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4章 总

第九百零四章 总 理狠批!

陈京和省长周子兵不熟。

两人以前甚至没有任何接触。

周子兵在岭南干了八年省长,和几任书记搭过班子。

岭南政坛的特殊性,省委书记高配,让周子兵一直都好像处于书记的光环之下,晋升的通道好像也并不宽。

甚至有人预言,称周子兵的仕途可能就要在岭南省长的位子上终结了。

可是,岭南省省长是谁都可以当的吗?

周子兵在岭南干八年,政绩赫赫,在共和国政坛他的影响是绝对不可小觑的。

周省长以性格古怪著称,下面人对他的评价是作风极其严谨,对工作要求极其严格。

就因为两个“严”字,人们对他有了古怪的评价。

苗副总_理这次视察岭南,单独见了四个人,周省长是最后一人。

在此之前,省委莫书记,政协主席简南平还有副书记贺军都已经和他单独见过面了。

周子兵这次过来带来了乔正清,而且陈京跟着随行,这已经不算是单独见面了。

周子兵看到陈京,陈京正要跟他打招呼,他摆摆手,陈京便止住了话头。

不知为什么,陈京心里很紧张。

虽然他有心理准备,知道周子兵平常个性就是这样,但是陈京总觉得周省长严肃得有些过了头,让人怀疑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满。

以省长之威,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是相当惊人的。

苗总在喝咖啡,身边没有陪同人员。

周子兵在见到苗总的时候,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但是也没说话,只是伸手过去,苗强站起身来两人双手紧握。

“子兵,你要保重身体啊,我感觉你好像又瘦了!”苗强笑道。

周子兵道:“有钱难买老来瘦,我觉得我很不错!”

苗强摆手道:“那就是你自我感觉良好,你这体格不能再瘦了,再瘦就是弱柳扶风了!”

周子兵尴尬的笑笑,乔正清才凑过去和苗强打招呼。

苗强点点头,两人握了一下手,乔正清回头对陈京道:

“苗总_理你认识的,可以放松一些!”

陈京这才道:“苗总_理好!”

苗强的眼神从陈京脸上划过,道:“今天你们给我带来了一个年轻小兵,我有点惊讶!”

周子兵坐在苗强的下首位置,依旧没说话。

乔正清道:“最近我们压力很大,经济形势不好,我们作为全国的排头兵,必须要想办法改变现在的形势。我们下一步想在合作方面做文章,小陈是经合办的主任,他有些想法,周省就让他直接过来了!”

苗强点点头,伸手道:“你们坐,随便坐!”

他嘿嘿笑了笑,道:“本来我就只想和你们周省长喝喝茶,叙叙旧,可是现在看来,他还是个急性子,心思全在工作上。今天过来还是要谈工作!”

他伸出手来,在空中虚点了几下,道:“那也行,子兵省长就是这个风格。那就说说咱们的工作吧,下一步你们想怎么干?”

……

陈京做好了困难的准备。

今天能够有殊荣见到苗总,乔正清是做了很大的努力的。

正是由于乔正清在周子兵面前的力荐,让周子兵对跨区域合作的项目很动心,最后他才大手一挥,让乔正清带上陈京,三人一起过来见苗强。

如不然,凭陈京的身份,他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机会?

陈京在跨区域合作上面做了不少工作,功课做得足。

但是谈到项目的问题,是否苗强就一定认同,他心里没底。

他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异常的准备。

但是他还是没料到,苗总_理的批评会如此尖锐。

陈京在介绍完海山和南港联合搞高新技术园项目的规划之后,苗强皱皱眉头打断陈京的话,道:

“我想问问我们岭南的同志们,我们在搞经济方面能不能拜托依靠投资的桎梏?你这个计划我听明白了,现在中央严厉控制各地搞投资。在这种背景下,你们就想到了投资一个市搞不下来,就联合起来一起搞,一起向中央申报。

这是个人海战术,人多力量大,是不是这样喊投资,你们觉得气势足一点?”

他顿了顿,道:“我们搞跨区域合作,需要的是创新,需要的是努力的改变现有的经济结构,要努力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不要一谈搞经济,就谈投资,就想着投资,就换汤不换药的搞花样,目的还是要投资。

这个思路你们不嫌老套?”

