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4章 巧遇高卫!

第八百五十四章 巧遇高卫!

谭家菜的规矩,任何一桌菜,都需给主人留位置。

而主人一般也会过来吃几口菜,和客人聊聊,这种做法是传统,也是体现一种面子。

今天方连俊请客,过来的主人是谭家菜第三代的传人,京城上流社会圈儿私下都称其老谭。

现在菜馆的经营老谭已经不参与了。

平常菜馆都是第四代传人小谭在主事,一般即使是小谭,客人想见到他本人,都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这一次老谭过来坐坐、聊聊,算是给足了方连俊的面子。

方连俊五十岁,老谭今年七十岁,年轻相差二十岁,但两人却很随便。

方连俊认真的给老谭介绍了陈京,老头眯着眼含笑道:“青年才俊,青年才俊!年轻有才就让人羡慕,我家的那小子,如果能有大出息,我会让他接我的班?”

他这一说,大家都笑起来。

谭家菜的传人可不是一个厨子那么简单,每一届谭家菜传人都身兼烹饪协会主要领导,烹饪大师头衔,而且还有很多国际奖项,社会地位是相当高的。

陈京和方连俊都是官场中人,谭家是烹饪这一行,这基本算是两条平行线。

也恰恰因为如此,谭家的人脉才如此宽,在京城影响才这么大。

这中间是很有智慧的。

以前官府菜可不少,享誉政界的段家常,军界驰名的王家菜都曾名噪一时,可是最终这些名字都从京城抹去了,唯有从清宫传下的谭家菜一枝独秀,这中间是体现谭家人智慧的。

正儿八经从清宫走出来的谭家先辈,他们不在官场,却对官场的险恶吃得很透,行为做事低调圆融,不张扬,极其内敛。

在以前吃谭家菜,必须要和谭家相熟的人介绍才能吃到,一道清蒸鱼翅做出来要三天时间。

通过这一些点点滴滴,就可以让人感受道谭家人的智慧和实诚,这也是他们屹立不倒的基石。

老谭亲自出马,方连俊自然觉得很有面子。

他酒也喝得多了,和陈京也聊得熟了,到后面那儒雅的姿态也渐渐淡了,和陈京谈话放开了很多,言谈之间更是有充分自信。

他拍拍陈京的肩膀道:“小京,在京城你大哥不是吹牛,我混了五十年了,多少还是有些人脉的。以后在工作上有困难,尽管开口,咱们兄弟同心,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有些事我有条件要办好,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会办好,跟我你不用客气!”

陈京道:“大哥,这话可是您说的,以后我可就不客气了!”

方连俊哈哈大笑,道:“不客气,客气就见外了!你我年龄相差快二十岁,我这个大哥名副其实,我不支持你工作,还支持谁工作?”

陈京笑了笑,没说话。

他感觉得出来,方连俊内心也是挺骄傲的。

几句简单的话,能够感受得出来他的自衿。

他和陈京说话,提携的意思很明显,也比较托大。

不过陈京心胸开阔,断然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他觉得很好。

这年头陈京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高帽子那玩意儿只要谁喜欢,陈京最乐意奉送。

这东西好啊,有时候几顶高帽子送出来,得到的实惠相当可观,不花代价就能得实惠,这种美事,陈京最为乐意。

不过韩茜却很敏感,她嗔了方连俊一眼道:“老方,你酒喝多了就喜欢说酒话,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喝酒,可你就是不听,真拿你没办法。小京人家年轻才俊,做事自有自己的风格,还需要你指手画脚?”

方连俊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我说要支持小京工作。他的工作我做大哥不支持,还有谁支持?”

陈京道:“大嫂,大哥说得在理,我现在是亟需支持啊。尤其是领导的支持,我更需要!”

方连俊颇为得意的道:“怎么样,老婆,小京也这样说吧?”

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四人从菜馆出来,方连俊已经醉意朦胧,说话也相当多了。

韩茜要和方婉琦两人道别,他却觉得还不过瘾,提议要去洗脚城再放松放松。

而陈京又另外还有安排,想拒绝又好像不妥,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恰在这时,陈京在停车场瞅见一熟人,他愕然了一下,这不是高卫吗?

他正要打招呼,韩茜在旁边道:“老方,那好像是财政部刚刚走马上任的高部长,他也来吃饭了?”

方连俊醉意朦胧的一看停车场,微微顿了顿,忙加快脚步走过去。

“高部,高部,这么巧?你今天也来吃饭?”

