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6章 三哥伤愈!

第七卷 纵横省城 第九百零六章 三哥伤愈!

岭南南方报业大厦。

今天南方日报高层干部会议隆重召开。

在会上,社长周清流高调宣布省里重要人事任命,任命唐玉同志为报社副社长,党委班子成员。

这个消息公布,在南方日报社内部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唐玉是南方日报的头号记者,名气很大,南方日报上下没人不认识她,连扫地的阿姨都知道她。

但是如此迅速的提拔唐玉为报社副社长,这还是让很多人很吃惊。

从一名资深记者,直接提拔到副社长,这完全是破格提拔。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南方日报社要面临高层的调整吗?

而让人奇怪的是,唐玉并没有出现在今天的会议上。

周社长的解释是唐玉病休,暂时不能正常上班。

这时大家才恍然察觉,大家很久没有见过唐玉的身影了。

都病休快一个月了,究竟是什么病?

很快,这条新闻就开始在岭南传播,作为岭南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南方日报高层的变动,自然备受同行的关注。

各种小道消息接憧而至。

有说唐玉深入一线采访遭遇别人袭击,唐玉侥幸逃脱后掌握了某些人见不得人的证据。

因为这件事引发了政坛的大震荡,据说这事甚至惊动了省委贺副书记。

贺副书记最近召见了周清流三次,而且还亲临报社视察,是不是贺书记出面让双方妥协,最后才唐玉补偿?

外面的传言纷纷。

而南方日报社长周清流也的确坐不住。

这几天他在办公室就如同热窝上的蚂蚁,他甚至动用了小报娱记的狗仔队,却硬就是找不到唐玉的人。

贺书记的话犹在他耳边萦绕。

周清流和贺军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严厉过。

他严厉的指着周清流的鼻子道:“周清流,你连自己手下的记者的安全都保护不了,你这个社长是怎么当的?我们是党报,我们是党的喉舌媒体,记者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他们的安全甚至要高于你个人的安全,可是你搞成什么样?”

而让周清流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则是贺军拍桌子说的一句话:“如果唐玉出了问题,有个三长两短,不仅你立刻要滚蛋,我都要跟着你滚蛋……”

贺军这句话,让周清流冷汗直流。

周清流是岭南著名的风流才子,他爱好拈花惹草,干一些风流事。

可是对唐玉,他从来就不敢动心思。

一方面,唐玉性格太冷,不假人辞色。

当然,更重要的是周清流隐隐觉得,唐玉身后是有背景的。

在南方日报内部,有人和唐玉动过心思,可是这些人没一个讨好。

周清流是个谨慎的人,他不敢冒险。

而他万万没料到,唐玉竟然有如此的来历。

什么人物能够让号称岭南官场教父的贺书记如此失态?

周清流不敢去想,他现在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唐玉,然后把她当菩萨供着。

千万不能再让唐玉出去搞采访了,更不能让她涉险,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她。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贺军的震怒也是迫于压力。

这次苗强过岭南,和贺军单独谈话脸色很难看,为唐玉受伤险些命丧黑帮斗殴的事儿,苗强极其震怒。

他甚至质问贺军,现在省委和省政府是否还有能力管好岭南的治安。

共和国没有大型黑恶帮派的现实,是不是在岭南就马上要改变?

贺军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处理唐玉的问题上力度不够,引起苗总的不满了。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他只能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周清流的身上。

“叮,叮!”

周清流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

“什么情况?你们是不是有所发现?”

“报告社长,我们看到了唐记者,他驾车从西街路出发,往拦河路而去。我们现在是不是拦住她?”

发现了?

周清流长吐了一口气,找了三天人,终于找到人了。

周清流顿了顿,道:“不要惊动她,跟着她就行,另外,联系一下周局长,让他派两个得力的安保,一定要确保唐社长的安全!”

周清流交代完毕,挂断电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感觉有些虚脱。

他堂堂的党报社长,现在竟然搞得跟狗仔队一样,天天指挥一帮狗仔队去追踪小姑娘,这都是什么狗屁事儿?

