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14章 对答如流!

第九百一十四章 对答如流!

周子兵是个很严肃的人,平常不苟言笑。

但是打牌的时候却有另一面,相当的活跃。

四个领导打牌,就留省政府秘书小刘一人做后勤服务工作。

在打牌之前,黄宏远就给陈京特别叮嘱了,说周省打牌不能掺沙子,必须要拿出实际本事来。

能赢钱是本事,有本事赢得越多越好,如果想掺沙子故意输钱,那必然会遭到猛烈批评。

陈京把这点牢牢记在心上,架势一摆开,果然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谁都不懈怠。

发改委宗正国尤其气势盛,而且玩牌是老手,麻将在他手上像是玩魔术一般,熟练到了极致。

陈京平常少玩牌,但是牌技并不差,只是一认真就忘记说话,完全投入进去了。

刚开始一个多小时,他赢了三千多块。

周子兵也非常的沉稳,他坐在笔挺笔挺,本来个子就高,给人的感觉就是居高临下,三个人的心思好似都瞒不过他。

黄宏远本身就是老谋深算的角色,他戴着老花镜,嘴里不住的嘟囔,手倒是相当的紧,鲜少露出破绽。

玩了一个多小时,小刘端来果盘,笑道:“省长,中场可以休息一下,吃点水果?”

周子兵摆摆手道:“再打一圈休息十分钟,今天这牌打得过瘾,对手旗鼓相当,有点意思!”

他瞟了一眼宗正国道:“老宗,你是老麻将了,今天可不要阴沟翻船啊!”

宗正国嘿嘿笑道:“今天我感觉都是棋逢对手,关键是靠手气,没有阴沟翻船一说!”

他笑着指了指陈京道:“陈主任年轻人,脑子灵活,今天我们几个老家伙估计要被他一吃三了!”

陈京心都在牌里面,一听宗正国说话,他反应过来,道:“宗主任,牌局刚开始不能说丧气话,不有句话叫好汉不赢头三圈吗?今天头三圈我赢了,我现在紧张得很!”

“哈哈!”黄宏远一笑,“陈京,你还懂得不少啊。看来我今天和省长说,我们吃你这个大户的计划有些过于乐观了!”

话一开头,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说边打牌。

陈京不是很熟练,一说话就频频出错。

连续放了两炮出去,他便收敛心神少说话。

宗正国谈兴来了,开始东拉西扯,周子兵道:“老宗,少说几句,不要干扰小陈的思路,我们想吃大户,也得靠硬本事!”

他摸了一子,眼睛一亮,把牌推倒道:“胡了,你看!终于胡了一个大的,给钱给钱,每人五百!”

高高兴兴的收了钱,黄宏远道:“一圈完了,我们吃水果吧!中场休息一下!”

四个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周子兵去卫生间。

黄宏远拿起一片西瓜道:“刚才小陈赢了三千多吧,今天输赢估计不大,大家手气都差不多!”

宗正国道:“现在还早,看不出来,我打牌真正发挥都在十二点以后!”

陈京愣了愣,心想十二点以后,难不成今天要战通宵?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种可能性不大,周省多忙的人,哪有可能通宵打牌?

果然,周子兵从卫生间出来道:“这样吧,现在九点,我们约个时间,打到凌晨两点收工,谁输谁赢各凭本事!老宗你也有两个小时的发挥,差不多了吧!”

他很自然的坐在主位上,用牙签挑了一片苹果放在嘴里嚼,对陈京道:

“小陈,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

陈京道:“事情比较多,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经合办内部干部学习培训,提升专业水平和业务素养,这个工作重要,我们最近在努力的抓。另外就是整理关于西高新区项目的材料。”

周子兵打断陈京的话道:“对了,西高新区就是南港和海山合作准备搞的项目吗?西高新这个名字是谁起的?”

陈京道:“我们这个项目是跟在临港后面的,两个高新区一东一西,我就提议把这个项目起名西高新区。名字的事儿不好弄,既要照顾南港又要顾及海山不容易,干脆我们视野放开阔一眼。

眼睛不要盯着彼此的那些小九九,看远一点,看榜样,看目标!我们就看临港来取名!”

周子兵点头道:“搞合作,要有这种思维,合作共赢,共同开拓,要放眼更宽阔。我听说你们这次在京城碰了一个头,是不是有什么火花出来?”

