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89章 邻角老臣!

第八百八十九章 邻角老臣!

整体来说,陈京这一次调研非常的成功。【..】

陈京在海山重点调研的地方自然是邻角。

他的车到邻角的时候,在邻角区委大门口闻讯而来的邻角社会各界人士已经聚集了一百多号人。

这些人拉着一条长长的横幅,上面写着:“欢迎陈京书记回家!”

陈京透过汽车车窗看到这几个字,他当即就愣住了,一股莫名的感动从内心油然而生。

邻角人民很可爱。

自己在邻角也就工作了两年而已,现在回来能得到如此礼遇,陈京颇为受宠若惊。

同时,他心中也终于感悟到。

为官一任,努力为民谋福利,为地方谋发展,这样的干部终究是能被人记住的。

有些干部在任上得过且过,或者是急功近利,为了自己的政绩透支地方的发展资源。

这些其实都是掩耳盗铃的做法。

公道在民心,民心是杆秤。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作为官员来说,在一个地方干一任会留下什么名声,这一点是无法欺瞒的。

陈京觉得自己在邻角干几年,再次回来的时候能够有这么一条标语,一切都值得了。

在区委大院里面,李国伟召集了区委班子恭恭敬敬的等着陈京。

陈京车停稳,他一路跑步过来帮陈京把门打开。

陈京和他握手,他颇为惭愧的道:“书记。邻角的工作没能按照您的规划稳步向前推进,我内心很惭愧啊!”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邻角还有机会,在发展的过程中总会有困难,克服困难机会就在眼前!”

陈京在区委和邻角班子互动交流了一个多小时。

陈京重点谈到了合作的问题。

邻角是区域合作试点,合作做不好,邻角推动新的经济增长的动力就不足。

陈京明确表示,他这次来就是为推动合作而来。

陈京的讲话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邻角班子变化很大,一批陈京时代的官员表现得尤其有**。

而班子中新成员,他们感受着这种热烈而富有**的气氛。他们也能想象,陈京时代的邻角那时的样子。

邻角到现在还走不出陈京的光环,陈京离开后,邻角从上到下,总会提到他。

现在他回来,和大家一次简单的互动交流,当年的风范就展露无遗。

当天晚上。陈京下榻在金星宾馆。

金星宾馆张显丽亲自出手给陈京准备房间。

房间的一切陈设和当年陈京在邻角的时候一致无二,唯一空缺的地方就是陈京当年在房间挂了一幅价值不菲的芭蕉仕女图。

陈京走后,这幅画他自然带走了。

张显丽硬是让人找了一幅高仿的图挂在那里,这一点让陈京很感动。

他和张显丽握手,说出了自己的心情。

张显丽道:“书记,您离开了。咱们邻角人民都想着您。您现在回来看看,我们都非常高兴!”

陈京笑笑,道:“我也很高兴。张经理,以前我对你工作比较严格,我还以为你会嫉恨我呢。现在看来,我想错了!”

张显丽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书记,您的严格要求,让我们金星宾馆的接待工作一直保持高水平,我真是很感激您!”

陈京住进酒店。

陆陆续续,前来拜访的就络绎不绝。

听闻陈京来邻角的官员很多,但凡和他有关系的人,几乎都在外面等着,希望能见见他。

这个架势摆出来,可着实让这次陪同陈京过来调研的副主任廖耀阳和办公处长朱华被震撼到了。

刚开始在海山,他们就觉得陈京在海山混得好,面子大,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亲自接见他。

现在到了邻角,他们才真正的切身体会到陈京在这里的威信。

过来的时候区委门口就围得水泄不通。

住进酒店以后,外面院子是人山人海。

都说人走茶凉,陈京却用事实否定了这句话。

邻角是陈京的主场,以前是,现在是,也许将来依旧会是这样。

拜访陈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朱华不得不过来提醒陈京,让他注意休息,接下来还有一天的考察。

而且马上还要奔赴南港和莞城,事情会相当的多,日程也排得非常满。

陈京从朱华手中接过一个名单,他扫了一眼,用手指着一个名字道:

“我再见一个吧!这个人!”

陈京把手定格在邻角区副区长,公安局长陈立中的身上。

陈立中连续给陈京打了好几天电话了,一直都在追陈京的日程。

陈京到了邻角,不见见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公安局长,怎么也说不过去。

陈立中今天一身便装,五大三粗的个子腰杆挺得笔直,精气神相当的足。

他手上拎着两个大包,进门把包放下道:

“陈书记,今天我违反纪律了。但是你不能罚我,这点土特产就是一点小意思。都是我私人掏钱买的,您千万不要推辞!”