他在沙发上坐了十分钟。

电话铃声又响起。

这一次对方向他报告,唐玉去了经合办,在经合办门口等了三分钟。

经合办主任陈京从办公室出来坐上了她的车,然后两人往西郊去了。

下面的人向他请示,是否继续跟进。

周清流吸了一口气,脑子里犯迷糊。

怎么唐玉和省经合办陈京搞在了一起?

这两人……就在他迷惑的时候,他的那位手下提醒他道:“社长,唐社长和经合办陈主任关系很密切,以前陈主任在海山当区委书记的时候,唐社长就为他写了很多文章……”

周清流愣了愣,他隐隐听说了这事儿。

当时下面还有人向他反馈这个情况,这事……他何许人也,自然明白下面人所说的“密切”所指是什么。

他嘿嘿一笑,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唐玉多娇俏的女孩,却成了别人的菜,让他这个风流才子觉得自己很失败。

不过旋即,他反应过来,道:“那你傻逼啊,还追什么追,收队!”

再次挂断电话,周清流心里踏实多了。

他找不到唐玉,就担心唐玉安全会出问题。

毕竟上次那事儿,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黑帮斗殴。

他就怕唐玉性格要强,刚刚伤愈又搀和到那些烂事中去。

虽然南港的事情省里高度重视,相关领导已经一连多次指示,一定要严厉办案。

但是那些地下势力,充斥着亡命之徒,而且他们有躲在阴影之下。

在明面上还有人罩他们,岂能是那样轻易就能解决的?

唐玉如果一门心思的扎进了这些烂事中,谁又能保证她绝对安全?

现在好了,敢情人家玩消失不过是会情郎,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当然,作为体制内的人,这件事也让周清流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

那就是陈京这个人可能很不一般。

唐玉来历神秘,高深莫测,而和唐玉搞在一起的人,又岂能是易于之辈?

周清流觉得自己以后无论如何,得想想办法,最好能和这个陈主任交个朋友。

陈京现在在省城不是受排挤吗?

结人于未发迹之时,这家伙很可能是个大潜力股,在这个时候付出一些感情投资,将来的回报可能难以预料。

周清流心里胡思乱想,几天以来的压力一松,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一波风浪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他周清流心中大石终于可以放下。

……陈京接到唐玉的电话,他正在忙活对这次名企入围的一百人名单做最后的斟酌。

初审组已经把审查通过的名单初稿交给了他。

他一家家的审查,要在初审给他的一百一十家名单中圈定一百家入围。

作为一把手,这就是他的权利。

这个权利是他自己留给自己的,目的就是要保持对整个项目的掌控。

这个工作比较艰难,而且时间要求紧急,他把最后的名单确定后,一切保密才能解除。

关在酒店的几十号人才能得到解放。

另外,现在外面对这百强入围名单也是翘首以盼。

早点定下来,早点让这只靴子落地,也是非常必要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唐玉的电话来了。

在电话中,唐玉只说一句话:“三哥的伤好了!我们去见见他!”

陈京当时就一下从椅子上弹身而起,没有任何犹豫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踱步出门。

最近盯着经合办的人很多。

在外面,陈京是别人的焦点,大家非常关注他的行踪。

在内部,下面的人也特别在意他的举动。

别小看企业的能量。

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经合办现在有六十多号人。

这些人牵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关系有多少?

很多企业挖空心思就想在经合办内面找点内幕,自然经合办内部工作人员就是他们的首选目标。

陈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细致。

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百家企业初审名单出来了,目前正在等陈主任最后敲定的消息,在经合办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了。

大家都想从陈京的行为中找出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在这样的情形下,陈京大摇大摆的出门,然后坐上了唐玉的车一溜烟消失了。

这不能不说他很大胆,而且也很受人关注。

但是此时此刻,陈京心里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那天南港发生的事情,最近一直在他脑海里面回放。尤其是沈北望,他的样子总是不经意的就会出现在陈京的脑海中。

随着时间的沉淀,陈京对这件事越来越无法释怀。

而三哥伤愈这个消息在这个时候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他无法按耐住自己想见三哥的欲望。

对南港的事情,他无法按捺自己内心想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