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0章 遭遇难局!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经合办新一年工作的开局比陈京想象的难度要大很多。

陈京想在开年以后,利用自己在海山的影响力,在海山和南港两地合作工作上面能够做几个实质性的项目。

通过做项目,一方面让经合办各部门都动起来,让大家都有事可做。

更重要的是,有了项目,就有了经费。就可以解决经合办现在一穷二白的尴尬,单位有了项目资金,能够做的事情就很多,慢慢的也就走上了正轨。

但是事实证明,陈京的这个想法有些过于一厢情愿了。

李国伟这次到粤州跟陈京汇报了情况,目前省里多个部门对经合办插手两地合作实施压制。

而无论是海山还是南港,在面临省各部门压力的时候,他们没有理由支持经合办。

项目做不成,对陈京来说挑战却并没结束。

首先,经合办改造办公楼建门面的事情被旧事重提,岭南省建设厅、粤州市城建局对经合办提出了整改通知,要求立刻停止办公楼对外经营,并且相关部门还把这一情况向媒体做了通报。

除此之外,经合办在年前拟定的多项实质性的工作,在省政府党委会议上被否决,省直各单位,对经合办形成了联合围剿的局面。

发改委率先对经合办发难。

经合办欲插手海山和南港跨区域合作,准备成立双方劳工、人才、资源等合作协商机制。发改委公开表示,经合办的这一做法越权,严重干扰到了改革市场正常秩序,要求海山和南港各方要把相关合作的具体情况及时反馈发改委相关司。

紧随发改委之后,省国税局,省人力资源厅先后对经合办发难。

尤其是国税局,国税局局长赵东强竟然称经合办干扰国家税务政策,影响国税工作人员和部门正常工作。

陈京听到这种说法,他当即气得把手上的紫砂壶都砸在了地上。

赵东强前不久还跟他打电话,语气说不出的恭敬客气。

陈京知道他是在为万友的事儿奔波。当即就婉言谢绝了他的邀请。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变脸如此快,软的不成,这一次唱起了黑脸,而且硬是给经合办扣了一顶大帽子。

作为省一级领导,竟然还能这样做事,陈京心中既气愤又有些无奈。

现在的这种局面,让陈京终于有些理解自己的前任老黄了。

粤州是个利益交织的核心地带,经合办想有作为,势必要侵犯别人的利益。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盯住然后死命的揪住不放,然后群起而攻之。这样的挑战太大了。

老黄马上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与其冒险还不如让局面四平八稳,他站完最后一班岗后好平平安安的退下去。

现在陈京过来想改革,刚刚有点动作,就有如此激烈的反应,这出乎他的意料。

这几天,经合办上下一片愁云惨淡。

王权重一天到晚脸色阴沉,施建国还是那副死人脸的模样,朝九晚五的上班。见人是爱理不理。廖耀阳比平日也低调了不少,单位里面他的高谈阔论,也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

下面各处室充斥着各种议论。

前段时间因为陈京的“作为”,让大家得到了实惠,让经合办有了面子。

全单位上下都是一片赞誉。

但现在,经合办忽然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马上省建设厅和市城建局就要对经合办唯一的收入来源。副办公楼一楼的门面实施强制手段,经合办立刻又会回到公元前。

不止是如此,和各兄弟单位交恶,以后经合办的日子会更加难熬。

厅里这一次明显没有替单位出头的意思。甚至有人有了担心,经合办会不会被省政府给撤掉。

而关于陈京的议论,也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以前说年轻有为,现在就成了年轻气盛。以前说敢于决策,现在就是盲目冒险。以前说铁面无私,敢于触及敏感地带,现在就是初生牛犊不懂事,把整个单位都带上了绝路。

甚至有记者开始爆料经合办年终奖的信息,说经合办年终奖每人发笔记本电脑,mp3等高端数码产品,可是涉嫌严重违规。

有时候经合办的同事一不小心出门,就有可能被记者逮着采访。

搞得大家现在都人心惶惶,轻易不敢出面,而门前的门卫也从以前两人换成了四人轮班。

这一场风波,把经合办和陈京推上了风口浪尖。

陈京主持经合办工作以来,面临到了最大的考验。

现在的世界都是现实的,经合办没什么能量,没什么权利,所处的位置尴尬,就必然会受到其他单位的挤压。

而面对一些并不公平的指责,没有足够的能量和影响力,也没有有效的反击手段。

同情弱者,在官场这个利益圈是没有的。

大家都是名利之人,名利场中只有利益,哪里还有所谓的同情的生存土壤?

