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0章 高层变动

第八百五十章 高层变动

转眼,陈京在经合办上班已经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陈京都临时住在经合办附近的酒店里面。

经合办本来就是穷单位,领导长期住酒店也是一笔不小的消耗。

不过这个事,陈京没闹心太久。

方婉琦为了造人计划,她已经决定干脆在粤州长待一段时间,一方面是指导红地传媒在岭南的分公司尽快的成长,另一方面也是夫妻在一块儿,能够早点圆生子梦。

她倒是干脆,干脆在粤州买了一趟高档住宅,为了考虑生子的问题,她没买新房,而是找了一处别人装修了一年多没住的房子。

她带陈京去看房,路上就有些忐忑,说特殊情况,买新房装修要时间,而且装修后的味儿也不适合人马上居住。

又说精装房普遍档次不高,房子装修千篇一律,没什么特点。

所以这一次她就挑了一处二手房,也只是过渡一下,她在粤州白鹤山已经看了一处别墅,环境还可以,那里有几万亩荔枝园,以后孩子生了,就住那边去。

陈京看她忐忑的样子,心中对房子就没抱多大的希望。

谁知一到地方,一看房。

好家伙。

房子有一百九十多平,复式房,整个装修风格都是走的北欧风情。

房子的主人就是一艺术家,进门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艺术的气息。

房子装修用料也极端考究,地毯是纯手工的羊绒进口毯,家具是进口的尼泊尔小叶紫檀做的,做成北欧的那种粗犷又不失极其追究协调舒适的风格,屋里的家具布局,墙面布局,浑然一体,一气哈成。

房东马上要移居国外,准备全套出售,粤州目前房子均价在五千的样子。

可这套房子价格却要三百万。这个价格高得让人咋舌。

看了房,方婉琦小心翼翼的问陈京满不满意。

陈京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婉琦,你老公我是苦出身,我家住什么房子你不知道吗?你呀,还担心我不满意?”

方婉琦嘿嘿一笑,道:“那可不能这么说,咱老公现在是高级干部,住处太差了可不成。这房子咋的了?我觉得还不满意呢!什么北欧风情,木料就不对,如果是我,就应该从北欧直接进口云杉或者赤松过来。

小叶紫檀是热带长的树木,做不出北欧那种严寒寥廓的感觉来,这个艺术家我看水准也不高,估计也是在国内混不下去了才出国的。”

陈京道:“行,行!他能跟你比?现在我老婆也是共和国名人了,你现在是国内传媒业知名企业家,人家籍籍无名,这就是差别!”

他顿了顿,叹道:“我呀,真应了那句话,找的老婆太优秀,自己就得对自己狠一点。以前我就职在海山那种小地方,你就看不上,现在我进了粤州,恐怕至少得这种规模的城市,才能入得了你的法眼了。”

方婉琦嘻嘻一笑,道:“你就嘴贫吧!现在你了不得了,在咱们家你名气可直逼林风哥,三叔上次和我爸就专门谈了你,说你独挡一面的能力强,敢干事,敢干大事,将来前途无可限量。

当时说这话是爷爷回京的那会儿,人可多了。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听了这话,羡慕得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

陈京哈哈一笑,道:“婉琦,咱这夫妻有点不对劲,我怎么感觉咱俩是在互相吹捧?”

方婉琦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她挽着陈京的胳膊,头贴上去,道:“咱们这夫妻才是真正的长久夫妻。夫妻相爱又互相鼓励鞭策,人生之路才走得充实有乐趣,如果哪一天我们都老了,还能像今天一样手挽着手,我这一辈子就都满意了!”

陈京用手抱着她的腰,被方婉琦这话说得心中一动,一团柔软在内心豁然出现。

作为一个普通人,陈京也有过青涩的时光,也有过懵懂的岁月。

他当年也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对富二代、官二代,有一种极端的仰视和羡慕。

从小出身富贵之家,从小锦衣玉食,接受最好的教育,接触最高端的人才,拥有最好的氛围。这样的人生那才叫幸福,才叫不枉费在人世间白走一遭。

可是他慢慢的成长,后来接触结识了不同的层面的人,尤其是和方婉琦认识之后,他视野渐渐开阔了,对很多事情的领悟也悄然在变化。

人生就是这样,一切烦恼皆由心生。

内心豁达,就有乐趣。

陈京自身起点就低,可是那又怎么样?他走过的人生经历,是多少富二代,官二代一辈子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就像方家这样的家族。

他们的子弟有多少五谷不分?他们不知道人生奋斗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看风景从上往下固然不错,而从下往上爬,这一路的风景才是真正妙不可言。

也就只有方婉琦,她从一个记者成长到现在,和陈京相识相爱,然后埋头自己的事业,她才算真正脱胎换骨的红三代。

而对于方家其余的那些子弟,他们都不知道有多羡慕陈京呢!

