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86章 沈公子派头!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在岭南有影响力的娱乐平面媒体以南方娱乐报居首。

而瞄准莺歌乐队的就是这家媒体。

陈京本想跟唐玉打个电话,向她去了解一下这家媒体的情况。

谁曾想晚上他和金璐在一起,无意中提到了这事儿,金璐一听是南方娱乐报,她当即道:

“这报纸我知道,老板姓邱,香港人,以前不是做正道的。最早在香港搞三|级产业,后来好像是在那边混不下去了,才进入内地以港商的身份投资。

他搞的这个报纸很讨厌,最喜欢挖掘别人的隐私。

很多人都想过要动他,一直都动不了,估计是有点见不得人的背景的!”

陈京一听这个邱老板从香港来,他心中大致也有了一点底。

他立刻给沈北望打电话,问沈北望是否认识南方娱乐报的邱总。

沈北望略微沉吟了一下,道:“是邱自国吧!我们见个面谈!”

陈京便给范江打电话,两人再一次一起去南越楼。

沈北望陈京好久没见了,但是他们偶尔互相之间会通过电话。

很奇怪的原因,沈北望这人相传很冷淡,甚至冷酷,朋友很少。

他来大陆发展这些年,好像一直都没怎么融入大陆,不像有些人那样八面玲珑,四处讨好。

但是沈北望对陈京的态度一直都不错,甚至有几次他还主动跟陈京打电话。

陈京履新粤州,他还专门致电表示祝贺。

而陈京对沈北望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次在粤北猎场,那个用弓弩猎杀巨型野猪的汉子。

那股子矫健狠辣,那双眸子所流露出的冷酷和血腥,让陈京很难忘记。

陈京听过一些小道消息,说沈北望在大陆做很多事情也是很血腥的。

临港本地有个黑道帮派叫“流沙”,这个帮派最早一直都和沈北望过不去,三番五次。

后来因为某件事终于激怒了他,沈北望便一口气从香港调集了三十多个强手入境。一夜之间在临港血洗了“流沙”。这件事临港甚至都不敢对公众公开。

而临港公安战线找到沈北望,却根本就抓不到证据。

荡平一股横行一方的黑道势力,自己却毫发无损,沈北望在大陆的名气也一下暴涨。

沈北望这个名字,就是因此让岭南黑白两道记住的。

陈京和范江到的时候,沈北望已经到了。

他排场很大,在贵宾专用包房的楼梯口笔挺站着四个墨镜西装汉子。

范江一看这阵势,当即就紧张了起来。

他心中只嘀咕。陈京这是找的啥人?咋这么大的排场?

进入包房,包房里面有两个人。

沈北望坐着,在门口站着一名三十多岁,五短身材的汉子。

此人一身便装。其貌不扬,看模样就像是邻家的大哥一般平凡。

但是陈京心中却一凛。

他听佟其为说过沈家。

佟其为说沈家在香港黑道之所以地位不可撼动,主要是沈家老爷子重金网罗了一批从国内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精英。

这批精英被沈家网罗之后,沈老爷子又亲自训练,这批人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叫“北沈”。

沈海本身就是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老兵,年轻的时候号称当时国内的兵王。

他训练出的这批精英,就是沈家的中流砥柱。

而据说沈海挑选这批精英的时候,最严格的要求就是这些所有人都必须其貌不扬,要是那种融入人海。别人根本不会在意的人。

锋芒毕露不是沈海的个性,他也讨厌锋芒毕露的人。

陈京一看见这个中年汉子,脑子马上就联想到沈家的“北沈”。

不过他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冲坐在餐桌前的沈北望笑了笑,道:“沈公子,你这阵仗有些大啊!可别吓坏了我的朋友!”

他指了指范江,“他叫范江。楚江人。我的哥们儿!”

沈北望永远都是那张死鱼脸,但今天他却破天荒的挤出了一丝笑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

“坐吧,我现在应该叫你陈主任了!对大陆的官场体系我不了解,但是我也知道你现在算是高官了。你也不避嫌,我邀请你你就敢来,这一点我十分佩服!”

陈京和范江坐下,沈北望开门见山的道:“邱自国什么情况?”

陈京来之前已经和范江有过沟通。范江一听沈北望问,他便把早以烂熟于胸的那套说辞说了出来。

沈北望皱皱眉头,一听到陆涛的名字,他眼神中划过一道厉芒,嘴角微微的翘了翘。

他眼睛盯着门口的中年汉子,道:“三哥。去让人把邱自国揪过来!”

