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1章 如何破冰?

第八百七十一章 如何破冰?

每逢人事变动比较大,地方政治多少都会出现一些小震荡。

这一次岭南省委的人事调整比想象的要小,省委的主要人员基本都留任了。

但是四套班子其他几套班子副部以上官员的调整还是相当大的。

莫正在被任命为省委书记的一个星期后,又被认命兼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八人只留任两人,省政协的副主席全部更换。

而省政府方面,七个副省长换了四个,省委和政府秘书长都做了调整。

这样的调整幅度不可谓不大,而紧随其后的是莫书记上任之后,对全省各市州的主要班子调整。

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全省十几个市州的班子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这一次调整的主要特点是年龄到岗退休,主要领导换地区任职,表现突出的政府一把手提拔为书记。

短短半个月,省委组织部公布的人事任免就多达四十多条,莫正的雷厉风行实干作风通过这一次人事调整就可以让人感觉到。

据说莫正在省委班子会议上发言强调。

各市州班子调整所有人都期待,与其让大家心都悬着,还不如尽快落实下去。

各市州班子调整完毕后,大家的心才能定,为了尽快让大家心定下来,调整的进度务必加快。

他的一句话,岭南政坛的新一轮洗牌就拉开了帷幕。

陈京作为旁观者对这一次洗牌观察得很仔细。

他几乎对每一个人事任命,都认真的揣摩,然后分析利弊。

这对他来说是在做功课。

在粤州任职和在海山是两个概念。

海山毕竟拘于一隅,陈京需要了解的信息量不大,而在粤州,陈京需要掌握的信息一下扩充了十多倍,如果不立刻把功课补上去,以后开展工作将会遇到很多难题。

了解各市州主要班子构成,了解主要领导的履历性格。甚至是生活习惯和嗜好,这都是非常必要的。

除此之外,省直单位的领导,以及省四套班子其他的领导都必须要了解。

总之,功课做得越详细,对工作的帮助越大,这是陈京多年的从政生涯总结出的经验。

这一次,乔正清能够进入省委常委。成为省政府的三号人物,这对陈京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

而黄宏远担任政府秘书长,这也算是个利好。

陈京现在比较弱的地方就是和省政府领导相互之间缺乏了解,和省直各单位的头头脑脑互相之间缺乏信任和了解。

以前乔正清能够给他的帮助很小。现在他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对陈京的好处自然不用说。

至于黄宏远,以前陈京和他相处并不算融洽。

但是陈京进粤州后,一直对他保持尊重。

能够感觉得出来,黄宏远内心还是挺感动的。

政府秘书长这个位子很关键,陈京有理由相信,黄宏远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他就有把这个工作干好的能力。

以后陈京如果能够得到黄宏远的多支持,他面临的压力也要小很多。

陈京最近对省内熟悉的人事履新基本都致电表示了自己的祝贺。

陈京现在的情况很明了。

他以前在邻角干区委书记。县乡一级属于基层。

基层领导的人脉和步入高层以后的人脉关系是完全不同的。

陈京现在必须要转变以前的思维,要顺利的完成这一次从低到高的跨越,这不仅对他当下的工作是必须的,也是为他以后的发展夯实基础。

……

名典咖啡,陈京今天请唐玉出来喝一杯。

他要感谢唐玉帮他走出困境,如果没有唐玉的鼎力相助,上一次他难渡过难关。

没有那一次的脱险。估计省政府也不会这么快就讨论关于经合办工作职能的问题。而万友软件更不会屈服,低下其高贵的头颅。

经合办能够走过危机,迎来机会,唐玉是扮演了重要角色的。

她最近忙着全省奔波采访,这段时间是她最忙的时候。

全省人事大变动,南方日报作为党报中的排头兵,要跟踪重点报道。

好久没下去采访的唐玉,最近也被派往了前线。

整整半月的高强度工作。唐玉瘦了不少,皮肤也被太阳晒黑了一些。

但是,今天她一身工作套装出现在陈京眼前的时候,魅力却有增无减,让陈京着实眼前一亮。

今天的唐玉戴了一定帽子。

帽檐儿很长,让唐玉看上去少了平常的严肃知性。多了一股说不出的活泼时尚的劲儿。

她身着女版的衬衫,胸前双峰傲立,两只手的袖子捋起来,露出了光滑白皙的双手。

她的手上没有任何装饰,但是指甲修得整整齐齐,让人一眼瞟过去就分外的舒服,很惊艳。

两人一人一杯咖啡,一点西式点心。

陈京对唐玉的辛苦工作表示了诚恳的慰问。

唐玉叹口气道:“陈京,你就别慰问我了,最近你脑子里面装的事情也不少吧?你大致说说你的工作思路!让我在接下来也好有点新闻素材!”

