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4章 困难重重?

第八百七十四章 困难重重?

陈京回岭南,马不停蹄直接拜访乔正清。

目前对陈京来说,速度决定成败。

他早就看出来,前段时间省政府通过关于经合办职能划定相关文件,这是一柄双刃剑。

为什么这个文件通过很顺利?

陈京明明得罪了万爱民,万爱民这个省政府二把手却并没有干预这件事,这中间是很值得琢磨的。

经合办职能确定,一方面是经合办有了工作方向,但是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省里希望经合办能够拿出成绩来。

即使没有成绩,那也要有行动,要有一个能让领导看到的前景。

领导不能永远容忍一家单位一直毫无作为。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确定经合办的职能,就好像是在陈京背上抽了一鞭子。

这一鞭子抽下去,没有任何反应,后面陈京的难局就更难预料。

对官员来说,政绩就是生命,有时候也是保命符。

一个官员有政绩,即使是人脉关系存在问题,上面得罪了人。

因为手底下硬,回旋的空间相对就大,陈京在邻角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如果毫无政绩,领导看不到一点起色,情况就有些糟糕了。

陈京现在马上就面临这个情况。

所以,他内心危机感是相当强的,他非常情况,一个月之内,如果经合办的工作没有任何进展。

他将会面临比以前更困难的局面。

这一次他从京城返回,尽管方连俊没有答复他,他却是迫不及待,准备第一时间向乔正清汇报此事。

从商务部拿的项目,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做出色,做得有影响力。

现在陈京面临的局面是四面楚歌,哪里都不受欢迎。

如果陈京主动去找别人帮忙,找别人配合,估计工作推进起来会相当困难,必定会处处被人掣肘。

但是商务部的这个企业资质认证的项目,如果能够包装好,别人会登门来求。

在商场上,有一类高端营销,也是采用这种办法。

不过商场上的营销捉摸的是人心,陈京现在把控的是资源。

陈京和乔正清谈了半夜。

陈京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向乔正清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

乔正清认真陈京的想法可行,但是如果要把中华名企的认证做大,必须要省里出面。

最好当然是省委莫书记能够给予支持。

如果莫书记能够批示一句话,给一个意见,项目必然大成功。

陈京道:“乔省,我也不瞒您!我来跟您汇报工作,就是希望能够达到这种效果。一旦商务部能够把项目批下来,我们岭南作为试点先做,我们经合办具体负责实施。

这个项目定位有多高,关键就在于我们省委和省政府的态度。

如果省委和政府态度积极,事儿就大有可为……”

乔正清不说话,仰躺在椅子上宛若老僧入定一般,不知道他在思忖什么。

过了很久,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向陈京道:“陈京啊,省委莫书记初上任,在这个时候他应该不会轻易表这个态。你如果想让我去斡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希望比较渺茫!”

陈京微微皱眉,心中颇为失望。

他知道乔正清是个沉着稳重的人,他说希望渺茫,可能性那就真不大。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那乔叔,省政府周省呢?”

乔正清笑了笑,道:“陈京啊,政治是一门学问,你有时候要多动脑子,多观察。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所说的那个项目是什么性质?这个时候周省长会表态吗?”

陈京微微愕然,旋即明白了乔正清的意思。

现在岭南莫书记刚上任,全省上下各级干部大家都很谨慎。

新书记摸不准脾气,小心驶得万年船。

而作为省长周子兵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岭南不比其他的省,岭南省委书记地位特殊。

副书记、省长必须要摆正位置,认真配合书记工作,而不能够自作主张,搞一些让书记有看法的事情。

这是政治觉悟问题,没有这个政治觉悟,也就当不了省长。

莫书记上任,一朝天子一朝臣,周子兵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配合他工作,而不是标新立异的争表现。

陈京所说的项目毕竟特殊,算是个新兴项目。

关键是,这个项目以前被中央否定过,现在是商务部拿出来希望能够重新启用。

项目究竟能不能成,如果不能成或者不能成功,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都是目前看不准的事儿。

这个时候,乔正清怎么能够跟周子兵添乱?

