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67章 酒吧女人的邂逅!

第八百六十七章 酒吧女人的邂逅!

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

电话是江铸的儿子江天卓打过来的。

电话一接通,他便笑嘻嘻的道:“陈哥,您还记得我吧?我江天卓啊!”

陈京略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道:“哎呀,我肯定记得你,只是我没料到你还记得我啊。怎么?找我有事儿?”

江天卓爽快的一笑,道:“其实没什么事儿,就是好不容易来粤州一趟,想见见你,顺便也想请你给我的人生指点一条明路!”

陈京微哂道:“得了吧,你小子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还用我给你指路?你老实说,找我有什么事儿?如果不说,我就挂电话了啊!”

“别,别!陈哥!我是真的想见你,你不知道,自从我从国外回来,我家老头子就给我下了禁足令。硬是把我圈禁了半年多才让我出来。我大好青年,憋在海山都快疯了。

我从海山出来就来找你,是真的希望你指点指点我啊!”

江天卓一张嘴巴特能说,说话噼噼啪啪,像打机关枪似的。

他顿了顿,又道:“陈哥,您看您就比我大几岁而已,现在已经是副厅领导了。我家老头子天天都让我以你为榜样,向您学习。我这次过粤州就是学习来了,可您总得给我机会啊!”

“得,得!”陈京皱皱眉头道:“你说地方吧,白天不行啊。晚上我才有空!”

“当然是晚上,当然是晚上!粤州夜生活这么丰富,不晚上还什么时候?咱们在战地酒吧会面怎样?”江天卓道。

在会面地点选择上面,他倒不敢造次。

粤州的高档酒吧像爵士蓝调、林荫这一类酒吧,都是年轻俊男靓女的乐场。

那里面嗨得很,也是粤州一夜*爱好者的天堂。

而战地酒吧独树一帜,主要是音乐为主,格调比较高。

这家酒吧的名气源于从这家酒吧走出了国内好几个当红的歌手,而这里的音乐氛围也的确很浓。

酒吧的音响设备据说都上百万,还包括其他的乐器,像钢琴、架子鼓这些配套设施加起来价值更是不菲。

作为一个酒吧大众消费场所来说,这里的设备已经是极其高端了。

陈京见到江天卓,以为是走错了地方。

这小子一头长发,额际还留了刘海,特别像是电视剧白眉大侠里面的造型。

刘海一甩才能露出俩眼珠子来。

而穿着方面,他上身穿着一件紧身T恤,下身穿着一件水磨破口的牛仔裤,这副造型只差没在脸上写四个字:“不良青年!”

陈京过来,江天卓热情的请他落座,然后给他开了一瓶啤酒,笑嘻嘻的道:

“陈哥,你真准时,这就是我要向你学的第一点!”

陈京皱眉道:“好了,把你那一套收起来,还有啊,你这身装束也得换换,要不然我用相机拍下来给江书记发过去,也让他看看你小子在粤州的个性世界!”

陈京一提到江铸,江天卓立刻像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变得无精打采了。

他闷头喝了一瓶啤酒,道:“陈哥,咱们兄弟之间喝酒,不要提老头子了!反正我现在在他眼中就是一坨糊不上墙的烂泥了。我来粤州散心,也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儿。

我就不信没老头子罩着,我就真会饿死困死!”

陈京笑笑,不再提江铸。

江铸自己是个极其古板保守的人,偏偏生了这么一个前卫开放的儿子,也真不知是不是他前辈子造了孽。

不过这些都是江家的家事,也轮不到陈京过问。

感觉得出来,江天卓本性不是那种坏透顶的人,只是叛逆心理强,老江在工作上办法多,估计在教育儿子方面办法太单一了。

本来陈京以为江天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可是两人坐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没事儿。

陈京心中就疑惑了,他心想这小子难不成真就只是请自己过来坐坐?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江天卓忽然站起身来道:“陈哥,不好意思啊,失陪一下,该轮到我上去了!”

陈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江天卓一溜小跑就走上了舞台。

他挎着一把吉他,冲着观众鞠躬,说了几句应景的话,架子鼓就响起来了。

陈京呆立当场,心中就觉得有些滑稽。

怎么江天卓现在混酒吧当歌手了?

