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6章 大喜!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大喜!

今年陈家年过得热闹。

不仅陈之栋两老进京了,连陈婷月两口子,陈灿两口子也都带着孩子进京。

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过春节,这已经好几年没有过了,今年这样过节,感觉特别的温馨。

除此之外,家里还有一件大喜事,方婉琦已经确定怀孕了。

听到儿媳妇怀孕的消息,陈之栋两老高兴得合不拢嘴。

由于他们是提前进京,进京前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钟秀娟便给两个女儿打电话,陈灿和陈婷月进京的时候,大包小包,想尽千方百计带了一屋子有营养的土特产。

按照楚江的传统。

怀孕要补,最好的补品是农村土养的乌鸡蛋还有乌鸡炖汤。

这一下家里乌鸡蛋和乌鸡成灾了。

鸡蛋倒好说,专门安排一个冰箱放着,可是那么多只活鸡怎么办?

陈京要想办法处理掉,陈之栋狠狠的批了他一顿,他为这事可愁坏了。

还好,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岳父方路坚家住的是四合院,诺大一个院子硬是开辟出一块养鸡,陈京笑丈母娘和岳父,说两老现在真的是过鸡鸣桑树颠的隐士生活了。

谁叫方婉琦现在在家里就是宝,大家都围着她转呢?

这才刚怀孕呢,一家人就开始张罗买尿布、奶粉、衣服的事儿。好像马上孩子就要出生了一般!

而在平常闲谈之间,大家最大的爱好就是谈论方婉琦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大人谈论还不够。

他们还老是拉汪灵儿和早早加入进来。

大家天天问的一句话就是:“灵儿,早早,你们希望舅妈肚子里面是弟弟还是妹妹啊?”

问这个问题,两个孩子总是回答不一样。

灵儿是女孩,回答自然说是妹妹。

而早早则坚持说是弟弟。

童言无忌,可是两人这一说,倒是引得一众大人几多分歧。

钟秀娟两老,尤其是钟秀娟,她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希望能添一个孙子。

可是陈京却觉得女孩还更好一些,男孩太皮,难于管教,女孩文文静静,将来出息也不比男孩差。

至于方家方路坚两老。他们男孩女孩无所谓。有时候一家子议论起来,争得是面红耳赤,五六十岁的人了,个个都像小孩似的。

这样的氛围陈京很喜欢。

一家人子在一起。和和睦睦,无忧无虑的过生活。

这种悠闲温馨的日子,对陈京来说真是久违了。

他记得还是自己小时候有过那么一段时光。

后来随着年龄渐长,读书考大学的压力,后来就业的压力。就业以后工作没有进步的压力。

各种各样的压力充斥在人生的各个阶段。

从少年到青年,现在正在朝中年大踏步前进,忙碌和压力似乎永无止境,而在这忙忙碌碌之中,能够有这么几天闲适温馨的日子,陈京觉得特别的满足,他内心也是特别的珍惜。

除夕和春节这两天,一大家子游玩京城著名景点。

有早早和灵儿两个可乐的孩子,一家子也是乐子频出。妙趣横生。

尤其是早早,他现在马上就上一年级了,他爷爷退休在家,有的是时间,对他的辅导很成功。

让他小小年纪。俨然成了一个万通先生。

京城的古迹名胜,京城的美食胡同,这小家伙竟然都知道。

有时候忽然蹦出一句要吃“冰糖葫芦”,让一众大人面面相觑。

这几年陈京的妹妹陈灿公司越做越大了。两人从数码产品开始,现在工厂扩张到了一千多人。开始做自己品牌的数码产品系列。

现在两人的野心比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公司在努力争取成为楚城市级工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去年他们查了一线没能争上,今年他们的业务做得更大了,影响力也大了,估计今年他们评上的可能性很大。

现在楚江那边有消息传,市区两级班子的调整过程中,马步平估计要进省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分管工业经济。

如果马步平能够进省城,陈灿和史建两人规划的目标实现就应该没问题。

陈京已经事先都给马步平打了招呼了,只要马步平上任,便可以立刻组织到陈灿那边实地考察。

在这块,陈灿两口子很有自信。

他们担心陈京为难,只说下一次市级龙头企业的申报,他们不要求别人帮他们,只需要保证公平工作,那就绝对没问题。

这一点,陈京自然能够帮他们保证,这点自信陈京还是具备的。

而陈婷月夫妇,姐夫汪国瑞当了几年公立学校的校长,工作经验积累起来了。

去年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去了公职,应聘去担任楚江第一私立学校鹿角学校的校长,应聘成功,现在他一年年薪差不多有二十多万。