一想到这里,陈京心里就往下沉。

如果方连俊那边有了消息,陈京现在需要借势。

如果不借势,单凭他经合办的那点声誉,要想把项目做好,几乎是不可能。

如果借商务厅的力量来做这事。

周维可不是省油的灯。

到头来结果可能是有了成绩是他周维的,出了问题屎盆子就往陈京脑袋上扣,这不是陈京所愿意的。

“乔叔,难不成真就没有办法吗?”陈京道,神情难言沮丧。

乔正清皱皱眉头,沉声道:“陈京啊,有句话我想说说。我觉得你现在做事有些浮躁了,从开始到经合办做事就不够稳,不够深思熟虑。你想想你面临的难局是怎么造成的!

如果你当初做决策的时候能够多思考,多斟酌,会不会造成那样的局面!”

他指了指陈京,摇头道:“还有你现在,心情依旧浮躁。老是想着要立刻出成绩,搞一个项目出了就扭转现在的形势。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这不是做工作的思路。

做工作最核心的是要沉下心去做事,要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

想一天建成罗马城,想一口气吃成一个大胖子,这怎么可能?

急功近利,把宝压在一件事情上面,这是不行的!”

陈京神色很尴尬,一语不发。

乔正清所说,他又哪里能不清楚?

可是陈京现在如果按照常规做事,根本就注定不会有作为。

陈京从踏入经合办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决心,宁愿捅天大的篓子,都要拒绝平庸。

陈京骨子里面就是一个积极上进的人,他讨厌平庸,更不喜欢碌碌无为。

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吗?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这话其实就说明了一个道理,不敢冒险,就把握不到机会。

陈京现在就是在冒险,就是在不走寻常路,说他赌徒也好,说他孤注一掷也好,说他急功近利也好,反正他就这样干了。

现在的陈京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直奔目标而去。

遇山开路,逢水架桥,前面就是万仞高山,他也要横跨过去,必须达到既定的目标。

乔正清的批评他虚心接受,毕竟乔正清说得是有道理的。

在政界摸爬滚打,首先就是要稳重,要谨慎。

陈京现在的做法完全是不按常规出牌,乔正清作为长辈,有些看不过眼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京很小心的接受乔正清的批评,并明确表示,以后一定要改正。

乔正清这才神色缓和下来。

他亲自给陈京冲了一杯热茶,两人手捧茶杯细细的品茶。

陈京在思忖事情此路不通,该走那一条路。

乔正清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很久,乔正清忽然问陈京时间。

陈京抬手看看表,心头倏然一惊,脱口道:“天哪,都凌晨一点了。”

他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就要告辞。

今天晚上耽搁乔正清的时间太久了,乔正清现在进了省常委,肩膀上的任务重,工作异常繁忙,如果不能保证休息,对他的身体影响太大。

乔正清压压手,不温不火的道:

“行了,既然都到这时候了,也不介意再等等!”

陈京愣了愣,盯着乔正清。

乔正清沉吟了一会儿,眼睛盯着陈京,道:

“陈京啊,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如果这事找贺副书记,可能情况会不一样!”

陈京心一紧,贺军?

商务部下放的项目在岭南的运作,找贺军副书记能顶用?

陈京有些发懵。

虽然贺军的名声如雷贯耳,号称岭南官场教父。

但是他毕竟没分管政府工作,在政府工作方面,他能够有多大的影响力?

不过乔正清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他这么说定然是有道理的。

陈京忙道:“乔叔,贺书记我不太熟悉。这事您能不能帮我去探探口风?”

乔正清连连摇头道:“我都跟你说了,你的这些事儿我不掺合。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能不能办成,我也没办法!”

他顿了顿,以一种极其肯定的口吻道:

“如果你能找到贺书记,事情就一定能成!”

乔正清这句话加重的语气,让陈京心中忽然迸发出无比的信心。

车到山前必有路,水到滩头必有洲,乔正清力推贺军,至少让陈京感受到了一丝新的机会。

但是陈京怎么能和贺军搭上关系?

两人的身份级别相差太大,以前他和贺军也就一面之缘,根本就不熟。

陈京能就这样冒昧的去找贺军吗?

说服贺军?

陈京想象都觉得不真实,特别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