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0章 动真格啊!

第九百章 动真格啊!

研究生一班一共三十多号人。

聚餐分三桌。

马富民、陈京和秦林三人分开坐。

马富民当班长一直都着力打破等级,平常聚餐都是打散了坐,目的就是搞活气氛。

陈京坐的这一桌主要是南港、海山、莞城等地过来学习的干部,陈京是海山出来的领导,和他们共同语言多,没有什么隔阂。

陈京现在是经合办主任,最近经合办势头又强劲,他手上有项目又有钱,下面的地市对经合办的重视已经提到了相当的高度。

这次研究生一班下面的干部基本都是副处干部,大部分都是地方中坚实权派。

陈京这一桌就有三个常务副区长,外加市委市直机关的青年才俊。

陈京和他们年纪相当,为人又低调,没什么架子,大家都喜欢和他说话。

在这一桌,海山市委书记李清香的秘书周爽也在座,她是女性,而且又是市委书记的秘书,还兼任了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是非常有分量的女干部。

很多人对她都感兴趣,而且一桌子坐的人大家都在毗邻的市工作,彼此都渴望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相互结识。

这个场合气氛自然就越来越热烈。

马富民远远看着陈京这一桌搞得这么热烈,他心中暗暗感叹。

陈京这人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年纪轻轻就是省委候补委员,而且他身上没有年轻人的那股傲气,很低调。

再看他和下面的市州干部很快就能打成一片,这是相当体现功力的地方。

相比而言,秦林就差了很多。

秦林身上的傲气太重,而且这人也不会审时度势,城府也不够。

在这个时候针对陈京不是自找没趣吗?

陈京现在经合办正在搞名企项目,全省的知名企业都蠢蠢欲动,恨不得把陈京当菩萨供着。

在这个时候让陈京找赞助吃顿饭。那不是毛毛雨吗?

尽管如此,马富民还是很惊叹陈京的手笔。

轻描淡写的一个电话,就在南越楼安排了大包房,而且是欧朗集团欧总请客。

欧朗集团是岭南十佳外企,在华投资过百亿,其高层领导常常都是省重要领导宴席上的座上宾。

这样身份的人请客,别说是区县一级的官员,哪怕是马富民。都自忖没那个本事。

现在各地招商引资竞争激烈,像欧朗集团这样的大集团,一般区县官员哪里在他们的眼里?

马富民想着这些,就忍不住给自己酒杯斟满酒。慢慢的往陈京这一桌走过来。

他走到近前举杯向陈京道:“陈主任,今天您找赞助,让我们腐败了一次,说句实在话,在这样的高档会所吃饭,我们这些清水衙门的官员一年来不了几次!”

他顿了顿,道:“我敬你一杯酒,表示大家对您的谢意!”

马富民话说得很乖巧,陈京也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马富民和秦林关系不错。他也不想得罪陈京。

但是他有勇气过来敬酒,这隐隐就在打秦林的脸,这让陈京有些意外。

陈京端起酒杯打着哈哈道:“马厅,咱们同学之谊,就不要说那些见外的话了。一顿饭而已,大家高兴尽兴就成。”

“好,好!”马富民说了两声好。两人碰杯将酒一饮而尽,“陈主任领导风范,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很佩服!”

他拿起桌上的酒瓶又给自己将就斟满,举杯对桌上其他人道:

“各位来自咱们邻三角核心区的同学,我马富民敬你们一杯,希望咱们这段同学之情能够铭记永远,友谊长存!”

马富民举杯。话说得很冠冕。

大家都是官场上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人了。

官场之上大家很少提友谊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显得很假。

可是马富民偏偏就谈友谊,而且还谈得很真诚,这也是他的一项本事。

如果换做陈京,他就说不出什么友谊长存这样的话,明知话很假。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这没有功力是不行的。

一顿饭吃得很晚,陈京喝得有些高了。

钟军要开车过来接他,被他拒绝,他留在最后,送走了所有人。

一辆保时捷从酒店贵宾停车厂驶出来,稳稳的停在陈京的面前。

陈京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金璐脉脉的看着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嗔道:

“陈主任,大忙人。今天你总得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晚了吧!晚上应该再没有工作了……”

陈京眯眼盯着金璐,笑了笑,忽然伸手在金璐脸上捏了捏,金璐一愣,脸唰一下变红。

陈京哈哈大笑,道:“晚上哪里会没工作?晚上任务还重得很!”

