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3章 一招鲜,吃遍天

第九百零三章 一招鲜,吃遍天

国务_院苗副总_理过岭南考察,这是岭南近几天的大事。

苗强总_理是上一届岭南省委书记,现在他调中央工作了,对岭南的发展依旧关心。

最近岭南经济势头增长放缓,影响全国经济增长速度,中央很着急,苗总_理也坐不住了,终于有了这次岭南之行。

岭南省省委书记莫正,省长周子兵一同到机场迎接。

而苗总的接待工作,这次也是省委和省政府共同的安排。

省政府秘书长黄宏远比较紧张,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重量级的接待,如何把接待工作做好,如何配合好省委秘书长蒋铭仁的工作,这是他必须要做好的工作。

连续奋战了两昼夜,终于,一切工作安排就绪。

苗强总_理下榻在流年酒店他自己比较满意,过了明天,苗总的视察结束,他返回京城,也就意味着黄宏远的这次初秀可以顺利过关了。

苗总是岭南的老书记,岭南人民对他感情很深。

黄宏远在苗总时代也算是他手下的一员大将。

虽然,海山的工作屡屡被苗总批评,在苗强的心中,海山班子很不成熟。

但是黄宏远还是希望这次苗总过来,自己能够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他。

他当了多年一把手,平常接待领导都是安排下面人做,而他则一直在领导身边陪同,向领导汇报工作,向领导倾诉困难。

现在他身份转变。

接待工作他负责,却没有过于接近领导的机会,他心中难免有些不适应。

晚上八点的样子,省委蒋秘书长早已经下班了。

黄宏远还在酒店坐镇。

接待国家级领导,方方面面的标准都要求最高,尤其是苗总。

这次省里是按照常委的标准安排的接待,各方面安保措施更是严格。

黄宏远和蒋铭仁两个秘书长轮流坐镇,保证整个接待工作的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有纰漏。

抬手看看表,黄宏远缓缓的摇了摇头。

苗总最后一个日程是和周省长喝茶。

周省长刚刚打电话,说自己十分钟以后到。

这次喝茶,估计周省要向苗总汇报岭南工作的详细现状,他们可是搭了七年班子的老伙计了。

在这个时候,苗总肯定会向周省面授机宜,可惜这个机会黄宏远是没有资格把握了……

就在他思绪纷飞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秘书长,这么晚您还没下班?”

黄宏远愣了愣,猛然回头。

陈京笑吟吟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黄宏远强打精神道:“小陈?你怎么来这里了?”

陈京讪讪的笑笑道:“我过来想拜访一下苗总,您也知道,我现在手头正在酝酿几个项目,难度很大,困难很多,需要领导的支持啊!”

黄宏远很惊讶,他心想陈京的胆量倒不小。

前段时间省里有传闻,说陈京拦了贺书记的路,找贺书记帮忙解决困难。

这事让陈京在一个小圈子里变得被人津津乐道。

但是苗总是贺书记吗?

心中这样想,黄宏远便道:“苗总如此忙?你没有预约,想见就能见到?”

陈京苦笑摇头道:“我是刚刚接到乔省长的电话才赶过来。乔省和周省两人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可能再过几分钟就会到吧?”

黄宏远眉头一皱,心里只嘀咕。

日程安排今晚是苗总和周省私下的见面,怎么乔正清也过来了?

而且他还把陈京一个电话给叫了过来。

黄宏远内心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那你就先在这里坐坐吧!最近你的工作搞得很好,反响很大,大家都在议论你呢!”

陈京道:“谢谢秘书长的鼓励,说句实在话,现在我压力比谁都大。树大招风,问题很多,尤其是接下来的工作问题,省里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啊!”

黄宏远眯眼瞅着陈京,道:“你能清醒的认识到困难,这让人很高兴!”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呀,我算是比较了解的。你就是性格太强,有时候处理事情思虑不够周详,你能干事,但是也能得罪人。我看你以后性子还是要改改,工作方法方面可以柔和一些嘛!

