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1章 万全之策!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万全之策!

回到酒店,陈京已经是精疲力竭。

这次进京并不是他一个人,综合处处长潘洪辉和钟军也随同一起过来。

钟军现在基本是充当陈京秘书的角色。

小伙子从老师转行过来,工作细致,积极性高,老师严谨风格他也学到精髓,陈京比较看好他。

这和钟军的父亲蒋秘书长没有太大关系。

陈京隐隐听人说过,蒋铭仁对陈京把钟军选进经合办并不是很满意。

当然,陈京也没有机会和蒋铭仁接触,不了解他真实的想法。

在酒店一共订了两间房。

本来是陈京单独一间,钟军和潘洪辉两人住一间双人间。

但是陈京晚上不在酒店住,所以实际上是钟军和潘洪辉一人一间。

这几天陈京和清香书记还有南港姚书记一起联合行动,到部委跑关系,找路子。

目前关于高新产业园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这一次大家一起相约在京城,目的一来是把这个项目的事情大家谈清楚。

另外也是通过各自在京城的关系现在京城吹吹风,试探一下京城各部委的反应。

毕竟是大项目,最终项目落实可能还需要省里出面。

但是在此之前,三人一起在京城碰头,打打基础也是非常必要的。

在京城找路子跑关系,天天都是饭局,像赶场子一样,无论是体力、精力都消耗极大。

连续三四天都这样,陈京心神终于也忍受不住了。

晚上赴完最后一个饭局,他干脆懒得回家,径直到酒店就准备将就一晚得了。

坐在沙发上,钟军恭恭敬敬的给他冲了一杯茶。

陈京点点头,指了指沙发道:“你坐吧,不用管我!你以前是站在讲坛上的老师,现在却成了我的秘书。这样的反差大吧?”

钟军认真的道:“跟着陈主任我感觉很好,学习到了很多。以前教书在象牙塔里面,接触的东西都很简单单纯,现在走出来了,外面才是真正的世界!”

陈京点点头,道:“那就好好干吧,自己选择的道路,自己喜欢才最重要。不要太在意其他的压力!”

钟军高兴的一笑,道:“是,我也是这么想!”

钟军从进经合办开始,就跟在陈京身边做事。

很多事情陈京都不瞒着他。而他也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渐渐的了解了陈京。

陈京年龄比他大不了几岁,但是却比他要成熟很多。

处理各种复杂问题从容不迫,面临各式各样内外压力,应付自如。

钟军渐渐的对陈京也有了一种崇拜。

而让他唯一感到有些忐忑的就是陈京平常话不多,很少跟他交心。

今天他能听到陈京这番话,心中感到非常的舒服高兴。

而陈京也没把他当外人。

第一天回京,陈京还邀请他和潘处长两人去家里做客。

钟军也亲眼见识过陈京家的奢华,陈京的太太是著名企业家。资产以亿记。

而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对钟军这样的年轻人,他们都是充满向往的,所以陈京理所当然成为了他奋斗的目标。

“小钟,订明天下午的机票吧!明天我们回去!”

