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9章 两头落地!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两头落地!

会议开得有些冷场。

班子内部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颇为尴尬。

在今天的会议之前,商务厅内部是有酝酿的。

周维分别和几个副厅长都沟通过,解决商务厅的问题,一定要压缩经合办的经费,应该是今天会议上大家的共识。

可是这个共识却被陈京的犀利打破了。

陈京今天是有备而来,发言有礼有节,而且直指问题的关键点,好像让人没办法不接受他的说法。

陈京这样的表现,自然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

尤其觉得意外的是周维。

他有些不明白,经合办现在情况这么糟糕,陈京是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向自己叫板。

如果商务厅和经合办的关系再不融洽,厅里面有不止一个办法可以对经合办实施严厉的压制。

一旦形成那种局面,对陈京和经合办来说,绝对是极其严重的后果,说是要陷入绝境都不为过。

周维敢于对陈京提要求,要陈京讲风格,就是吃准了陈京现在必须依存商务厅。

如不然他根本没办法维系经合办的工作,毕竟在关键时候,经合办是隶属商务厅管的,这是一张附身符。

周维仔细的品味陈京的话。

陈京的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很丰富。

一方面,陈京搬出省政府对经合办的职能确定说事儿,这隐隐是在向所有人说明,他经合办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省里对经合办的存在是一直在关注的,和商务厅内部的处室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经合办的工作不行,商务厅也是有领导责任的,到头来真扯皮,商务厅脱不了干系。

另一方面,陈京看似无意的提到马进竹,实际也很有深意。

马进竹是商务厅老厅长,他在任的时候一直和周维相处就不融洽,两人的关系颇为微妙。

现在的商务厅,马进竹时期的一批干部依旧是中坚。

陈京和马进竹走得近,和夕阳红俱乐部走得近,这隐隐是在给厅里施加压力。

让班子里面大家都明白,兔子急了还咬人,硬要是把他陈京逼得走投无路了,他手上可还是有几张牌可以打的。

大家的矛盾如果真不可调和了,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

他陈京固然完蛋,他也不会让厅里有安分的日子过。

陈京这样的表述很隐晦,但是暗中威胁的味道很浓,而通过这样的表述,也在向周维显示他的决心和自信。

很无奈,今天的会议进程无法按照周维的预想进行。

会议结束之后,周维回到办公室越想心里越不舒服,火气越旺。

他总觉得陈京太目中无人,太不把他放在眼里,让他在班子里面下不了台。

今天的会议所有人都清楚周维的设想。

可是最终周维的意图没法实现,这对他的威望和面子打击太大了。

周维气得把珍藏了多年的一对花瓶都砸了。

他指示办公室主任厉华道:“厉华,经合办的事情,你以后再接到类似的质疑,不用再去斡旋解释。就让陈京自己去弄。他不是很能吗?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吗。

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我们一律不过问,看他自己怎么弄!”

厉华年龄四十出头,是个很稳重的人。

在商务厅,他是周维的铁杆心腹,也是周维重要的智囊人物。

他沉吟了一下,道:“厅长,陈京今天这么有底气,是不是情况有什么变化。今天的他的反应很异常,我觉得我们可以细细的再考量一下。”

周维盯着厉华道:“怎么?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厉华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总觉得这个陈副厅长不简单,他做事看上去很生猛,但好像非常有章法,并不是乱来。我相信今天他的异常表现,也绝不是不堪压力,一时激愤!”

他顿了顿,道:“现在他逼着厅里给他审批权,态度如此强硬,我看是不是考虑放一放……”

“不行,审批权不能下放。目前我们厅里审批的项目本来就缩减了,如果再下放审批权,我们今年彻底完蛋。这个事情不能考虑!”

厉华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

陈京要审批权,周维不给他,这无形中就会让商务厅在以后的工作中被动。

这一次不给,双方的信任就打了折扣,以后经合办再有什么好事儿,商务厅能够干预?

经合办能有什么好事?

厉华想不出来,只是觉得事情不简单。

但是周维心意已决,他也不能再多说什么,毕竟一把手决定的事情,下面人再参与意见过多,这并不是明智之举!

