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8章 进京一次,肝伤一页!

第九百零八章 进京一次,肝伤一页!

京城,方婉琦肚子大了,刚刚做了四维彩超,肚子里的孩子第一次有了图像。

她笑嘻嘻的拿着彩超的图像给陈京看,摸着凸起的肚子让陈京附耳去听,看她的模样,好像有些迫不及待的当妈妈了。

京城的家里,各种关于孕妇保健,孕妇营养的书随处可见,家里就像一个育儿小图书馆。

方婉琦现在禁足在家,除了每天锻炼以外哪里也不去。

天天就研究这些育儿知识。

陈京回来她便认真的给陈京讲解,俨然已经成了专家。

陈之栋两老一直都留在京城,他们整天就围着方婉琦转,完全是在重点保护。

加之隔三差五过来的方路坚两老,陈京家里现在非常的热闹。

因为和鲁教授学习的缘故,陈京现在每月必须要回京,而且最近经合办在酝酿项目,到京城部委疏通关系,跑项目的时间也多。

所以接下来半年,可以预见陈京会经常回家。

能够常常回家陪老婆,陪父母,对目前的陈京来说算是奢侈的享受。

当然,每次来京陈京在家待的时间并不多,尤其是吃饭的机会更少。

到京城来,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饭局。

虽然有些饭局陈京并不想参加,但是身在官场,哪怕是那些生猛海鲜,山珍野味吃得想吐,那也必须要去吃,这是一种奢侈的痛苦。

官场之上,没有饭局就意味着没有圈子。

所以,尽管大家谁都很厌恶饭局,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谁都不敢大意。

有饭局胃难受,肝难受,没有饭局心发慌。

心慌才是官场中的大忌,所以,大家都愿意伤胃伤肝。

因为名企的初审工作的成功,经合办收获的荣誉,对商务部来说,更是有创了收,又得了名。

商务部部领导非常高兴,方连俊更觉得脸上有光。

所以这一次陈京来京城,方连俊早就打了招呼,一定要喝酒,商务部万副部长也会参与酒局。

能够有副部长给面子,这就是天大的面子。

京城部委的副部长和下面的司长距离有多远,通过一组数据就可以看出来。

像商务部这样的部门,单单司局级干部就上百人,而副部长就五个人。

上百个司局级干部,要往上再进一步就只有五个位子,那座独木桥有多窄,这个数据就很能说明问题。

如不是这样,方连俊奋斗了大半辈子,后面又有方家的支持,也不可能到现在还跨不出那一步。

到了京城请客,陈京自然不能让部领导安排。

他已经安排下去,在京城饭店谭家菜馆预定了包房。

万鑫陈京以前接触过一次,但是那次场合比较正式,万鑫和陈京的交流不深,说的都是场面话,原则性很强的话,当时那是领导视察。

今天陈京请万鑫吃饭,找了私房菜馆,环境优雅,恰恰适合非正式交流。

陈京也想借这个机会和万鑫多接触,给万鑫留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

万鑫五十多岁,腰杆却挺得笔直。

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举止温文尔雅。

这也显示出他学者型干部的特点。

在京城的部委中,商务部虽然比不上发改委和财政部那般牛气,但是在众多部委中,其也是非常重要的部门。

现在下面普遍说京城部委权力大,说发改委的一个处长说话,下面的副省长都不敢驳斥。

有些人觉得这个说法太夸张,但是陈京感觉夸张得不厉害。

实际上,地方副省级领导进京办事碰壁的事儿的确屡见不鲜。

京城部委掌控的都是国家资源,国家资源就那么多,僧多粥少,下面竞争激烈。

俗话说求人低三等。

副省长和处长的距离刚好三级,所以下面的某些说法也并不是无的放矢。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陈京能够和万鑫在一起吃饭,这就是莫大的荣幸。

这个荣幸和方连俊是有密切关系的。

当然主要的还是陈京自己的努力,商务部一个破项目,陈京现在搞得风声水起。

让商务部既收了钱,又有面子,干了活领导总得要表彰,这也是人之常情。

实际上,陈京看重的也是这一部分。

通过做一些项目,通过一些实质性的合作在京城部委慢慢的建立自己的人脉,为以后自己的道路夯实基础,这是非常必要的。

万鑫和陈京握手,他脸上笑容灿烂。

陈京的背景他知道,方家的女婿,在京城年轻人的圈子中也是非常有名气的。

所以他也没摆副部长的架子,握着陈京的手,交谈很亲切。

“岭南经合办这个单位设得好,岭南的领导就是有远见,把经济合作从商务厅的工作中独立出来,成立专门部门来负责,这块工作抓起来就容易。名企项目的运作看出了你们的潜力。

小陈你年轻有为,能够干出目前的成绩,实在是可喜可贺,让人高兴!”

