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5章 深层博弈!

第九百零五章 深层博弈!

拜访完苗强,大家心情没来由的沉重。

很显然,岭南的现状让苗总很不满意,哪怕是他刚刚离开岭南才几个月,他依旧对目前岭南的发展进度感到很揪心。

三个人走出酒店,陈京在最后面。

大门口秘书长黄宏远早就翘首以盼。

他一看到周子兵,便笑眯眯的迎过去,道:“省长,车已经安排好了!您往这边请!”

周子兵摆摆手,回头冲乔正清道:“老乔,书记对我们批评很严厉啊!我们肩上的担子沉重得很呢!”

乔正清严肃的点点头,道:“压力的确很大,我们这个排头兵不好当!”

周子兵点点头。

两人说话很有默契。

乔正清说排头兵,针对的自然是苏北。

岭南经济增长势头放缓,苏北却经济活力良好,苏北给予岭南的压力才是大家真正切身感受到的压力。

苗强是岭南派干部,周子兵和乔正清都是他的老下属。

苗强对岭南工作不满意,很大程度上在于他的岭南情节。

在苗强时代,岭南是共和国经济的第一位,在后苗强时代,岭南应该要继续保持排头兵的位置。

这个位置受到了挑战,苗总内心就释怀不了。

周子兵和乔正清两人都是跟随苗总多年的下属,他们对苗总的内心吃得很透。

周子兵和乔正清交谈几句,忽然对陈京招招手。

陈京走上前去。周子兵颔首道:“今天你做得不错,敢于坚持自己的意见。苗总|理很高兴。你的那个计划,再弄详细一点,论证清楚一点,整理好相关材料以后,省里再研究!”

陈京点头道:“是,省长,我立刻去着手办这件事情!”

陈京和周子兵交谈,一旁的黄宏远脸上挂着笑。

他有些吃惊陈京的能耐。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引起周省长的注意,当真是不简单。

但是他心中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相反,他感到很兴奋。

他深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陈京能进入周子兵的视线,以后可以省却他很多功夫。

黄宏远现在急需建立自己的班底,陈京是他选中的核心,把陈京介绍给周子兵,依托省长的影响力。慢慢的夯实自己的政治根基,这是黄宏远现在正动的脑筋。

周子兵和乔正清两人相继离开,时间已经不早了。

陈京和黄宏远握手作别,两人又深入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

周维在欧朗酒店请客,为了这次请客,他是大大的破费了。

他下班的时候接到秦林的电话。在电话中秦林给他透露,晚上万省长有时间,而且他答应过来和周维见个面。

周维收到这个消息,立刻就部署,并请了省农业厅邵副厅长作陪。

邵副厅长叫邵安。和周维两人私交很深,而农业厅的工作又在万省长的直接领导之下。邵安和万爱民很熟,请他过来陪酒,是再合适不过了。

晚上八点的样子,秦林和万爱民过来,周维热情的将他们迎接进了包房。

万爱民是常务副省长,在省政府内部威信很高,而且新任书记莫正对他很信任。

根据外面小道消息传,万爱民和莫正早就有交情。

这次莫书记来岭南工作,两人有故交,莫书记不重用他重用谁?

正因为这个原因,万爱民在岭南政坛现在被很多人看好,周维以前和万爱民没什么交情。

现在万爱民热起来了,他想凑过去,又担心热脸贴冷屁股。

还好,秦林很仗义,在中间积极斡旋,让他有机会和万爱民接触。

万爱民坐在主位上,周维便一个劲儿的检讨自己的工作,称自己工作没做好,让领导失望。

又说现在商务厅工作困难大,国外形势不好,贸易摩擦频繁,商务厅的工作面临困境,需要领导支持云云。

一番检讨过后,他把自己这几天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套工作计划拿了出来,请万省长给予指点。

万爱民翻开周维的计划,点点头道:“这个计划就不错嘛!看得出来,你是用了心的!”

