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81章 权重!重权?

第八百八十一章 权重!重权?

陈京当选为岭南省委候补委员的消息,不仅在省内引起的反响颇大。

在岭南省委候补委员名单公布当天。

陈京接到了很多省内省外的祝贺电话。

首先,楚江方面伍大鸣、马步平打电话过来表示祝贺,另外,王凤飞也打来电话。

接着便是李国伟、姜伟等人的电话。

京城来的电话最晚,方连杰、方连俊都有电话过来。

方连杰现在在一线带兵,他的机步团现在是军区头号主力。

带主力团压力大,他连续几年过年都没回家。

而他和陈京也好久没见面了,电话联系的次数比以前都少了不少。

今年年底的样子,他要结婚。

方路坚夫妇的意思最好是方连杰结婚能和陈京孩子出生凑一块儿。

那样的话可以一起庆祝,这两件事对方家来说也算是双喜临门。

方连杰跟陈京打电话笑道:“陈京啊,你可了不得了,都省委候补委员了。以后我再见你可得叫你首长喽!”

按照军地级别对照,方连杰现在两杠三星正团级。

合地方级别是县委书记一级,陈京现在是副厅实职干部,而且又是省委候补委员,他说陈京是首长,也是有道理的。

但是军队和地方不可简单的以此来匹配。

军队里面,团长和团长,师长和师长之间的差别是往往是极大的。

最早方连杰是预备师下面的团长,那就很一般,在军内根本没影响力。

现在他成为了军区主力团团长,在军区影响力就相当高了,而且各方面的待遇,荣誉,包括地位都不是以前能比的。

军队是个需要英雄楷模的地方,任何一支军队都需要打造标兵。

这一点是由军队特殊属性决定的。

所以,军队里面判断一个军官是否有前途,不能简单的看军衔和级别。

而要看他所处的单位。

哪怕是一个团,主力团,有重要意义的团,在中央|军|委都人尽皆知,而那些普通的团,预备役团,则泯然众人,不受重视,其军事主官提拔也相当的困难。

军队里面干部普遍提拔困难。

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兵者,国之大事,军队主官必须要千挑万选,要有丰富的经验。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和平时期,养兵不多,尤其是主力部队精简再精简,真正能称主力的部队,绝对数目都一直在下降。

在部队里面,提拔的干部又大部分集中在这些主力部队的干部身上。

所以,对一般非主力部队的干部来说,提拔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现在,陈京和方连杰两兄弟是竞相上进,方连杰在部队里面干得越来越风生水起。

陈京在政坛上也崛起相当快。

不知不觉,在方家的三代子弟中,陈京已然冲到了前面。

能够进省一级候补委员的干部,在整个西北系第三代都不超过十人。

如果把陈京算做西北系中官员,他可以稳稳进入新一代子弟的前十强,这是相当了不得的成绩了。

相比于西北系其他子弟不同。

陈京的成长之路少了派系给他铺路,给他提供各种各样的优异条件。

他的成长都是靠自己的拼杀而来。

从楚江到岭南,他一路往上,都是靠他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才打拼出今日的成绩,这个含金量是相当高的。

这一次陈京的进步,方路平虽然没有向往常一样打电话来祝贺。

但是方路坚的电话来得很及时。

在电话中他很肯定的向陈京暗示,三叔已经知道了此时,他很高兴,也很看好陈京,希望陈京能够再接再厉。

方路平现在身份毕竟不一样了。

进入中央工作后,考虑的是全国大事。

他现在无论是时间和看问题的视野,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大国领导,日理万机,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在如此高强度的繁忙工作中,他能够关注到陈京的进步,这让陈京感到意外的同时,内心还是颇为感动的。

陈京回想自己和方家的关系。

方路平一直对他都算是不错的。

尤其是陈京和方婉琦走到一起之后。

方路平给予陈京的都是积极的、鼓励的东西,对陈京发展也保持了相当的关注。

反过来看陈京却有些小家子气了。

很多次,陈京都对方家深具戒心,现在他仔细想想,还真有些过了。

官场之上,陈京也是从懵懂不知,到现在轻车熟路。

而即使是现在,他也是在不断的学习和进步中。

岭南的这几年摔打,不仅磨砺了他的性格,更磨砺了他的心胸。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官场之上,行为做事,心胸要开阔。

要容得下人,容得下事。

有时候太谨慎,太在意一些事情,同时就会失去了应有的气度和豪迈,这是一个矛盾。

……

经合办主任碰头会。

单位美女办公处处长朱华担任会议记录。

会议没开始之前,副主任王权重拿着一盒中华烟笑眯眯的给大家发烟。

陈京接过烟没抽,放在了桌上。

朱华笑道:“主任您就是有风度,懂得体谅咱们女同胞!”

