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4章 最后一个徒弟!

第八百九十四章 最后一个徒弟!

陈京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他结束了三市考察之后,回去立刻便组织召开单位全体会议,部署名企申报和初审工作。

在工作会议结束以后,“中华名企”申报和审评工作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在陈京宣布申报工作开始的当天。

经合办车水马龙,整座院子黑压压的全停满了车。

在院子外面现在已经是粤州大学的地盘,这一带的道路两旁也都停满了车。

全省十个多市州的申报企业,有些市州还有市领导陪同,都往粤州经合办赶,经合办人气之旺,申报工作之踊跃,前所未有。

这一次名企的工作做得很到位,首先省里高度重视,召开了专门的会议。

而且省政府明确了对成功申报名企的企业,省政府实施奖励三十万元。

省里重视,到了下面市州。

现在大家都比着呢,竞争相当激烈。

这一次名企项目他们都当成了一次竞争的机会。

海山市政府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负责此事,而且明确了成功申报名企的企业,市政府奖励一百万人民币。

像莞城、通门、南港基本都是这个价码。

奖金的刺激无疑让企业积极性大增,更重要的是极大的抬高了名企的含金量。

今天到经合办参与申报学习的企业赫然就超过了三百家。

原定在经合办大会议室一起通报申报流程和审评标准的会议,因为人数太多,会议室根本坐不了。

今天负责会务安排的是朱华。

她来经合办几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兴奋的同时又有些手忙脚乱。

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头发高高的挽起,画着淡妆,优雅而干练。

她急匆匆的冲进陈京的办公室汇报工作,鼻尖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脸上红扑扑的。

“主任,会议室安排不下,我们临时准备把篮球场给腾出来,今天反正没什么太阳,我们就在篮球场开会。音响和主席台临时搭建,您看怎样?”朱华道。

陈京哈哈一笑,道:“好你个朱华,你知不知道今天来的身价最低的都是几千万的老总。你把他们晾在篮球场,你觉得合适?”

朱华尴尬一笑,摊摊手道:“那怎么办?没指望有这么多人,而且后续还有人赶过来。我们三幢办公楼,基本都坐满了人了,刚才办公室小方还笑,说一个砖头扔下去,都能砸倒一片亿万富翁呢!”

陈京手一挥道:“我已经给欧朗酒店联系好了,他们已经安排了最豪华的会议厅给我们,所以设备一应俱全,包括服务都由他们负责。你通知下去,会议十一点正式开始。

让大家都去那边吧,我们不能够太小家子气!”

朱华惭愧的笑了笑,道:“主任,我工作没做好。您批评我吧?”

陈京看到朱华像小女生一样拘谨,他淡淡的笑笑道:“你是该被批评。以后你要适应这种场面。我们经合办是一家省级单位,而且今后在全省的经济发展中要扮演重要的角色。

我们的组织协调工作要加强,工作效率和工作能力要提高,今天这只是个开始,以后会变得经常。要把这一次当做一次经验研究,以后我们主持类似会议要游刃有余!”

这一次名企申报工作,陈京故意抬高了门槛。

要求每一家申报企业必须在提交企业资料的同时,向审评委员会交三万元的申报费用。

按照陈京的想法,设了门槛,把申报规模控制在一百家左右。

从一百家中筛选几十家精英企业出来,这个节奏比较合理。

现在看来,陈京的判断有误。

他低估了下面企业对名企的热情。

第一天申报开启,就一下涌入了三百多家企业。

而且陆续打电话咨询的多达上千家,电话报名的有一百多家。

按照这样的规模算,全省报名申报的企业可能会超过六百家。

六百家企业光申报费用就可以收一千八百万。

这一部分钱商务部占四成,属于经合办的还有一千万之多。

在申报审批工程中,专家指导还要对企业存在的问题提供专家整改意见。这中间可能还要涉及到费用。

这样一算,一个名企项目竟然成了一个吸金的利器了。

报名企业多,吸金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现在是经济社会,组委会和专家团需要维持高的消费,肯定需要经费。

问题就是因为规模大,对整个审批的公平公正的要求就要更高。

审评最终合格的企业,必须要有让人信服的理由。

否则一旦出现走后门,或者是不公平的情况,到时候可能会引发大乱子。

在凯宾斯基酒店,名企项目初审组,专家组,复审组还有商务部领导齐齐和企业家代表见面。

这一次无论是初审组还是专家组,规格都很高。

岭南省知名的经济学家,共和国知名企业家,金融权威人士都在审评组中。

陈京为请这一批人是花了相当大代价的。

有一批专家还是商务部出面请的,而企业家审评员佟其为赫然在列。

陈京深谙做企业人的思维。

作为商人而言,他们最讲现实。

对他们而言什么是权威?

