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2章 怀上了吗?

第八百五十二章 怀上了吗?

陈京问候领导,对领导表示祝贺,是党代会期间他坚持做的事儿。

不能让领导忘记自己的存在,这是官场上的学问。

有些人比较浅薄,总认为官场上都是溜须拍马之辈。

可是,真正的溜须拍马之辈,在官场只能算是微末角色,真正的领导,会喜欢这样的人?

领导喜欢什么样的干部,那就要做什么样的干部,这个要求也苛刻。

陈京在政坛滚了这么多年,身上的菱角磨圆了,也总结了一些小经验。

在其位,谋其政,谋其政就要得罪人,当然,同时出了成绩,也就有人欣赏。

所以,陈京从政这么多年,真正积累下来的关系就那些,这些关系就是要把握的关系。

陈京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干部,他都是在争议中成长起来的。

他几乎在每个位置上都有争议。

有人喜欢他,欣赏他,也有人恨之入骨。

这恰恰就是官场的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被人遗忘才是最可怕的,有争议并不可怕。

有争议的干部领导为什么敢用?这中间就得靠平常功力的积累了。

其中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高卫的电话,陈京打了好几次都打不通。

而这一天上午,陈京在电脑上看新闻,看到中央财政部网站领导风采那一栏有更新,高卫的头像赫然出现在了班子成员中。

在财政部五个副部长中,他排名靠后,分管项目、基础建设、财税管理等工作。

陈京便掏出电话,再一次拨通了高卫的号码。

这一次电话终于通了。

电话接通,高卫道:“哪一位?不像是楚江的电话啊?”

陈京笑道:“高部长,您耳朵真好,没听人说话,就知道电话和楚江有关。我陈京,专程打电话祝贺您节节高升。现在成部委领导了”

“陈京?”高卫愕然了一下,旋即笑起来道:“哎呀,真意外,真意外。你倒是真有心了,听说你在岭南工作干得很出色,我也要祝贺你啊,岭南的干部地位可不比楚江,岭南富嘛

不是有句俗话吗。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陈京忙道:“高部,您是在说您自己吧?现在您是咱们共和国的财政大臣,那是真正的富家翁了。我这不打电话都让您意外吗?”

高卫哈哈一笑。道:“陈京,你这嘴皮子在岭南去磨砺了几年,愈发犀利了啊我不跟你说这些了,既然你能给我电话,以后工作上有需要支持的地方就啃声。

咱们之间你不用那么客气,也不用不好意思。

都是老关系了,你的工作我不支持,我支持谁去?”

陈京一听高卫这话自信很足,他心念电转。道:“高部,有您这句话,我心中就激动。我现在在岭南经合办工作,刚刚上任,一切都是百废俱兴,有你这句话,明年我就一定要麻烦你帮忙了。

我就真不客气了”

“你这小子。就是大蛇随杆儿上的主儿。要不这样吧,你今年春节要进京吧咱们碰个头,我有心去米部长那边坐坐,一个人去又觉得太单薄了,你来以后,咱俩一起去。

他是咱的老领导啊,我们不能忘”

陈京一听高卫这话,心中就嘀咕。

多数领导的电话陈京都打了。唯独米潜他没敢去电话。

陈京有些怕米潜,米潜是个很严肃的人,对下属的要求也很严格。

陈京以前在楚江省组织部工作的时候,对米潜的威严记忆犹新,那种距离感让陈京觉得自己打电话都有些不恰当。

高卫约谈一起去拜会米部长,这正和他意。

不过。高卫简单的一句话,却传递了丰富的信息。

那就是米潜在这一次中央各部委领导的调整中,是不是又有新动向了?

