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7章 方寸之间的权谋!

第八百四十七章 方寸之间的权谋!

经合办副主任施建国性格古板,在单位内部属于比较孤立的人。

平常他爱好不多,既不和大家凑在一起聊天摆龙门阵,更不打牌聚餐,整天就窝在自己办公室不知道干什么。

每天上班朝九晚五,见谁都是一张死人脸,经合办的工作人员私下都叫他“尸骨板”,谐音“施古板”。

陈京今天和施建国谈工作。

施建国分管综合处,平常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基本是闲着。

不过陈京今天却郑重其事的跟他交代,说经合办准备搞一个扩大规模的象棋比赛。

说到象棋比赛,陈京不无自嘲的道:“老施,你也知道我们经合办的情况,别人私下里说咱们是商务厅老干局,我们老同志比较多。”

“最近我观察了一下,我发现我们单位象棋氛围很浓,我们很多老同志都热衷这项活动。既然这样,我们可以搞一个比赛。顺带着把商务厅退下来的老同志组织在一起,我看了一下,人数不少,因为有五十人的规模。

参赛者都有鼓励奖!

另外,我们设冠亚季军奖,连胜奖,敢斗奖,虽败犹荣奖等八个奖项,关于这个活动的问题我和老王已经碰过头了,他表示赞成。

具体组织你来负责!”

施建国一语不发,他沉吟良久,道:“陈主任,我们下午去见马厅长吧,他是我们以前厅里的象棋冠军!”

陈京愕然,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施建国。

陈京在这个时候提办象棋赛自然是有目的的。

陈京最近在研究商务厅的格局,据他掌握的情况,前商务厅马进竹厅长在商务厅影响很大,和周维是死对头,他在商务厅硬是压了周维四五年。

那个时候商务厅就分为马派和周派,两派争斗很激烈,不过周维胳膊拧不过大腿,马进竹一直都把他压得死死的。

两年前马进竹年龄到岗退了下来。

可是他在厅里的影响力还在,现在商务厅有几个副厅长都是他的人。

所以,周维在商务厅目前还没有绝对的话语权,要贯彻意志常常遇到的阻力还不小。

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那个时候省里要成立经合办,他在这个上面动脑筋,把经合办吹得很高,然后趁机把马进竹的一些骨干往经合办安排。

而这其中,施建国就是那个时候最早过来的副主任。

正因为有这个纠葛,陈京才想到了马进竹这个人。

陈京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他既然是老干局长,那就必须要依托现有的这些老弱病残,最好是把这帮老油条给串起来。

这帮家伙不是不好管,还闹事吗?

陈京自己不去管了,而是因势利导,把这帮人的头疼往别人身上转嫁。

陈京现在捅了篓子,他马上面临的就是要和周维周旋。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仅自己要有一套办法,还得要把这帮老家伙都统一起来,把他们当挡箭牌。

陈京这些年政治斗争经验丰富,知道单单凭自己的一套说辞,周维是不会被自己说动的。

政治上打滚的人,几个不是人精?

大家都是面热心冷,经合办再困难,经合办再遭人欺负,那又怎么样?

值得周维出面维护吗?

陈京要两手联动,他自己在前面唱,在前面哭,后面还得有一帮人蠢蠢欲动。

要让周维两边头疼,商务厅内部其他的副厅长也要给予他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事情才可为。

只要周维立场坚定,所谓万友事件陈京就会有主动权。

万友的事情,陈京现在优势是掌握证据,掌握公道,他是有理的一方。

弱势就是他个人力量单薄,有理又怎么样?

这里面牵扯到的利益纠葛太多,真要是猛打猛冲,惹恼了某些人,上面的领导再往下给压力,周维到关键时候又起负面效果,陈京是抵挡不住的。

公平公正这四个字用笔写很简单。

但是任何工作要做到公平公正,难于上青天。

陈京不是愤青,也不是只会发牢骚的人。

面对困难,得想办法去一一化解,要在曲中求直,迂回前进,不管面对任何困难,陈京都是积极面对的。

施建国的思维让陈京很惊讶。

在一瞬间陈京就明白,施建国是个内心很通明的人。

别看他平常遇到谁都是一副死人脸,其实他看问题很明白,也很深入。

陈京稍微一动,施建国就直指问题的核心,这多少让陈京感到有些不自在,颇为尴尬。

李宗吾的厚黑学陈京烂熟于胸。

可是他脸皮的修炼还是没到家,还很嫩!

