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7章 不可再忍!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可再忍!

一天一夜不休,晚上又陪着看戏到接近凌晨。

事情却还没着落,陈京可以说是心神疲惫。

他回到家里面,躺在**,闭上眼睛想睡,却怎么也难以入眠。

他踏入仕途,经历过的困难不知多少,但是这一次困难如此大,难度如此高,却是前所未有。

现在他从精神和身体,都严重透支,可以说正经历着最严酷的考验。

他甚至是做梦,都在梦着怎么突破,怎么解决问题。

现在的粤州,自从陈京上一次敲打了粤州市城建局以后,省里的一些部门针对经合办都收敛了很多。

但是这种收敛都只是表面上的。

在暗地里,经合办的困境有增无减。

自己一个外来干部,年龄又只有三十出头,谁有把自己放在了眼中?

而且,在省城和省委省政府两套班子,刚刚洗过牌,陈京以前相熟的领导所剩无几,他现在心里有想法,想争取领导的支持也变得十分的不容易。

现在岭南的环境如果换在楚江,或者是苏北,他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被动?

陈京想到明天下午要去商务厅见周维。

这次见面估计周维又要耍什么花招,说不定是要在经合办经费上面又出幺蛾子。

前两天陈京就听到了一些风声,说商务厅内部某些人对经合办改造办公楼做健身中心,内部职员发福利很有意见。

认为经合办作为一个二级单位,享受的福利待遇比商务厅还要好,这怎么行?

陈京现在面对周维底气不足,周维也是吃准了现在经合办的现状,这个时候他伸手趁火打劫,料定陈京不敢怎么样。

而作为陈京来说,内部的稳定又至关重要。

现在外部环境本就差到了极点,如果内部再出现动荡,内外交困,局面就难以维系。

所以,如果在这个时候周维出幺蛾子,无疑就是釜底抽薪。

迷迷糊糊,陈京脑子里紧绷的那根神经却怎么也放松不了。

他回顾自己在岭南这几年的历程,一路艰辛坎坷,他付出的的确是太多了。

人生的乐趣就在于不断的奋斗,在于不断的克服困难,攀上一座又一座的高峰。

陈京面对困难,吃过了不少苦,也品尝过不少的甘甜,就在这甘苦之间,陈京痛并快乐的享受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但是他终究是人,是人就有疲惫的时候。

此时此刻,他就觉得异常的疲惫。

晚上实在是难以入眠,陈京从**爬起来开灯进入书房。

最近他生活极没规律,一直神经都紧绷,已经好久没静心看过书了。

书房的案几上面都积累了一层细细的灰尘。

陈京拿过一条毛巾认真仔细的将书案和座椅擦拭了一遍,从书架上抽出很久没看过的《曾国藩家书》认真的阅读。

这本书陈京读了不止一遍。

整本书是一篇篇书信,说的都是读书处世,持家做人的一些事儿。

文字很质朴,却处处显智慧。

曾国藩这个中华近代史上最大的儒者,通过这字里行间就能领略其风采。

陈京最喜的是曾国藩的那种严于律己,做事有条不紊,平淡从容的感觉。

泰山崩于前不改色,遇到困难即便是绝境,依旧从容面对。

成功不骄不矜,失败不退不馁,陈京渐渐的沉浸其中,一颗浮躁不安的心终于归于了平静。

夜已很深,挑灯夜读,不知不觉天亮了…………“叮,叮!”

电话铃声急遽,陈京猛然从**竖起来,脑袋似乎要爆裂一般生疼。

连续几晚没有休息,昨天又看了一晚书,天色已经见亮了才窝在**迷迷糊糊的睡去,这才多大会儿功夫,电话就来了。

他拿过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号码很陌生。

他按下接听键,含糊不清的道:“你好,我陈京!”

“咳!咳!”电话那头两声咳嗽,一轻一重。

陈京浑身一激灵,立刻站起身来。

“是小陈?怎么?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啊!”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颇为浑厚。

陈京心猛然跳动,忙道:“贺书记,您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太吃惊了!我……”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跟你说一声,你的那个思路可以搞!你重新写一份项目说明书送交政府吧?”贺军淡淡的道,他沉吟了一下,又道:

“项目说明书怎么写,你有思路?”

