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0章 血腥!

第八百九十章 血腥!

深夜,陈京刚刚睡得迷迷糊糊,一阵急遽的电话铃声让他从睡梦中惊醒。

他一下从**竖起来,拿起电话一看来电,皱皱眉头。

“喂,这么晚……”

“陈京,陈京!你在哪里?”

“快,快救我……”

陈京一骨碌从**爬起来,睡意瞬间消散。

电话是唐玉打来的,电话那头声音非常嘈杂,话筒中唐玉的声音几乎要被什么撕裂破碎的声音所掩盖。

陈京急问道:“你在哪里?什么地方?”

“南……港……圣女路酒吧……”

“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巨响,然后陈京就只听到“嘟,嘟,嘟”的声音。

陈京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此去南港距离不远,离唐玉说的那个地方也就十多分钟车程。

陈京脑子里很迷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唐玉会在南港?又为什么会遇到危险。

他抬头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凌晨零点过了,唐玉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而且语气如此急促,一定是遇到了极大的麻烦!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他迅速给陈立中打电话,叮嘱他立刻开车过金星宾馆来。

陈京的声音低沉严厉,道:“老陈,我有个朋友在南港可能出事了,你陪我去一趟南港,有必要带的东西都带上,动作要快!”

陈立中估计也睡得比较迷糊。开始接电话还含含糊糊。

但陈京一说出事了,他立刻精神起来。

陈京穿好衣服下楼到院子里面最多五分钟。陈立中开着猎豹的越野警车就过来了。

陈京指了指自己的车道:“开这车过去!”

陈立中矫健的跳下车,他穿着便衣,但是腰上硬硬的家伙清晰可见,陈京没有做声,坐上副驾驶座,两人开着车直奔南港。

南港圣女路是酒吧一条街。

陈京和陈立中两人到的时候,这条街道赫然已经变得冷冷清清。

昏暗的路灯照着马路,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

陈立中道:“去哪里?”

陈京皱皱眉头,盯着前面看。

陈立中忽然道:“书记,不对,这里应该有什么问题。你看路上好像有血迹……”

此时天上下着毛毛雨,路面上湿漉漉的,陈立中摇下车窗指着路面,果然陈京也看到了斑斑点点的殷红。

车窗没开没感觉不到什么。车窗一开,外面的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的味道。

陈京心中猛然一紧,道:“圣女路酒吧你知道吗?我们往那边走!”

陈立中道:“没有这间酒吧,这一条街都是酒吧,都是圣女路的酒吧!”

陈京大手一挥,道:“那就沿着血迹找。一间一间……”

“啊……”

一声尖利的叫声划破夜空。

在深夜极具穿透力,让人毛骨悚然。

陈立中脸色一变,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柄枪,他扭头看向陈京,道:

“书记。看这架势是黑帮冲突。您的朋友是……”

他顿了顿,道:“这里太危险。我们……”

“别婆婆妈妈,快往东走!就在那边!”陈京怒声道。

陈立中一脚踩下油门,调转车头往尖叫的方向快速驶过去。

这是一条岔路,像是那种古老胡同似的。

路很窄很深,整条道路被两旁的榕树罩得死死的,连外面路灯的灯光都难投射进来。

陈京手捏得很紧,指节都发白了。

外面的空气和着雨水从车窗灌进来,带进了的是浓浓的血腥味道。

越往前走,路两旁打砸的痕迹越明显。

陈京甚至还看到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散落在地上,上面隐隐还有血迹。

“吱!”一声。

陈立中猛然一脚刹车,陈京猛然往前一栽,汽车在原地侧滑一下横亘在了路面上。

旁边又是一条岔路口。

陈京眼冒金星,等他清醒过来,便看到这条路上横七竖八,已经躺下了很多人。

有人在地上挣扎,有人摇摇欲坠的从地上爬起来。

还有人一动不动的伏在路面上。

整条狭窄的路面沾满了血迹,路面上各种砖头、砍刀、铁棍倒处都是。

而就在汽车灯光照射的不远处,透过浓浓的雨雾,依稀还能看到有一帮人正追砍着一个矮胖汉子。

矮胖汉子动作很矫捷,手上攒着一把类似日本武士用的战刀。

后面的人追得很急,他会忽然顿住身子,然后回身便是一抹寒光闪过。

“乒乒乓乓”,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喊叫,追在最前面的一人被砍翻在地,血迹飙天而起,后面的人手势不及,有好几个被栽倒的汉子绊倒在地。

而矮胖汉子趁着这个机会拼命的往车灯这边狂奔而来。

雨雾中,看不清他的身影。

但是陈京却能够感受到一种极致的野性的张力从此人身上迸发出来。

他从头到脚都是湿漉漉的。

血水和着雨水,样子极其的狰狞恐怖。

显然他受了严重的伤。

右腿瘸得厉害,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行动。

但是他似乎丝毫不在意这一切,仍旧以一种勇悍霸道的架势往车灯这边冲过来。

陈立中拔出枪来,来开门“砰!砰!”朝天鸣了两枪。

他大声喝道:“全部住手!警察,警察!”