而那些人现在站在陈京的位置看他们,又算什么?

……

时间已经到了农历新年的年底,按照国历算,差不多已经一月下旬了。

中央党代会顺利召开,这次党代会选举产生新一届党的领导人,虽然几个政治|局的主要常委不会换,但是新一届常委班子的构成,依旧是引国内国外,亿万人关注的。

大学选举产生中央|委员174名,陈京在这批名单中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而候补委员120人中,陈京看到的熟悉面孔更多一些。

中央|委员中,原楚江省常委副省长徐自青当选,这个信号很明显,马上楚江班子调整,徐自青政府省长提名候选人基本可以确定。另外,在陈京立刻楚江之后,楚江的省长郝国民第二次当选,他的新去向目前还不明,但是肯定要在省市挑大梁。

而米潜、沙明德等等都是新一届中央|委员。

候补委员中,陈京惊喜的看到了伍大鸣的名字,还有一个名字让人意外,那就是陈京以前在组织部的上司高卫。

高卫是京城名门之后,提拔速度很快。

从楚江省委组织部长的位子上下去,两年就跨进了省部级的行业,这一次据说调中央财政部工作,又顺利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他的前途可以想象。

而让陈京最感意外的候补委员要数乔正清了,乔正清进入候补委员的名单,这是他第一次进。

这应该是预示他这个排名靠后的副省长,在岭南新班子中可能要有一席之地了,这无论是对乔正清个人来说,还是对西北系来说,都应该是一个喜讯!

而备受关注的中央|政治|局的构成,沙明德赫然入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

沙明德也从一任地方诸侯,一步跨入了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另外,方路平也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估计会被提名为副总理,方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几乎可以完全确定。

看党代会,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而对体制内的高级干部来说,党代会传递出来的信息是相当丰富的。

党代会既是党内班子新老交替的体现,更是党内权力的一次大洗牌。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面的人退下去,后面新崛起的干部补上来。

另外,各派各系经过了几年的博弈,大家进退胜负都是通过会议能够看出端倪来的。

这一次西北系收获就比较大。

不仅方路平顺利进入了国家领导人的序列,而且各省市很多骨干都得到了重用提拔。

各省党政一把手的份额估计不会太少。

陈京最近抽时间给自己熟悉的领导都一一打了电话,对他们表示了一下自己的祝贺之意。

伍大鸣气势很盛,他豪迈的道:“陈京,我在不久前跟沙书记打过电话,当时我们谈到了你。他说你去岭南,那是去打短工的麦客,在岭南干几年,干出一点成绩,学习一些经验,还是应该到最需要你的地方去。

我琢磨来琢磨去,我们楚江最需要你,所以你看你干脆回楚江来得了,我们共同把楚江的工作搞上去!”

陈京能够感受到伍大鸣前所未有的自信,他自嘲道:“书记,您倒是需要我,楚江也需要我。可是我级别不够格呢!副厅干部现在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岭南省委组织部,我想调皮都不行!”

伍大鸣正色道:“陈京,你不用急!我以前就跟你讲了,做事最忌急躁。你的成绩在年轻同龄干部中已经是顶尖的了。应该要知足,内心平定,心态平和,才能够干事情。

现在我们党需要的是实干的干部,那些浮在上面的人,最是忌讳的。

这几年你在岭南的工作干得很扎实,风评不错,你要再接再厉,机会总会有!”

对伍大鸣所说的机会,陈京心领神会。

伍大鸣新一届班子调整,估计会进入省委班子,成为班子骨干。

凭他的能力和目前的年龄,几年之后会是什么局面?楚江的未来,他是有相当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