金璐愣了愣,旋即明白了陈京的话,立刻又闹了一个大红脸,猛的啐了陈京一口。

然后她脚下一松,一脚油门,汽车便风驰电掣的往前冲过去。

……

经合办的工作进展有条不紊。

全省参加初审的企业第一批三百余家初审基本结束。

三个初审组连续奋战了半个月,一份一份的初审材料向经合办集中。

在三百家初审材料中,要筛选五十家初审合格企业,筛选五十家专家建议整改企业,剩下的两百家将会不合格,将和这一次的名企无缘。

初审工作接近尾声,所有初审组陆续返回。

经合办所邀请的所有专家组,包括商务部的领导,还有公证处公证员,省委和省政府的观察员,大家一起对初审结果审评。

初审审评中心设在欧朗酒店第十八楼。

为了严格保密,严格保证公平公正,十八楼被临时实行了楼层管制,楼层电梯被封闭,楼梯口站着赫赫威凛的武警哨兵,任何闲杂人等不能踏入这个楼层。

所有参与初审审评的人员不允许带通信工具,不允许和外界接触。

陈京为了把这个工作做好,专门请了省教育局保密专家。一切都按高考保密要求来。

还别说,初审工作被陈京这么一严格组织,紧张的气氛立刻就起来了。

三百多家企业,只有一百家企业能够入围,淘汰率高达三分之二以上,这样的淘汰率足以牵动很多人的神经。

初审工作临近尾声,很多企业都往省城跑。

有些在省城有关系的企业,开始大家都打如意算盘。想到省城来跑跑关系,找找领导。

如果有领导出来打招呼,说不定事儿就能成。

共和国的风气不都这样吗?什么都得关系占先。

只要有关系,不能成也能成。没有关系,关系疏通不到位,成也不成。

可是这一次等大家都云集省城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事儿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一些初审组的领导,还有专家组领导全都联系不上,整个经合办除陈京之外,所有负责名企项目的人全部失踪。

待到经合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大家才恍然明白。

原来初审所有工作人员都暂时失去了“人身自由”,全部被“软禁”工作了。

这一来大家都傻了眼。

有些企业心里急。病急乱投医,就找相熟的省领导希望省领导能够打招呼。

这就出现了很有趣的一幕。

陈京在省城不是人脉不广吗?很多省领导和他不熟悉,电话怎么能打到他这里来?

倒是商务厅的周维,还有乔正清接到的打招呼的电话不少。

周维接到电话,他有苦难言。

这个名企项目他根本就只披了一张皮,实际操作,项目掌控。他根本就没沾到边。

再说了,他就是给陈京打电话,让陈京关照某某企业,陈京也肯定是不会应允的。

在这样的形势下,他除了硬着头皮帮陈京抵挡,摆出一副一定要公平公正的架势外,他别无任何办法。

至于乔正清。

他作为省委常委,对付这些电话办法更多。拒绝起来更容易,而且他主动保护陈京的意识非常强,有他的努力,这次审批工作的公平公正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省领导打招呼都不管用,这样的消息想长了翅膀一般在粤州飞传。

很自然,名企项目的权威一下就确立起来了。

这次报名参选的企业固然大家都很渴望能入围。而那些一直观望,对经合办名企项目质疑的实力企业,有些就开始后悔了。

名企审评如此严格,超过了国家免检和中国名牌的审批,竟然没有一点空子钻。

几乎可以预见,这样评出的名企含金量会很高。

而能够获得这种荣誉的企业,肯定就会是莫大的荣誉,这块牌子的分量很重啊……

国人的内心世界就是这么复杂。

大家都习惯搞潜规则,搞关系走后门。但是一旦遇到那种谁走后门都不成的事儿的时候,所有人一下就变得对其趋之如骛了。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国人对公平、公正的渴望,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强烈。

陈京对名企的审评工作的定位核心就是公平、公正。

他就是要打造出现在的这种效果来。

什么是权威?什么是含金量?什么是金子招牌?

名企就是金子招牌,经合办需要打造的就是金子招牌的形象。

陈京精心策划,下血本搞的这个项目,终于渐渐的要走向**了。

陈京要凭此树立经合办的形象,凭此让整个岭南都对他刮目相看,凭此让经合办进入岭南政坛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