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2章 毫无收获?

第八百九十二章 毫无收获?

一场意外,严重耽搁了陈京在海山的考察。

不过让人安慰的是唐玉没有什么大碍,工作方面,无论是海山市领导还是下面各区县的负责人,他们对陈京的表态都比较坚决!

清香书记一句话“陈京是海山培养出来的干部!”这话出现在海山日报的头版,这句话的分量到了下面作用是非常大的。

陈京也切身体会到自己作为海山走出去的干部的好处。

至少,这两天在海山的考察,他就受到了最高礼遇。

结束海山的考察,陈京下一站便是南港。

陈京到南港的时候。

南港的那一起恶性斗殴事件已经充分的发酵了,全市上下高度戒备。

进入南港核心区的关口,驻有荷枪实弹的武警,进出人和车都盘查极其严格。

陈京特意让司机绕圣女路,远远便看见那边已经封锁得严严实实,整个酒吧一条街被全部封锁住了。

陈京到下榻的酒店,南港市副市长徐连军和他进行了会谈。

陈京和徐连军以前就打过交道。

徐连军在两地合作方面,一直都是保守派。

陈京在邻角工作的时候,没少跟他怄气,甚至为徐连军的一些言论,陈京还拍桌子骂过娘。

不过这一次陈京的身份不一样了,他现在是省经合办主任,而且是省委候补委员,相比徐连军这个刚刚进党委班子常委已经拉开不近的距离了。

徐连军能够深刻的体会到这种距离。

所以自始至终他很客气。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

在谈工作中途,陈京不经意的问他道:“徐市长。南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关口查得这么严?是不是治安或者其他方面出了问题?”

徐连军点点头道:“陈主任,是出了一些问题。在酒吧一条街出现了黑恶势力严重聚众斗殴案,目前公安局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出乎意料,班子压力很大!”

陈京皱眉道:“伤亡情况怎样?”

“这……目前相关情况还在调查统计,没有准确的数据!”徐连军迟疑的道。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道:“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南港作为经济特区,治安和稳定问题一直不能令人满意。实在是有些遗憾。”

陈京轻叹了一口气。

刚刚他收到了最新的消息。

由于南港圣女路事件影响太大,这几天从全国各地都有记者往南港赶。

南港市主要领导的精力都集中到了这件事情上。

南港警方不堪压力,最近披露的信息进一步证明,当晚事件是一次黑帮性质的斗殴。

由于斗殴双方有目的性,普通平民基本没有伤亡。

在斗殴过程中,香港“洪”社团重要成员身亡,莞城的本土黑帮也有多人伤亡。目前具体的数字还在进一步统计之中。

陈京听到这个消息,就想到了沈北望。

“洪”社团的重要成员是不是沈北望?

沈北望就这样死了吗?

很多疑团在陈京心中解不开。

……

碧空如洗。

南港金沙海滩水天一色。

金沙海滩是南港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整个岭南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海滩的景色很美,蓝蓝的海,柔柔的沙。

这个季节虽然不是盛夏,但是海滩上的游人却异常多了。

海滩是个很养眼的地方。

穿着比基尼的性感女郎。如同一只只娇艳的彩蝶在人群中穿梭。

海岸边上的游人都情不自禁的拿起相机寻找着目标,终于看准一个便按下快门,将一切定格住,期待着回去之后好好的欣赏。

海滩上的帐篷很多。

有些帐篷半遮半掩,里面时而会传出有女人的娇笑。这样的情景引发的是别人无尽的遐想。

在海滩的一个角落。

一顶淡绿色的小帐篷。

帐篷外面坐着一个赤膊的汉子。

汉子络腮胡子,手中拎着一瓶啤酒。脸上从眼角一直到上唇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刀疤缝合的针痕依稀可见。

他脸上表情变幻,脸上的刀疤便有一种奇异的扭曲,活像一只蜈蚣贴在脸上,甚为狰狞恐怖。

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三三两两站着几个人。

每个人都西装笔挺,站得标杆笔直,隐隐的将整个帐篷护住。

来来往往的游客似乎感受到了这几个西装男子表情的凶神恶煞,很自然的离得远远的,不往这边靠近。

“你知不知道现在查得很严,四道关口全都封锁了。黑皮的人是个大麻烦,根本就出不去。我的人我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余力去做任何事情。天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很难过啊!”

