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2章 省政府问责

第九百零二章 省政府问责

受美国和欧洲经济不景气,国内银行紧缩银根,中央严控过度投资以及人民币升值等多方面不利因素的影响,岭南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势头放缓,尤其是出口回落高达十多个百分点。

审计厅统计的数据向社会公布,岭南社会各界反响激烈。

省政府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在省政府专题会议上,商务厅面临很大的压力。

省政府领导解读这一次全省经济的各项数据,岭南出口放缓,出口贸易摩擦频繁等因素是岭南经济第一季度不利的重要原因。

作为商务厅来说,在对外贸易合作方面,其是直接负责的职能部门。

第一季度交出这样的答卷,显然不能让省领导满意。

常务副省长万爱民在专题讲话中毫不留情的对商务厅的工作给予了严肃的批评。

他批评商务厅客观原因找得太多,主观努力太少。

在对外贸易政策,对外合作方面缺少新的亮点政策。

尤其是在组织出口方面,省内纺织行业、传统制造业出口受阻,导致相当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大量企业倒闭,下岗和失业人口俱增,商务厅在中间是负有责任的。

万爱民的话可谓一针见血。

而且他手上还拿着印度新德里以及苏北第一季度的对外经济数据。

苏北出口有小幅度下降,但是整个回落幅度比岭南要低。

而印度新德里对外出口不将反增。在整个第三世界国家中,其对外贸易亮点频频。

万爱民质问商务厅领导。为什么别人能够做好的工作,岭南就做不好。

这能把一切都归结于经济形势上去吗?

商务厅的职能是干什么?

对外贸易政策的执行落实,对外合作的推动和促进,这就是商务厅核心的工作。

现在这两块工作都没有亮点,商务厅的班子是干什么吃的?

万副省长在讲话中说重话,参会的周维感到无地自容,从省里开会回来,立刻便召集厅处以上干部会议。

在会上周维脸色铁青。措辞也是极端的严厉。

所有的处室一把手,以及厅里的分管领导都被要求作出书面说明,实际上也就是作检查。

一时整个商务厅上下愁云惨淡,阴云密布。

散会后,常务副厅长侯凤飞敲门进入周维的办公室,他扯着脖子道:

“厅长,这完全不公平嘛!我们岭南经济是什么结构?我们都是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为核心的出口产品。我们的产品有自身的特点和局限性。拿我们和苏北比,这不是坑人吗?

还有对外合作,我们岭南的企业是渴望走出去的。

但是对外合作的政策不是我们制定的。

我们落实部里的政策是最好的,但是现在外面就这个环境,我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省里难道不明白这些情况?”

周维微微皱眉。摆摆手道:“老侯,发牢骚是不顶用的。现在经济形势是这样,从数据上看我们的工作停滞不前,领导要批评我们,我们除了虚心接受。还能怎么办?”

“道理都是给胜利者准备的,没有成绩。再有道理那也是瞎道理,这一点你难道不明白?”

侯凤飞嘿嘿笑了笑,道:“我只是心里不平罢了,这个道理我当然懂。”

他哼了哼,道:“不过我们厅里面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情绪低落,有个别同志估计还幸灾乐祸呢!”

侯凤飞翘了翘嘴,不屑的道:“什么人嘛,搞了一个不三不四的项目,搞出了一点声势就忘乎所以,语无伦次。都忘记自己是厅里的一员了,这样的干部,我们是不是在接下来的班子调整中要予以清除?”

周维皱皱眉头,侯凤飞的话直指陈京。

陈京现在搞名企,马上又酝酿搞跨区域经济合作,好像合作有了相当的眉目。

相比商务厅的落魄,他倒好像是一枝独秀一样。

“发牢骚没用,关键是要想办法扭转局面。我们不能够永远都这样挨批。如果下季度我们再没有像样的成绩,我看咱们班子也不用调整了,都集体滚蛋得了!”

周维语气一冲,侯凤飞声音便小了。

他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脑子里再想着各种关窍。

过了很久,他皱眉道:“厅长,我有点纳闷。万省长一向对我们商务厅的工作照顾有加,我们的困难他也知道,可为什么就这么不给我们面子?太难堪了,让我们在全省兄弟单位面前丢脸丢面子啊!”

