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1章 黑

第八百九十一章 黑|帮火并?

所谓三哥,这个名字是陈京听沈北望叫过的。

那天陈京和范江一起去见沈北望,在南越楼见到的那个寸步不离沈北望的汉子,就是眼前的此人。

陈京打开车门,将其扶上车,手脚都在发抖。

这人全身都是刀伤,背部、腰、腹、腿,就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鲜血从伤口流出来,伤口血肉翻开,有几处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陈京不能相信,刚才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人捏住了脖子,依旧毫无反击之力。

如果不是最后自己叫了一声“三哥”。

自己的脖子有可能就被此人扭断了。

“唐玉,唐玉在哪里?你知不知道?”陈京大声道。

叫三哥的汉子虚弱的用手指了指前面,“雨后池塘,一楼厕所!”

陈京迅速按照他指的方向跑。

终于,他找到唐玉。

卫生间,门被死死的顶住。

陈京费了很大劲,最后使劲用脚踹才把门踢开。

然后他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唐玉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般蜷缩在马桶的旁边。

唐玉!

她头发凌乱不堪,脸色白得吓人,嘴唇乌青乌青。

她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变得空洞迷茫。

她浑身都在抖,右手整条手臂都被血染红,白色的衣服已经成了红色。

“唐玉!”

陈京大叫一声。

女人猛然睁大眼睛看向陈京,她想站起身来,却摇摇欲坠。

陈京忙冲过去扶着她。

她艰难的抬头,冲陈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然后猛然一栽,一头就晕倒在了陈京的怀里!

陈京用力的抱着她。

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风刮了起来。

能见度非常的低。

陈京只觉得自己的腰被唐玉死死的抱住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艰难的挪动,把唐玉塞进了车中。

然后又冲向陈立中的位置。

陈立中遭受三哥的一记重手,虽然昏迷,但是没有受到重创。

陈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迷迷糊糊的转醒。

陈京过去摇晃他几下,他便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一清醒,便破口大骂:“妈拉巴子的,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打了一辈子雁,竟然被雁啄瞎了眼,我……”

陈京猛拽他的肩膀喝道:“快走!人找到了!”

陈立中“呸!”了一口,“他妈的什么狗屁破地方,南港警方都是酒囊饭袋,发生这种严重群殴,竟然没见一个人!真他妈的废物!”

他骂骂咧咧上车,回头一看后座上赫然坐着刚才那矮胖汉子。

他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拔枪。

陈京一手按着他道:“现在没事了,我们先回去,回头再细查此事!”

陈立中很警惕的回头,然后才发动汽车,汽车穿过蒙蒙雨雾,风驰电掣而去。

而在此时,才听到后面响起姗姗来迟的警笛声…………海山博爱医院,高干病房。

陈京坐在病床边静静的看着**平躺着的女人。

唐玉肩膀上有一道半尺长的伤口,很狰狞,失血过度,重度昏迷!

送到医院医生给她缝合伤口,然后输血,伤势基本已经控制住了。

昨天晚上的事儿,就像一场梦一般,陈京到现在想想都还心有余悸。

这件事扑朔迷离,陈京无法想象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刚刚陈立中打电话过来,他援引了南港警方的消息,大致说了一下昨晚的事情。

南港警方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初步认定,认定为是香港黑帮“洪”的成员和莞城某本土帮派的一次火并。

目前南港警方已经成立了要案专案组调查此事。

目前警方抓捕了八十多名疑犯,案子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对这个极具官方的说法,陈京疑虑颇多。

首先,既然是黑帮火并,为什么唐玉会出现在现场?

现场除了唐玉之外,还有一些什么人?

要知道出事的地方可是酒吧一条街……

那个地方平日可是南港夜生活的天堂,通宵霓虹,彻夜笙歌,在那样的闹市出了如此严重的治安问题,有多少无辜的人受到了伤害?

还有“洪”的问题。

陈京对沈家算是比较了解的。

沈家对大陆的渗透从来就没有涉黑。

沈海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知道大陆的情况,也知道黑恶势力在大陆是没有土壤的。

沈北望在大陆一直都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现。

他主营夜总会都走的高档路线,鲜少打擦边球。

陈京就不明白,怎么可能会有“洪”和本土黑帮的火并?

