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1章 贺军的态度!

第九百零一章 贺军的态度!

岭南省委门口斜对面,北粤情土菜馆,贺军书记是这里的常客。

他在这里有一间专门的包房,只他一个人用,不对外开放。

今天这间包房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贺军,另外一个是莞城市常务副市长王自国。

王自国是贺军的心腹,也是贺军一直着力培养的干部。

他年龄很轻,刚刚四十岁。

四十岁能够成长为莞城常务副市长,是莞城市委班子中最年轻的一员,应该说这是相当年轻有为了。

贺军去年当选为省委副书记,地位比以前秘书长更进了一步,在省内的影响也更大,但是他却比以前更加低调。

今年以来,他很少和下面人私下见面,往日岭南教父的风头在收敛。

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岭南是后苗强时代。

新来的莫书记,贺军还没摸清他的脾气。

诸葛一生唯谨慎,贺军就是很谨慎的人,他绝对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在整个岭南,不知有多少人想和他搭上关系,有些人削尖了脑袋,也走不进他的圈子。

而王自国能够坐在他的对面吃饭,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耀。

“自国啊,你舅舅最近身体还好吧?”贺军淡淡的道。

王自国点头道:“他身体很好,现在退下来了,迷上的钓鱼,和一帮退休干部成立了一个海钓俱乐部,隔三差五的出海钓鱼,日子过得快活着呢!”

贺军皱皱眉头,佯怒道:“难怪这老家伙也不来省城找我下棋了,原来是有了新的爱好了。很羡慕他啊,我们天天劳心劳力,他却天天逍遥在江湖之间,享受人生晚景。

我生平不甚佩服人,唯有你舅舅我一直很佩服,他性格开朗豁达,又很懂得享受人生,我比不上他呢!”

王自国讪讪的笑了笑,不做评语。

他的舅舅叫张思,在退休之前是莞城市市委组织部部长。

张思比贺军略大一点,以前两人在一起搭班子,贺军后来从地市进到省城官运亨通,位置越走越高。

可是张思却一直在莞城原地徘徊。

兴许是两人级别拉大了,反而没有多少厉害关系了。

贺军和张思之间的感情是越来越深。

王自国作为张思的外甥,也被贺军当做自己的外甥看待,对他颇为照顾。

张思因为级别问题,年龄到了岗,在去年班子调整中正式退休了。

他退下去了,和贺军的关系却一直比较紧密,两人的友谊是比较深的。

谈了一会儿张思,贺军便问王自国工作的问题。

王自国的回答不卑不亢。

贺军便笑笑,道:“有什么困难,你也可以说嘛!”

王自国尴尬的一笑,道:“困难肯定有,莞城的投资环境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整个社会环境也日趋变得复杂。社会治安环境,稳定环境也出现了问题。我们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啊!”

王自国顿了顿,继续道:“这一次省商务厅搞了一个名企评选项目。这个项目目前在下面反响比较大,大家参与都很踊跃。对莞城来说,这是一次提振士气的机会。

同时莞城企业从大到强的转变,也正需要挑选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市里需要一批龙头企业脱颖而出,成为其他中小企业的标杆,从而带动企业之间的竞争。

我们莞城需要核心竞争力,莞城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体现在咱们优秀的企业身上……”

王自国侃侃而谈,贺军听得眉头就皱起来了。

名企项目他清楚得很。

这个项目根本就是不靠谱的一个东西。

早在几年前商务部就想过搞类似的企业筛选,但是当时这样的筛选涉及到要向企业收取费用,被广泛质疑。

几年以后,重新炒这碗冷饭,性质什么的都没改变。

都是一样的东西,换汤不换药,整个项目不过就是陈京拿来破冰的一种手段。

怎么这么一个东西,一下就成了香馍馍了?

