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9章 太乐观?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太乐观?

经合办内部有些关于王权重的风传。

说他在万友软件的事件上面做了手脚,有了猫腻,没对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的事件按照原计划严查。

又有说法,说是王权重收了人家的好处,得了一笔不少的钱,所以他才要放人家一马。

这些传言在经合办内部传得沸沸扬扬,王权重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他就想不明白,自己对万友的事件大事化小又有什么错?

万友和粤州大学的事情,牵扯到的单位都不是普通单位,一个是经济特区的高科技龙头企业,一个是岭南最知名的大学。

经合办借这一次事件目的是要争得一些好处,目的达到了,还一味的死硬到底,这就不明智了。

当然,万友方面态度好,认识到了错误也很关键。

周晓柔的公关水平很高,既让王权重觉得舒服,又与他有实惠。

王权重最头疼的就是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上大学就迷上了网络游戏,功课成绩不堪入目。

学校曾经向王权重发了三次通知,通知他要他做做孩子的思想工作,不要让孩子沉迷网络游戏,要不然可能没办法顺利毕业。

果然,大学最后一次给王权重发的通知就是儿子退学的通知。

接到这个通知,他差点没气晕过去。

就这样,孩子退学闲赋在家,整天就一头扎进网络游戏中。没日没夜,大人也拿他毫无办法。

可是万友软件看重了他,招聘他做软件测试工程师。

刚进去工资就是月薪四千五,而且这还只是试用期工资。

而王权重也觉得这小子可能转性了,自从进了万友,好像干事的精神头一下上来了,平常穿着什么的,也不再邋遢不修边幅,这让王权重两口子喜出望外。

王权重自然对周晓柔颇为感激,在处理万友的事情上面。也就带有了个人情感。

陈京办公室,王权重给陈京汇报了万友的情况,他颇气愤的道:

“陈主任,天地良心,我做事一切都是为咱们单位考虑。我们在万友事件上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们为什么还死揪着这件事不放?有句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万友公司就知错能改,我们总得要考虑地方政府。省其他兄弟单位他们难处吧?

我们一意孤行,把一家有潜力的企业掐死了。这对谁有好处?对谁都没好处!”

他顿了顿,道:“现在我们单位风气有些不正,有个别同志自己没什么本事,只知道挑刺儿。这事如果真给他负责,说不定他还不见得能够处理好!”

陈京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道:

“老王,我是个直性子。关于万友的事情,我认为要两方面来看。一方面说我们把一家有潜力的软件企业掐死的说法,这本身就是错误的!你刚才有句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们的目的是希望能够纠正错误,能够把那些违规违纪的现象给彻底清除掉。

但是目前看来,这个工作我们没有做到。

无论是万友还是粤州大学,他们都不愿意放弃所谓的既得利益,还是想让这件事的风头快过去,然后他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搞合作。

这个态度我们要认清楚!”

陈京喝了一口茶。接着道:“老王,你的想法我没意见,但是我们经合办做工作不带有目的性。我们以后分管自己分内的事情,该是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们坚决要负责。

我们作为省政府专门设立的经济合作办公室,不能够成为省里的累赘,这一点我态度很明确!”

陈京这样一说,王权重先前的气焰淡下去了。

尽管他心中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经合办陈京是一把手,陈京的态度比他的态度要重要。