周维脸色铁青,极其难看。

他是个好面子的人。

侯凤飞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

今天他在厅内部会上大发雷霆,就是因为面子丢得太厉害了。

看着那些平常一起谈笑风声,称兄道弟的同僚投来同情的目光,还有个别人幸灾乐祸的神情。

周维当时就恨不得在地下打个洞钻进去得了。

在全省兄弟单位面前丢脸,周维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去和那些头头脑脑打招呼。

“厅长,我可是听说万省长和陈京之间矛盾很深。陈京得罪他太狠,你说这次他对我们商务厅如此不客气,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侯凤飞道,他冷冷一笑,道:

“这还真是他妈的冤大头,陈京惹的乱子,让我们给他擦屁股。这哪里是这么回事?”

周维一语不发,嘴唇抿得很紧。

显然他还没从今天白天那场会议上回过神来,那就是一个噩梦。

他在仕途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样的噩梦也鲜少经历。

陈京?

周维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眼中的精芒一闪而过。

侯凤飞又道:“厅长,我们商务厅的职能商务合作是重点,合作包括对内和对外。现在经合办的工作是对内还是对外?现在他们要搞所谓的跨区域合作,是不是我们该管的范畴?

我们不能够对自己的职能失去控制,我建议我们要有所行动!”

“行动?怎么行动?”周维皱眉道。

“那还不简单,我们要增加审批流程。凡属经合办主导的项目,必须要有厅里审核的过程。否则一切项目无效。我们要收回一部分权利,不能给经合办的自由度太大了。

给他们太大了,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而且有点小成绩就忘乎所以,也不利用工作不是?”

周维冷哼一声,一语不发。

老实说,周维对侯凤飞有些失望。

周维早就把他当棋子,希望他能够牵制一下陈京,给陈京的经合办掺一些沙子。

把工作做得隐晦一些,模凌两可一些,周维再拉拉偏架,很多事情不就可以掌控了吗?

可是王凤飞根本就胜任不了这个角色。

他除了发牢骚之外,其余的一无是处。

想的一些点子根本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

增加审批流程,给经合办的项目设卡。

这哪里是点子,简直就是指使郎中卖药包,愚蠢之极。

用这样的手段,陈京随便动动,都能化解,而且还倒打一耙,厅里吃不了兜着走。

周维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已然明白,指望侯凤飞牵制陈京,太不现实了。

长江后来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侯凤飞就是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货,还能指望他还老返童,帮自己排忧解难?

“老侯,你下去休息吧!开了一天会,你也应该累了!工作的事情我们再从长计议。有些事情要反复斟酌,通盘考虑,仓促做决断不好!”

侯凤飞愣了愣,黯然的点点头站起身来。

“你等一下!”周维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罐咖啡往桌子上一放道:

“把这东西拿去,正宗巴西进口的咖啡豆。你喜欢喝咖啡,我就给你一点好东西!”

“谢谢,谢谢!”侯凤飞喜滋滋的拿起罐子,心情异常的高兴。

“行了,行了!你去忙吧!”周维笑道,侯凤飞屁颠屁颠的出门,他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他拿起电话,沉吟了很久,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他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道:“是秦主任吧?我商务厅周维……不客气,不客气,您现在通电话方便吧?”

周维给万爱民的秘书秦林打电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万爱民出的难题,还得要找他指点迷津。

周维很小意的把自己内心的惭愧和秦林和盘托出,两人聊了十几分钟。

周维感觉秦林好像对自己不反感,他便道:“秦主任,真的是很惭愧啊。工作没做好,让万省长失望了。我回来反复检讨,觉得还是要找机会当面和万省长见个面,让他当面给我们的工作指点指点……”

“那好,那好,谢谢秦主任。我时刻等您的消息,谢谢,谢谢!改天咱们哥俩聚一聚,好好的谈谈心……”

秦林答应得很爽快,这让周维内心很高兴,隐隐还有些激动。

祸兮福之所倚。

今天的事儿是一件坏事,但是谁说坏事不能变好?

多和万省长接触,认真疏通万省长这一条线,说不定以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还是要主动,多主动和领导接触,接受领导批评和指点,这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