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3章 刻不容缓!

第八百九十三章 刻不容缓!

莞城在岭南名气很大,享誉全国。

莞城被称为制造之城,在国外,共和国制造很出名。

而共和国制造有很大部分都是出自于莞城,共和国的打工者之乡,共和国制造业之都,这就是人们对莞城的定位。

陈京对莞城恰恰不是很熟悉。

陈京认为,莞城代表了岭南经济发展的独特模式,那就是以劳动密集为核心的产业化生产。

陈京到岭南之后,他更喜欢独辟蹊径发展特色经济。

靠人海战术发展经济已经不适合新时代的岭南了,岭南的经济需要有特点,需要有核心竞争力,这是陈京常常思考的东西。

陈京到莞城先拜会了周国华。

周国华非常热情,请陈京在莞城酒店吃海鲜。

莞城的管理模式有区别于其他市,莞城一直都有常委负责制的传统。

所谓常委负责制,就是各常委分管某方面工作,指导政府按照中央和省委的精神办事。

这种负责制度意味着党委常委分量很重,也保证了莞城这些年的发展总能够和中央以及省委的规划保持一致。

周国伟作为组织部长,他分管纺织行业。

这一次中华名企项目,莞城很感兴趣。

莞城市副市长邓剑是第一个去省经合办合作的地方高级干部,而市委书记岳云松也给陈京打过电话,明确表示了莞城一定为尽最大的努力鼓励企业申报名企项目。

周国华今天和陈京见面也是开门见山,道:“陈京,你今天过莞城,我就开门见山了。这一次不管怎样,走后门也好,还是怎么也好。我们莞城纺织系统在名企中是要占名额的。

你们审核要什么条件我们坚决配合,百分用心的配合,但是名额我们必须占!”

他嘿嘿一笑。道:“谁叫咱俩有这层关系?你得认咱们这层关系!”

陈京脸色一变,道:“周部长,你这可过了一点,都像你这样。我们项目怎么能够保证公平公正?这样吧,我可以承诺一点给你,那就是在岭南省,这一次纺织企业我们可以筛选一到两家入围。

莞城的企业能否脱颖而出,那就得靠你们自己的实力。

你的风格我了解。对你我有充分信心,相信咱们莞城的行业企业在您的领导下肯定是信心十足,朝气蓬勃的!”

周国华笑了笑,道:“你的本事就是给别人戴高帽子吧?那也行。你话都撂下了,我也不能怂了。我说句自傲的话,整个岭南,纺织企业排名前一二三位,必定在莞城。

你的名企项目如果在纺织行业留两个名额,我们就有两家,留三个名额,我们就有三家。”

陈京道:“那就好,不久我们初审组就会下来初审。你让他们做好准备!我期待好消息!”

“叮,叮!”

陈京掏出手机皱皱眉头,正要挂掉。

周国华摆摆手道:“先接电话,我知道你现在是大忙人。也不耽误这功夫!”

陈京不好意思的笑笑,站起身来起身出门。

电话是佟其为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佟其为声音有些低沉,道:“是陈主任吧?您现在说话方便?”

“接你的电话就方便。说吧,佟总有什么指示?”

佟其为在电话中笑了笑,道:“指示谈不上,只是想约你玩玩,好久没去北粤猎场了,这两天忽然想去那边玩玩,我想到了你,就给你打电话了!”

陈京心中一动。

他一想到北粤猎场。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冷酷的年轻人。

用强弩搏杀巨型野猪的那股子狠劲和杀气,当时他眼眸中散发出来的慑人的目光,那个场面很血腥,当时陈京很震撼。

可是现在……

圣女路的事情现在不断的被媒体披露,多方消息差不多已经证实。

沈北望被人杀了。

虽然尸体警方没有找到,但是这件事基本可以定案。

不知为什么。陈京一想到沈北望死了,他心中就有一种难言的低沉。

陈京和沈北望交往不多,但是有限的几次交往,感觉很好!

沈北望言辞不多,沉默寡言,但是做事情说一不二,很耿直,很直爽!

沈北望对朋友的义气不是江湖上那种嘴巴上嚷嚷得凶的哥们义气。他的做派和言行,都会让人觉得很真诚。不玩虚的。

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年轻小伙,就这样忽然之间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而且还背上了一个“洪”头目的名声,走得很惨,让人恻然。

沉吟了很久,陈京道:“佟总,沈公子的事儿你听说了吗?”