陈京认真的道:“我们的碰头应该说是很成功的,海山清香书记和南港姚书记积极性很高,都表示要认真努力的把项目做好!而我们在此期间还分别接触了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等八个部委局办的相关领导,初次接触,主要是谈一些宏观的设想,应该说反馈是喜人的。

另外,我们项目可行性分析的工作专门找了以鲁平教授和中央政策研究室朱亚雨教授为领头人的专家团,目前专家团已经到了海山和南港实际考察,估计可行性分析报告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来……”

陈京这段时间脑子里全都装着这件事,事情的每个细节,进展他都一一亲自过问。

有时候思考到关键问题,他吃饭在想,睡觉在想,甚至开车的时候都在想。

因为很投入,所以很了解。

谈到这个项目,他立刻就能侃侃而谈,而且涉及到具体的问题,他把握很准确。

周子兵一连问他五个关键问题,他几乎没有思考,就一一给予了准确细致的回答。

陈京对答如流,一旁的黄宏远和宗正国非常的惊讶。

黄宏远倒也罢了,他以前和陈京共过事,知道陈京的本事和能力。他惊讶的是项目进展的迅速和李清香和姚军辉之间的关系缓和速度。

怏怏大势不可违,现在的大势就是区域合作,海山和南港这对老对手都能走到一起,还有什么疙瘩解决不了?

而宗正国则惊讶陈京的思路。

陈京的名字他早就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陈京的名字屡见报端。

粤州政坛也常有人提起他的名字。

宗正国今天第一次见到陈京其人,陈京打牌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少年老成。

可是在面对周子兵一连串问题,他对答如流,这可是真本事。

看来陈京能从竞争激烈的岭南政坛成功崛起,果然有非同一般的本事。

周子兵对陈京的回答并没有马上表态,沉吟了一会儿,道:

“好了,好了,一谈工作就没完没了,十分钟休息完毕,我们继续开战!”

四个人一台麻将,中途再没休息过。

陈京赢的钱慢慢吐出去又输了五千多。

后来却又奇迹般的赢了回来,一直到凌晨两点,陈京最后一清点,赢了三百块钱。

而黄宏远的牌运不佳,输了一万三,宗正国输了八千多。

周子兵成了最大的赢家。

赢了钱,周子兵兴致很高,散场的时候他道:“今天这牌打得过瘾,大家都很用心,打出高水准!以后打牌小陈要多参与,我就觉得岭南难凑一桌好麻友,今天黄秘书长慧眼识人,找了一个好班子!”

黄宏远道:“省长,这还用说,陈京可是从咱们海山走出来的干部,他的综合素质我了解得很。干工作是把好手,打麻将也绝不含糊,典型二十一世纪全能人才!”

周子兵哈哈大笑,道:“你对全能人才的定位很精辟,我们现在的确需要这种能干事又能玩的干部,当干部太累,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有些人望而生畏。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干部也是正常人,也可以有正常人的娱乐!”

由于时间太晚,陈京和宗正国两人都不便久留。

闲聊了几句,两人很有默契的告辞。

从温泉中心出来,陈京和宗正国一路都在说话。

陈京表现很低调诚恳,说经合办现在工作需要宗主任多帮衬,以后要少不了给他添麻烦。

宗正国和陈京聊天,便感觉外面的一些传言好像不对。

陈京为人很低调诚恳,而且很扎实务实,怎么外面就有那么多关于他狂傲不羁,华而不实的传闻呢?

闻名不如见面,宗正国觉得外面的传闻水分太多,不真实。

他心中也对陈京有了结交之心。

能够被周省叫过来打牌,就说明周子兵眼中有陈京。

而且陈京和黄宏远明显关系密切,有这一层关系在,陈京进入周子兵的视线也不令人意外。

凭陈京的本事,迟早会被周子兵重用,此人前途无可限量。

两人彼此都有结交对方之心,自然谈话就很愉快。

两人在停车场握手告别,宗正国道:“陈主任,以后有困难找发改委,千万别跟我客气。我们是兄弟单位,要互相帮助,这是理所应当的。外面有些传言不可靠。

老弟你能从争议中走出来,老哥我很佩服。”

陈京紧握了他一下手道:“在岭南工作不容易,困难很大。但是有这么多领导支持我的工作,我心中便觉得有力量!岭南的经济合作必然会出现井喷式的增长,这一点毋庸置疑!”(。,!)