一晃到京城已经一周了,在岭南还有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

姚军辉和李清香两人还留几天,陈京却不得不回去了。

这一次三人联合一起行动。效果比较理想。

首先,三人会谈对合作的事情达成了进一步的共识。

姚军辉和李清香之间以前的一些芥蒂和矛盾,在大局面前,两人都表现出了极高的诚意,通过这一次的碰头,算是基本冰释了。

而三人各显神通,请部委官员探讨项目的工作,反响也还不错。

陈京通过鲁教授找了中央政策研究室的经济研究员朱老会面。

陈京准备请他帮助来做项目评估。

项目评估专家团预计八人。经合办负责整个评估安排,经费方面由海山南港两市解决。

初步工作做妥,马上就需要立刻行动。

陈京在京城也坐不住了,人在京城,心里惦记着工作。

……

到粤州第一件事,陈京便去商务厅。

他在京城仔细思忖。又多次和李清香和姚军辉两人碰头。

他们都是官场上混成了精的人,对岭南政坛的了解,他们又远远要强于陈京。

现在三人形成了一种共进退,准结盟的姿态。

自然对各自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在谈话中也有所提及。

无论是李清香还是姚军辉,他们都在委婉的向陈京表示,陈京应该要将经合办的关系和商务厅搞得更融洽一些。

经合办的短板就是和兄弟单位互动不够,成立的时间尚短,在粤州根基单薄。

一个大项目运作要得到支持是多方面的。

除了领导支持,老百姓支持,兄弟单位支持也是相当重要的。

用李清香的话说,每年省政府定的项目。

下面市州真正要落实,各职能部门关系一点不到位都不成。

县官不如现管,这就是现实的真实写照。

和职能部门搞不好关系,丢项目、丢拨款的不计其数,这是血的教训。

陈京当然能够明白李清香这个提醒的含义。

陈京现在是商务厅的一部分,不能和领导搞僵。把厅里的关系搞和谐,和其他单位的关系才能慢慢的缓和得了。

这对陈京来说,是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

周维今天是亲自给陈京冲茶,递给陈京一支中华烟,两人在他办公室吞云吐雾。

从周维脸上,看不出他对陈京有任何不满。

他淡淡的道:“陈厅长,你们经合办搞得不错,名企项目第一阶段工作很完美,后续不要放松,要把这个项目搞起来。”

陈京连连点头。

周维话锋一转道:“这几天你去京城,我们几个厅长碰了一下头,大家都觉得经合办现在已经走向了成熟。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省里对经合办的要求,我们一部分审批工作是该到了转移给你们的时候了。

主要是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岭南和两个行政特区之间的流通行业政策制定审批的工作。另外就是两岸三地援助、支援审批工作。

你可以立刻安排人手来搞好接收,这两项工作担子不轻呢!”

陈京愣了愣。

他没料到周维今天会忽然跟自己谈这个事儿。

以前陈京多次和周维谈这方面的问题,基本都是一毛不拔。

今天他主动要给自己放权?

陈京感到十分意外,便觉得事情反常即为妖。

他面上不动声色,道:“厅长,这个事能不能缓缓。目前我们经合办工作担子比较重。一方面名企的项目现在已经到了专家指导了,马上就是复审。我们需要投入的人力比较大。

另外,我们现在正在酝酿搞跨区域合作的项目,这……”

周维微微的眯起眼睛,似乎在揣摩陈京的心思。

今天的事儿很有趣,周维要放,陈京却推辞。

以前是陈京拼命想要,周维就是抓在手里不放,事情看上去有些微妙。

做出放的决定,也是最近周维多方面考虑后做出的决断。

经合办现在势头不错,亮点很多。这个商务厅屡屡被省里批评形成鲜明对比。

周维心中就像干脆把一部分工作下放下去,这些工作都不一定是香馍馍。

尤其是涉及到两岸三地的工作。

无论是两个行政特区还是涉台的工作,考量都相当复杂。

和行政特区的合作最近尤其问题频出。

一方面,支持行政特区建设,把两个特区工作做好,这是中央高度重视的工作。

这不仅只是经济方面的原因,更有两个特区的发展还关乎着南巡首长“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

这是大局,天大的大局。

岭南在这方面如果太斤斤计较,中央怎么会满意?

可是现在岭南经济面临困境,来自港澳的经济合作方面岭南有很多问题又难以解决。

尤其是最近暴露出的各种走私难题。

打量的走私产品,涉及各行各业,这不仅冲击了本地的市场,而且还直接让本应该增收的财税,面临极大的压力。

现在打击走私根本就是高难度的事情。

岭南沿海的就是五六个市,数十个港口码头,涉及到的海关单位就是五六个。

海关控制不住,抱怨的就是政策。

政策收得太紧,合作有没有活力,体现不了价值。

这对于负责经济合作工作的经合办来说,左右为难,很难处理。

周维大度的放权,陈京却不接招。

过了很久,陈京才道:“厅长,我们商务厅现在面临很多困难,这我也清楚。我也是商务厅的领导,心里也颇为着急。”

陈京放下茶杯道:“经合办的工作目前有些亮点,我认为这个亮点同样属于我们商务厅。我们同心协力,共同想办法,肯定能够渡过难关!”

陈京说得很诚恳。

就查没说和则两利,斗则两败了。

他明白周维能够听明白自己的话,稳住周维,顺顺利利的把现在的一些工作落到实处。

这是陈京最为现实的目标。

好高骛远不现实,稳扎稳打,步步推进才是真正的万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