今天早上,陈京一直拨沈北望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陈京心里滋生。

他又想到不久前,他见沈北望对方摆出的架势。

随行一群保镖,而且还有一个狠角色估计是“北沈”的成员寸步不离,这样的排场的确是有些大。

沈北望不是一个张扬的人,如果天下太平,他也不会出来吃顿饭都摆这么大的阵势。

当时陈京只觉得有些不正常,没往其他方面想,现在想想,那事极有可能是个预兆。

昨天的事情,沈北望估计也是在南港的,他去了何处?

就在陈京胡思乱想的时候,陈立中的电话又来了。

“书记,昨天那家伙怎么处理。我安排他到医院治疗,他拼死反抗不从。他的情况你看到了,基本就要完蛋了,如果再不想办法,绝对拖不过三个小时了!”陈立中道。

他嘿嘿笑了笑:“这家伙一看就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凶徒,外表极有伪装性。可是动起手来,那是真的硬章子,昨天我这一百多斤就险些被他给做了!真不敢想象,这家伙受伤如此严重,手底下还这么狠!”

陈京微微蹙眉。

他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个人有多少人知道?”

陈立中愣了愣,道:“暂时没人知道,我把他放家里,没您的指示,我哪敢乱来?”

陈京吐了一口气,道:“那就这样,你不要安排医院了。找个信得过的人给他单独治疗。你在邻角干了半辈子,总有一些门道吧?”

“明白!我去安排!”陈立中心领神会的道,“对了,书记,您没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陈京沉声道:“老陈,你要切记,这件事暂时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先想办法把他的伤治好,然后再说!”

凭直觉,陈京能够感觉到昨天的事情,背后有很复杂的原因。

现在有太多的疑点无法解释,扑朔迷离,难说清楚。

陈京一方面不想搀和进这样的事情中,他现在没时间,也没精力。

那些事和他现在的工作没有交集,陈京不会舍本逐末的管那些事儿。

另一方面,陈京从那里带走了两个人。

唐玉倒也罢了,作为记者,怎么解释都能解释清楚。

但是这个叫三哥的汉子却有些麻烦。

明显,此人不愿意在公立医院被当做活靶子,他这样的人很清楚,如果进公立医院,他必然会被南港警方揪住,后面的事儿就难说了。

陈京也不想这事复杂化。

所以他决定这件事得瞒下来,不能让人知悉有这个人的存在。

“嗯……”

**的人儿轻轻的哼了哼。

陈京忙从思绪中回到现实,唐玉在**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陈京,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陈京温和的笑了笑,道:“先不急着说话,你伤势比较重,先调养好身子,有什么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唐玉眨眨眼睛,点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沈……北望有消息吗?”唐玉道。

陈京愣了愣,摇头道:“没有,电话不通,也没有其他的消息。”

唐玉嘴角抽了抽,没再说什么话。

过了很久,她又道:“昨天……昨天的三……三哥呢?”

“他……他救了我!”

陈京皱皱眉头,旋即神态变得缓和,道:“这个叫三哥的汉子,我已经安排人给他治疗了。他伤势比较重,为了尊重他,没安排进医院。不过你放心,治疗应该没问题。

凭他的身子骨儿,不久可能会康复!”

他顿了顿,道:“昨天究竟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能够赶过去?”

唐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我……我就只是打个电话试试。昨天……昨天很可怕。很多人冲进酒吧就乱砍,我……我当时正在和沈北望说话,然后……然后就有人砍了过来……”

陈京沉吟不语。

唐玉只说只言片语,但是他依旧能够想象昨天的情形。

极有可能,这帮人就是冲着沈北望去的。

唐玉又可能只是被误伤。

如果真是这样,在岭南的地面上,有多少人敢如此嚣张,在闹市中就敢纠集那么多人去直接看上门杀人?

陈京对公检法战线不熟,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来。

他起身拍了拍唐玉的肩膀道:

“好了,现在你身体还比较虚弱,要少说话。身体养好了,什么都可以说,现在你要休息!”

唐玉点点头,模样很乖巧。

“谢……谢……你……”

陈京愣了愣,眼睛盯着她一笑,道:“是该谢谢我。昨天那场面太大,我整晚做噩梦没法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