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83章 商务厅的尴尬!

第八百八十三章 商务厅的尴尬!

由于乔正清的一力推动。

项目的运作有条不紊的进行。

省政府办公厅人事处发布了《省政府拟定筛选一批正科、副处专业干部的通知》,《通知》要求,全省各企事业单位符合相关条件的专业人事均可参加报名。

省政府办公厅人事处对报名的人选进行严格的考察选拔,最后确定一共二十名录用名额。

这个通知一经发布,在全省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要知道现在随着公务员考试的规范化,政府职能的规范化,企业、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之间已经有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有些国企的职工想进入公务员队伍,可谓是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有些是一连很多年参加公务员考试,可是最终都无法跨过这道鸿沟。

而相比国企职工,那些事业单位的事业编制的人,对公务员的渴望尤其强烈。

不是公务员,就不能够提拔,就永远不会有行政级别,换句话说,就永远无法当官。

基本每个政府单位,内面都有一批事业单位的人。

这一批人同样在政府单位上班,但是却和公务员地位迥异。

在单位受歧视,排斥,提拔没有空间,前途没有希望。

在空余时候,他们也都埋头书卷,目的就是想加入公务员队伍。

岭南省在几年前出台了一个政府破格用人的专项通知,这个通知明确了政府对一些拥有专业技能,拥有特殊才华的人才,可以破格任用。

这样的破格任用可以给公务员编制,而且一旦任用就享受相应级别的待遇。

这个通知出台之后。

从省到市各级政府都经常会有类似筛选专业干部的通知。

一旦有这样的通知出来,就意味着将有一批人要因此改变命运。

过去的经验告诉所有人,凡属于破格提拔的人才,只要能够通过筛选,都将前途无量。

一般这样的人进的是好单位,干的是体面活。待遇优厚,提拔空间大,前途广阔。

而且最重要的是,因为编制问题能够解决,就解决了一定要加入万人报考公务员大军的困境。

所以。每每这样的人才筛选通知。都是应者云集,场面异常的火爆。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次省政府办公厅人事处之所以发布这个通知,其筛选的所有人才都将要充实到一个叫经合办的单位。

经合办由于没有设人事处。也就是说在人事方面,经合办并没有太多自主权。

如果是由商务厅的名义充实人员进入经合办,陈京又不愿意。

乔正清当即就拍板,他去解决人事问题。

省政府办公厅人事处的通知发出的同时,陈京同时向商务厅和省政府提交了经合办增设人事处的申请。

这个申请递交到省政府立刻就被批准。

陈京把申请转给商务厅更像是在走过场。

……

商务厅。

常务副厅长侯凤飞脸色阴沉的走近周维的办公室。

他嘿嘿的冷笑。道:“厅长,现在经合办陈京的翅膀真是硬了。咱们这个主管厅是不被人家放在眼里喽!”

他顿了顿,有些酸溜溜的道:“你看看人家现在能得,请动部里的领导来给他捧场,还给他项目做。现在人家还不满足,又要再设人事处。而且申请报告打上去,省政府领导就能批下来,都不必要征求厅里的意见。”

周维皱皱眉头,淡淡的道:“老侯。你不要太狭隘!经合办毕竟属于我们商务厅的一部分。他们的工作干得风生水起,我们脸上也有光,不是这样吗?”

侯凤飞哼了一声,道:“我就怕咱们的陈副厅长不这么想哦!搞个项目神神秘秘,把经合办内部搞得鸡飞狗跳。据说这一次他要对经合办的人事大幅调整。看来他是想自主了!”

他压低声音道:“厅长,我得到准确消息。这一次省里启动破格人才筛选,目的是为经合办挑选人才。厅长,您说经合办需要这么多专才干什么?现在外面很火爆啊。趋之若鹜。

我估摸经过了这一波人事大调整,经合办马上就鸟枪换炮。牛起来了。

我们以后恐怕要驾驭不住他们了。”

周维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闷头喝起茶来。

他比侯凤飞敏感。

对省内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保持高度的关注。

侯凤飞知道的,他也知道。

但是现在他能怎么办?

