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96章 国宴标准?

第八百九十六章 国宴标准?

四菜一汤,国宴标准,不愧是仁爱医院的特护病房,简单的菜式,做得非常的精致。

唐玉很高兴,用她的话说,她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之所以还在医院住着,这都是领导下的命令。

每天唐玉除了接受身体治疗以外,还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给她做心理治疗。

不过她内心很强大,虽然遭遇了恐怖的事情,她自我调整很快,现在心身都很健康。

唐玉平常都穿着职业正装,现在换上了睡衣装,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她本来就很漂亮,现在不施粉黛,素颜朝天,收敛了平日的干练利落,女人的柔弱和妩媚都释放了出来,让人觉得特别的亲切。

两人就在病房里面摆上了菜肴,笑呵呵的吃了起来。

唐玉总给陈京夹菜,陈京很不好意思的道:

“行了,你不要搞反了,你才是病人,你给我夹菜不是让我无地自容吗?要夹菜也应该我给你夹!”

唐玉呵呵一笑,道:“那你给我夹啊!”

陈京愣了愣,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用筷子给唐玉夹了一夹肉丝放在碗里。

唐玉吃得津津有味,道:“嗯,很好吃哦!这菜经过了你筷子,怎么味道都变了呢?”

陈京笑笑,不知道怎么说话。

唐玉比以前更有攻击性了,对陈京的好变得毫不掩饰。

陈京心中感觉很复杂。

被人喜欢是一种幸福,但是另一方面,陈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因为一个金璐的问题,陈京现在都窝在心里,有时候觉得很愧疚。

现在如果再多一个唐玉,两人的未来在哪里?

唐玉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都将女性的魅力展露得淋漓尽致。

尤其她离陈京这么近,有时候一抬头,陈京甚至能嗅到从她身上传出来的淡淡的体香。

陈京不是柳下惠,面对唐玉明显有些**裸的撩拨,他也忍不住要心猿意马。

这个女人很完美,不仅是漂亮,才华也让人欣赏。

陈京自己就是写文章出身的人,平常在这一方面也是自视甚高,很有傲气的。

真正说到写文章,能让陈京觉得不错的人还真不多。

哪怕是现在省委和省政府里面的那帮专业笔杆子,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陈京有时候都觉得还有商榷的空间。

但是唐玉的文章的确好。

陈京和唐玉一点比较相似,那就是都是快枪手。

写东西一气呵成,有速度也有质量。

唐玉的很多观念是很犀利的,尤其是一些调研文章,对基层和现实的认识很彻底,让人看过之后思路大开。

这些东西比省委政研室的那帮理论专家搞的东西更接地气,这也是陈京喜欢的风格。

很默契,陈京和唐玉都没谈那天晚上的事情。

两人都是聪明人,说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有太多说不明白的地方,也有太多不愿去说,不愿提及的所在。

好在那件事已经过了,唐玉也平平安安的。

对她而言,她现在很享受和陈京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光。

这一切就足够了。

最近她总会忍不住想“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要那么聪明,那么要强干什么?

这个天下有些事就应该男人去干,就像这次南港酒吧街事件,唐玉不是没想过去追根刨地的找出真相。

可是最后她心中放弃了这个想法。

陈京当时把她抱起来,她紧搂着对方的腰。

她将头深深的埋在陈京的怀里。

那个时候她内心很安静,天上下着雨她感觉不到,身上伤口的痛楚她也毫无所觉。

她就只想那段路再长一点,甚至那个时刻可以定格永恒…………蒋恒云中午在南越楼等了一个多小时,陈京没能按时赴宴。

下午陈京去单位忙。

蒋恒云一直等到晚上,陈京终于有时间,不过这次两人没去南越楼,就在经合办门口的一个小馆子,随便叫了一个包厢,点了几样家常菜,两人对酌。

看着蒋恒云风尘仆仆的样子,陈京心中就感叹。

秘书出身的干部就是有天然的短板。

蒋恒云理论水平高,写文章谈吐都不错,可是到了下面工作,硬就是施展不开。

和领导相处驾驭下属,同僚之间的关系维系,自己的执政思路等等这些方面,他都存在问题。

去年胡书记在岭南的时候,他工作方面倒还能够维系。

毕竟有胡书记这块牌子在,他在省城能找到很多关系,大家都还卖个面子。

现在胡俊中调走了,他失去了依仗,等于是瘸子丢了拐杖走路,每一步都举步维艰。

前段时间他和走马河区张书记关系搞得很僵,人家把他的问题捅到了莞城市委,市委领导狠狠的批评了他,让他在整个班子面前抬不起头来,毫无威信可言。

经历了这件事,他的下放就算是彻底失败了。

这一次名企的事情,他给陈京打了好多次电话。

他就是想通过这次名企再重振声威,做最后一搏。

可是在陈京看来,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儿。

地方党政一把手,一旦没了威信,等于就没有了一切。

别人都不把你当领导了,你飙得再来劲,起什么作用?

