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64章 汇报工作

第七卷 纵横省城 第八百六十四章 汇报工作

粤州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粤州大学土地征收补偿问题。

马少华出席会议。

会上市长侯英勇和副市长汪战脸色都非常难看。

马少华心里发虚,脸色煞白,一直低着脑袋。

汪战作为分管城建的市长,肩上担子重,遇到的棘手复杂的问题多,尤其是城建规划和拆迁的问题,这是两个天大的难题。

拆迁问题是全国性的难题,而作为粤州来说,这个问题尤为敏感。

粤州本来就是百年老城。

城市哪怕是装个垃圾桶,都在公众和舆论的眼皮底下,都会面临很多意向不到的困难。

现在粤州大学的征地问题忽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粤州大学预征收的一部分土地,原业主已经闹翻了天。而那些暂时没有征收的区域,老百姓已经明确拒绝被征收,事情已经吵到省里去了。

汪战冷着脸对马少华道:“少华,经合办是不是有一个车库在拆迁范围内?”

马少华点点头,脸色难看的道:“是有一个小车库,一共还不足一百平米。征地补偿协议去年就签订了,是省里负责安排的,目前那一块已经拆除!”

汪战用手指着马少华,脸色极其阴翳,道:“你啊,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天大的篓子。在这个时候你去找经合办陈京的麻烦,你以为你算老几?现在好了,被人家倒打一耙,本来芝麻绿豆的一点小事。

现在变成了天大的篓子,现在粤州大学第三教学楼征地工作谁来负责完成?你能不能挑起这个担子?”

马少华脸唰一下变得通红,汪战市长一直都很和蔼,今天却如此严厉,这说明他是真的恼火了!

汪战冷哼了哼,继续道:“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却只想着找别人的麻烦,做事不动脑子,搞成现在的结果,这件事情如何结束?”

马少华惭愧的低头,他眼睛望向一直闷头不做声的市拆迁办黄涵养主任。

黄涵养眉头拧成了一团,额头上的皱纹构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平常他和马少华关系不错,两人到一起称兄道弟,颇有哥们儿义气。

但是今天,他正眼都不瞧马少华一眼,可以想象,他心中对其的不满。

马少华无奈,沉吟了半天道:“市长,汪市长,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和粤州大学方面积极沟通。经合办陈京的做法很不负责任,他这是拆咱们粤州市政府的台,要让我们具体难堪呢!

这件事我们和粤州大学的共识是往省里汇报,我们岭南政坛有害群之马,我们不能够……”

一直没说话的市长侯英勇打断马少华的话问道:

“少华,你说说陈京哪个做法不负责任?我这几天关注了媒体的报道,我觉得陈京说的每一点,每一个细节,都有法理依据,都经得起推敲。我现在问你,你能把人家怎么样?

你城建局作为粤州市政府的组成单位,别人对你的工作提出质疑,你就说人家是害群之马?”

他指了指马少华,继续道:“你这话幸亏只在这屋子说,传不出去。如果这话传出去,你这个城建局长我看就不用继续干下去了!”

马少华心中一凛,连忙闭嘴。

官场之上有些话是需要好好揣摩的。

侯英勇说马少华在城建局不用继续干下去,虽然前面加了一个条件。

但是那个条件是有必要,还是没必要?

马少华想到,如果这件事情自己摆不平,最后市里下不了台,是不是也把自己拿下解决问题?

这年头,做成一件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牺牲个别人的前途,能够做成一件有价值的事,这在政坛太常见了。

前段时间经合办风声鹤唳,不就有人想把陈京摁下去,从而成就自己吗?

风水轮流转,现在怎么就不能有人把马少华摁下去,把事情摆平?

一念及此,马少华心里拔凉拔凉,背上的冷汗浸湿了衬衫。

……粤州市政府工作遇到了难点。

而在省一级层面上,乔正清今天却精神矍铄,神清气爽。

马上就是两会了。

两会过后各省市班子会频繁调整。

具体到岭南来说,岭南省省委书记苗强必定走人。

岭南在后苗强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政治格局,目前充满了变数。

而这段时间各方势力也是蠢蠢欲动,都在为着接下来岭南政坛的洗牌做着充分的准备。

在这一块,乔正清目前在岭南影响力还不够,能量还小,心中想着一些事情可以做,但是却力不从心。

按照上面的意思,这一次争取让乔正清进常委,这是西北系重点要做的工作。

上面有人活动,乔正清心中有底气,但是在岭南他自己也必须要有所动作。

官至省一级了,大家都彼此彼此。

谁在上面没人?谁没有各自成体系的人脉关系?

