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88章 再回海山!

第八百八十八章 再回海山!

海山,陈京再一次过来心情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经合办这一次调研海山,海山方面反应非常的积极。

市委书记李清香,市长江铸两人都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和陈京见面。

李清香尤其热情,陈京前脚刚踏进酒店,她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了。

当上市委书记的李清香相比以前多了更多的自信,她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头发微微烫了一点,拎着一个灰白色的包,俨然就是都市高级白领的风范。

她热情的和陈京握手,脸上笑容满面,道:“陈主任,你调研第一站就选择咱们海山,让我们海山上下都觉得很高兴。到底是海山培养出去的领导,不忘海山,海山人民很骄傲啊!”

她的手颇为有力,说话也铿锵有力,女强人的风范展露无遗。

陈京到粤州之后才知道李清香以前是贺军的老婆。

后来两人关系破裂,离婚还没几年。

就因为离婚的事儿,贺军在仕途上受到了很大的挫折。

本来在上一届省委班子中,贺军就应该要提拔副书记的,现在却足足的拖了一届。

而富有戏剧性的是,李清香却丝毫没受离婚风波的影响。

自打离婚以后,她在仕途上一路高歌猛进。

从市委副书记到市长,然后到市委书记,短短几年就顺利的完成了三级跳。

看到李清香,陈京也只能感叹。这女人就是一个事业型女人,天生就不是贤妻良母。

如此强势的女人。除非是绵羊型男人,一般的男人估计都不堪压力。

显然,贺军不是一只绵羊。

岭南的官场教父驾驭不了自己强势的妻子,最后两人拍手散掉,恐怕就是这段婚姻的真实写照。

和李清香谈了一个多小时,主要谈了海山几家行业龙头企业的问题。

对名企的项目,李清香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她对陈京道:“陈京,我们海山的情况你知道。经济发展面临瓶颈。你在邻角搞的那一套经济模式并不适合全市其他区县。我们最近在搞一个计划。那就是支持行业龙头发展的计划。

我们这个计划和经合办搞的这个名企项目是高度契合的。

我们希望在海山地区能够有几家企业能够成功授牌,这是对整个海山经济莫大的鼓舞!”

她顿了顿,道:“这一次名企的审批单位是经合办,我已经给下面打了招呼。要求市政府相关单位要高度配合经合办的工作,要认真指导企业做好申报工作。

我表了态,对成功申报名企的企业,市里将奖励一百万人民币。而且以后市里会重点指导企业发展。市里各项资源都会向他们倾斜。

应该说我们的力度是很大的,我们对名企这个项目,对经合办的工作也是有绝对信心的。”

陈京哈哈一笑,道:“清香书记,你能有这样的表态,应该说是咱们海山企业的最大福音。这一次名企我们全省一共筛选三十到五十家。我建议咱们要重点支持几家真正有实力的企业申报。

千万不要搞遍地开花。

资源集中。先想办法通过我们的初审,通过初审之后,在专家指导以及复审的环节,我们可以给予海山一些支持。

海山地理位置这么好,而且又是革命先驱诞生之地。应该有做大做强的企业诞生。

我希望通过这次名企申报,能够让海山很好的在全省人民面前露一下脸!”

李清香非常高兴。陈京这样的回答她满意极了。

她当即表态,海山市委市政府一定支持经合办的工作,包括经合办以前一直在努力的关于两地合作项目的工作。

而且,她还希望陈京能去邻角看看,为邻角的发展再给予一点意见。

为此,她笑称:“邻角没了陈书记,士气先就弱了三分。两地合作试点迟迟不开花结果,士气就再弱了三分。现在邻角班子在发展上面办法不多,又弱了三分。

自打你离开邻角,邻角的神话就在渐渐的淡去,这不能不说是很让人扼腕的。”

陈京道:“清香书记,邻角还是要在两地合作上面突破。我希望能在这方面给予一些支持,发挥一些作用。”

李清香豪爽的道:“就等你这句话,我表示热烈欢迎!”