有些事情多转几个弯,就会柔和很多,可有时候你偏偏就不转弯……”

黄宏远说这话有些语重心长。

陈京的困难他明白。

省政府内部有些领导对他意见很大,还有正如他自己所说,树大招风。

最近经合办搞的红火,难免有人眼红。

虽然陈京媒体工作做得到位,省内省外的媒体对名企项目的报道各方面都正面积极。

但是在内部,已经有很多人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了。

这个声音目前不大,但是很尖锐。

如果陈京的工作现在出现纰漏,陈京目前所营造的红火局面,说不定马上就是翻盘。

风光的背后是艰辛,是步步惊心。

黄宏远想到这些,他就觉得陈京离自己近了一些。

他在省政府工作目前也很有挑战。

省长和副省长之间的关系很难协调,而且省政府机关,强手如云,冷不丁工作就会出纰漏,有时候甚至还闹笑话。

前段时间,省政府周省布置下来,要起草一个关于政府内部议事决策规范的文件。

为了以示对这个文件的重视,他安排黄宏远亲自把关。

黄宏远接到任务,便组织政研室,秘书处的几个笔杆子,让大家弄初稿。

黄宏远本身笔杆子不过硬。

虽然他有秘书工作经历,但要真论笔杆子,他有自知之明,在人才云集的省府,他根本不算啥。

他的想法是希望能够集中大家的智慧,把初稿搞出来,然后他亲自修改,加上一些符合周省长性格的语言,加上一些原则性比较强的话,最后这个稿子等于还是他弄的。

但是他没料到的是,他搞了三个初稿,周省看过以后都不满意。

黄宏远当时就傻眼了。

对周子兵的意图他明明领悟了,可是为什么搞出来的材料就不能令他满意呢?

这就好比一个音乐造诣很深的人,偏偏生了一副破嗓子。

内心有货,却表达不准确,这实在是让黄宏远很尴尬。

后来周子兵把副秘书长江楚叫过来,让他参与把这个材料弄弄。

江楚把活儿接过去,两天就搞了一个初稿给黄宏远。

黄宏远认真自己的读了这个材料,当即就惊出一身冷汗。

他当时脑海里面就四个字:“藏龙卧虎”。

江楚的材料精炼,对领导意图理解透彻,表现却很隐晦。

关键是领导的一些不能说的意图,江楚的材料不仅有了体现,而且还毫不露痕迹。

当领导的核心是什么?

领导就是要贯彻自己的意志,驾驭好下面的人,却又不能让下面对他有抵触情绪。

这中间需要运用的是阳谋。

很多事儿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办,而且还要办好,这是很体现素质和水平的。

黄宏远也是当了多年领导的人,他心中对周省的意图相当了解,但是材料水平却真不及江楚。

这件事让黄宏远很没面子,很尴尬,在政府威信和颜面损伤都很大。

因为笔杆子的短板,他脑子里面最近精神负担相当大。

省政府有没有好笔杆子?

这个问题毋庸置疑,政研室,秘书处,办公厅,随便拎个人出来,都是能笔下生花的主儿。

但是下面的笔杆子和秘书长不是一回事。

会写文章不一定能领悟领导的意图,不一定懂得文章要表达的精髓。

哪怕是事先开会,约法三章,但是有些话不能说,只能悟,下面的人眼界局限是必然。

思想精髓没到,再笔下生花又有什么用?

而黄宏远刚才和陈京短暂交流,他颇感亲近,两人都面临困难,两人的关系完全可以再近一些嘛!

而他随即猛然想到了陈京的核心才华。

陈京过硬的本领是什么?不就是有一支硬笔杆子吗?

当年在海山的时候,他就一支笔,搞得海山不得安宁,一帮人拿他没办法。

这一想,黄宏远心里豁然开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毫不费功夫啊!

“小陈,时间差不多了,周省他们应该来了,我们去迎接他们!”黄宏远朗声道。

他走到陈京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今天好好表现,机会难得!苗总分管的就是大项目,他如果支持你,岭南的跨区域合作机会就来了!”

陈京认真的点头道:“是啊,我们一直奔波努力,该到了见到胜利曙光的时候了!”

黄宏远洒然一笑,道:“你办事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你这股子精神头,什么事儿都能干成。以后有机会多把你的想法跟周省沟通,我想办法给你创造一些机会……”

陈京愣了愣,有些吃惊黄宏远的热情。

但是旋即,他神色便恢复正常,大喜过望的道:“那真太谢谢秘书长了,有秘书长的支持,我们肯定会出成绩!”

黄宏远摆手道:“不要那样说,你是从海山走出来的,我也是海山走出来的,我们从一个战壕爬出来,理应要近一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