矮胖汉子遽然回头,手中的战刀又划过一抹寒光,后面冲过来的两个人再一次飞溅血花!

紧着着。他手中的战刀疯狂挥舞,像一头饿狼一般竟然要一头扎进追赶的人群中。

他的架势就如同一只飞蛾。要疯狂的投入火海一般,如此的坚决,如此的彪悍,毫不犹豫!

当然,他不是飞蛾。

他返身杀回去,先前追杀他的那十几个人反倒被他的气势所夺,不自然就往两边散开。

他挥刀砍倒两人,向道路的另一边冲过去。

而两旁的人再一次合拢。又继续追过去。

陈立中当机立断,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三发子弹射出,后面的三人应声而倒。

他迅速窜上车,发动汽车,猛然往前追过去。

人终究跑不过汽车。那帮人估计是看到陈立中动了真格。

迅速往两旁散过去,如鸟兽散。

其中一人将手中的看到猛然向前面的矮胖汉子砸过去,自己则迅速逃之夭夭。

矮胖汉子挥刀回头,“砰!”一声。

金铁交鸣,泛起一抹巨大的火花。

他扔掉手中的刀,就要逃。

陈立中抬手一枪。没有击中。

陈立中要放第二枪,那人却立刻站定,举起双手,一动不动!

陈立中停好车,下车喝道:“蹲下!蹲下!”

矮胖汉子依言蹲下。

陈立中慢慢的靠过去。陈京俨然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急遽的跳动。

并不宽阔的马路上,仅仅就剩两人。

周围尽是血腥。

陈立中每移动一步。在地面上都发出“咔嚓!”一声,那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极其清晰。

陈京也想下车,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颤动,完全不听指挥。

他何曾见过今天这场面?

他本质上是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年轻人。

接受的都是真善美的传统教育。

虽然这些年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他有了极大的蜕变。

但是像今天这种血淋淋血腥的场面,他根本就只在电视里面或者电影里面看过。

现在身临其境,他完全是六神无主。

如果他脑子里不还有个唐玉的念头的话,估计看到现在这场面,他早就会吐得一地了。

“咔嚓!”陈京用力拉开车门。

就在这时,一直蹲在地上的矮胖汉子忽然往后一仰,身子弯成像一把劲弩一般,然后又猛然弹直。

这一切就发生在一刹那间。

矮胖汉子的双脚猛然蹬在已经靠近的陈立中的腿上。

陈立中一个踉跄就向前扑倒。

身体失去重心,他猛然回头冲叫道:“快……”

他第二个音还没发出来。

地上的矮胖汉子已经猛然弹起,回肘猛然一击,陈立中一身闷哼,便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陈京大骇!

猛然将门关上,就往驾驶座上窜。

矮胖汉子仿佛看到了陈京的动作一般。

他一肘得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人化作一道利箭往车这边狂奔过来。

陈京手忙脚乱,一阵乱忙活,终于坐在了驾驶位上。

他刚刚发动汽车。

便听“咔嚓”一声。

车窗玻璃竟然被人一拳砸穿。

一只血淋淋的手伸进来,一手就捏住了陈京的脖子。

陈京只觉得自己的血管似乎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

胸膛快要爆裂,根本就呼吸不过来。

他拼命的挣扎,那双手却力度越来越大。

“你……你……”

陈京艰难的发声,竭尽全力扭头看向外面的人。

他有一种感觉,觉得下一刻自己似乎就要停止呼吸。

陈京有生以来,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竟然如此的近!

巨大的恐惧从内心滋生。

强烈的求生欲望支撑着他,终于,他看清了外面那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

他双目猛睁,使出吃奶的力气喊了一声:“三……三哥……”。

车外的汉子愣了一下,陈京便觉得自己脖颈处猛然一松。

外面的空气肆虐的灌进了肺部。

那种感觉不是舒爽,而是剧烈的咳嗽,咳得他几乎就要蜷缩成一团,内心的难受莫可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