笑嘻嘻的道:“主任,有啥事儿?有事你尽管指示,我立刻去办!”

陈京微微笑笑,道:“老王,不好意思啊。我叫你过来耽搁你打牌了!”

王权重愣了愣,神色有些尴尬。嘿嘿的笑笑。

他沉吟了一下,道:“王主任,实在是让您见笑了!可是咱们经合办就这个现状,以前黄主任为了单位的事情也想了不少办法,但是我们环境太差了。我们把自己当单位,领导却把我们当阑尾,办法想尽了,上面不支持,下面没积极性,无权无钱,大家整天闲着没事,天天坐班非逼疯不可!”

陈京笑笑,道:“坐,坐,老王!我这里有点好茶,就是想请你品尝一下!”

陈京拿过一盒台湾的冻顶乌龙。

这是金璐这次出去带回来的极品,陈京取了一点放在紫砂壶里面,然后递给王权重。

他是识货之人,轻轻的嗅了一下,道:“哎呀,好茶!顶级冻顶乌龙,我今天可有口福了!”

他边说边暗暗咋舌,话锋一转道:“这茶不少钱吧!”

陈京道:“我也不清楚,前几天一个朋友从台湾回来带的,应该价值不菲。上万一斤吧!”

王权重砸吧砸吧嘴,他也是爱茶之人。

以前在位的时候,他也是舍得花钱买茶的主儿。

可是这几年在经合办,清水衙门一个,就一点死工资还没油水。

而以前的那些老关系,基本都人走茶凉了,现在这年头,别人和你打交道占不到一点实惠,谁还捧你?

所以,王权重现在很难喝上顶级好茶了。

陈京冲了一杯茶递给他,王权重有些陶醉的嗅了又嗅,才浅浅品了一口,颇为羡慕的道:

“陈主任,这年头还是有钱好,我经常说当官不如下海。我以前的几个老伙计下海现在都发达了,而我们这些傻子痴子还在守这点财政死工资,日子都要过不动喽!”

陈京大手一挥道:“行了,行了!不就一盒茶吗?待会儿这茶你拿回去喝!你就不要哭穷了!”

王权重愣了愣,旋即便喜上眉梢的道:“主任,你这可太客气了!那行,我也不推辞,就当是吃大户了!”

陈京抿嘴喝茶不做声。

他觉得王权重这个人是个聪明人。

也更是个老油条,说话满嘴牢骚,说什么领导把经合办当阑尾,亏他也说得出口。

陈京送他东西,他也是毫不含糊,还说是吃大户。

陈京这几天观察,发现经合办老油条不少,这帮老机关个个都油滑得很。

表面上大家都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内心却尽是乱七八糟的鬼点子,鬼主义,很是难以对付。

不过陈京并不气馁,在他的意识中就没有不能对付的人。

南方人好喝茶聊天,陈京和王权重喝了一会儿茶,道:

“老王,我最近一直在琢磨一个事儿,你说说咱们一个单位,别人说我们是清水衙门。可是我觉得咱们是无水衙门,每年就财政拨的那点经费,日常支出都捉襟见肘,单位的福利待遇更是没法谈!”

他顿了顿,道:“别人都说我是老干局长。可是咱们老同志为党工作了一辈子,临退休了,待遇还上不去,我觉得我这个老干局长这么当下去很失败啊!

我就琢磨,咱们应该来点生财之路,平常也好有点经费搞点活动啥的,年节的时候,我们最好还能发点东西。然后除了财政的那点钱以外,最好还能够在不违规的情况下,把大家的待遇提高一点。

你说应不应该这样?”

王权重一说找生财之路,忙来了兴致,道:“是啊,以前黄主任也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但是琢磨不到什么办法,咱们上下也希望有个路子呢!”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老王,我有个想法,我们现在不是有两幢楼空着吗?我们干脆这样,把两幢楼靠粤州大学的那幢楼改造一下,把一层改成门面。我琢磨了一下,我们可以改成五个门面。

五个门面租出去,我们一年至少可以收五六十万的租钱!

这个钱虽然不多,但是我们有了这笔钱,组织一些内部活动什么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捉襟见肘……”

“那个不行!”王权重连连摇头道:“我们想过这个路子,这个路子粤州大学坚决反对。因为那边那整片都已经被粤州大学征收了准备修新校区。我们的门面如果开的话,将来在他们校区内面。

以前黄主任有了这个想法,可是往上打报告上去,上面不批,没办法啊!

大学我们惹不起,那帮家伙豺狼似的,社会影响大,关系路子宽……”

陈京一拍桌子道:“上面不批准?我们自己把房子改造一下,谁不批准?我要谁批准?没这个道理!”

陈京将手上的茶杯一放,道:“改,坚决改!老王你负责这个项目。把那边的围墙给我凿开,一个月内把门面改造完成。你不要怕出问题,出了问题我负责!”

陈京满是火气的道:“我自家的房子,要怎么改动就怎么改动,粤州大学手也伸得太长了!他们不去抓教书育人,管到我们往哪边开门去了,这不是瞎扯吗?”

“我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我们不能够这么一直穷下去。搞得大家身上个个都像水洗了一样,干干净净,我这个主任还当个屁啊,怎么能够服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