他嘿嘿笑了笑,道:“书记,我知道您不在意这点东西。但是对我来说,是个心意。”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陈京对面,一咧嘴道:

“书记,今天我过来想见您,也想跟您说点心里话。您离开咱们邻角以后,邻角一落千丈。说句实在话,我们这一些受您影响深的人,对目前的局面真是感到扼腕啊!

这样下去,我们邻角终究会重新沉沦下去。我们一直津津乐道的美好未来,全都要打水漂!

邻角的干部很想念您,我老陈尤其想念您!”

他用手一拍沙发,嘿嘿一笑,冷声道:“妈拉个巴子。您以前天天教导我们要搞好团结。现在咱们班子某些人天天就只想着怎么搞内斗,芝麻绿豆的一点小权利,大家争得是你死我活。

你说这样的环境,我们邻角怎么可能有长足发展?

真是可恨可恶,我就恨自己没当书记。如果我当书记,我就用您的手段,狠狠的杀几只鸡,看看谁还敢搞窝里斗!”

陈京微微皱眉。

陈立中在邻角和班子领导搞不好关系,陈京有所耳闻。

陈立中最爱放炮,动辄就向人放大炮,口无遮拦,得罪的人不少。

这一次陈京特意留意了一下,在区委安排的接待大军中没有他的身影,这就是他和主要领导不和的确实证据。

“老陈,都跟你说多少次了。让你说话要多三思。不要动辄就放炮。做工作靠的是这里!”陈京用手指了指脑袋。

“你把你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给经营好,少放炮,多干实事,不该你想的事儿你不用去想,更不用去管!”

陈立中讪讪笑了笑,声音终于低了下来,道:

“书记,这话我今天只是跟您说。发发牢骚嘛!平时我才懒得说这些呢。我现在主抓社会治安工作,为咱们的经济发展奠定基础。现在邻角的治安绝对是周边几个区县最好的。

以前猖獗的那些地下赌场,地下涉黑团伙,现在都被我一一给拔掉了。

从去年到今年,我们公安局一共侦破的案件多达一千余宗,其中大批都是涉及社会治安问题的案件,反正我的工作是做到位了!“

他顿了顿,道:“正如你经常跟我讲的,做好本职工作,这一点我从来不敢忘记!”

他憋了憋嘴,道:“如果不是这个硬指标,没有过硬的成绩。别人说不定早把我拱下台了!我今天都没机会跟你坐这里说话了!”

“你看,你看!牢骚又来了!”陈京瞪了他一眼,他从桌上拿出一盒烟扔给陈立中一支,“抽烟!你好好干,干经济工作,你是个门外汉,但是搞公检法,你是一条好汉。

你在邻角干的那些事儿我知道,海山电视台都报道过嘛!

好像你还大手笔的打掉了澳门某个黑团伙在邻角的据点,这一些都是值得肯定的!”

陈京嘴角微微翘了翘,道:“安于本职工作,终究会迎来机会的,有些事急也急不来!”

陈立中嘿嘿笑笑,挠了挠头。

良久,他将一支烟抽完狠劲的将烟头掐灭道:

“反正书记,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跟我说。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到年龄,我已然不年轻了。在公安战线我干了大半辈子,立功负伤,去阎王老子那里都来回好几次了。

有些事儿我总算看明白了。

要干事儿得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干。

那样才带劲,才有个干头。

如果说工作能力,我早就应该是公安局长。可是谁提拔我?当年谁敢提拔我?

也就只有您有这个魄力!”

陈京浅浅的笑了笑,心中颇觉欣慰。

他在邻角提拔的几个干部现在都不错,而这其中陈立中更是佼佼者。

陈京去粤州之后一直都关注这边的情况,陈立中在公安局长的位子上干了不少的大事儿。

他敢冲敢打,自己的业务能力过硬,又敢于身先士卒。局里的业务骨干都服他。

要说坏就坏在他的个性上面。

他性子野,做事喜欢把蛮,这样的风格一点都不像是岭南干部,到像是楚江来的。

当然,这其中也不排除陈立中是在模仿陈京,陈京做事的风格一向也是以强硬著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