络腮胡子淡淡的道,他拎着酒狠劲的喝一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过了好大一会儿,帐篷里面传出一个声音:

“胡子,多大一点事儿?我都说了,以后喊打喊杀的日子你不用过了,就一点钱嘛!明天那笔钱就会到你账上!”

络腮胡子一听钱的事,脸上露出了笑容,样子有些憨,更有些狠,嘴角使劲的**,鼻孔中轻轻的哼了一声。

帐篷里面又有个声音:“这一次太让人意外了,怎么就死了那么多人?一次小动作,硬是惹出了天大的乱子,黑皮太让人不放心了!“

络腮胡子叹口气道:“你是不知道那天的情况,‘北沈’的那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他一个人杀了十二个,重伤了二十多个。死的人基本都出自他之手,这个人……可怕!”

“沈北望究竟是死是活?”

络腮胡子哼一声,道:“百分之一百死了!我亲眼看见他被砍得面目全非,然后跳下了岭江,一个活蹦乱跳的人跳下去都必然死,何况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好的了,能不死?

现在就是那个‘北沈’不见了!

还有,黑皮说在沈北望身边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不见了!”

“条子那边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没有?”

帐篷中沉默了很久,道:“没有!女人根本就是一个误会,那女人是省城的一个知名记者,那天她是去采访沈北望去的。至于那个‘北沈’估计是有人救了。

应该是那个拿枪的人。

05式左轮手枪,这不是一般的警察。这个人一直没浮出水面,是个大隐患!”

络腮胡子眉头紧皱,过了很久,他道:“老板是什么意思?”

帐篷中传出轻飘飘的一句话:“老板让我们安静!”

络腮胡子大大咧咧的一笑,道:“那怕个吊啊,反正沈北望死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那个北沈顶什么用?他敢回香港,洪爷会拿他开香堂,主子的命都保不住,他还有脸回去?“

“胡子,你他妈什么时候才会动脑子?你知不知道留这么多问题,每一个都是心腹大患。通过任何一个疑点,如果把事情推到了我们身上。你以为你有几个脑袋?

‘洪’是什么你不知道?

他们要你的命,你能够逃到哪里去?”

络腮胡子冷冷一笑,道:“那现在能怎么办?难不成要找到那个‘北沈’把他做了,然后把那个记者也做了吗?”

“胡说八道!关于这件事,你我都要忘掉,手下的人要约束死,不能够有任何风声泄露出去。黑皮那边给些好处给他,以后少联系吧!”

络腮胡子哈哈一笑,一口气将瓶中的酒喝干,道:“明白!好了,什么事儿都没了,好长时间都不太平,没过一天安分日子,都淡出鸟来了!”

他拍拍屁股起身,眼睛看着不远处海滩搔首弄姿的窈窕女郎,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

“我去找个马子泄泻火!你不也好这口吗?也去玩玩嘛!”

络腮胡子走了。

帐篷周围站着的几个西装汉子也漫不经心的走开。

就留一顶帐篷孤零零的干杵在那里。

外面的景色很美,帐篷里面却似乎是个独立的世界,神秘幽深……

……

陈京的南港之行基本没有收获。

因为南港发生了特大黑帮斗殴案,震动全省,南港上下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件事情上。

南港市委书记姚军辉亲自主持政法委系统会议,要求公安局必须要从严调查,一定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而省公安厅也专门派了要员过南港督阵,整个南港市都笼罩在一片紧张之中。

陈京在南港的考察也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没有见到南港重量级的领导。

南港市副市长徐连军倒是陪同陈京跑了几个区,也找了一批南港本土实力企业座谈。

但是徐连军在南港影响力弱。

更重要的原因是陈京希望这次考察能够谈到合作的事情,而不仅仅只局限于名企的项目。

这一块都不是徐连军能够表态的。

当然,陈京对徐连军印象也不好。当年陈京在邻角的时候,和徐连军之间就常常闹摩擦。

徐连军做事不够务实,官腔多,又极其保守。

一些关键的问题,陈京不愿意和他多谈。

现在的经合办,陈京不能够给人留下缺项目的印象。

既然要以我为主,那就必须要高姿态。

经合办力争推动合作,努力创造跨区域合作机会,但是具体落实还得要下面各市州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