不过还好,旋即他便调整过来,道:“老施,能够见马厅长那真是太好了!咱们的老冠军出马,有他加入,我们这次棋赛一定会相当精彩!”

施建国不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陈京又道:“关于赛事的经费问题,你直接到财务处要,我已经交代下去了。既然是办比赛,我们就要大大方方,要精神物质都要重视,不能够太吝啬小气。

经合办目前活动资金不多,但是我们会越来越好,以后我们要长办这些有益的活动!”

……

马进竹六十出头了,人生得五短身材,毫不起眼。

他有两大爱好。

一个爱好是钓鱼,另外一个爱好是下象棋。

领导爱钓鱼,必然会影响下面的风气,在马进竹在商务厅当权的时候,粤州市钓鱼协会中商务厅的干部就有相当一大批。

而领导爱下棋,商务厅以前象棋氛围也相当浓。

直到现在,经合办的一些老家伙平常也是车来马往,在那方寸之间调兵遣将,杀得不亦乐乎。

陈京经施建国介绍见到了马进竹,地点是粤州市白水山度假中心钓场。

马进竹正在挥杆垂钓。

施建国一到那里,就丢下陈京不管了,轻车熟路的摸出一套渔具,很熟练的展开,然后就开始闷头垂钓。

就丢陈京一个人在马进竹身边。

马进竹抬头瞟了陈京一眼,陈京刚要开口说话,他将手放在嘴唇边上轻声道:“现在天大的事儿都不要说,别惊跑了鱼!”

于是陈京就只能干杵着。

大约过了半小时,陈京实在是无聊,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天色还早。

他只要去钓场外面的钓具店掏钱买了几件钓具,配了一些饵料,然后再买一个鱼护,也过去好整以暇的钓其鱼来。

陈京对钓鱼不陌生,伍大鸣就是大爱钓鱼。

陈京当年就多次陪他钓过。

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陈京也会。

现在一般流行的都是台湾钓法,陈京很熟练的组杆试水,然后钓饵垂钓。

这一钓就是日落西山。

陈京今天手气不错,上鱼不少,也就一个下午功夫,一个两米的鱼护网内面就有整整的两格鱼了。

提在手上应该有二三十斤的样子。

反倒是在他旁边的马进竹,好像手气不行,一下午没上什么大鱼。

太阳落山了,马进竹手工,他盯了盯陈京的鱼护,道:“小伙,你是熟手嘛!我看你台钓很熟练!”

陈京谦虚的道:“马厅,我只能算是初学者,您定点打窝的那一手我就不会使,抛竿的准确度不行,总找不到位置。所以我就只能靠感觉了!”

马进竹微微笑了笑,道:“晚上就留在这里吃饭,这里有个你们楚江的厨子,最会炖鲫鱼汤,汤里面有股子辣味儿,你应该会喜欢的!”

陈京连忙称谢。

看来马进竹也是明白人,他早就知道陈京的身份了。

官场就是这样,说话从来不直来直去。

有时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内面就可以包含很多意思。

这中间往往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陈京现在需要马进竹或者说他需要借助马进竹残余的影响力。

陈京的心思人家也知道,大家都是聪明人,马进竹一句话,可以说传递了无穷的信息!

“你会下棋?”马进竹忽然问陈京。

陈京笑笑道:“会一点点,不是很精!肯定不是马厅您的对手!”

马进竹呵呵一笑,道:“那行,晚上我们下几局吧,反正建国也在,我们就来个擂台赛,三人打擂台,不是马上要比赛吗?咱们就算是热身热身!”

一下午钓鱼,晚上又下棋。

陈京都怀疑自己今天来是不是来度假的。

可是事已至此,也不容他退缩。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陈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谋事,这就是他做事的准则。

下象棋陈京真不在行。

马进竹的棋大气磅礴,以势压人,和他下棋的感觉就像面对一座山,压得人很难受。

但是相比马进竹,陈京更害怕施建国,施建国的棋路诡异,而且一开始就极度凶险,盘头马被他用得出神入化,让人防不胜防。

陈京竭尽全力,却往往是棋局戛然而止。

马的诡异和炮的变幻莫测,让陈京见所未见,他往往一局棋下来满头大汗,却是毫无办法。

在这个战场上,他是绝对的弱者,今天的棋局真正较量的是马施两人,其争斗的精彩让陈京望尘莫及,又叹为观止,方寸之间有大智慧、大权谋,陈京总算是见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