上次在会上,陈京要权他没给,两人关系已经有了芥蒂。

陈京甩手而去,现在咸鱼翻身,找了一个看上去牛得不行的项目。

在这个时候商务厅如果再去干预,明显就说不过去了。

陈京的城府很深,看上去年纪轻轻,做事风风火火没什么心机。

其实人家脑子灵活着呢。

周维甚至认为陈京是故意和他闹点别扭,让自己理亏一下,然后他可以把握这一点,好独立我行我素的干大事。

显然,陈京现在达到了这个目的。

他现在整天忙忙碌碌,干得劲头十足,却就是不主动谈工作。

周维作为领导,下面人不主动找他,他能够放下脸面去主动找陈京?

官场一是利益,一是面子。

面子是最难放下的东西。

大家拼死拼活,追求权力除了利益外,不就图个人前人后的体面吗?

周维沉吟了一会儿,道:“老侯,你消息灵通。一定知道接下来经合办要启动什么项目吧!陈京年轻有为,这一次又到部里跑成了项目。我估计这个项目一定不同凡响!”

侯凤飞缓缓摇头,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但是根据目前的阵势来看,项目肯定不小。上次万部长不是一直在强调经济合作吗?这明显是在为经合办造势呢!”

“咚,咚!”

有人敲门,周维应了一声。

厅办公室主任冯青推门进来,他一眼瞅见侯凤飞,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周维沉声道:“老冯,有什么事儿就说,侯厅长又不是外人!”

冯青颇为尴尬的道:“厅长,刚刚得到消息。经合办今天好像又在搞老干部联谊活动,白天打垒球比赛,晚上去南越楼吃饭呢!马老厅长今天兴致很高,还打电话给夏厅长和李巡视员,好像是让他们也去玩呢。”

周维嘴角微微的翘了翘,露出一丝让人不一察觉的冷笑。

陈京在经合办一直就和马进竹走得近。

马进竹这老家伙也是越老越成精。

本来他都退休好几年了,该淡的早淡了。

可是他退休后却不甘寂寞的很,硬是搞了一个什么夕阳红老干部俱乐部。

什么单位的事儿都要凑凑热闹。

现在省委省政府老干部座谈,夕阳红俱乐部的成员就是常客。

都是退下来的一帮老人,说话却还很有影响力,动辄就指责某部门工作做得不好。

就因为马进竹的活跃。

现在在商务厅内部,马进竹留下的那帮老将让周维非常头疼。

消化了这么多年,周维虽然边缘化了一批马进竹的铁杆嫡系。

可是真正的核心人员,他根本就无法撼动。

商务厅内部的矛盾,有时候周维是非常的无奈。

陈京在经合办和马进竹关系走得近,他上任才几个月。

就搞了象棋大赛,乒乓球对抗赛,现在又搞什么联谊。

这一些动作看似是陈京在当他的老干局长,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他在用这种手段牵制自己?

“老侯,说句实在话,你这次落选候补委员我很意外!但是候补委员的落选也不能算啥!你这个年龄正是干事的时候。我还是相信组织不会这么早就让你退下去了。

对你个人的问题,我已经多次向上面领导反应了。咱们商务部缺不了你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干部,老同志。

我相信组织对我的意见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周维淡淡的道。

侯凤飞愣了一下,忙感激涕零的道:“谢谢厅长的信任。说句实在话,我这一辈子能够到今天这个位置,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这个个性太直,眼睛你揉不进沙子。

见到了看不惯的事儿就喜欢去说,就喜欢去管,有时候难免得罪人。

我坏就坏在这个性格上。

厅长,我们合作多年,你是了解我的!”

他顿了顿,神情变得萧瑟,道:“不瞒您说厅长,我女儿前两天给我生了一个宝贝孙子。岁月如梭,不知不觉我都当了爷爷了!岁月不饶人,我们这一代人老了,是到了要给后面人让位的时候了。

这样也不错,为党工作了一辈子,劳苦了一辈子早点休息多好?

回家含饴弄孙,尽享人伦之乐,人生也别有乐趣!”

周维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

“侯厅长说得句句在理,人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有时候争胜之心就淡了!年轻人的天下,让他们去打拼,我们还瞎操什么心?”

两人感叹了几句,都是豁达唏嘘。

良久,侯凤飞从周维办公室出来,刚刚出门,他脸上的唏嘘便迅速淡去。

佝偻的腰杆迅速挺直,他理了理油光可鉴的头发,旋即便恢复了他常务副厅长应有的气度和威严。

好像刚才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出自他之口,他这个模样哪里老?正是当打之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