贺军这几天听闻名企项目很受欢迎,下面积极性很高,他还以为只是下面一些企业沽名钓誉,想搞个牌子到手上显摆显摆。

没想到王自国作为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竟然也对这东西来了兴趣。

“名企项目不能算是政府行为,经合办现在主导这个项目,我们工商联或者是行业协会也可以主导这个项目。这么一个项目,价值真就有那么重要?”贺军道。

王自国嘿嘿笑了笑,道:“贺书记,在国外类似的评选其实都不是政府行为,比如福布斯富豪榜,等等这些权威的排名,影响遍及全世界。目前名企这个项目,运作得很好。

请的评审专家都是高级经济学家,国内知名企业家,的确是用了心,花了血本。

而且项目毕竟是商务部作为后盾,下面的企业很信服……”

王自国侃侃而谈,把整个项目的审批等相关工作向贺军做了详细的介绍。

贺军并不了解项目的详情,他听王自国这样系统的一介绍,不禁也有些傻眼。

整个项目包装有模有样,都往大家的痒处挠,申请一个名企,等于是政府在帮着企业做宣传。

申报费用才三万块。

企业用三万块打广告,估计水泡都冒不了一个。

可是如果申报名企,哪怕进入前一百强,经合办有个百强企业专题发布会,所谓的百强企业都会露脸,这对企业的宣传是非常大的。

如果再幸运一点,能够拿到名企的牌子。

丢开这个荣誉不谈,单单省市两级政府给的奖金,还有商务部经合办对企业的宣传推广,这个总价值都至少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陈京很准确的抓住了商人的心思。

把项目搞得煞有介事,也难怪地方政府领导对此事都热衷了。

本来这个项目贺军不过是想借此接近莫书记,摸一摸莫书记的脾气。

他根本就不认为这个项目能做得多么了不起。

但现在看来,陈京摆出的架势是大干一场,而且从社会各界的反应来看,他这个大干一场还极有可能大获成功。

“你想怎样?你想搞关系,走后门?”贺军盯着王自国道。

王自国连忙道:“不,不,不能那么说。我不过是认为这个项目省委和省政府可以多一些掌控。必要的时候考虑一下我们全省宏观的经济态势。从全省的经济发展来看。

我们莞城当之无愧是排在前面的。

而且根据省委和省政府经济规划,在这个五年计划中,省里的政策需要继续向我们倾斜,帮我们调结构,帮我们改变对现有经济发展结构的依赖。”

贺军一笑,道:“你说得冠冕堂皇,说起来还是想走后门!”

贺军摇摇头道:“我跟你明说了吧,这个后门在我这里是走不通的。经合办的陈京年纪轻,可是脾气犟,敢把皇帝拉下马,不是个好相与。走他的后门难呢!”

王自国一惊,巧妙的道:“贺书记,在岭南竟然还有干部能得到您这么高的评价,那这个陈京主任,我真是要好好的结识结识了……”

贺军含笑不语。

以他的身份,王自国的那些小九九他洞若观火。

王自国嘴上说贺军对陈京评价高。另外一层意思还不是说,在岭南还有贺军摆不平的事情?

“这个陈京还有点意思!”贺军心中暗道,“给他一点颜色,他就能开染坊,一个破项目,就能搞出这么大的声势来,现在看来,胡俊中当年搞的干部公选,还真不是全没用处。

至少选的这个陈京就还是个能干事的人。”

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陈京在岭南政坛崛起这么快,会不会有点头重脚轻?

“自国啊,你在莞城工作要有重心。莞城现阶段工作的重心在哪里?改变莞城的投资环境,改变莞城的社会治安水平,甚至改变莞城的整体形象,这是你和你们班子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对于你刚才说的名企的问题,呵呵,这个问题嘛……”

贺军摇摇头,“既然要公平公正,那魅力就在公平公正。如果你现在横插一缸子,把这个公正打了一个缺口。你们莞城就算入围的企业再多,那含金量不都打折扣了吗?”

贺军摆手,道:“这个事儿不要再提了!我看你有些急功近利的心思,这是很危险的。你现在要马上眼观鼻,鼻观心,把心思给收拢,沉下去做事才是要务!”

王自国脸一红,笑得颇为尴尬。

“书记您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我一定认真反思,努力调整,争取能够拿出实际工作成绩来!”

王自国说得誓言旦旦,心中却不免有些失望。

今天专门来拜访贺军,却毫无所获,他来之前拍了胸脯做了表态,现在却铩羽而归,面子上难免会挂不住。

他心中便想,是不是经合办搞的这个名企项目,在省一级层面上,主要领导已经有了共识?

如果真有了共识,那是否意味着项目的含金量会更高?

他心中这样想,便暗暗下定决心,回去要好好做工作,认真对待此事,争取让莞城企业能够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