佟其为沉默了很久,道:“听说了才想去打猎,不管外面怎么说,我始终都相信北海不可能是黑帮头目,他是正经的商人,至少在大陆是,这一点没有异议!”

他顿了顿,道:“我想到了他,心中不舒服,想去北粤散心!”

陈京洒然道:“那就去吧!我今天在莞城,后天回粤州,连续两天是周末,我们就那个时候去吧!”

挂断和佟其为的电话,陈京重新进入包房。

他心情就有些乱了。

他有心想问问周国华关于莞城黑帮的一些情况,但是这个问题不太好开口。

这些年来,莞城是整个岭南社会构成最复杂的地方。

由于打工者的高度集中。

莞城聚集了大批低层次的社会人员,这些闲散社会人员最早是偷鸡摸狗,小打小敲的做坏事。

渐渐的发展成小团伙,专门干偷盗,抢劫,诈骗等勾当。

而近几年,莞城渐渐的开始滋生黑势力了。

黑势力垄断行业供应链,收商户保护费,搞非法六合彩。

猖獗得还搞地下赌场,贩毒,组织卖**等等,这在莞城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

在连续两届省人大会议上,都有人大代表提案提到这方面问题。

莞城的几任班子也都对这个问题进行的表态。

陈京这两天让人找了相关资料研究,发现由省公安厅组织的专项整治行动就多达五次。

莞城自己组织的铲黑除恶的行动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这些行动却没有一项有实质性进展的。

莞城地方的一些官员就把莞城的社会问题归结为发展中的烦恼。

莞城的社会生态就是这样,大量外来人口聚集,人员构成极其复杂。社会闲散人员,无业人员极多。

这样的环境就是滋生犯罪的温床。

所以,莞城一方面要严厉打击犯罪,这是治标。

而更重要的是要努力发展,要改变现在的社会形态,这才是治本。

这种论调的盛行,让莞城近两年在政治社会治安方面力度大幅减弱,黑恶势力的猖獗到了相当的程度。

陈京上次和妹妹陈灿通电话。

陈京跟陈灿说自己调到了粤州工作。

当时陈灿就道:“调到粤州好,粤州是共和国的南大门,大城市。反正岭南都好,只要不去莞城就行!”

陈京问他为什么不能去莞城。

陈灿便道:“那边乱啊,你不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怕去莞城。那边据说女人带耳环,别人飞车过来就抢走,有人耳朵都被拎掉了。如果是拎包,那些人过来就一刀把手给剁掉,然后包就抢走了。

电视上天天都放这些呢!太可怕了,那个地方绝对不能去!”

当时陈京和陈灿说这些,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现在他再回想这些点点滴滴,才倏然觉得莞城在外面的形象已然到了这样的程度了。

南港警方通报的斗殴事件。

提到的是“洪”和莞城某黑帮的斗殴。

莞城的哪个黑帮?查到了没有?

这一些都还没有任何进展,而且疑点丛生,陈京心中不自然就会蒙上一层阴霾。

他到南港的时候和徐连军说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

现在到莞城,他这句话是否可以说?应该跟谁来说?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单薄了。

也许是这个世界太大了,他有太多的事情总觉得触摸不到。

经合办是什么单位?是负责经济合作的单位。

陈京偏偏想到了地方黑恶势力这一块,这个想象和他现实负责的工作相差过于遥远。

但是仔细想想。

不管多遥远,这些工作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工作。

作为老百姓而言,他们的第一要务就是稳定和安全。

没有安全,何谈生活?

陈京总想发展,发展可以将福利惠及普通大众。

可是对普通大众而言,他们生活的环境黑恶势力横行,天天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情都是抢劫、盗窃、诈骗、强奸,没有一点安全感,这是党和国家应该给他们的生活吗?

陈京脑子里面天马行空,心情忽然变得沉重。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在他内心滋生。

他觉得自己应该更加的努力,唯有努力才能进步,唯有进步才能有更大的舞台给自己。

自己脑子里面想的那些事情,才有可能终究一日有实现的希望。

现在对他来说,在经合办的工作已经打开了一扇门。

后续的工作完全就可以大刀阔斧了!

努力推动全省经济合作向前跨越刻不容缓,必须立刻马上有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