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0章 京城聚会!

第九百一十章 京城聚会!

陈京心情有些波动。

一切都是因为和方老的那次短暂的谈话。

他以前一直觉得,老一辈革命家生生死死是自然规律,生死就是那么回事,和普通人不应该有太大区别。

在早些年,他甚至觉得国家花如此大的代价为老一辈领导人延长生命,是不是符合人道,是不是有必要。

但是此时此刻,他真正明白其中的意义。

这一些老人,他们是共和国的缔造者,他们的精神财富之宝贵,是无法衡量的。

陈京和方老只谈三句话,前后也最多就几分钟时间。

但是他彻夜难眠,整夜脑子里都是老人的影子。

老将军戎马一生,历尽苦难,一切都归于现在的平凡。

平凡的话,平凡的语气,却让人没来由的有一种震撼。

陈京第一次觉得,人事原来还可以这般豁达、从容。

在老人的眼中,死算什么事儿?那根本就不算是事儿。

哪怕是现在病中极度痛苦,连手都无法挪动了,那也不算事儿。

最多不过是比攻下一个阵地难一些罢了。

他当年年富力强的时候,是一位横戈马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现在他倒在病**,生命快要走到最后的时刻了,他依旧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将军。

他那份气势在,精神在,似乎永远不朽。

不得不说,像他这样的人物的逝去,是共和国莫大的损失,损失无法估量……

……

海山清香书记进京了。

在海山驻京办,她做东非得请陈京过去吃饭。

海山驻京办陈京还是第一次来,驻京办的位置在北四环,由一处大四合院改造。

这样保存完整的四合院,京城已经不多了,院子里花团锦簇。小桥流水,景致异常的美。

清香书记这次不是一个人进京,跟随他来的还有海山的几个知名企业的老总。

陈京到驻京办的时候,走在最前面迎接陈京的就是熟人,永兴木业的梅才华。

清香书记今天打扮得很有韵味,穿着一套白色的工作套装,头发高高的挽起,拎着黑色的小坤包。看上去特别的有气质和风范。

她和陈京握手,指了指梅才华道:“梅总你认识吧,他可是你当年在邻角打造的龙头。这边还有鸿雁化工集团崔洪军崔总,创世纪家电郝公民郝总。我这次进京。可是把我们海山压箱底的企业老总都带过来了!”

她又冲身后一名窈窕女人招招手道:“小郑,你过来,这是经合办陈主任。我们海山培养出来的领导,也是我们海山的骄傲!”

被称为小郑的女人年龄三十多岁,生得个子高挑,气质不俗,她一直含着笑,眼神没离开过陈京的脸庞。

“陈主任,这是咱们驻京办小郑。蓝河郑书记的妹妹,你们认识一下!”

女人忙上前,笑吟吟的道:“陈主任,我叫郑雅,久仰您大名了,欢迎您来这里做客!”

陈京一听蓝河郑书记,那不是郑国华吗?

陈京在海山的时候和郑国华处得可不怎么愉快。

不过从郑雅脸上。却看不到有丝毫异常,不愧是驻京办的一把手,交际花,城府很深。

几人寒暄完毕,郑雅便带几人进包房。

包房里面菜式早就准备好了。

南北风味兼顾,既有海鲜,也有野味,极其丰盛。

而菜式烹饪水平也非常的独到。不输于一流酒店的大厨。

“陈京,我们这驻京办怎么样?不输于那些高档酒店的水平吧!这都是小郑经营有方,标准档次搞起来了,他可是为我们海山立了汗马功劳啊!”清香书记指了指郑雅道。

郑雅忙谦虚道:“书记,您可别表扬我。我们有什么成绩,都是领导对我们重视。我们才能够在京城立住脚。”

她顿了顿,道:“对了,书记,发改委马司长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可能明天下午有时间,您这边的安排……”

“明天下午行啊,就明天下午!”李清香果断的道。

陈京心中立刻有些明白。

郑雅这些年京城也的确是建立了不少人脉,在京城说站住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京以前在海山的时候,就人说郑国华有背景,好像和京城都有根。

估计郑国华所谓的根就是指郑雅了。

有个妹妹在驻京办工作,自然有机会接触一些京城部委的官员。

不管这些官员级别怎样,对郑国华现在的地位,都绝对是有莫大的帮助的。

郑国华有自信让蓝河跟着邻角的步子走,也大力搞招商要项目,看来也是综合了自身资源做出的选择,不完全是盲动。

郑雅并没有陪同一起吃饭。

她招呼好一切,便盈盈的出去了。

清香书记今天似乎兴致很高,她让服务员开了四瓶茅台,道:

“陈京,今天得喝酒啊。我们海山企业家敬你,没有酒不行!”