江天卓开嗓第一首歌《回来》,摇滚范儿。

他平常说话声音听不出来,一唱歌声音特摇滚,而且肢体动作丰富。

几句歌唱出来,酒吧的氛围就有了一个小**。

“打开这深夜抚摸寒星光我只想走进圆月亮,

依旧太寂寞,依旧太凄凉。

重覆着孤单的飞翔,没有唤何才能到梦乡没有回答哪里才是我的去向……”

不得不说,江天卓看上去吊儿郎当,歌唱得的确不错。不仅音色很让人共鸣震撼,那个范儿也特足,酒吧的气氛**迭起,江天卓也伸出双手向大家致意,不就是明星范儿吗?

陈京对这一行不懂,不过他认为江天卓保不住还真能吃这碗饭……

“咚,咚!”

陈京感到有人在敲桌面。

他愕然收回目光,抬头往上看。

袅袅婷婷,面前站了一个妙龄女子。

女孩没怎么化妆,天然有一股淡雅味儿。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肩膀上配这一个高贵的蝴蝶结,凸显出她整个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她皮肤如凝脂一般洁白无瑕,纤体合度,细腰盈盈一握,一双眸子分外的灵动。

陈京冲她笑了笑。

女孩道:“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陈京点头道:“有人!”

女孩一愣,似乎没料到陈京这个回答,脸上略显尴尬。

但是旋即,她神色恢复正常,缓缓的坐了下去。

陈京没有理她,继续看台上的江天卓。

江天卓一曲已经终了,下一曲就接着来了。

让人吃惊的是他换了一个曲风,第二曲竟然唱起来抒情版的《新不了情》。

他一收刚才不羁的形象,变得神情忧郁,竟然也唱得分外的生动,酒吧客人听得掌声雷动。

有几个大胆的女孩还拎着花束上前送花。

而有几个男士则端着啤酒过去请江天卓喝酒,场面很是热烈。

陈京微微一笑,不自觉对江天卓的观感就有了变化。

这小子可不止是个在日本泡**的主儿,本身的确还是有几分才华的。

如果能把才华用在正路上,还是挺有前途的。

陈京忽然觉得,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能有机会到酒吧坐坐,听听歌,竟然是一种很不错的放松。

江天卓既然常驻这个酒吧,以后这里可以常来,就算是帮他捧场也无妨。

陈京盯着江天卓看,他对面的女孩一直盯着他看。

自始至终,陈京没有再收回目光看对方。

在酒吧这个地方,主动找上门搭讪的女人,总让人觉得不放心。

陈京也从未想过邂逅艳遇这种不着边的事儿。

他骨子里面就不是个浪漫的人。

他也不喜欢所谓的浪漫。

生活应该过得简简单单,充充实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都只是虚浮。

女孩盯着陈京看了半天,见对方没反应,她故意咳了咳。

终于,她有些忍耐不住了,道:“陈主任,没想到您这种身份的人也来酒吧找乐子,能在这里遇见你,实在是让人意外啊!”

陈京收回眼神,神情古井不波,淡淡的道:“我说怎么今天小江有这份闲情逸致,非得约我出来坐坐,原来还真有事情!”

他略微顿了顿,道:“周总你的兴致也不错,在繁忙工作之余,还有闲心来酒吧坐坐!”

女人一惊,她似乎很吃惊陈京认识她。

陈京自然不认识她,但是陈京知道万友软件的老总叫周晓柔,年轻漂亮。

能够知悉他的身份,而且又是酒吧邂逅的妙龄女子,也只有周晓柔了。

周晓柔眉头微蹙,旋即舒展开来,道:“陈主任好!早听闻陈主任年轻有为,今天能见到您,实在是感到很荣幸!”

陈京笑笑,道:“周总,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指不定怎么恨我呢!”

周晓柔目光流转,平常她是极擅交流的人,但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

陈京冷静、寡言,虽然有问必答,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拒人以千里之外。

周晓柔今天刻意打扮过,平常的干练利落的一面都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表露出来的都是女人妩媚的魅力。

在她想来,任何一个有风度的男人,在面对一位优雅的女士的时候,都应该表现出适当的热情。

可惜,陈京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风度,这个男人很不好打交道。

不过周晓柔毕竟不是易于之辈,她清了清嗓子,道:“陈主任!关于我们万友软件的一系列的问题,省里已经有了结论。说句实在话,我们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生存不容易。

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您可以对我们提出整改要求,我们一律按要求办。

我只希望最终的结果都是双赢的,既不伤害咱们软件行业的发展环境,又能够很好的契合中央和省里的相关政策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