陈京缓缓的摇摇头道:“不瞒你说,现在我没有什么思路!”

“虽然省里对我们的职责有了明确,但是这些工作要一一落实,难度不小!这些年我们省嚷嚷区域合作很多年了,但是一直都处在瓶颈阶段,没有什么实质性突破。

这其中甚至包括南港和海山的合作。

邻角和邻弯两个区作为试验田,开初还有三分热度,但现在却鲜少有让人亮眼的消息出来。

如果今年年底还没有什么新的突破性进展,我估摸两区的合作就彻底的失败,这不得不说为我们的工作必然蒙上阴霾。”

陈京顿了顿,道:“说一千,道一万,省里当初对我们的定位还是过高了!一个副厅级单位,让我们推动区域合作,我们的突破口在什么地方?”

唐玉嘿嘿笑了笑,道:“所以啊,你就干脆做你的大好人主任。搞健身中心,搞离退休干部的象棋赛,桥牌赛,我看你是不亦乐乎啊!”

陈京苦笑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如果真不做点什么事情,让我天天闲着,非得把我逼疯!”

唐玉微微蹙眉,道:“对了,你们不是负责对外投资项目审批吗?还负责对外援助吗?还有,和港澳特区的合作,你们现在也负责,这几方面工作潜力很大!”

陈京嘿嘿一笑,一语不发。

对外项目审批以前是商务厅负责,这个工作颇有油水,也有一定的权利。

但是,商务厅周维却并不想放这个权。

陈京和周维谈过一次,周维说什么现在经合办内部问题多,内部士气有问题,目前不宜压太多的担子在身上。

他的这个话传递的信息就是不想放权。

经合办现在在商务厅的直接领导之下,两个单位是隶属关系,陈京不可能和周维闹翻。

周维不放手,这件事陈京也没办法。

至于特区合作的问题,那个难度更是不可想象。

陈京关键是现在谁都代表不了,他代表谁去和两个特区沟通?

而且,特区实行的是一国两制,两个特首级别都高得吓人,完全和岭南省省委书记是对等的。

陈京的身份能见到特区合作能够拍板的人?

内部的跨区域合作都难以破冰,其他的暂时想都不用想。

唐玉当然知道陈京面临的问题,她见陈京不说话,便道:“我有个想法,你要变被动为主动。现在经合办的危机虽然过去了,但是和兄弟单位的关系并不好。你要正去主动找突破口,估计难度很大。

你可以换个思路嘛,让别人来找你,那样你不就主动了吗?”

陈京心中一动。

唐玉不愧是记者,脑子很灵活,她说的这话乍一听还真像是一个办法。

陈京端起咖啡细细的品味,脑子里各种念头在飞快的转。

最近他一直就在琢磨这个事儿,可以说各种办法他都想过,其中不乏有奇思妙想。

但是他所想过的办法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从想法到现实的距离相对还比较远。陈京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办法。

唐玉刚才无意的一句话让他一下有触动。

目前来说,陈京在省里人脉窄,而且得罪的人还不少。

现在经合办职责一出来,外面就有人说怪话呢。

说什么陈京没有岗位职责的时候率领一大帮老弱病残,现在有了职责,老弱病残还是干不了事情。

所以啊,省里给他加担子,实际上是有领导想看他的笑话。

谁叫他急功冒进,得罪省领导呢?

对这样的说法,陈京无法去辩解。

但是他听过了一些小道消息,听说省好几个部门都有默契,那就是无论如何,不能让经合办有作为。

政治这种东西真真假假的太多。

有些消息听起来很假,但偏偏就是真的。

有些消息听起来神乎其神,偏偏就不靠谱。

陈京现在不得不相信这些话,因为他很深刻的感受到前路的迷茫。

经合办内部的问题,他可以竭尽一切办法去解决。

但是外部的环境却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该如何破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