苗强忽然生气,一下让场面的气氛降至冰点。

陈京只觉得踹不过气来。

中央重量级领导的批评,而且措辞如此严厉,这是陈京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他最近努力的奔波,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为了南港和海山合作的这个项目能够搞成,他付出了极大代价。

现在却突然被苗副总否定得如此彻底,这样的打击太大了,让他一时接受不了,有一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他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但是却怎么也难调整过来。

他满脸通红,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话了。

乔正清也很意外,苗总的反映如此激烈,面斥陈京的计划,让他这个力荐者面子也没地方搁。

他心中都有些后悔,觉得陈京的这个计划没好好的斟酌,没能迎合到苗总的脾胃。

现在正在中央严厉控制投资的时候,偏偏陈京却谈了投资,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唯有周子兵脸色正常,他一直就是那样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没变过。

场面冷场,周子兵不说话,乔正清不知道怎么圆场。

陈京感受到几位领导的眼神往自己的脸上瞟,他脸上真就是火辣辣的。

他以极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端起面前的茶水艰难的喝了一口。

在喝水的时候,他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

一股生疼,疼得他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不过受此一刺激,他的精神一振,刚才的失魂落魄的状况有了改变。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没来由的一横,道:

“苗总_理,关于高新技术园项目的问题,我还是坚持认为,我们这不是在变相的向中央喊投资。这个项目是投资,但是这个项目更是推动两地合作,调整地区经济结构,改变现有经济单一现状有效的项目。

现在中央严格控制投资,这我很清楚。但是控投资,并不是要把投资一棍子打死。

经济增长三驾马车,投资内需和出口,如果我们以后谈投资就色变,我们是不是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陈京年轻气盛,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他这几句话一说出来,乔正清固然是脸色大变,连一直神情平静的周子兵都皱了皱眉头。

陈京在跟谁说话?

坐在对面的可是总_理。

他这是什么口吻?是质疑总_理的工作吗?

胆大妄为!

乔正清忍不住了,道:“小陈,你不要激动。要特别注意……”

他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陈京性格如此强,如此不成熟,今天真就不该让他过来。

今天这场面怎么收场?

他话说一半,苗强打断他的话道:“乔省长,你无须干扰。小陈同志敢于直言,敢于说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是应该鼓励的!这次来岭南考察,说实话亮点不多,能够听到几句真话,也算是收获!”

他眼睛盯着陈京,道:“小陈,按你这么说,你有几成把握把项目做成,你有几成把握这个项目做起来,全省的区域合作局面就能打开?”

陈京沉吟了半晌,道:“苗总,我没什么把握!项目肯定是一个正确的项目,我们的方向也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能否最终取得好的结果,这其中牵扯的面太广了。

岭南的复杂性我最近也很有体会,经济结构,社会形态,整个社会环境,都很复杂……”

苗强笑了笑,道:“没有把握,却还振振有词。你也真是一个敢往前冲的拼命三郎。”

陈京脸一红,尴尬得底下了头。

苗强语气放缓,道:“不过也不能完全把你否定。至少你还有股子劲头,至少你还敢去想,而且敢去做。比有些同志死气沉沉,暮气沉沉,唯唯诺诺,内心什么主意都没有要好!”

他顿了顿,道:“你刚才说的这个项目的问题,你可以认真论证,多方协调,科学分析。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真能够有预想的效果,中央也可以考虑放松项目审批。

前提是有效,前提是要有科学的论证,你现在这样拍脑袋,毫无严谨可言,这就是乱弹琴。所以我批评你也是没错的!”

陈京点头道:“您批评得对。我一定会马上组织专家科学论证,联系海山和南港两市广泛征求意见。各项工作做好,我们再往上报……”

一直没说话的周子兵这时才开口道:“书记,我们工作没做好,让您失望……”

他还是称苗强为书记,苗强也并没觉得不妥。

他神色变得严肃,轻叹了一口气道:“岭南让人揪心,你们要多想办法,难关要靠智慧才能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