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1章 单位的派系!

第八百五十一章 单位的派系!

大清早,岭南经合办院子里面就聚了不少人。

大家三五成群都聚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两台崭新的现代越野车。

车刚刚提回来,座包上的塑料包装都还没撕去。

经合办从设立以来,最早是从商务厅搞了两辆二手车,然后买了一辆新帕萨特,帕萨特是一把手坐驾,两辆旧丰田是副主任再用。

而平常一般处长用车或者是在下面的一般公务员用车就很困难。

为买车的事儿,经合办这几年想了不少办法。

从上面要经费困难,然后现在岭南三公经费又卡得严,经合办一闲散单位,要那么多车干什么?

别人一句话,经合办买车的事儿就受阻。

可是今天,大家上班进院子就看到两辆越野,经合办的几个司机在那里摸索闲聊,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主任的车过来了!”

一众人一听这话,作鸟兽散,院子里立刻就变得空空荡荡。

站在经合办办公楼二楼,王权重办公室可以将整个院子一览无余。

他手捧着茶杯看着窗口,眼睛盯着院子里两辆车,心中就盘算琢磨。

经合办一辆帕萨特以前一直是黄主任用,轮不到他的份。

后来黄主任走了,王权重终于有机会用这辆车。

可是新主任上任,虽然陈京平常都自己开车上下班,也没说要用帕萨特。

可是王权重这种老机关,他谨慎得很,单位都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新主任上任了,他还天天用着一号车,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压新领导一头吗?

所以最近,王权重就一直不自在。

单位的那两辆丰田实在是太老气了,王权重现在住在商务厅的领导家属区,商务厅一帮处干个个都有新款车接送,他现在也是副厅级别的领导,车太差拉不下脸。

前两天陈京找他谈话,说找厅里要了一点经费,再添一些设备,其中可能就会买车。

王权重当即表示同意,心中就念着这事。

他的想法是单位再买一辆好车,然后帕萨特他就可以用,也省得他现在这样不自在。

不过今天他一上班,一下看到两辆新款现代越野,崭新崭新,光可鉴人,他以前的那个想法就有些动摇了。

现在两款车,陈京自然要用一辆,那另一辆谁用?

比之那辆两年前的帕萨特,现在这款新越野车似乎又上了一个档次。

而且越野也是一股流行风。

有时候出去到郊外钓鱼什么的,开越野实用又拉风,而且这车空间大,也比轿车透气。

王权重自己就念着能用一辆。

陈京上班,看到院子里两辆车已经到了,他微微的笑了笑。

这一次他算是敲了厅里一笔竹杠了。

周维主持公道,支持经合办的工作,这一下是名利双收。

周维的表态一锤定音,让商务厅的权威得到了增强,而且周维支持经合办的工作,在商务厅以及经合办内部,大家的人心他也收买了,算是陈京软硬兼施让他干了一件漂亮事情。

周维自己都没料到,陈京剑指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

想当初,他面对各种压力,思想可是非常动摇的。

现在事情干漂亮了,他也很高兴,找陈京专门谈话关心他的工作。

而且还问陈京需要哪方面的支持,他一定鼎力帮助。

本来他这话只是客气话,领导表示对下面人工作的支持,那都是鼎力支持,大力支持,不可能说勉强支持。

可是陈京却揪着此不放。

直接对周维哭穷。

经合办现在缺什么?最紧迫的问题就是穷得叮当响,马上要过年,没办法给下面人交代。

周维连忙说商务厅也不是什么特别有油水的部门,经费也是财政拨款的,哪里有钱?

陈京便跟周维说,既然厅里困难,那就以厅里的名义往省里打个报告,就把经合办的困难说明一下,让省财政想办法帮忙。

周维一想陈京是要借助商务厅的名义,这他怎么好开口拒绝?

不管怎么说,现在经合办是商务厅的一部分,陈京找他要钱不给,借厅里打个报告他都不愿意,他这个领导还怎么服众?