周维忙道:“最近我们厅上下都在做检讨。正如万省长对我的教导,发展是硬道理。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发展,更不能因为客观条件不好,就被动应对。

我们必须积极主动,必须为岭南的外贸经济找到新的出路。在这方面,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想办法为岭南下一季度的外贸经济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得到了万爱民的肯定,周维心中很激动。

这几天为了想办法,为了弄这份材料,他闭门造车。

而且把商务厅的一帮笔杆子逼得要发疯。

作为一个政治老手,党的高级干部。

他深刻的知道,见万爱民这样的领导,如果没有像样的实在东西拿出来,光靠那些虚活儿、花活儿,那绝对是不行的。

为了搞这个材料,他把这些年积累的所用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摆出的就是士为知己者死的架势。

做了这么努力,能够得到万省长的一句肯定,这让他颇受鼓舞,觉得自己用心没有白费。

周维安排人拿酒过来,万爱民摆摆手道:

“周厅长,今天喝酒就算了。我在这里留不了太久,稍后有个重要接待我必须去,今天我能看到你们积极的精神面貌,看到你们面对困难和质疑,精气神没有丢,我就觉得大有收获了,很欣慰!”

他顿了顿,道:“小秦,你就留在这里,我和司机老林过去就行了!”

周维一听万爱民刚来就要走,心中未免有些失望。

不过万爱民的讲话让他很鼓舞,而且把秦林留在了这里,也显得诚意很足,他那一丝失望并没在心里停留太久。

今天毕竟是第一次和万爱民接触,能够有这个收获,就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他和邵安两人起身送万爱民,一直送到停车场,目送万省长的车离开,他们才重新回到包房。

万爱民走了,没有领导的威压,包房的气氛就活跃了起来。

秦林笑嘻嘻的道:“周厅长,没办法,刚刚收到消息,全国|政协汪副主席过岭南调研老干部工作,来了好几天了,万省长早该过去拜访他,一直拖到今天才安排出时间来。

所以这事是我疏忽了……”

他拍拍手道:“不过也没什么,我看得出来,万省长对你们的工作态度很满意。至于吃饭这事,反正万省长早就戒酒了,而且领导在,咱们也不能畅快的喝。

今天正好,我早就听说周厅长酒量似海,我们今天就敞开了喝……”

周维一见秦林积极性高,他忙道:“那好,我和老邵今天舍命陪君子。秦主任,咱们边吃边聊,一定要尽兴……”

秦林很能喝酒,省政府机关酒精考验走出来的干部,实力很强。

周维和邵安也是两个酒葫芦。

三人棋逢对手,没多久功夫,四瓶茅台就见底了。

喝了酒,秦林也放下了平日的矜持,收敛了那股子傲气,和周维两人称兄道弟,亲热得不行。

秦林拍拍周维的肩膀道:“周哥,您是领导,很让人佩服的领导。但是有个事儿我一直很纳闷,咱们商务厅家大业大,管的事儿那么多,怎么偏偏一个经合办就好像管不好。

经合办陈主任年轻有为,那可狂傲高调得很呢!

人家在党校学习,随便打个招呼,南越楼就摆了三桌,全部同学都跟着沾光!”

秦林嘿嘿一笑,道:“和陈主任提到商务厅,他根本就没把厅里当回事。声称经合办是独立核算单位,商务厅和他没瓜葛。说句实在话,省城厅局一把手我也认识不少。

陈京的派头可比一般正厅一把手大多了!”

秦林喝了酒,说话也就不来弯弯绕了,直接就捅到了经合办陈京的问题。

周维微微皱眉。

陈京让他头疼,但是商务厅和经合办的矛盾,还有他周维和陈京的芥蒂,那都是私下里的事儿,双方都默契,家丑不外扬。

秦林这么一说,把陈京抬高的同时,不是明摆的说周维对陈京无法驾驭吗?

周维面子上挂不住,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闷头把一杯酒喝了一下去。

邵安在一旁理解周维的心思,道:“秦主任,年轻干部初掌权,有股子气势是正常的。陈京可是周厅长下面的一员悍将,老周对他有所纵容,也是可以理解的。

年轻人该怎么教育,不是耳提面命,而是要让他自己去碰壁,碰了钉子自然就学乖了。

老周我比较了解,为人比较柔和……”

邵安水平比较高,话说得很隐晦。

既保全了周维的面子,又照顾了秦林的意图。

不是要让陈京碰钉子吗?

周维现在动什么歪脑筋针对陈京,那都不是对陈京的打压,而是对他的爱护。

正是因为爱护他,才让他碰钉子。

周维叹了一口气,道:“经合办的工作很重要,领导很重视。我们是该要想办法规范了,不规范适应不了现在的形势,不规范完成不了省里给我们肩膀上加的担子。

秦主任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也让我坚定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