一方面权威是专业人事,这些人就是国内知名经济学家,能够影响整个经济政策的存在,他们心中很敬畏。

一方面是金融强人,企业融资离不开金融,这些一挥手就能决定几个亿甚至几十亿投资的金融大鳄,让他们很敬畏。

而最后,自然是同行了。

全国知名企业老总,企业家中的明星人物。

作为同行,他们生意做得大,地位高,一批中坚企业家对这样的人就信服。

陈京这一次请的专家组就云集了这么一帮人。

今天的会议开得相当成功,陈京亲自向所有与会人士介绍了整个申报的流程,以及在申报中的沟通机制,注意事项,检举电话以及申报纪律。

一切都是高标准,严要求。

陈京本身就是做文字工作出身。

这次名企工作又是他亲自策划。

整个流程设计缜密科学,而且又显得极其的高端,陈京一番演讲下来,着实震慑住了一帮人。

名企的包装工作,到现在为止已经做到了极致。

连商务部廖副厅长在散会后都找到陈京,紧握陈京的手道:

“陈主任,让你在经合办工作组织屈才了。你这水平,干个外交部长没问题!”

陈京呵呵笑道:“廖司长,你这是捧我还是损我?不管怎样,今天我们开局很成功,晚上聚餐,咱们可得好好的喝几杯!”

廖司长叫廖勇,是方连俊的心腹。

陈京和方连俊之间的关系他很清楚,所以平常他也不在陈京面前摆部委领导的架子,两人称兄道弟,配合不错。

但是面对下面的一些市领导,廖勇经常就换一副脸,不阴不阳,不冷不热,矜持得很。

他们都是机关老油条。

深谙下面人的心思。

部委领导太好说话,反倒让人觉得不自在。

廖勇扮演的角色恰到好处,倒是能唬住很多人。

晚上喝酒,一帮处长和副主任一桌,陈京把廖勇拉过来和一帮专家一桌。

这次请的专家身份都高,但到酒桌上大家却都放得开。

京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鲁平,喝得高了就跟陈京称兄道弟。

他都六十多了,门生故吏遍天下,一大帮司局级甚至省部级高官都是他的学生。

在国内经济学术界极有权威。

他就是不能喝酒,一喝酒就牛皮满天吹,然后就乱了辈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似乎对陈京特别感兴趣,总是找陈京干杯。

一旁的佟其为见此情景,道:“鲁教授,您这一辈子教了那么多成名的弟子,我看你和陈京关系这么铁,要不干脆你收陈京为徒得了!”

鲁平一愣,杯子放下,脑子好似清醒了不少。

他盯着陈京道:“小陈,你还没上研究生?”

陈京最近正在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学习,他正要照实说,佟其为在桌子下面蹬了他一脚。

陈京便改口道:“教授,我一直都在自学,为个文凭读研我一直不太愿意,所以……”

佟其为哈哈笑道:“你看,你看,陈主任矫情了,什么为了文凭不太愿意,老实说是没遇到名师吧?今天鲁教授在,你还不跟紧一点,马上敬酒啊!”

陈京拿过一瓶茅台倒了一满杯,恭敬的对鲁平道:

“鲁教授,经济学博大精深,奈何我一直驽钝不堪,难学到精髓。今天佟总介绍您,对您的学识和人品我都钦佩,所以恳请您能收我为徒……”

今天鲁平是最大的腕儿。

陈京则是今天的东家。

陈京开了这个口,大家就都你一言我一语的撮合。

鲁平沉吟良久,端起酒杯道:“我喝一杯,你喝三杯!本来我是不想收徒了。毕竟我的有几个徒弟位置走得高了,有些人都打起了师门牌,沽名钓誉的太多了。

小陈今天我喝了酒,你又有诚意,我就借着几分酒劲再犯过错误吧!

今天大家做个见证,我鲁平最后一个徒弟就是陈京,以后再不要提徒弟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