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2章 有人被打了?

第八百四十二章 有人被打了?

方婉琦过粤州了,目的是犒劳陈京。

陈京不声不响的就升了一级,三十岁的年龄提拔为副厅,而且还是一把手,这是一件大事。

陈京的提拔在京城方家内部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京城方家年轻一代有后继无人的危机。

西北系两个拔尖的苗子,唐贽遭遇了重大的挫折,古林风的发展这几年也遇到了瓶颈。

起点高的年轻干部,多数走到一定的阶段都会遇到瓶颈。

毕竟,缺少基层工作经验,不了解基层老百姓的生活疾苦和诉求是他们最大的弱势。

刚开始这样的弱势显露不出来,可是随着位置越走越高,尤其是到了掌一方权柄的时候。

不了解基层工作,不懂得底层社会的生存状态,在工作的时候就缺少应对的办法,所谓的瓶颈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古林风在苏北工作几年,他所在的淮阳市这几年发展亮点不多,据说苏北省委对淮阳班子的能力已经有了相当的质疑。

古林风自己这几年也正积极的投身到基层调研,试图扭转自己在部分省领导心中的形象。

虽然整体来说,他的前途依然被人看好,但是短期内上升的空间有限这是肯定的。

在这个时候,陈京忽然杀了出来,在岭南被高调提拔。

方家上下立刻就关注起来。

西北系在岭南的力量一直都比较薄弱,显然,陈京能够在岭南干得风生水起,基本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

陈京年纪轻轻,靠自己打拼能够冲出来,和他的表现相比,西北系的一众才俊就显得相形见拙了。

方路坚夫妇对这次提拔尤其热心高兴,尤其是徐莲。

以前别人不就笑她找了一个不怎么中用的女婿吗?

现在她的女婿在岭南出了大成绩,被破格提拔到省城干一把手,如果再进一步,就真正进入高层官场了。

现在谁还敢说她的女婿不中用?

她在家里唠叨,催方婉琦无论如何得去粤州祝贺一下陈京,也把京城某些人的反映给陈京带过去,要勉励陈京继续努力,事业更加的成功。

夜色朦胧,房间里的灯光柔和旖旎。

陈京和方婉琦好一番缠绵过后。

方婉琦眼神迷离,偎在陈京的怀里,陈京轻轻的抚摸她柔软的身躯。

方婉琦伸出手来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面,道:“你摸摸,这一次是不是能够怀上宝宝?”

陈京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肚子,只觉得一阵滑腻,心中不由得一荡,道:“能怀上,能怀上,兴许明年你我就能为人父母了!”

方婉琦吃吃一笑,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从去年开始,方婉琦就想要孩子了。

可是心中想要孩子,却一直都没能怀上,她心头不由得有些急了。

陈京现在调粤州工作了,她的红地传媒在粤州也设立了分部。

她都计划好了,准备暂时把工作往粤州这边转移转移,天天和陈京在一起,她就不信怀不上孩子。

方婉琦有这个打算,陈京自然是高兴。

这么多年他和方婉琦都一直在分居,现在假如能够住一起,也算是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

陈京一声令下,要把经合办那幢废弃的房子改造,搞成门面出租。

王权重就风风火火的行动了起来。

其实这个帐谁都会算,把房子一层改成五个门面,一个门面在这个地段房租一月再怎么也要一万块钱。

五个门面一年收租六十万。

经合办一共就四十多个人,六十万放到每个人头上,差不多一人有一万多块钱。

这些钱拿来搞点活动,搞点福利,大家日子也过得滋润一些。

以前大家都想这样干,可是上面压力重重,又没人敢担责任,所以就一直拖下来了。

现在陈京敢担这个担子,他往上汇报都免了,直接指示开工干,谁没有积极性?

陈京要求王权重一个月干完,王权重找了一个工程公司一包,半个月改造就完成了。五个明面临街,和粤州大学近在咫尺,门面根本就不用招商,还在建的时候,就被人抢租一光。

每个门面陈京要求签合同三年,房租一年一交,第一年房租六十万都到手了。

单位账上有了钱,经济危机也就解除了。

恰好赶上马上年底,陈京便安排下去,根据级别来,没人发一份年终奖,平均标准订在五千块。然后物品没人再发两千块,也算让大家今年过一个舒服一点的春节。

陈京大笔一挥,就用了三十万。

这些钱不算多,但是对经合办的人来说,这么多年单位除了发足财政的工资奖金外,就从来没有额外的油水。

这一次陈京能够大胆的发过年红包,虽然钱不多,但也是一份收入。

坐机关的人最爱攀比什么?