干脆,陈婷月也不吃铁饭碗了,也去私立学校任教,一年收入有七八万。

目前楚江市的消费来看,房价一平才两千多点。

两口子一年的工资就可以买一幢漂亮的大号房子,这样的收入在楚江基本算是富人阶层了。

汪国瑞车也开上了,去年刚买一辆帕萨特,家里生活品味也上去了,和前些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陈京以前在楚江工作多年,人脉相对就比较丰富。

而他在岭南这几年出色的表现,在无形中也把以前楚江的人脉建立的越来越牢固了。

人都是现实的,陈京在岭南大出风头,明眼人都能看到他的前途,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不在意他的这份关系?

所以,陈家的姊妹在省城各方面的帮衬比较多。

加上大姑的女婿闫名,还有大伯的几个儿子也发达了,陈家在楚江俨然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一股力量了。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风水是轮流转的。

用陈之栋的话说,他们陈家从爷爷辈手中就一直清苦,没出什么人才。

可到了陈京这一代,却是人才辈出,风水也算是转到陈家这边来了。

当然,所有的人都清楚,陈京的根基还是在陈京身上。

不靠陈京的人脉,陈京不可能能够崛起这么快。

有些事情不是陈京这块牌子撑着,陈京的兄弟姊妹根本解决不了,而在无形中,陈京也成为了陈家最有威望和威信的人了。

他的一句话,在一大家基本都能算数。

有时候几兄妹有争议啥的,或者遇到了难题啥了,都会给陈京打电话。

陈京说了话,那大家谁都服气,没一个敢跳出来说闲话的,陈京在家里的影响力和能量,也因此可见一斑。

在京城玩得不亦乐乎,在京城的走访陈京也非常的多,按照一般正常的干部,就应该再蹲点一段时间,那样效果和影响更大。

但是陈京现在是经合办一把手,而且现在的经合办情况又是那么不稳定。

他实在是不敢放手去让王权重等几人全面主持日常工作。

在正月初四的样子,他基本就坐不住了。

去年农历有闰月,今年正月国历已经进入二月份了。

二月底三月初是两会,那个时候是政府领导密集调整时期,新一届国务院总理要选举产生。

新一届政协、人大班子要选举产生。

从中央到地方,将会有一次非常大的人事调整。

到那个时候,岭南省苗书记要离开,新省委书记要上任。

一个省一把手更换是大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把手更换,紧接着便是打量的干部调整。

在这样的关键时候,陈京必须要把局面稳定住。

经合办的工作能否干出头绪和名堂来,今年是关键的一年。

陈京的风格是先稳定内部,今年开年,他要在这方面下功夫了。

外部要公关,拓宽人脉,找到资源,目前还看不到明显的眉目。

内部要稳定局面,整顿风气,还是百废俱兴。

这不得不说对陈京是个极大的考验。

正月初四,陈京孤身一人乘飞机飞岭南,踏上飞机的那一刻,他的心境立刻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那种闲适和温馨瞬间消散,他松弛的神经瞬间也绷紧了。

一年一度,每一年都是新的开始。

每个新的开始,人们都赋予了新的期望。

这一点农民、工人、白领官员都是一样的,老话说得好,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一年工作的部署和规划,立刻就要拉开帷幕,这决定的是一年的定位!

从京城飞粤州两个小时。

陈京脚踏进粤州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很意外。

省国税务局的赵东强打电话过来给他,言语很客气,非得要请陈京吃饭,两人聚一聚。

陈京一听赵东强这个名字。

脑袋就有些发懵,一时联想不到此人找自己就是干什么?

以前陈京知道省国税局一把手的名字,但是他和赵东强从未见过面,也从来没有什么工作两人有什么关系。

怎么在这个时候,赵局就能冒冒失失的打电话过来,而且言辞还这么客气。

陈京心中很疑惑,他想来想去也就只想到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的事情,某非和此时有关?

陈京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只想到这种可能,这也可能是唯一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