陈京笑笑,谦虚的道:“这都是部里领导的支持,还有咱们省委省政府对我们工作的重视。我们还要努力,争取把名企项目真正做成权威项目!”

“好,好!你有这个信心,有这个志气,我们部里一定给予坚决的支持!”万鑫哈哈笑道。

他温文尔雅,有儒者气质,一看就是那种极有修养的干部。

陈京还了解到,万鑫在商务部可是少有的全才。

在经济学上面造诣深,而且会多国语言,对西方经济,中东经济有很深刻的研究。

中央重要领导人出访,商务部除了一把手外,万鑫是外事活动最多的人。

对陈京来说,外事活动是短板。

可以预见,陈京将来一定会遇到很多国外经济合作的问题,在这个时机,能够结识万鑫是非常重要的。

有方连俊的斡旋,加上陈京本身丰富的接待经验,今天的饭吃得很好。

万鑫话不多,但是句句点睛,让陈京受益匪浅。

当然,陈京大气从容,不卑不亢的态度也让万鑫对他印象深刻。

用餐结束,陈京亲自送万鑫上车,临走的时候他笑道:“小陈,以后在工作上遇到困难,难题,都可以找我。我力所能及能够帮到的,一定想办法帮!”

陈京激动的道:“谢谢万部长,我一定不怕麻烦您!”

送走万鑫,方连俊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陈京,活儿干得不错,万部长看来情绪很高!”

“都是承蒙大哥的照顾,让我有机会在岭南站稳脚跟!”陈京真诚的道。

方连俊哈哈一笑,也不再谦虚。

他顿了顿,道:“京子啊,现在是你个人发展最好的时候。趁着三叔在位子上,还有我还在部里工作,你得多动动脑筋。说句实在话,现在资源项目不少。

有些项目上面给谁都是给,如果你有条件,只要争取,哪怕是搞成几个项目,这对你来说都是了不得的成绩!

在这个黄金好时段,你可要好好把握!”

陈京认真的点点头。

方连俊的提醒很有道理。

这一次方路平在中央工作,可能只能干上一届,下一届换届,中央要考虑领导人新老交替,可能会有大的变化。

在这个五年,陈京也恰好走到了副厅这个关口上。

再往上走一步,就一步跨进党高级干部的序列了,目前他处在关键的当口上。

现在有条件,有一些人脉,如果能用上,陈京在岭南干几年出成绩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对方连俊来说,他现在也是最后一搏的机会。

五十岁的他,在这几年如果还跨不进副部的坎儿,他的政治生涯可能很就到此为止了。

而对陈京来说,商务部目前主要的关系就是方连俊。

方连俊在商务部最后的时刻,陈京需要把握住,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京子,你和唐贽熟吗?”方连俊忽然道。

陈京摇摇头,道:“不是很熟,见过一两面,没有很深的交流!”

“明天我约他出来,找个时间我们聚聚吧。他现在在纪委纠风办,这个位置可能只是过渡位置,迟早还是要下去。多个朋友多条路,经历了上次的事儿,我感觉他渐渐成熟起来了。

你们都是年轻一代的骄子,理应多接触交流!”方连俊道。

陈京微微皱眉,想了想点头道:“行吧,我也早想和他结识,就拜托大哥了!”

陈京明天还有另外的安排,陈京这次进京想重点走高卫的关系。

他给高卫带了几大包岭南的土特产,随时准备着去见他。

高卫现在是部委领导,日程排得满,时间很不确定。

陈京就有点担心时间冲突,如果见唐贽的时候,忽然高卫那边来了消息,自己该怎么办?

可是对于唐贽,这个西北系年轻一代的骄子,陈京也没法视而不见。

方连俊能从中斡旋是个难得机会。

陈京仔细斟酌后,还是应承了下来。

他一想到明天一天又得喝两场酒,他胃就有些造反。

难怪岭南有干部说,进京一次,肝伤一页,这话的确是心得体会,说到人心坎上了。

不过还好,陈京这次在京城待的时间会比较长,他还要等海山的李清香和南港的姚军辉,这一次是大家各展神通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