陈京如雷劈一般呆立当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刹那过后,他觉得自己全身的所有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内心压抑了这么多天的郁闷瞬间得到了释放,他怔怔半天道:

“谢谢贺书记,我知道怎么写,知道怎么写!”

贺军轻轻的笑了笑,道:“莫书记要求你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不能够让苏北占得先机!”

“是,是!我一定……”

“好了,就这样吧,你去忙!”贺军道,迅速便挂断了电话。

陈京还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尽管他几夜没合眼,但是此时此刻,他所有的疲惫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极度畅快。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费尽了心机,想尽了办法,现在见到了曙光。

过了很久,他才平静下来,忽然他想起贺军最后一句话。

苏北?

这个项目和苏北有关系吗?

陈京心念电转,倏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贺军果然不愧是官场教父,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传递出了无数信息。

商务部的项目好不好,行不行,能不能成功,这一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领导最关心的。

领导关心的是什么?

领导关心的是岭南不能落后,不能输给竞争对手。

贺军巧妙的把这个项目一渲染,把苏北引入了这个项目中,这项目岂不是一下改变了性质?

陈京立刻明白,难怪贺军看了自己写的东西很不满意。

自己只是侧重说项目怎么怎么好,怎么有前景这些话。

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别人看过以后依旧是心存疑虑,这样的材料,这样的说辞怎么能够让领导感兴趣?

贺军现在稍微一点拨,真就是拨云见日,让陈京一下抓住了重点。

商务部是共和国的商务部,并不是专为岭南服务的。

项目可以在岭南做试点,也可以在苏北做试点。

岭南如果不把握这次机会,如果苏北占据了机会,最终做出了很好的效果,这对岭南损失有多大?

撇开直接的损失不说,单单是舆论方面,估计外面又会有岭南要落后苏北的各种渲染了。

而这一点是省委和省政府所有领导都很忌讳,都不能容忍的。

如果陈京换这个思路写材料,这个事儿会到现在还没着落?

陈京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中十分的懊恼,也有些自责。

自己之所以陷入了困境,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自己势单力薄,也不能完全归咎于岭南的环境不好。

关键的关键还是自己有时候把握事情不老辣,还无法一下就捅到事情的关键点。

姜是老的辣,贺军轻描淡写就把事情的要点抓住,等于是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

岭南官场教父,陈京总算是见识到了其厉害老辣的一面了。

无论是乔正清还是马进竹,两人都推荐陈京找贺军,看来他们对贺军也是了解的。

陈京明白了事情的关窍所在,再也不耽搁时间。

就在自己的书房拿起笔开始写项目说明材料。

用两个小时,他把材料写完,然后认真修改,一直到中午,午饭都忘记吃了。

下午的时候,他的材料几经修改终于完成,他反复看过后觉得满意,便认真的把材料放在公文包,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把自己打扮得神采奕奕。

然后直奔商务厅而去。

昨天晚上到今天,陈京完全是换了一个人。

那些焦虑,顾虑,压抑的情绪,现在全都随风而逝。现在的陈京,气定神闲,神采奕奕,信心十足。

车驶进商务厅的大门,他甚至觉得今天商务厅这边的院子空气很好,让人很舒心,心情很畅快!

周维不一直以为经合办不得不藏在他的羽翼下吗?

陈京履新经合办以来,一直都在努力的配合他工作,一直都在努力的把商务厅当成自己的婆家。

可是周维似乎还并不满意,处处对经合办的工作指手画脚。

而且在经合办工作职能完全定下来之后。

他还是不愿意把厅里的那部分属于经合办权限的工作下放下来。

这等于是掐断了经合办唯一的收入来源,单位什么项目都审批不了,什么权利都没有,经合办似乎只能做厅里的老干局。

哪怕陈京安安心心做老干局长似乎还不够。

厅里不又有人出幺蛾子吗?说经合办整修办公楼搞健身中心,手上有大把经费,比厅里的条件都好。

陈京一直对这些事情都保持极度的隐忍和克制。

现在,这些隐忍和克制不再需要了,既然是以我为主,那就不能处处被人当靶子指谪,而应该反客为主,用实际行动让那些一心想指谪别人的人闭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