而对陈京来说。

王权重做事的方式,是符合他意图的。

陈京不是迂腐的人,他深知经合办现在根基太浅,如果一味的逞强好强,最后得罪的部门多了,工作方面难免会磕磕绊绊,于大局不利。

与其如此,还不如把万友的事情暂时放一放,先把大事化小,做一个暂时性的总结。

这样做一方面给当事方一个缓冲的时间,看他们是否能够意识到问题,并在以后的工作中尽量的规避这些问题。

另外,经合办现在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发展环境。

经合办的影响力不是一天就能打造的,需要时间的积累,既然如此,陈京需要把精力放在更多基础性的工作上,他也没办法照顾到万友事件的方方面面。

但是对王权重,陈京必须要有个态度。

在万友的事件上,王权重表现得很武断,尤其是做决策方面,根本就是自作主张,搞得陈京作为主任,反而不好掌控局面。

陈京知道经合办的一帮老狐狸不好管。

但是尽管如此,他也不能够容忍自己无法掌控局面的现象发生。

对付王权重,陈京自己不用出手,自有人揪他的小辫子。

等别人揪住了他的辫子,陈京再站出来,或者再顺水推舟支持王权重,这是一门领导的艺术。

……

接到李国伟的电话,陈京颇觉有些意外。

李国伟告诉陈京,说他已经到了粤州,问陈京是否方便,他想登门拜访。

陈京当即表示没问题,立刻便把家庭的住址告诉他,跟他约时间让他过去。

下班以后,陈京刚回家,就听到有人按门铃,一开门,李国伟拎着两大包东西,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陈京愣了愣,道:“老李,你这是干什么?拎这么多东西干啥?”

李国伟把东西搬到客厅,憨憨的笑了笑道:“书记,就咱们的一点意思,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就一点吃的喝的。咱们邻角白石山产的一点特产,然后咱们临海吃海,一点海货!”

陈京微微皱眉,所白石山特产,那肯定是养的野山鸡。

而海货,就更了不得了。

这么大大的两包,怎么也得好几千上万,这礼物有些重啊。

陈京给李国伟冲了一杯茶,两人分宾主落座。

李国伟环顾四周,暗暗在观察陈京家里的环境。

他是识货之人,一看这房子心里就有了底,在岭南这边,恐怕省委领导的房子也就是这个格局了。

在粤州市内豪华楼盘的一幢复式楼,而且内面全部装修用料如此考究,一摸这沙发护手,木质坚硬厚实,而且温润如玉,这可像是小叶紫檀。

李国伟就这样放眼望过去,这一屋子装修,恐怕就得好几百万才能拿下来。

如果不是陈京,换做的别的干部住这样的房子,恐怕纪委很快就能找上门调查。

李国伟忽然觉得自己备的礼物有些轻了。

那点东西陈京恐怕还真看不上眼,这一屋子东西,就数那两个包碍眼。

李国伟现在成了邻角的一把手,翅膀也算硬了,手上的权柄很盛,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李国伟拎着重礼进省城拜访陈京,他家里人就有些不高兴。

他老婆说陈京现在明显是得罪人多了,被冷处理了,李国伟这个时候还和他走那么近干什么?

李国伟现在有闲钱得用在刀刃上,得把现在亟需拓展的人脉给拓展开来,这个时候再花这么大的代价在陈京身上,又有什么价值?

李国伟一听老婆这番话,他当即就板脸臭骂了她一顿。

妇人之见懂什么?

他和陈京搭班子这么久,陈京是什么人他不了解?

陈京就是那种只要有一根丝线,他拽着就能够平步青云的主儿。

再说了,陈京被提拔到经合办担任一把手,对这个位置大家的议论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李国伟有绝对的信心,陈京在经合办能够干出大名堂来。

李国伟今天到陈京家,坐在这么豪华的客厅里面,他忽然觉得自己判断太明智了。

陈京有的是钱,背景更是深不可测。

说穿了,陈京从政就不是冲着钱去了,人家是真正要干实事,出成绩的。

凭他的条件和个人能力,一门心思要实干,谁又能挡得住?

人走茶凉,陈京离开邻角了,有些人就开始假装不认识人了。

李国伟窃笑那些人目光短浅,不成气候。

他内心早已经下定决心,陈京这条线他绝不能放松,他必须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命运牢牢的拴在陈京的战车上,这也是他以后政治生涯的根本。

宾主相谈甚欢,聊了一会儿邻角的情况。

李国伟话锋一转,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他道:

“书记,有件事我估计要让您失望了!”

他深吸一口气道:“上次您跟我说,省经合办要出面主导几个两地合作的项目。本来这事我已经在筹备了,但是最近忽然接到消息,说我们的几个项目都不符合要求。

市里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所以项目的事情恐怕难办了!”

陈京眉头一凝,心情就觉得不舒服。

以经合办的名义搞几个合作项目,这是对方方面面都好的事儿,怎么就有人在从中掣肘?

是谁在从中掣肘的?

陈京忽然意识到,有些事情自己恐怕有些太乐观了。

【有些卡文,所以更新不给力,最近在努力调整中,希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