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8章 共同目标!

第五百五十八章 共同目标!

王权重今年过了一个高兴年。

一来是因为女儿回来了,他一双儿女都回家,家里热闹,有过年的气氛。

另外,就是今年过年手头比往年宽裕很多。

年底除了工资,财政拨的奖金有几万,单位破天荒的有一万多的福利,还有一些礼品,总得来说,过年不愁经济问题。

而最重要的还是今年过年给他打电话的人多起来了。

以前过年冷冷清清,从放假到上班电话从来不响。

当官怕什么?就怕没人理,没有应酬。

有些官员天天应酬,喝得胃出血、吃成了脂肪肝,可为什么还乐此不疲?

这其中的味道是不可用言语表达的。

有些当官的朋友,常常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讨厌应酬,不愿应酬。

一提起应酬就皱眉,就摇脑袋。

说什么宁愿在家里喝了一碗白粥,也不愿去豪华菜馆吃生猛海鲜。

又说什么海鲜吃多了,吃腻了,闻到鲍鱼鱼翅的味儿心里就不舒服云云。

这些话可不能当真。

当官的人越说那事讨厌,越说那东西腻,这可不是真的腻,其实是一种炫耀。

普通百姓鲍鱼鱼翅,几个人能够有钱去吃?有几个人能够天天尝其味道?

可他却说吃得腻,吃得让人生厌,这不是炫耀是什么?

真要是没这些应酬了,他还会拍着脑袋,故作烦心的说讨厌应酬?

王权重以前也说过这类讨厌应酬的话,但是自从他进了经合办,他就再也没说这话了。

人走茶凉,人都是现实的,王权重没什么能量、没权势了,谁还去巴结他?

但是最近,经合办露脸了。有一些先知先觉的人开始重视王权重了,虽然这样的重视更多是口头上的,但是哪怕如此,都让王权重特别的高兴。

而王权重现在有时候走在自家小区里面,遇到了商务厅的一些熟悉的人。

大家对他的态度也让他觉得舒服。

以前他们固然是笑吟吟的打招呼,但是笑得有些僵,轻描淡写,貌似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转头过去笑容就淡了。

而现在,有人还主动的会提起某个话题,大家亲热的聊几句。

还有一些在商务厅也失势的老东西,主动说要到经合办来跟王权重打打下手。

这些话多半都是客气话。但是王权重听得心里舒服,他也乐意听。

南越楼。

王权重踏步进去,两旁的迎宾鞠躬行礼,那感觉让他都要飘起来了。

在贵宾包房,陆涛和周晓柔已经恭候他多时了。

陆涛先迎上去,眼睛眯成一条缝,道:“哎呀,王主任。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来。来,我给您重点介绍一下!”他指了指周晓柔,“这是我们年轻漂亮,又大又作为的周总,她可是我们岭南企业界的美女企业家啊!”

王权重愣了愣,伸出手去道:“你好,你好!这么年轻。跟我家的丫头差不了多少,不愧是年轻才俊!巾帼不让须眉!”

周晓柔笑道:“王主任您太客气了,我可是企业初起步而已,跟陆总比我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今天也是借陆总的面子,能够认识您,我心情实在是激动!”

几人寒暄了几句,分宾主落座。

一会儿功夫,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

由于今天的宴会很关键。周晓柔也没吝啬,点的都是鱼翅海参之类的名贵菜肴。

尤其是南越楼的鱼翅,其制作工艺和京城谭家菜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都讲究干货制作,做出来的味道香润可口,入口即化,非常的美味。

当然。宴会不会没有酒。

周晓柔今天被的酒是成年内供茅台,一瓶两千多,也是下了血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的话题就渐渐的转移到了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事件上来了。

为了这一套说辞,周晓柔早就有准备,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冤枉。

说什么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的合作,花了多少多少钱,目的是希望粤州大学能够提供一些人才支援。

可是粤州大学却拿着此事为幌子,骗取国家的科研经费,他们万友哪里知情?

还有,说万友逃税的事儿,那更是冤枉。

临港最近几年鼓励软件行业发展,对整个软件行业的税收本来就有大优惠。

万友现在是临港交税最多的高科技企业,说万友逃税,这哪里能站得住脚?

