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66章 峰回路转!

第八百六十六章 峰回路转!

茶是祁门功夫红茶。

乔正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初涩后甘,回味悠长。

滚烫的茶水滑过口腔,然后便是一股热流从上往下,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在顷刻间打开了,人立刻就觉得神清气爽。

他能够感觉出来,万爱民有些色厉内荏。

他多年和万爱民打交道,从未遇到过今天的情绪。

他不由得感叹,这年头猪往前面拱,鸡往后面刨,各有各的招。

陈京个性刚硬,从不低头,在关键时候做决定下得狠心,不留余地。

可是偏偏他这一番强硬,倒起了作用,乔正清这么多年找不到万爱民的软肋,陈京一次记者见面会就搞定了。

自己这一帮老狐狸,都是在官场上摔打成精的人,却偏偏还不如陈京的三板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一次陈京把万爱民是得罪狠了,以后在工作中必将还会有更多的困难。

乔正清觉得自己以后得多照应他一些,这个年轻人苗子太好了,这种有个性,有魄力的年轻人是最难得的。

假以时日,他年纪再长一些,历练再成熟一些,前途是无可限量的。

万爱民眼神闪烁,他不时的观察乔正清。

乔正清一直都是正襟危坐,神情淡然,略微有些严肃,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这让万爱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乔正清和贺军的关系是不错的,这在岭南不是秘密。

贺军支持南方日报发文。这中间是不是有乔正清的影子?

万爱民本想压一压经合办,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一变,一下就变得复杂了。

贺军和乔正清之间似乎隐隐有了默契。

这让万爱民意识到,陈京可能只是一个棋子。

在经合办的问题上,如果再一味的针尖对麦芒,后面可能会引发很多问题。

一念及此,他道:“正清啊,关于经合办的工作,我们政府要进一步明确。这一次之所以会发生这么多问题。有这么多质疑,核心就在权责不分。我们是时候好好研究这个问题了!”

他拿起乔正清送过来的卷宗,道:“万友的事情,既然经合办在跟进,就让他们继续跟进!这几年我们特区的一些新新企业,各级党委和政府给予优惠多,支持大,倒助长了他们的骄气。

找这个机会压压他们的骄气,也是有必要的!”

他顿了顿。道:“临港黄霄书记明天会过来省委开会,关于这个问题我会向他反馈。经济特区的发展不能有太多质疑的声音。要稳固大局,要努力保证公平、公正的投资环境,这一块特区党委政府必须要抓紧抓牢!”

从万爱民办公室出来,乔正清给陈京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四个字:“下不为例!”

陈京一听这四个字,心中松了一口气。

如果不出意外,经合办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应该可以得以解决了。

不过这一次付出的代价有些过大。

万副省长他是得罪狠了,以后少不得要被他揪辫子,麻烦事儿不会这么结束。

经合办是省政府下属的二级单位。省政府主要领导对经合办有了看法,工作的困难可想而知。

现在摆在陈京面前的又面临一个公关的问题。

这个问题和海山如出一辙。

陈京在临港担任书记的时候,临港和兄弟区县之间,和市里主要部门之间的关系一度就非常紧张。

那个时候陈京最头痛的就是和市各区县和各单位的公关。

现在到了粤州,又遇到了类似问题。

而且粤州不是海山,海山邻角区天高皇帝远,陈京有时候遇到了些许困难。可以用一些非常手段,甚至是尥蹶子耍脾气都可以。

粤州在省委的眼皮底下,经合办受到外界的关注不是邻角可以比的。

陈京这一次的大动作就已经是相当弄险了,可以说是站在钢丝上跳舞。

如果再不吸取教训。还出现类似的问题,还用这种办法解决问题,积弊深了,前路也就堵死了!