高卫站定身子,一筹是方连俊,忙道:“哎呦,是方大哥,你好,你好!怎么?今天又宴请什么贵客?”

方连俊笑了笑,有些尴尬的道:“不是贵客,咱们家里几个人一起过来聚聚。这……”

他回头叫陈京,发现陈京已经到了他身后,他忙道:“京子,这是……”

他话说一半,陈京已经笑眯眯的道:“高部长,幸会啊!我准备给你打电话,又考虑到节前您忙,我就……”

高卫一看陈京,他“咦”了一声,旋即走上前来,狠狠的拍了一下陈京的肩膀道:“你这个小子,我让你进京就给我打电话,你倒好,敢情是把这事给忘记了。

你别给我找理由,这事儿我记下了,赶明儿我找你算账!”

陈京忙苦着脸道:“高部,我真是昨天刚到,今天上午我父母从楚江过来,我去接人,下午大哥这边吃饭,我……”

高卫盯着陈京,表情严肃,良久,他笑起来道:“你这小子,行!我大人大量,既往不咎。我跟你约的事儿怎么办?明天行不行?”

陈京沉吟一下,高卫约他一起去拜访米潜。

这事陈京没有准备,他原想是年后抽时间去,但高卫摆出的架势好像颇急切,他便道:“那行,明天我们去办,对了,高部,我这此从岭南过来仓促,只给你带点岭南的土特产,您……”

高卫愣了一下,笑道:“岭南有什么土特产?荔枝吗?那玩意儿不新鲜!再说现在季节也不对!”

陈京笑笑,道:“别这么说,岭南还是有些好玩意儿的!礼物我明天给您送过去,保准您喜欢!”

“行,行,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在说大话。如果我喜欢,你这就是行贿啊,到时候纪委找我,我准把你给供出去!”高卫道。

陈京和高卫聊好大一会,才握手作别。

经过高卫这一插科打诨,方连俊却不提洗脚城的事儿了。

这正和陈京的意思,他当即提出告辞,便和方婉琦两人驾车一溜烟的走了。

韩茜和方连俊两人目送他们远去。

过了很久,方连俊眯起眼睛道:“这个陈京啊,还真不可小觑。高家的人他也熟悉得很呐!”

高卫这一次进入财政部工作,在京城是相当轰动的。

高卫年轻,这一次又算是破格提拔,不知有多少人为此大跌眼镜。

楚江出干部,历年来楚江走出来的干部就很多,但是像高卫这样晋身这么快的绝无仅有。

这一方面得益于高卫在楚江干出了不错的成绩,从组织部副部长到地市一把手,他的工作都可圈可点,省里对他很满意,自然就进入了中|组部的视线了。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得益于高卫高家在京城的根基。

和方家比,高家名头更响。

共和国最近十几年响当当的当权派系京津一系高家就是其中的核心。

总管现在中央的几大长老,有半数都出自京津,由此一点就能看出这一派势力的强大。

而高卫的崛起,最近引人注目的原因就在于他将来可能前途无法限量。

最近在京城想和高卫建立关系的人可是趋之若鹜。

甚至是方连俊,都希望能够把这层关系搞得更牢固一些,为将来自己的再进步创造一些条件。

今天本来是个机会,可他万万没料到陈京竟然和高卫如此熟悉。

这一点可以通过两人的谈话就能感觉出来。

高家有几个人不是牛哄哄的?

高卫也是很不好相处的人,可是看他对陈京的态度,两人明显不是泛泛之交。

这让方连俊内心很震动。

此时他酒已经醒了一大半,又想到自己刚才在酒桌上说了那些话。

他仔细反思,发现自己说得有些过于托大了。

对陈京他毕竟接触不多,缺乏足够的了解和认识。刚才有些鲁莽!

一旁的韩茜碰了碰他道:“还瞎瞅一些啥?人都已经走远了!”

方连俊嘿嘿笑了笑,道:“以后咱们和婉琦他们要走近一些,陈京不是池中物,迟早会一飞冲天。相对于唐贽和古林风,他后劲更足。”

他拍了拍手道:“还是父亲说得好,人最重要的是要看得远!以前我就吃了这方面的亏,屡屡犯错。不知不觉,现在已经进入天命之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了不得,我都觉得自己老了!”

韩茜盯着丈夫,她柔声道:“老方,你也不可说丧气话,五十岁的人生精彩才刚刚开始,咱们后面的把握好,一切都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