……

陈京在商务厅内部会议上狠狠的发了一场飙。

他回到经合办以后,心情就觉得十分舒畅。

压抑忍耐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这样的释放让他内心觉得极其舒服。

他回来后好好的休息了一下,然后立刻着手给方连俊打电话。

这一次打电话,陈京自信很多了。

他开门见山的道:“大哥,项目的事情我这边一切安排妥当,保证没问题。如果这个项目启动,落户我岭南,我们一定会把这个项目做成标杆项目,影响力一年之内就遍及全国!”

方连俊一听陈京这样说,他这几天本来就犹豫,但是还是倾向于继续留在商务部。

陈京这么自信,他兴致立刻来了,道:“陈京,你真的这么有自信?我可跟你讲,你大哥今年五十岁了,可再折腾不起了。我现在押宝在这个项目上,如果做不出成绩,那可真就糟糕了!”

陈京一听方连俊这个回答,他心里一下亮堂了。

他心中也明白了方连俊已经足够动心了,就差一点点就要下定决心了。

这样的机会陈京自然不会放过,他趁热打铁的道:

“大哥,不瞒你说,这个项目我已经想办法递到省委莫书记那里去了,莫书记批示,无论如何,要把这个项目做好。要推出一批咱们岭南的名企出来,要为下一步我们岭南经济深化改革提供一大助力!

所以啊,我的自信是有根据的,绝对不盲目!”

“莫书记?莫正书记吗?”方连俊忙问道。

旋即他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道:“那太好了,如果真是这样,莫书记能支持此事,项目一定成!”

他沉吟了很久,洒然道:“陈京,行!这个决定我下了,我们共同把这个项目在岭南做起来,我就赌这一把!”

陈京大喜过望,道:“那好,明天我就进京咱们签订一个试点合作相关文件。然后咱们再谈谈相关工作细节,回头我把这些材料拿过岭南来,我们要省里发红头文件来做这件事情。

要做就要做好,做完美。”

“你过来吧!我们彻夜长谈!你放心,既然定了,我这边定然会配合你的要求。我们相关合作文件签订,我马上汇报分管副部长,争取能够安排一次咱们领导实地到岭南考察。

也为你的工作疏通一些障碍,方便你更能施展手脚!”方连俊道。

陈京点头道:“那就最好。有部领导实地考察,我相信这个项目权威性会得到进一步加强。我这边也先和省里领导沟通,争取安排一个重量级的常委做好接待工作!”

方连俊说安排部领导实地考察,实际上就是给陈京加油打气来的。

同时,也是给陈京撑面子来的。

陈京现在缺的就是这个,方连俊不愧是在机关工作了多年的老干部,办事套路很熟悉,知道怎么把事情搞起来,搞出影响力来。

京城的部位领导下来转一圈,考察考察,这在地方上影响是非常大的。

如果这次商务部真有领导能够成行到岭南来,考察经合办,哪怕是在经合办院子里转一圈,陈京的压力都会释放一多半,这对他后续工作的开展,好处无可估量。

接下来,双方又在电话中聊了将近半个小时。

基本的一些套路,两人思路都高度契合。

这在无形中也让方连俊信心大增,都五十岁的人了,**迸发丝毫不逊于三十出头的陈京。

最后还是陈京有事,主动提结束通话,方连俊才恋恋不舍的将电话挂断。

方连俊那边说服工作搞定了,现在两边的问题基本落实了。

悬在陈京心头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心中悬的石头落地,他紧绷的神经遽然得到放松,一股难言的疲惫就袭过来。

明天他又要奔赴京城,休息的时间就只有今天加晚上了。

他索性决定今天干脆提前下班,晚上再好好休息一晚,蓄精养锐,然后以一个全新的精神面貌奔赴京城。

项目定下来。

剩下的就是如何运作,如何把影响做大了。

操作这一块,陈京有丰富的经验,也有绝对的信心。

几个月的努力,几个月的艰苦支撑,直到今天终于见到了曙光。

此时此刻,陈京内心的喜悦是莫可名状的。

他忽然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苦尽甘来,历尽千辛万苦把一件事情做成,那种成就感,那种满足感莫可名状,实在是太美妙了,真就是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