大家攀比的还不就是哪个哪个单位福利好,年终发了多少,平常福利待遇又有多少什么什么的。

经合办以前就眼馋有些单位发年终奖,什么mp3,手机,还有家里的柴米油盐,甚至好的单位卫生纸都是公家发的。

经合办一年上头,狗屁都没有,别人问起来都不好意思回答。

陈京在机关有经验,知道机关领导要想服众,首先得把单位的绩效搞上去,要回找生财的路子。

下面的人不滋润,领导难当。

现行体制就是这样,领导的威严对那些力求上进,正得意的干部作用大。

对这些老油条难发挥作用。

他们不想升官,不想发财,就只想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们又不犯原则性错误,领导又还不能说开除他就开除,所以机关领导,尤其是像经合办这样的机关领导难当的地方就在这里。

年终奖的事情定下来,陈京又组织搞了一场旅游。

旅游目的地就是北粤猎场那边。

前前后后,经过了大半个月的磨合,陈京在经合办的认同感也得到了增强。

这是很现实的事儿,新领导走马上任能给大家带来实惠,大家谁不欢喜,不拥护?

但是对陈京来说,他现在的苦恼是越来越多。

说句实在话,陈京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像现在这样工作还是第一次。

他以前的工作方式都是雷厉风行,非常强势强悍的。

他对下面的要求是令行禁止,不能够有任何的阳奉阴违和打折扣的现象出现。

而且在工作态度方面,他也非常的严谨,对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从严要求。

可是现在,他完全把自己换了一个人,基本是在展开“哄”字诀,对内部的安抚都是相当柔和。

不这么做没办法,陈京不能够想象自己如果上来三板斧,将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陈京如果用强,经合办人心不稳,商务厅那边立马就会感到压力。

周围不是省油的灯,他有了压力,必然会出面干预,陈京在他的领导之下,到时候可能面临的局面更尴尬。

再说了,一帮老机关个个都在政坛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

他们如果团结一心的给陈京下套子,陈京也防不胜防,如果万一不小心陷落了,那真就太不值得了。

现在陈京迈出了第一步,可是如何为工作找到突破口,他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经合办的工作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上有很多工作都是多头管理的状态。

经合办不去负责,别的部门会去管。

经合办如果去管,别的部门还不高兴。

如果真正是经济合作方面的事情,难度又大得很。

就以南港和海山两个市为例,两个市的合作协调,是经合办能够完成的?

省政?府乔正清亲自挂帅负责这事都够呛,那次召开会议险些冷场。

最后不得已捅到苗书记那边去了,才有了一个初步的合作计划。

如果把这事换到经合办来处理,那根本就遥遥无期。

所以,经合办现在是小事没得管,大事又管不了,而内部结构虽然有,但是人员又不齐整。

好一个乱摊子,好一个百废待兴,陈京投入进去扎扎实实想了几个星期,有些关窍他还是想不通。

“咚,咚!”

陈京皱眉道:“进来!”

王权重推门从外面进来,脸色有些难看。

他道:“陈主任,有个事我要跟你汇报,今天咱们政策法规处的老廖被人打了……”

“啥?”

陈京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快步走上前道:“怎么回事,你说说情况?”

王权重青着脸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政策法规处的廖永辉平常喜欢打乒乓,经常纠集一帮朋友到粤州大学活动中心去打球。

本来这个活动中心对外是收费的。

但是老廖是兄弟单位的领导,学校那边就一直不管这事。

可是昨天他又去打球,正和一帮朋友打到兴头上,却工作人员过来找他收钱。

估计他也是一帮老友在一起,感觉面子放不下,当时就老气横秋的摆了一下自己的牌子。

没想到别人根本不买账,钱还是要照收不误。

廖永辉平常就是脾气最冲的人,当即就翻脸大骂,而对方也是年轻气盛,两人产生了一些肢体接触,真正说被打的说法,应该还有些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