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5章 楚江人把蛮!

第八百七十五章 楚江人把蛮!

陪着商务厅老厅长马进竹在南郊钓场钓了一下午鱼,晚上一起吃饭,陈京借助这个机会和他谈了中华名企项目的事情。

现在岭南搞了一个老干部建言献策平台,马进竹在这个平台上很活跃。

当年他在任上的时候就是个活跃分子,极其擅长搞关系,退休以后,他积极和岭南离退休的老干部们接触。

组织搞了老干部夕阳红俱乐部。

不仅离退休的厅干有一大批加入俱乐部,甚至包括副部、正部级的退休干部都加入他的俱乐部。

由于大家都从任上退下来了,交流沟通少了很多功利,而马进竹这人又特别热心,所以在岭南离退休老干部中,他的影响很大。

陈京现在是积极拜访老同志,就项目的问题向他们征求意见。

马进竹听陈京把情况介绍完毕,他微微蹙眉。

过了很久,他道:“小陈啊,你还是挺有想法的,也肯干实事。经合办这个平台有些委屈你了!”

陈京道:“马厅,这些话咱就不说了,现在领导让我在这里干,我就要安于本职工作。这一次省里对我们单位的职责确定,我心里急啊。我们不能永远打不开突破口,一直没有表现,这怎么行?”

马进竹盯着陈京,点了点头,道:“你这个项目我听了,也了解!你去找贺副书记,请教他怎么运作。”

陈京苦笑道:“马厅,如果我能有机会接触到贺副书记那就好了。我现在思路有,项目有,可是就苦于找不到领导的门路。这不是没办法吗?”

马进竹轻轻一笑,道:“那这个问题就棘手!这样吧,贺副书记有个爱好,喜欢听京剧、越剧,粤州盛意剧院他基本每周都要去一次。在那里他有个专门的包间,你可以去那边守株待兔。”

陈京倏然一惊,道:“马厅,这样这行?我……”

“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是不这样你怎么办?你没看见外面那些搞推销的,他们不就是挨家挨户的跑吗?不要害怕不行,也不要害怕领导生气,领导生气总比他不认识你强。

我实话跟你讲,我以前就经常干这种事,我目的是做事,既不是贪污又不是受贿,更不是做小偷,堂堂正正,有什么心里发虚的?”

陈京讪讪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道:“那马厅,你觉得这个项目行不行,有没有生命力!”

马进竹摆摆手道:“事在人为,你做得好就行,做得不好就失败。所以啊,没什么行不行,你这个以我为主的思路是对的!”

陈京点点头,沉吟了一会儿道:

“那行,我就破釜沉舟,想办法去围堵贺书记一次。”

粤州盛意剧社是粤州最知名的剧场,说其知名,当然只是对票友而言。

陈京就第一次听过这个名字。

毕竟现在社会各种传媒发达,京剧、越剧这些艺术形式相对比较小众,陈京对这一些就是门外汉。

告别了马进竹,陈京就想办法通过关系联系上了盛意剧社,摸清了贺书记的活动规律。

办这些事陈京自己不行,他就让乔正清的秘书裴晓去活动。

裴晓在岭南土生土长,在岭南省政府又工作了多年,人脉关系极广。

他出马一上午功夫就把方方面面都摸清楚了,而且他还带陈京去和盛意的总经理盛明东碰了一个面。

盛明东典型的南方人,说普通话嘴巴里面像含了一个烧萝卜,非常的吃力。

陈京跟他说得很明确道:“盛总,我这次就是想借你这个平台见见贺书记,因为我有个比较重要的工作要跟他亲自谈……”

盛明东吃力的道:“如果是别人,那肯定是不行的。贺书记的位子都是固定的,平常我们都严格把关,不让闲杂人去打扰他。不过你是小裴的朋友,而且也是领导,这事没问题。

我们这周五晚上,会有几个名角儿从京城过来巡演,贺书记已经打电话了,说一定过来捧场,到时候你过来,应该时机差不多。”

陈京得到了盛明东的这个答复,心中吃了一颗定心丸。

今天星期四了,也就明天晚上贺军会过来听戏。

陈京立马回去着手准备。

他连夜整理了一部分材料,因为他不能保证能和贺军谈几句话,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情说明白。

而且,陈京从京城回来和乔正清谈了一次,时候证明那一次沟通不成功。

陈京没能很好的把项目扬长避短,让乔正清觉得有顾虑。

后来和马进竹又谈了一次,也不是很成功,表述方式、项目重点、亮点表述都不到位。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贺军凭什么支持自己?