王权重点了一支烟抽了以后,一听这话身子一僵。

他再看施建国和廖耀阳两人,两人也都像陈京的样子,把烟放在了桌上。

他尴尬的笑了一声,道:“主任比我细心,我敢情就是老大粗一个啊!”

他顺势将烟头掐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前段时间,王权重对陈京是有一些意见的。

一来是陈京来经合办之后,他感觉陈京在淡化他常务副主任的地位。

别的不说,就为用车的事儿,他就觉得没以前那么舒服了。

现在陈京搞领导不配专用车。

单位两辆新的越野车,他王权重没有专配,用的时候难免就没那么自在。

尤其是朱华这个办公处负责人,特别的不好说话,有时候明明单位能调车,她却故意不给王权重调好车。

王权重有时候生气都没地方。

毕竟,他用车的时候并不是所有都为了公事。

为了私事用车本来就违规,他如果再在这事儿上闹情绪,岂不是自己惹不自在?

另外,陈京前段时间把经合办搞得四面楚歌,外面针对陈京的人很多。

这让他觉得领导让陈京到经合办工作有些草率了。

作为一把手,陈京不能够把路越走越宽,反而越走越窄了,这样的领导下面怎么能拥护他?

他于是就觉得陈京能力一般,又年轻,如果这个主任让他王权重来当,再怎么也弄不成这个局面。

说陈京有魄力吧,可是这个魄力导致的结果是经合办的生存空间变窄,这就是莽撞嘛!

不过王权重平常在单位里面为人不行,和另外两个副主任都尿不到一个壶里。

所以他虽然心里有想法,却依旧没敢有所动作。

最多有时候他会和朱华闹闹情绪。

但是朱华虽然是女流之辈,也是老机关,而且手上权利不小。

王权重官大一级压死人,朱华就是合纵连横以柔克刚,王权重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反倒是经常出洋相。

而今天,王权重却是完全换了一副姿态。

拿着好烟,陪着笑脸来开会,对陈京也多了很多恭敬。

如果是以往,烟都抽上了,他怎么会掐灭?

他顶多就会说:“我活了五十多岁了,抽了一辈子烟,当年马厅长在全厅颁布禁烟令,所有处长都戒烟,唯独我还是我行我素的抽,他也拿我没办法!”

马进竹的威信是陈京能比的?

马进竹都拿他没办法,陈京能拿他有办法?

但是今天他却不这么说,明显是在刻意的讨好陈京,企图和陈京拉近关系。

这一次陈京当选了候补委员,而且部里来重要领导到经合办调研,让经合办狠狠的露了一把脸。

最重要的是现在单位有项目了。

从商务部下来的项目落户经合办,商务部市场开发司司长亲自来签订项目书,而且这个项目还得到了省委和省政府领导大力支持。

由此可见这个项目的前景。

有了项目,就意味着有了生财之路。

更意味着经合办今后的格局会悄然变化。

王权重的心思就活分了起来。

他就希望能负责这个项目,努力吧这个项目搞好,搞出成绩来,他一来可以把自己政治资本积累得在厚实一些。

更重要的原因,他为官一辈子,起起伏伏,一直没有执掌过像样的权利。

如果这一次项目能落到他的身上。

他又能够享受那久违的,手握权柄的滋味了。

自打来了经合办,王权重就一直相当于是赋闲。

但是对权利的渴望,对掌权者的羡慕,他一直都深藏心底,从未忘记。

他甚至有时候做梦都梦见自己在批示重要的文件。

他“王权重”三个字签下去,就能够决定数百上千万,甚至数亿资金的走向,还有很多人的前途和命运。

这样的感觉让人不可自拔,就如同瘾君子遇到了鸦片一样。

现在,他的梦想似乎有了端倪。

他不自觉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再努力一次,争取能够让陈京信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