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57章 有人在谋算。

第八百五十七章 有人在谋算。

镜子中是一张精致姣好的容颜,五官秀丽,樱唇如血,双眸如秋水,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略微显得有些憔悴。

周晓柔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痴痴的一语不发。

她从国外回来胸怀雄心壮志,就是想干一番大事业,她选中软件这个行业,就是看中国内软件行业基础薄弱,国产软件水准上不去,市场潜力巨大。

到目前来说,她应该算做得很成功。

精通国外软件产业的运作模式,又深谙国情。

万友软件顺利的引来了政府资本,并且紧紧依靠政府打造龙头企业,提供政策优惠和支持。

人才方面,周晓柔力求和高校紧密联系,争取高校优质的科研和人才资源,并着力培养本土尖端软件人才。

她的一切设想都落实得很好。

万友蒸蒸日上,迅速在国内软件企业中崛起,目前应该说离成功已经无限接近。

可是在这个时候,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岭南省经合办把万友和粤州大学的合作的各种问题全盘暴露了出去,这严重影响粤州大学和万友的声誉,更严重影响以后的合作和发展。

自从事件发生以后,周晓柔就一直在搞公关。

可是公关的结果很不理想。

省里的领导该拜访的都拜访了,该公关的都到了位,事情目前还是解决不了。

经合办没什么实权不错,但是其毕竟是省级职能单位。被他们揪住了问题,其他的领导怎么好干预?

甭管多大的领导,做事总不能违背原则,明面上的事情必须要维系好,否则领导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解铃还需系铃人,周晓柔就想能找机会见见陈京。

可是陈京牛得很,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周晓柔后来发了狠,找到了省国税局的赵局出马约陈京。

赵东强在岭南地面上还是颇有面子的,岭南政界他的分量极重,可是赵局出面。陈京竟然也不给面子。

周晓柔无奈,现在不得不想其他的策略。

摆平一件事情,讲黑白两道,中国古代兵书就论证了正奇两道。

堂堂正正,走正道不行,那就得剑走偏锋。

周晓柔最近和省城方方面面有影响力的人接触比较多,在这期间,她结识到了粤西矿业集团的陆涛。

这个人热心的很,竟然主动帮周晓柔奔波此事。

陆涛在粤州面子很大。手眼通天。

他家的老头子是粤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地位高得让人咋舌。

陆涛自己又身家亿万,而且此人特别擅长搞关系,也善于运用父亲的权势办事,所以,他的能量之大,常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在陆涛的主动奔波之下,周晓柔现在渐渐有了一些眉目。

但是对事情的判断,他也不再像以前那么乐观了。

岭南现在有个大环境,那就是临港经济特区的发展有些尾大不掉。

临港经济在全国是标杆。是中央亲自布局规划的。

而且近些年,临港班子的构成、主要领导的安排和任命,都是中央安排。

这样的模式,一年两年没什么,一届两届可能也没什么。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临港在岭南就成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岭南省对临港特区有行政管辖权。但是人事权方面却说不上太多话。

有时候临港的领导比较强势,省里的政策和要求在临港就有些推行不下去。

尤其是双方有分歧的时候,临港常常还绕过省里直接到中央去解决问题。

这一来,省市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微妙。

一方面省里要抓权。要临港和岭南省委省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而另一方面,临港的班子却想有更多的自主性和灵活性,双方的这个博弈在近几年尤其如火如荼。

在苗强时代,苗强是高配的书记,他在中央高层的人脉很宽。

他基本还是能驾驭临港局面,但是苗强走后,岭南班子其他人要驾驭临港的局面就相当有难度了。

而万友软件出事恰恰就在这个当口。

万友作为一家临港的软件龙头企业,被省里查出违规违纪问题。

一方面,临港认为这样的做法打压了企业投资经营的积极性。

但是,在省一级层面上,很多干部却在暗中对陈京的做法是持支持态度的。

周晓柔虽然不认识陈京,陈京长得多高,生什么模样她不了解。

但是她很清楚的理解,陈京这个人是个很狡猾,很会审时度势,是个很厉害老辣的政客。

他做事情思虑是非常周详的,老谋深算,看似有些莽撞,实则是人家有绝对的把握。

要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周晓柔感到很头疼。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缓缓的摇了摇头。

