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3章 要大干一场!

第八百四十三章 要大干一场!

拿着一份关于廖永辉的材料,陈京微微皱眉。

廖永辉这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啊。

以前在商务厅就是个著名的惹事精,性格极其的偏执又狭隘,和同事相处不好,关系搞得很僵。

他爱好打乒乓球。

可是没有球德。

有一次商务厅内部组织三球比赛,廖永辉在球场上输了球,硬是耍赖大骂裁判干扰他发球,还和裁判起了激烈的冲突,搞得当时场面很难堪。

恰好那一天商务厅为了搞宣传,请了几个记者过来做报道。

可是现场出了这样的糗事,让商务厅的几个领导大感颜面无光,廖永辉也因此成为了商务厅领导最为头疼的刺头。

经合办成立以后,廖永辉调经合办先是担任政策法规处处长。

可是他在处长位置上毫无作为,整天就纠集一帮人打球,上班没积极性,下班就来劲。

上任黄主任就干脆把他的主任职务给免掉了,顺势把几个老处长都免掉了,换了一批年轻的处长希望能够励精图治。

可是廖永辉没干处长了,却在处里肆意妄为,新处长根本就驾驭不了他。

所以在经合办内部,他也是一个不讨领导喜欢,不讨同事喜欢的存在。

对廖永辉这一次的遭遇,在经合办内部很多人都幸灾乐祸。

在粤州大学碰了钉子,他去找谁发火去?

那些个大学生个个年轻气盛,而且光棍一条,根本不在意你怎么样。

而且学生团体最是齐心,廖永辉又没理在先,如果真要闹下去,估计最后也是灰头灰脸的。

不过这个问题对陈京来说,意味却不一样。

王权重脸色铁青着来,其中也是有缘由的。

经合办在朝粤州大学的方向开了五个门面,这个事儿已经招致粤州大学相当不满了。粤州市建设局也在中间推波助澜,给经合办发了违规建筑的通知。

对经合办更不利的是,现在媒体在挖掘这事,粤州都市频道的记者在追踪采访门面是谁主张搞的,采访要求已经发到王权重办公室去了。

经合办搞三个门面,一下背上了扰乱大学教育教学秩序,违规建筑,政府单位借机敛财对多项罪名。

而廖永辉的事儿,也是粤州大学对经合办不满的一个侧面表现。

如果陈京在这些事情上不想法子摆平,不把责任肩负起来,经合办的名声肯定会降到冰点,经合办内部人心会更加浮动。

陈京点了一支烟,将关于廖永辉的材料放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开始闭目养神。

应该说目前的局面,陈京是有预料的。

经合办的工作要展开,必须要有突破口,陈京选择干这事,就是要找突破口的。

这年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经合办没什么权利,没有什么作为。

难免就会被其他的单位轻视,有些事情就会做得过分一些。

陈京必须要通过这件事教育单位所有人,经合办这样下去,大家都过得没尊严,都没有面子,都不体面。

另外,通过这件事,如何把影响搞大,如果让经合办的作用发挥出来,这也是陈京考量的事情。

良久,他抓起电话通知副处以上的干部开会。

在经合办大会议室,陈京把廖永辉叫过来认真关心的询问他的伤情。

廖永辉本没什么事儿。

可是陈京一关心,他就来劲了。

他捂着自己的右手臂道:“主任,粤州大学简直是欺人太甚,不就是要收一点钱吗!我又没说不给钱,可这帮家伙豺狼虎豹一般,欺负我年老体弱,硬就是把我推搡到了地上,把胳膊给摔坏了!

我用x光照片了,显示有骨裂,我都一把年纪……”

廖永辉一说起来就激动,脖子青筋毕露,陈京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个事儿今天我们议议,你先回座位上!”

廖永辉落座,陈京神色变得严肃起来,道:

“廖处长这个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你个事情发生只是表象,内面深层次的原因是粤州大学方面对我们搞了五个门面有意见。”

他指了指门面的方向道:“按照他们的计划,他们是想在那边修房子的,修食堂和门面,我们这么一做,等于是抢了他们的生意!”

陈京嘿嘿一笑,一拍桌子道:“更为可气的是粤州市建设局竟然也对我们指手画脚,搬了一大套什么法规理论来质疑我们搞违规建筑,简直是欺人太甚!”