陈京最近就在琢磨,为什么经合办会突然面临如此大的危机。

他通过各种手段没能够找到问题的根源。

最后他联系到蒋恒云,蒋恒云又跟远在滇南的胡俊中打电话。

胡俊中毕竟是老岭南,他终于让陈京明白了事情的根源在什么地方。

陈京拿万友软件和粤州大学动手,这个做法虽然暂时得利,但是也因此得罪了省城的一些要员。

省政府常务副省长万爱民是岭南著名的高科技领导。

万爱民从市长市委书记开始,就在抓高新技术产业。

临港的高新科技园,就是他在临港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时候搞起来的。

高新科技园的成功,也让万爱民从政有了一大法宝。

后来他调任莞城市市长、市委书记期间,他又在莞城搞高端制造,帮莞城引进了上百亿的高端制造方面的投资。而且莞城将民族工艺水平提高三十年这个大型活动,也由万爱民一手推动。

万爱民在省里工作以后,一直支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万友软件也是万爱民命名并题词的。

万友软件的前身只是一个做软件外包业务的工作室,后来政府资金介入,相关领导就找到万爱民请求他赐名。

万爱民姓万,当即就说软件公司可以叫“万友”,意思就是亿万人的朋友。

而且他还亲自手书了“万友软件”四个大字,临港高新技术区万友大厦上面的那四个字,就是万爱民手书放大的版本。

陈京了解了这一些来龙去脉,渐渐也明白自己可能惹得有些人不高兴了。

毕竟,陈京以前在岭南工作只是拘于海山一隅,对整个岭南的政治气候和政治生态缺乏了解。

对岭南高层的政治博弈更是两眼一抹黑。

他按照的是以我为主的工作方法,这一次遭遇了一次大教训。

为什么陈京在开始动手,一直到省重要领导表态这一段,他没有面临压力?

经合办的各项工作在年前都在平稳的推进,并没有人跳出来反对和质疑,这其中又是什么原因?

陈京仔细咀嚼,也渐渐的有些领悟。

这一点恰恰体现了高层博弈的微妙之处。

陈京当时手握万友和粤州大学合作的一些违规资料,他把这件事捅出来,如果立刻遭遇这一连串的问题,很容易让人引发一些陈京得罪人的联想。

而在年后,万友的事情已经有了结论,相关处理结果出来之后,再有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

别人就不会把这件事和万友软件联系起来。

对方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对经合办实施严厉的敲打。

这中间的微妙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面对这个局面,陈京摇头苦笑,这就是岭南的政治生态吗?

他单枪匹马在岭南,别人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一回事。

这也体现出岭南政坛保守和排外的一面。

现在对陈京来说,他非常清楚,从上到下,有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

有人是想看他怎么出洋相,怎么败走麦城。

更多的人可能是在看他的状况,然后决定什么时候落井下石是最好的时机。

当然,也可能有人在看热闹,就如同平常大家走在街道上看两个不相干的人打架一样,大家都想看看那个打人的人有多狠,然后被打的人有多惨,然后把这件事留作以后茶余饭后的谈资。

陈京用脑袋这样一想,就想不出来自己在岭南还有多少人希望自己能够平稳度过这次危机的。

可能有人,但是这些人却无能为力。

乔正清恐怕现在对自己的遭遇也感到无能为力吧。

对现在的乔正清来说,他的工作重心都在两会上面。

这一次两会过后,各省市班子会密集调整,这可能是乔正清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如果这一次调整他还无法进常委班子,他的仕途恐怕要经历大转折了。

政治的残酷就在这个地方,年龄和位置两道关口一道都不能错过。

到什么年龄就要到什么位置,错过了年龄,以后就再也没有提拔的机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