对这一点陈京也想不到着力点,现在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没什么别的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一天就是二十四个小时,陈京二十四个小时基本没怎么休息。

除了整理资料以外,就像是主持人参加面试一样,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怎么介绍项目。

他从政这么多年,像如此认真,如此追求每一个细节的时候少之又少。

而且他内心颇为紧张忐忑,那种感觉他也是多年第一次体验。

……

贺军最近有些苦恼。

新书记上任,他有些摸不准脾气,不知道该如何和书记磨合。

在过去的五年,他一直跟在苗书记身后,已经习惯了配合苗书记工作。

现在莫书记调过来,他竟然奇怪的发现自己的心态好像在悄然变化。

以前他是秘书长,主要是紧跟苗书记,为苗书记提供最好的服务。后来他虽然提拔了,但是多年的习惯却并没有改变,事事都考虑苗书记的感受。

而这一次莫书记过来,他赫然发现自己在很多事情的考虑上已经悄然的在变化。

自己的意志总想得到贯彻,这让贺军心里有些紧张。

正副书记关系如何协调,如何定位,这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定位不好,正副书记配合不默契,或者是干脆生了芥蒂,这对贺军来说就相当不妙了。

在岭南,维护书记就是维护中央,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也就要求班子成员和书记保持一致。

贺军需要在如何维护书记权威和贯彻自己意志方面要找到平衡,这有些难。

另外,还有一个苦恼就是这一次政府秘书长的问题。

政府秘书长人选赫然是黄宏远,这让他大吃一惊。

贺军号称岭南官场教父,岭南官场的任何风吹草动,他无一不事先就能洞察,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毫无所觉。

他心中清楚,关于黄宏远的忽然履新,是有人不想让他知道。

如果这个人是黄宏远,那也罢了,但是黄宏远有这样的能量吗?

这件事看似是一个意外,但是在贺军的内心却非常的警惕。

黄宏远担任政府秘书长,这是否意味着以后贺军的影响力想渗透进政府一系会难上加难?

周省长会不会有这样的考量?

在以前的省委班子中,除了苗书记以外,贺军唯一忌惮的就是周子兵。

周省长城府太深,做事尤其不可捉摸,贺军难以捉摸透他。

现在在后苗强时代,贺军是不是还能保持以前教父的地位?周子兵会不会允许他继续保持这个地位?

事情太多,剪不断,理还乱。

索性,贺军找功夫听听戏,也缓解一下压力。

最近盛意剧院搞了一个老戏专场,请的都是全国的名角,砸了不少钱。

这个项目能够促成,贺军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就是他的一张批条,让剧院得到了文化厅三百多万的专项经费,这个专场被文化厅定位弘扬民族文化,奉献国粹,提升岭南文化软实力的高度。

而贺军到现场捧场,更加让这个专场变得有意义。

本来,文化厅的相关领导要过来陪同的。

可是贺军断然拒绝,他最讨厌的就是外行看戏。

别看文化厅好像层次很高,其实尽是一些不学无术、沽名钓誉的人。

看京剧角儿都弄不明白,看越剧腔都搞不懂,这样的人看戏,真是让旁人都大煞风景。

贺军按照以前的规矩,只带秘书秘密过来,剧场给他留了一个专用通道。

从停车场经过专用通道到剧场就是两三分钟的事儿。

他提前一刻钟到,刚刚下车就听到有人叫他。

他一愣,回头一看这是……

陈京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来贺军,他想凑上去打招呼,贺军的秘书巧妙的往前迈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贺军盯着陈京看了半晌,挥挥手道:“是小陈?你也看戏?”

陈京道:“贺书记您还记得我。我是听闻您喜欢看戏,所以专程到这里来等您,我……”

贺军嘿嘿一笑,道:“这里是看戏的地方,好戏马上开场,你不看戏,来这里干什么?”

他扭头便走,秘书紧随其后,陈京被晾在了原地。

看着贺军往前走,陈京一咬牙,决定当一回牛皮糖,立刻迈步紧跟其后,眼看这机会来了,绝对不能放松,必须要死盯着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