陈京顿了顿,接着道:“现在倒好,我们经合办人人都知道咱们是软柿子!什么狗屁单位都敢踩我们一踩!我别的不说,就说粤州大学他们自己,有多少违规的项目在做?

还有几年前,省财政厅在粤州大学东大门的位置也不是大兴土木?可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偏偏找到我们了!”

他语气放缓道:“同志们啊,这年头就是这么现实,我们单位不好就受人欺负,就被别人看不起,在兄弟单位面前就挺不起腰杆来!”

陈京火气很旺,一通发言说得掷地有声,**洋溢,也说得大家都有共鸣。

廖永辉不讨人喜欢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可是廖永辉毕竟是经合办的副处长,他被别人不当回事,那打的是经合办大家的脸。

陈京把这个道理摆出来,人人都觉得心中憋了一股火。

尤其是几个平常不安分的老同志,立刻发言说要争锋相对,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事捅大,要往商务厅甚至是公安厅反映情况。

可是商量来,商量去,这些办法基本都行不通。

大家各自也就是过过嘴瘾,发发牢骚,根本没什么实质性的办法可想。

大家发牢骚,陈京也不干预他们,让大家都把情绪宣泄出来。

就在所有人都义愤填膺,心中火气旺的时候,陈京咳了咳,道:“各位,这段时间我在注意一家公司。临港万友软件公司大家是否知道!这一家公司是粤州大学和临港高新技术园合作搞的一家公司。

实际上,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这家公司涉嫌多项合作违规。

违规主要包括多年来,这家公司打着科研机构的旗号在逃税,第二个违规是公司在利用虚假的项目骗取国家科研经费,第三个违规是这家公司多次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严重干扰我们岭南软件行业的经营秩序,违背公平竞争的原则!

我们经合办是干什么的?我们的政策法规处是干什么?对经济合作方面违规违纪的情况,我们必须要予以制止和纠正,我们不是财政养着吃干饭的!我们是能够肩负起政府赋予我们职责的单位!”

陈京这一提,一屋子傻了眼。

万友软件谁不知道?

岭南软件是行业新崛起的企业,临港高新技术园龙头企业,听陈主任这话的意思,是要对这家公司开刀?

大家都暗暗咋舌,觉得这事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响应。

廖永辉第一个跳出来道:“对,我们调查这家公司,我们要严厉查它,一定要查它!”

廖永辉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神态异常的激动,双眼冒光,整个人都站起身来。

看他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陈京心中就暗暗感叹。

经合办这个主任当得太吃力,太违心了,为了做成一件事,还得依仗这帮游兵散勇。

他暗暗给自己鼓气,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虚与委蛇。

一旦争取的资源多了,工作有了头绪,经合办必须要有大换血,经合办的工作要抓起来,还得要充实一帮精干的人进来。

现在的经合办犹如是病入膏方的患者,如果马上以猛药来补,立刻就得瘫痪。

所以,陈京现在只能慢慢来,先以现在的人手和架构争得一些资源,等时机成熟了,才能有大动作。

陈京今天的会议,三言两语就调起了班子所有人同仇敌忾之心。

然后顺理成章的抛出了万友软件的事情,后面的讨论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了!

在座的都是一帮老机关,老油条,平常最善于的就是给人下绊子,使套子。而且官僚气重,喜欢什么事情就上纲上线,平常看上去不学无术,一到官僚的时候,各项政策法规个个背得熟溜得很。

因为这些东西可是他们吃饭抖威风的工具,哪里不掌握?

几乎不用陈京参与,会议就讨论出了一套完整的、天衣无缝的处理方案出来。

陈京仔细推敲这个方案,发现竟然毫无漏洞,而且基本都是把别人往死路上整,往绝路上整的狠招。

陈京也不得不佩服这帮老油子的厉害。

一般的年轻干部如果来领导他们,不多长几个心眼,被这帮家伙玩儿死都不知道。

官场之上,人才济济,只是有的人才将才华用在了正途,而有些人性格乖张桀骜,智计超群,却没有施展到地方。

这帮家伙平常干正事不行,一旦要他们耍官僚,玩阴谋诡计,只要稍微给他们点一点,他们立马就融会贯通,而且迅速的就能实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