所以,撇开这些外部的因素,最终组织选拔的干部,往往都是在工作上有亮点的同志。

乔正清现在工作上面亮点不多,关键是在省政府内部,他的话语权不够强。本来他负责区域经济合作,负责联系海山和南港两地合作,这个工作大有潜力。

可是这个工作做起来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很多,而且后面还常常有人掣肘,目前他进展很不理想。

乔正清向往常一样走进办公室,秘书已经给他冲好了茶,乔正清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日程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我马上去万省长那边汇报工作。你通知一下西城那边,说下午的那个剪彩可能要略微推迟一点,我肯定会到,具体时间中午才能定!”

秘书裴晓愣了愣,道:“可是乔省长,我的日程表都已经发下去了,后勤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车!”

乔正清皱皱眉头,有些不高兴的道:“安排好了可以改嘛!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事情要分轻重缓急。这几天省里有些意外的情况,万省长那边的工作汇报不能再拖了……”

乔正清夹着一叠卷宗,慢慢踱步出了办公室,直奔常委楼。

常务副省长万爱民正在办公室冲政府秘书长蒋铭仁发火。

他拿着一张新一期的南方日报,用手指着蒋铭仁恼火的道:“你看看这些东西,这是谁让报道的?万友软件牵扯到大腐败,谁在腐败?是说咱们省政府领导有大腐败吗?

信口开河,乱弹琴!

这些媒体听风就是雨,一通乱报道,一点都不考虑事实真相,只为猎奇,只为吸引人眼球。

咱们的党报党刊马上就要成为娱乐版面了!”

他把报纸扔在桌面上,气还没消,道:“你安排下去,这件事要严查。要严肃处理南方日报相关责任人,要找到他们报道的动机。这股子歪风邪气不刹住,以后没有任何组织严肃性可言!”

万爱民用手指着撰文记者的名字,道:“这个唐玉我听说过,据说是个很不讲道理的记者。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整整风,要严肃的批评教育,甚至可以停职处理。

我马上跟宣传部鲁部长打电话反映这个情况,你也要积极去沟通。

政府秘书长该管的事情,你要大胆的去管,不要有顾虑。保证政府内外部环境的和谐,这是你的中心工作!”

蒋铭仁低头苦笑,沉吟了半天道:

“万省长,这篇报道我认真追查过!南方日报的领导层对这篇报道是有异议的,本来没准备发表。但是……”

万爱民皱皱眉头,瓮声道:“但是什么?往下说,我倒要听听原因!”

蒋铭仁很尴尬的笑笑,道:“但是唐记者很坚持,而且省委贺秘书长表了态,说只要报道客观,只要有据可查,可以报道……”

万爱民一愣。

贺秘书长不就是贺军吗?

贺军现在升任了副书记了,但是秘书长位置空缺,他还是兼任着。

蒋铭仁叫他秘书长已经不太合适了。

万爱民在省内是有重要影响力的领导,但是比之贺军却还是差了一些。

贺军长袖善舞,跟苗书记特别紧,深得书记的信任。

而且贺军最擅长的就是搞小团体,笼络人。

岭南全省,他的门生故吏遍及各地,岭南官场的教父,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贺军?唐玉?

万爱民把两个名字放在心里这么一琢磨,就有些往歪处想。

他万爱民和贺军从未有过什么芥蒂,为什么这一次,贺军会突然杀出来搞这么一手?

万爱民渐渐冷静下来。

他意识到事情可能比他预想的要复杂一些。

别小看一篇报道,一篇报道从炮制到发表,这中间的每个细节都是意味深长的。

万爱民纵横岭南政坛这么多年,他自然对这一些都很敏感。

经合办的问题,在他看来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可是这个小事情却忽然出现了出乎意料的转变,这其中的问题可能就变化了。

“万省长,乔省长过来汇报工作!”秘书秦林的电话打过来。

万爱民皱皱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冲蒋铭仁摆摆手,然后才压低声音道:“请他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