陈京不好直接去问高卫,但是他心中已经清楚,凭米潜的做事做人风格,中央肯定会很重视他,这一次是有位置又往上动了动。

……

经合办春节放假,陈京要求把所有的福利全部落实到位。

除了财政的福利,单位发过年红包几千块,然后还有物资,人人都有份。

为了把大家积极性调动起来,陈竟煞有介事的搞了一个单位先进评比,虽然这个评比有些牵强。

因为去年一年,经合办根本没怎么多做事。

要评先进也是矮子里面挑将军。

不过,陈京这次评比程序科学,严格,严格保准公平公正。

凡属平常上班时间干别的事儿的,下棋打牌的,一律不能入围。

最后全单位评比下来,就五个人入围。

施建国是其中之一。

陈京给评出来的先进一人两千块现金奖励,另外没人奖一个新款诺基亚手机。

奖励在部门大会上公开发放,并且要把这次评比纳入干部绩效考核,连续两年先进要重用,连续三年先进要提拔,这都是陈京在大会上说的掷地有声的话。

陈京在讲话中还表示,经合办不是闲散衙门,在新的一年,经合办会有大动作,大项目要上。

陈京也是扯了虎皮当大旗,称经合办已经有了项目的一些眉目,财政部明年会有专款下来支持单位做项目。

另外,经合办明年的职能还将进一步明确化,省重要领导已经明确表态,明年要很抓经合工作,经合办作用必须要发挥出来,这意味着经合办从此要摆脱现在的尴尬局面,在新的一年里,必然会是全新的模样了。

为了这次讲话,陈京酝酿了很多天。

而把这次讲话放在这个时候讲,他也是煞费苦心的。

马上就是春节。

春节期间走动多,大家亲戚之间,要好的同事之间,朋友之间都会有来往。

陈京保证福利,然后又描绘蓝图。

实际上也是让大家放假期间有牛可吹,别人在说到什么单位好的时候,经合办的同事要比以往更有自信一些。

别小看这邢的自信和吹牛。

一个单位的凝聚力往往就在不经意间会得到加强。

以前经合办的人走到哪里都自觉比人家矮一头,大家回到单位工作,自然也是散漫不堪,反正都这样了,干脆破罐子破摔。

一个单位一个集体,最忌讳的就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

大家都没积极性,没斗志,又加上一群游兵散勇,怎么干事?

陈京一通讲话完毕,会议室掌声雷动,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同事,个个神采飞扬,今年终于可以过一个好年了。

而除此之外,陈竟让财务处和办公处安排,给离退休的老同志,每人备一份礼。

礼物不必太重,但是要能聊表心意。

礼物准备好后,要安排办公室干部或者财务处干部亲自送过去,算是单位给他们拜年了。

……

虽然是隆冬,但是岭南的天气依旧温暖如春。

陈京和方婉琦早上窝在被窝子里面说悄悄话。

昨天两人一夜,陈京本来参加单位聚餐回来就晚,回来以后,酒劲还在。

方婉琦一直又等着他,两人共同洗鸳鸯浴,在浴室里面,陈京就没按捺住,两人就胡天胡地的荒唐了一回。

后来睡觉,方婉琦脑袋老往陈境里拱,这妮子最近也是食髓知味,陈京自然也毫无保留,两人一夜旖旎缠绵,一直到精疲力竭。

等两人醒来的时候,日头以上三竿,所以干脆就不起床,窝在被子里面说悄悄话。

方婉琦有些小激动,说今早凌晨的时候,她用测孕试纸试过了,好像成阳性,估计是怀上了。

陈京拍了拍她的脑袋道:“你那测得不准,我们刚刚那个,说不定测得还是我的体液呢”

方婉琦就有些不高兴了,擂了陈京一拳嗔道:“你真是胡说八道,你是你的体液,难道你成阳性不成?那可真成怪物了”

陈京一听方婉琦竟然把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听真了,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方婉琦此时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连忙不依不饶的冲陈京压了过来。

两人很快就嘻哈闹成一团。

方婉琦肌肤白皙滑腻,尤其是胸前的两团挺翘极具弹性。

她扑过来正好压在陈京的胸膛上,两人几番摩擦,陈京小腹的那团火又再一次上来了。

方婉琦很敏感的感受到了陈京的变化,吓得一跳,立刻弹开道:“你这家伙,真是坏死了,怎么又来了?”

她竖起身子道:“不行,不行,还得收拾东西,今天咱们得回京呢要是再不麻利点,我们就错过班机了”

她从被子里面露出半截身躯,身躯如白玉一般光滑细腻又凹凸有致。

陈京一把将她掀翻,搂着她,脸贴了过去,方婉琦挣了两下没有挣脱,呼吸也渐渐的急促起来。

等一切忙完,时间差不多已经中午了。

今年的春节在厩过,陈京的父母包括姐姐还有陈灿两口子都进京。

一大家团圆已经好几年没有过了,尤其是陈京和陈婷月还有陈灿兄妹之间,平常都忙,鲜少有碰面的机会。

这一次终于可以大家一起过个热闹年了,陈京心中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