她脑子里又想到了陆涛。

陆涛这个人不可深交,周晓柔总觉得这个人心术不正。

别看他一表人才,行为做事颇有章法。

可是这个人一双眼睛特贼。

而且周晓柔最不喜欢的是,此人你很好色。

看见了女人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可是转头过去眼神就不对劲。

周晓柔和他认识才几天功夫,人家就手捧玫瑰好几次了,搞得场面很尴尬。

可是场面再尴尬,周晓柔也只能委曲求全。

现在是求人办事的时候,她不能不综合考虑。

周晓柔的做人风格是外圆内方,不拘小节,她自己也是个精明透顶的角色,颇有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风范。

南越楼。

尽管是刚刚过年,这里的生意还是很火爆,平常要订一桌菜,有时候还得提前好几天预约。

粤州的高档菜馆不少。

但是,高档菜馆大都走川菜、湘菜的风格,要不就是一味的生猛海鲜,鱼翅燕窝什么的,吃久了就会让人腻味。

南越楼走的是私房菜和官府菜的路子。

用料在“考究”二字上下功夫。

前段时间热炒南越楼用的酱油和醋都是自己通过传统工艺酿制,绝不买市场上的普通货。

通过这一次成功的炒作,南越楼在粤州现在俨然成为了南越风味私房菜的象征,各路社会名流,都对其趋之若鹜。

周晓柔在南越楼订了包房,她到的时候,陆涛已经恭候多时了。

陆涛今天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头发梳得油亮油亮,人显得相当的帅气精神。

他一瞅见周晓柔,连忙笑吟吟的起身道:“哎呀,晓柔,今天你这身装扮可是迷死人哦!我礼数咱们岭南的杰出女性,综合素质就没有能出于你的,来,来,坐!我请的客人马上到!”

周晓柔暗暗皱眉,脸上却是笑靥如花,道:

“陆总,今天的事儿是真的感谢你了。在粤州您是地头蛇,哪一天如果在临港,你有困难,可千万别吝惜跟我打招呼。”

周晓柔语气温柔,亲和力惊人,说的话却是内涵极其丰富。

周晓柔坦言自己在粤州得依仗陆涛,但是临港的事儿,她有自信能够打包票。

临港和粤州的距离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可是别小看两个地方的差距。

临港在岭南来说是极其独立的存在,各种关系都自成体系。

有些粤州的企业家政治不成熟,以为自己在粤州关系通天,在临港就能够肆无忌惮。

有个搞房地产的老总,在粤州爆发起来后不满足现状,拿了大笔钱在临港搞投资。

可是几个月下来,几个亿就打了水漂,不仅如此,临港还拿住了他一系列违规违纪的证据,对他进行了起诉,最后还锒铛入狱,苦不堪言。

周晓柔今天跟陆涛如此说话,就是要把两人的身份拉对等。

对付陆涛这种人,周晓柔有经验。

不能够让陆涛觉得对方软,而要让其觉得有忌惮,这样陆涛行为做事才不至于偏离周晓柔设想的轨道。

周晓柔坐在陆涛对面,笑吟吟的又道:

“陆总,你别卖关子了。你就透露一下今天咱们请的是何方神圣吧?真的能顶用?”

陆涛矜持的一笑,道:“晓柔啊,你陆哥我做事,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这一次我不出手则已,出手就一定要帮你把问题解决好,没有后顾之忧。”

慢慢的,陆涛脸上的笑容淡去,他嘴角狠劲的抽了抽,道:

“陈京这个人傲气,蛮横,眼高于顶,最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以前在海山的时候,靠着那些鸡鸣狗盗下三滥干出了一些名堂,当时那气焰高的让人看不下去。你道他干什么?

他专门请了几个媒体枪手搞炒作,把他主政的邻角吹得上了天,其实对他的做法,很多领导都是相当反感的。

省里这一次把他调经合办,就是有人觉得他太沽名钓誉,太不落实,安排他在一闲散衙门度日呢!”

他哼了一哼,继续道:

“可是这小子竟然把粤州当成了海山,还企图用他在海山的那一套下三滥在粤州兴风作浪,又继续玩他的那些花样呢。真是可笑!”

周晓柔眯眼笑起来,道:“陆总,我就那样傻想,一个能让你如此反感的干部,那此人定然不是什么好干部。这一点你我有共识,就让咱们同心协力,把这件事解决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