她指了指梅才华等几人道:“你们几人看着办,陈主任现在处在什么岗位上你们也知道。你们是我们海山企业的王牌,也是最有希望进第一批名企序列的企业。

在这个时候好好表现,给领导留个好印象有多重要,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陈京道:“清香书记,您这是让我违反纪律啊。我们都说好了不搞这一套的,怎么今天梅总他们都来齐了?”

李清香神色不变的道:“陈京,你不要迂腐。我们这次进五十强的企业就是这几家,诺大一个海山市,就这么几家能进五十强。如果他们不能最终入选,我这个书记面子往哪儿搁?

不光是我颜面无光,就你这个海山培养出来的干部脸上也无光不是?”

李清香能说会道,而且言辞犀利,让陈京难以招架。

梅才华八面玲珑,忙打圆场道:

“陈书记,您主导搞的名企项目让我们很激动。最让我们激动的是这个项目的专业、严格、公平。我今天和几位老总陪您喝酒,就是表达对您的感谢,没什么别的意思!”

陈京淡淡一笑,道:“还是你梅总会说话,这样最好,现在我们的名企评选是机制决定的。我个人作用有限。所以我丑话说在前面,能不能最终入选,我不跟你们担保,也担保不了。

一切都靠你们的实力说话。

初审已经过了,你们不需要专家指导,就耐心等待复审吧!”

鸿雁化工集团的崔洪军是北方汉子,他举杯道:“陈主任,说话都是多余的,我老崔感谢咱们经合办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敬您一杯!”

两人碰杯便干,一场酒宴就此开场。

李清香女流之辈,喝酒竟然也不含糊。

一连和陈京碰了三杯,面不改色心不跳。

她这次进京踌躇满志,一方面是海山的几个项目,在这一次要敲定。

另外一方面,这次也是为两地合作搞高新开发区项目的事儿探路。

陈京给海山和南港的要求是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自都把看家本领先拿出来,先开始动作。

等到各方面情况都摸清了。

大家才合起来一起来搞申报。

到时候经合办从中协调,团结一心的把项目拿到手才是王道。

陈京和李清香和姚军辉两位书记都有深谈。

如果这个联合开发区能够搞成,这将是一个超过两千亿规模的项目。

这个项目有固定资产投资,国家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国家人力资源劳动力资源投资,国家道路基础建设投资等等多种投资。

甚至随着高新产业的发展,海山和南港经济的进步。

以后两地合作修建机场的项目也可以启动。

陈京强调,只要合作就有机会,一旦合作有成果,两地经济就会有井喷式增长。

这样的合作对两地都是有莫大利益的事情。

双方为什么不团结一心。

经过多次沟通,应该说李清香和姚军辉两人已经认识到了项目的价值。

这次三人又相约进京再碰头,一起想办法探路,摸清情况。

而且三人还要碰头商讨整个项目的评估,可行性分析,包括整个项目书的起草等等。

选择在京城来做这件事,陈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京城的人脉可以利用起来,京城的氛围也有利于李清香和姚军辉这一对老对手摒弃以前的固有思维。而且还不受外界的干扰。

现在李清香来了,带来了几个企业老总找陈京磨。

姚军辉马上也要到,他又会给陈京出什么难题?

陈京祈祷姚军辉最好不要搞李清香这么多幺蛾子。

大家坐在一起开诚布公,把整个项目的架构和设想谈妥。

陈京可以通过鲁教授的关系找一批权威专家立刻做论证分析。

然后陈京准备立刻就组织材料,做项目计划书。

最好是在一个月内把所有的工作做完,把完整的材料能够提交到省里审批。

如果省里这一关能过,事情就应该成功了百分之六十。

陈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可以落地了。

因为万一京城这关过不了,陈京还有第二套办法。

把合作规模缩小,不搞国家级高新技术园区,由省市两级投资先搞出成绩,然后再想办法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