飙得来劲出了成绩是别人的,一旦出了问题,捅了篓子,责任就全在他头上,蒋恒云看问题还是有些天真了。

两人喝了两杯酒,蒋恒云叹道:

“陈京,现在真是羡慕你!省级局办的一把手,手上有权,能量大,能够贯彻自己的意志。自己想干什么事儿,组织一下就能办成,不像我们这些基层官员。

针鼻子大点事都得往上面跑,求爹爹拜奶奶,办不成还得承担责任。实在是常常碰一鼻子灰,内外不是人!”

陈京笑笑道:“恒云兄,这话两年前就该我来说。我在邻角干的时候,还不是这么走过来的?当时你在胡书记身边工作,大家不都羡慕你吗?”

蒋恒云摆摆手道:“你不同,你当年是干一把手。宁为鸡首,无为牛后嘛,一把手的空间还是大一些……”

陈京笑了笑,道:“这话听得让人望而却步,按照你的说法,以后组织安排你工作,你就只能非干一把手不可?”

蒋恒云嘿嘿笑了笑,变得有些激动,道:

“也不能这样说,但是地痞流氓给我当领导,我绝对是不接受的。现在莞城你是不知道,已经成为了地痞流氓的天下了。我们这些正正经经想做事情的人,根本就没办法露头。

走马河区尤其如此,我在走马河区干了也有一年多了,没见过都少阳光,见到的就是阴影。

我一个人想阳光,一个人想把事儿干好,完全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嘛!”

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忽然觉得蒋恒云还是比较有进步的。

以前的蒋恒云不过是省委大院里面的一白面书生。现在他这模样,皮肤黑了,着装也有男子汉气派了,说话也带脏字了,有了一点基层干部的风范。

而且蒋恒云要强的性子还没改。

陈京经过多方了解,已经相当清楚蒋恒云的处境了。

他现在在莞城走马河区基本是没有任何政治前途了,如果继续待在那边,他的政治生涯极有可能就会葬送在那边。

最近他也是心急火燎到了极点,做事变得毫无章法。一会儿到省城跑关系想调动工作。

忽然又觉得自己在走马河失败,没有成绩,组织对他没信心,又想要搞几个项目,给自己积累一点政治资本。

思维紊乱,做事乌七八糟,嘴上却还硬得很,面子观念时刻不放。

沉吟了一会儿,陈京道:“恒云,你我是兄弟。我在岭南最困难的时候,是你给我莫大的支持。对此我一直不敢忘!”

陈京顿了顿,道:“现在我在经合办工作,早期经历了一些困难,现在困难基本解决,单位走上了正轨。说得傲气一点,经合办现在的势头,不比一个正厅级单位差!”

蒋恒云点点头,眼神中难掩羡慕,道:

“陈京,我蒋恒云也是个傲气的人,但是说句真心话,对你我真是很佩服。我就缺少你这股子劲头,做事决心不足,思虑不周,常常虎头蛇尾,半途而废。实在是我最大的弱点啊!”

陈京笑笑道:“你不要妄自菲薄,这样吧,我有个想法。现在我经合办缺人,你是否愿意过来。如果你愿意过来,我给你留个副主任的位子,也是正处级的位子。

你我一起把经合办搞起来,怎样?”

蒋恒云愣了愣,下意识的从座椅上站起身来。

怔怔半晌他道:“陈京,你说的可是当真?”

陈京皱皱眉头,道:“行了,你我是什么关系?我什么时候开过这种玩笑?”

“好,太好了!”蒋恒云激动的道,他伸手抓住陈京的手,语无伦次的道:“陈京,我终究还是没看错人,在这个时候,别人都等着看我笑话,你能拉我一把,我……我……”

他说了两个我,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竟然哽咽含泪。

陈京暗暗摇头,心想这小子在下面吃了不少苦啊,都整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