叫三哥的男子微微点头,推门出去。

沈北望很优雅的指了指桌上的菜肴,道:“吃吧,吃吧!再不吃都凉了。南越楼的饮食最好,可惜我很久没来吃过了!”

他自顾拿起筷子,夹了一夹白切贵妃鸡,很斯条慢理的吃了起来。

陈京也拿起筷子夹菜,范江却有些拘谨,筷子都似乎不太会使了。

沈北望冲范江微微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道:“随意吃吧,我和陈主任是老朋友了!”

他指了指桌上的酒瓶,道:“陈主任,这里有酒。你是知道我的,我从来不沾酒,也就不能陪你和你的朋友了!”

陈京摆摆手道:“都不喝酒,咱们就舒舒服服的吃点菜!”

沈北望不再说话,自顾吃了起来。

场面略显有些尴尬,沈北望性格本来就孤僻冷漠,吃饭的时候更是一言不发。

陈京和沈北望打交道不是一次,知道他是这个个性。

范江则观感就不一样了。

从进门到现在,他心中就在揣摩沈北望究竟是什么人。

看这架势,他想到的就是只有在电影和电视上看到的黑社会头头脑脑的排场。

他眼睛偶尔会在沈北望脸上扫过,看到沈北望那酷酷的脸,还有那双顾盼之间,都锐利的双眼,他就越发笃定今天自己见到的此人十有八九就是那类人。

一顿饭很快就进入了尾声。

沈北望放下筷子用餐巾擦擦嘴。

其时,门忽然被打开了,叫三哥的汉子领着一矮矮壮壮的胖子走了进来。

胖子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一般,嘴巴咧开,露出里面黑黑的牙齿,让人觉得很恶心。

“哎呀,沈公子,您好,您好!我这几天正在念您呢,没想到您主动找我了!”

胖子谄笑着往沈北望这边走。

他眼睛扫向陈京和范江,当他看到范江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

沈北望抬头盯着胖子看,嘴角弯起一个弧度,道:“邱自国,你是越来越能了。什么事儿都敢干,敲诈勒索的事儿你都干,怎么了?这年头皮条生意不好做了,准备转行吗?”

“哎呦!沈公子,这事真是误会,真是误会!”邱自国一看就是滑溜之人,他和范江接触过几次,进门看到范江,他自然就知道是什么事儿了。

他忙点头哈腰的冲范江道:“范总,是误会啊!我真不知道您是沈公子的朋友,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那事儿我马上处理,马上处理!”

沈北望脸色阴沉,忽然抬头盯着邱自国,道:

“老邱,三百万不是个小数目。怎么?陆涛给你的也是这个数目?”

邱自国愣了愣,讪讪道:“沈公子说什么话?陆涛在粤州是霸王,谁敢伸手向他要钱,我……我……”

“那就行了,我给你三百万,你也办不了事儿对不对?”沈北望嘿嘿笑道。

“不,不!”邱自国连连摆手,叫三哥的汉子已经笑眯眯的走到了他的旁边。

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没怎么用力。

他却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眼泪哗啦哗啦就流出来了。

“沈公子,您就饶了我这条贱命吧!我也是身不由己,陆涛这人你知道,霸道得很。上次他盯上了那个叫rose的明星,老鹰不认得他,和他生了口角。他怨恨在心,就要把老鹰给整死。

我……我也是没办法……”

沈北望皱皱眉头,道:“你干什么?你当我黑社会吗?还给我下跪?”

“不,不!”邱自国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脸上的汗珠豆大往下滴。

沈北望看他这幅模样,面色才稍微缓和一点,道:

“现在你有没有办法?”

邱自国微微愣了愣,立刻点头道:“有,有!您发话了,这事我无论如何不会再进去了,陆涛再找我,我就想办法和他周旋,反正无论如何,我再不搀和这事了。

我老邱您了解,没什么屁用,但是再怎么也不敢冲撞您不是?”

“没事就好!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沈北望淡淡的道,他指了指范江,“记住他,他是我朋友!”

“是,是!”邱自国连连称是,不住的向范江鞠躬,语无伦次。

然后他迅速屁颠屁颠的出去,不敢在逗留哪怕片刻。

范江紧张得头上直冒汗珠。

邱自国他打过不止一次交道,这胖东西狂得很,极其不好对付。

一开口就是岭南他黑白两道的关系都是通的,谁出面说情都没办法。

今天看这货竟然怂成这样,这姓沈的是何方圣神?京子怎么能够结识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