李清香并不傻。

实际上她是个极端现实主义者。

以前陈京刚到粤州,没站稳脚跟,亟需找项目寻求突破。

在那个时候,她对陈京想拿邻角作为突破口的做法实施了干预,让陈京最早的想法没办法实施。

现在眼看这陈京强势逆袭了。

名企这个项目省政府发了红头文件,省委书记和省长都给予了重要的批示。

文件下发后,全省各市反响热烈。

李清香重新打起了感情牌,一句陈京是海山培养出去的干部似乎还不足拉近关系。

她是大方的一挥手,表示海山完全支持经合办的工作。

这意味着陈京以前的那些设想又可以重新运作。

相比李清香的现实,江铸倒可爱很多。

江铸和陈京见面,面上颇有愧色。

当时陈京很困难的时候给他打了电话,江铸也做了一些承诺。

但是最终,这些承诺都没能得到兑现。

陈京对他充分理解。

他那时候还是代市长,上任之初还需要处处小心。

而且李清香向来强势,当初她和黄宏远搭班子,她一把手情节就相当的浓。

现在江铸和李清香搭班子,李清香能够事事让江铸做主?

陈京和江铸的谈话从他的儿子江天卓开始谈起。

江天卓现在独立在外面闯荡,竟然跑去就把当歌手,振振有词的说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气得江铸浑身只哆嗦,恨不得立刻跑到粤州把这小子揪回来。

生了这个儿子,江铸很觉得丢人。

和其他的人他从来不谈江天卓,唯有和陈京,他说儿子的事情最多。

他讪讪的笑笑,对陈京道:“陈主任,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在粤州亏得你照顾,我在这里谢谢你了!”

陈京道:“行了,江书记,天卓我还真没照顾什么。但是这小子还是比较有自己想法的,这一点我能看得出来。年轻人的思想,我们不能用老一辈的想法往他们身上套。

他热爱干什么,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可以支持他干。”

江铸勃然道:“可是这小子……哎……”

他连连摇头。

沉吟了一会儿,他才道:“这小子跟我说,说你答应帮他介绍什么经纪公司,这事是真是假?这个行业真靠谱?他能吃这碗饭?”

陈京微微愕然,但旋即便点头道:“的确有这事,靠不靠谱我也不知道。我家的那位就是搞这个行业的,目前在业界还小有名气,天卓真有这个想法,倒可以去尝试的。”

江铸紧握着陈京的手,惭愧的道:

“陈主任,屡次都要你帮忙,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去省城工作压力大,遇到的问题多,别人欺生排外,这一些我都清楚。支持你的工作我义不容辞,但奈何有太多时候心有余力不足啊!

这次你过海山来了,我准备陪你咱们好好转转。

我权责范围内的事儿,只要你有要求,什么都可以跟我提,我绝对不皱眉头。”

江铸拍着胸脯朗声道,言辞甚为诚恳。

陈京微微笑笑,心中有些触动。

江铸是海山最顽固的保守派,这么多年来,海山保守势力的领袖非他莫属。

他的工作风格不像李清香那么强势。

但是他在海山的影响力是绝对不能小觑的。

陈京以前很不喜欢他,因为对邻角的工作,江铸一直都持反对意见。

而且和江铸沟通很困难。

你觉得有礼有节,他却觉得你是胡说八道。

但是和江铸真正深入接触之后,江铸这个人其实是个很直爽,也很仗义的人。

当然,陈京对海山保守派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过程。

从完全否定,渐渐的陈京也能体会保守派政治主张一些积极现实的东西。

实际上,海山的发展得益于改革派的大刀阔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没有保守派的存在,海山也不可能有今天。

基于这样的认识,陈京和江铸之间交流过多次,两人求同存异,倒也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对江铸答应亲自陪自己转转,陈京很受宠若惊。

江铸现在是市长,正厅级实职干部,是海山政府的一把手。

有他陪同自己调研,这次调研的含金量必然大增。

陈京现在真正瞄准的目标依旧是经济合作。

名企项目只是陈京一个突破点。

通过名企建立关系,疏通人脉,掌握资源,锻炼人马。

总之一句话,名企就是为经合办本职工作创造条件的。

陈京还是希望在海山能找到突破口,而这一次调研能有多少收获就相当关键了。

李清香的一揽子承诺不可当真,但是江铸拍过胸脯表过态的事儿,陈京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这一次陈京选择海山作为自己调研的第一站,就有重点考察公关的意思。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不知不觉间,陈京已经开始瞄准自己真正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