周晓柔极善言谈。而且早有准备,这一番说下来,好像是真的似的。

说到动情处,她委屈的模样配合她女性的娇柔,着实楚楚可怜。

不仅是王权重内心有触动,就连一旁听的陆涛,也很投入。

不过,王权重是老狐狸。

他听得认真,内心有触动,却不表态。

他沉吟了很久,道:“周总,你反应的这些情况是相当有道理的。我对万友的遭遇也感到十分同情。但是,这件事我无法给你承诺太多。你们都知道,现在我们经合办是陈主任当家。

他才是真正主持这项工作的领导,我是表不了态的!”

“这样啊,可是……”周晓柔做出一副很苦恼的神态。

一旁的陆涛道:“王主任,咱们是老关系了,也是老朋友了。这件事就明说了吧!陈京这个人比较固执,因为年轻,也比较气盛。这件事冤枉是冤枉,可是我和晓柔都私下思忖过。

这件事我们真去找陈京,他会认为自己工作有失误吗?我们就担心,我们指出了问题,他反而恼羞成怒,对万友的印象更恶劣,那就真的弄巧成拙了!”

陆涛说到此处,他顿了顿,道:“好了,好了,王主任,咱们先喝酒。这酒不错,很纯正、绵长,陈酿的酒香味就是足啊。”

他举杯和王权重碰了一个。

周晓柔见缝插针的道:“王主任,我现在是没办法可想。今天我是厚颜求您帮这个忙。我知道您德高望重,经合办陈主任刚上任,日常工作还是您帮衬才有现在的成绩。

他别的人话是听不了的,但是您给我美言几句,一句就能顶一千句。”

她顿了顿,又道:“现在软件企业生存很困难,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亏损,都靠着投资在支撑着!我们立志做国内优秀的软件企业,但是如果发展环境不好,我们怎么能够上去?

经合办是关心企业的,咱们企业的发展是经合工作的基础。

我认为岭南的经济体系中,没有优秀软件企业的影子,这个经济体系绝对不是完整的!”

王权重打了一个哈哈,道:“小周,今天我们初识。说句实在话,我对你印象不错,是个扎实做事的人。今天的这个事我们回去在讨论,具体结果我不能给你承诺!

我个人是非常希望万友能够脱颖而出,为咱们软件产业树一个标杆龙头的。

我今天也祝愿你们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周晓柔一听王权重这样说,心中大喜过望,道:“那就谢谢王主任了。我们的工作有您的支持,我们定然会做出了不起的成绩来,这一点我信心很足!”

她举起杯子道:“王主任,我是从不喝酒的。今天我敬您一杯,诚挚的对您表示感谢!”

王权重一看美女敬酒,立刻乐了起来,举起酒杯就很干脆的和周晓柔喝了一杯。

周晓柔放下酒杯道:“王主任,我还听说您的儿子是个电脑高手。我们现在是求贤若渴,真的希望能招揽像他这样的人才。我就冒昧的问一声,不知道他能不能屈就到我们公司……”

王权重一听周晓柔这话,愣了一下,摆摆手道:

“你别提我家那小子了。说起来气人得很。他还电脑高手?我看还得加两个字,电脑游戏高手吧!”

周晓柔笑吟吟的道:“王主任,您千万别这么说。您的儿子我认识,叫王献礼对不对?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他这样的对软件架构了解的专才。我们人事部和他接触过了,他提的要求很高,咱们的同事没敢答应。

今天我作为公司老总表个态,如果王献礼愿意到我们公司屈就,他的条件我们全部答应,而且每年还享受公司管理层的福利待遇,以及期权分红等等。

这个工作也得王主任您做!”

王权重一本正经的道:“周总,献礼的事情我是真管不了。他干什么,懂什么我也不知道。当然,他如果能进万友这样的大公司,那绝对是好事。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严格对其考核,不要搞特殊化,能行他自己愿意,那最好。

如果真是不行,是公司的害群之马,那你们就直接拒之门外,我的面子你不用给!”

周晓柔格格一笑,道:“王主任,你太不了解你的孩子了。他对咱们这个行业是热爱,可不是一般的发烧友哦!”

“行,王主任您高风亮节,这事儿就当我没说。我自己在亲自和献礼谈谈,我们万友的大门永远都是向他这种优秀人才开着的。我相信我们的诚意,他这次是会拒绝。

因为我们志同道合,我们都在位共同的目标努力迈进。这一点只有我们行内大家才能真正的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