报告打上去,陈京自己就去找省分管领导乔正清。

乔正清一个电话到财政厅,陈京到财政厅就要了六十万。

六十万直接打到了经合办的账上,这才有了这两辆车。

回到办公室,陈京打开电脑看新闻,心中就琢磨下一阶段工作的问题。

现在马上春节放假,这期间会有个缓冲,而对陈京来说,关键的一年还是明年。

经合办的工作明年是决定性的一年,如果明年一年干不出名堂,没有起色,这就意味着是陈京这一次履新是彻底失败了。

明年面临苦战,明年面临困难。

可是现在陈京还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心里很急啊。

“咚,咚!”

陈京应了一声。

进门的是办公处主任朱华,她含笑进门,让整个房间都为之一亮。

朱华是经合办著名的美女,虽然已经嫁人了,但在经合办这样以老同志为集中地,朱华还是最年轻的领导,所以平常在单位里面,她也是最有人缘的。

“主任,新车已经买回来了,我马上让小廖去再加点装饰,下午就能用。现在就是对车的分配问题……”

陈京摆摆手道:“这两辆车我不要,厅里处以上干部大家轮着用吧!我们不要搞一车一领导的制度,我自己有车就不用了。现在我算了一下,我们单位有了五辆车,应该是够用了。

以后我们的干部下去就不愁没车用了!”

他顿了顿,指着朱华道:“你去其他几个副主任那边把我的意思转达,用车我们要严格按照制度来,不能够给人家留说闲话的机会!”

朱华高兴的应了一声,道:“主任您就是高风亮节,两袖清风,如果我们单位人人都有您的胸怀,咱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陈京微微皱眉,朱华这话是话里有话。

现在除陈京以外,还有三个副主任。

王权重自不用说,他资格老,级别也高,隐隐是第一副主任。

另外两人施建国和廖耀阳两人就不分上下了。

陈京这几天隐隐感觉,在单位内部有分派的现象。

王权重太倚老卖老,下面不服他的人多。

施建国不苟言笑,平常下面人也多数不喜欢他,但是他还是有几个铁杆。

廖耀阳为人最和气,单位里面口碑最好,是绝对能和王权重和廖耀阳两人抗衡的人。

朱华大概是在说王权重,王权重太好面子,估计新车一来,他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而且朱华和王权重之间,本来就有矛盾。

朱华平常在单位里面仗着亲和力强,人漂亮,到哪里都是如鱼得水。

唯独王权重倚老卖老,有时候不太给她面子。

而且王权重爱忏怒人,有时候工作上面出了疏漏,在下属面前丢了面子,最喜欢的就是把事儿往下面推,动辄就大骂人,朱华就替他背了不少黑锅。

小女人,小女人,女人的心思最是狭隘,朱华自然不会放弃在陈京面前损王权重的机会。

陈京淡淡的道:“朱姐,关于车的问题,你负责任。我们不像其他大单位,有专门的后勤部门。我们办公室的工作管得就要宽一些。你要多辛苦一下啊!”

“不辛苦,不辛苦!”朱华笑道,“主任,现在您来我们经合办,大家都觉得干劲十足呢!今年咱年终奖丰厚,而且在外面又露脸,现在又添了新车。今年过年,我估摸大家都心里舒坦了。

以后再也不会说咱们经合办都是一群喝西北风的了,我老公他们单位今年福利还比不上咱呢,他都眼红我们了!”

陈京咧嘴一笑,道:“朱姐,你这话有些违心啊。我可知道你家里那位可在石化工作,他们那单位,头发丝放在手中一捏都能挤出油水来,不是我们这种线内单位能比的。”

朱华愣了愣,神色丝毫不见尴尬,道:“主任您就是关心下属,我们的情况您了若指掌,我们瞒不了您啊!”

她顿了顿,又道:“您既然这么相信我,让我管车,那我可就要一视同仁了。我只听您的指示,您说不搞一人一车制,就坚决不能搞,我们经合办在您的领导下可是要干大事的。

因小见大,一个车的问题都解决不好,其他的事儿怎么能干好?”

陈京微笑不语。

经合办人不多,但人员构成复杂,内部问题很多。

管理这些人,陈京一个个的去盯,自己去抓,那是抓了东头,松了西头,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而且弄不好还把关系搞僵了,不利于以后的工作。

陈京只能通过平衡的策略,大家有矛盾,那就相互监督,浮动一点没关系,关键是陈京要能居中调停掌控局面。

领导是一门学问,这门学问要钻好不容易,钻精更难,陈京能够到今天的火候,也是多年经验和琢磨才能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