当然,这一次能够有惊无险,唐玉也是要好好感谢的。

陈京没料到唐玉在省城赫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省城的媒体监管一直都很严,关于万友软件的相关消息,省宣传部曾经向各媒体发过封口令。

可是唐玉出手,却成功的把这个封口令给破了,陈京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能量。

唐玉和苗强的关系,在岭南是莫大的秘密。

别说陈京不知道,知道这事的仅限于极少数人。

而这极少数人中就包括贺军。

贺军是岭南省委班子中离苗书记最近的人,算是苗强的心腹人士。

苗书记的公事,家事,他基本都知道。

饶是如此,唐玉和苗强的关系他也是用了很多小手段才探明的。

自打知道有这层关系,贺军对唐玉就另眼相看。包括他对南方日报都高度关注。

有时候,唐玉遇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或者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什么的,他就会悄无声息的帮其解决掉。

贺军纵横政坛这么多年,依靠的就是领会领导意图的能力强。

他很清楚苗强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和唐玉的这层关系,贺军于是就守口如瓶。

而苗强一直都希望能够给予唐玉事业上一些帮助,这一块他自己出面就显得不合适。

贺军无须他叮嘱,悄无声息的就把苗强心中想的事情干得漂漂亮亮了。

唐玉也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贺秘书长经常是在照顾自己,对于这样的照顾他没有理由拒绝。

但是她平常的原则是从不主动找贺军帮忙。

即使遇到了天大的困难,包括上次她被陆涛严重骚扰,她都没有动用这个关系。

但是这一次,因为陈京的事情她破例了。

她主动打电话给贺军,说明现在经合办面临的情况,她表示自己要如实报道目前关于万友的新闻,希望领导能够给予支持。

从不求人,一旦求人别人就无法拒绝。

实际上贺军是非常高兴的就答应了唐玉的要求,唐玉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兴奋。

从这一个侧面,唐玉也感受到了苗书记在岭南的威望和他手上的权柄之盛。

经合办的危机成功消除了。

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陈京在记者见面会后第三天接到了粤州市城建局马少华的电话。

他在电话中很尴尬,也很客气。

力邀陈京和他一起吃个饭,聚一聚。

陈京开门见山的说了关于记者见面会的事情,他道:“马局啊,说起来是你们逼我上梁山呐!现在大家都知道,我经合办现在就像是省里的阑尾,人人看着都碍眼。

可是在其位,谋其政,我在这个位置上,别的不说,我单位几十号人吃喝拉撒的那点事,我不能不负其责任吧?

你说我们改几个门面的事儿,为什么就值得那么小题大做?

粤州大学在校园修超市都没见人质疑什么,这就是双重标准!”

马少华干咳的一声,道:“陈主任,那是误会,误会了!是下面人听了别人的一些谗言,胡乱做主张。我知道这时候,已经狠狠批评他们了。你陈主任当这个家不容易。

我们又是下级单位,在必要的时候应该充分支持您工作。

门面的事儿我们已经明确有了结论,这个事儿不追究,回头你准备一点材料,我们再补办一个手续就行了!”

陈京笑道:“马局,还是您理解我的难处!这样吧,请客的事儿我来请,你帮了我的忙嘛,让你请不合适。”

他顿了顿,道:“就这样定了,地点就在南越楼!咱好好的聚聚,交流交流!”

马少华在电话那头听着陈京爽朗的笑声。

他暗暗摇头,这一次是搬了石头砸自己脚了。

就好比一口唾沫吐了出来,现在又得咽下去,这是很恶心很难受的。

可是官场就是这样,不可能事事都是自己喜欢的,委曲求全,虚与委蛇是必须的。

马少华现在恨只恨自己,怎么就偏听偏信了陆涛的话。

陆涛这小子扇阴风,点鬼火的时候,那是相当的热情。

现在东窗事发,城建局陷入了难局,他拍屁股走得踪影俱无。

马少华一肚子牢骚和委屈,还没地方说去。

马少华又一想,陈京也是个年轻小伙,敢情这一次他自己是被两个年轻人当棋子用了一回。

他和陈京的关系必须要有所缓和。

应该陈京经合办严格说起来也算是拆迁户。

现在拆迁工作钉子户由以前的十几户,猛增到了现在一百多户,个中原因就是陈京这个特殊的拆迁户在其中有了动作。

现在市拆迁办已经撂了挑子了,这个问题城建局不协调好,他们拆迁办不恢复工作。

担子等于全压在了马少华肩膀上。

在这个时候,他不和陈京谈能和谁谈?

陈京对马少华其人并不熟悉,但是对局面的变化他却洞若观火。

马少华前倨后恭,肯定是感受到压力了。

这样正和陈京的意思,他不希望自己和粤州市里的关系搞得太僵了,强龙不惹地头蛇,自己毕竟在粤州的地面上工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